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国富论(超值白金版)[平装]
  • 共1个商家     32.40元~32.40
  • 作者:亚当·斯密(AdamSmith)(作者)
  • 出版社: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第2版(2010年5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7561337434,978756133743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国富论(超值白金版)》是紫图书馆“经济学十书”系列第1本,经济学诞生的奠基之作。
    财富从何处来?又根据什么在人群中自发分配?经济巨人的理性之作,一读就令你恍然大悟的体系之书。
    1776年,《国富论》的首次出版,标志这经济学作为一门独立学科的的诞生,在此后的二百余年中,它被加诸“西方经济学的‘圣经’”、“经济学百科全书”、“影响世界历史的十大著作之一”等世界美誉。
    温总理曾说:“《国富论》与《道德情操论》在我心中具有同样重要的地位。”

    媒体推荐

    “从最终效果来看,《国富论》也许是迄今为止最重要的书,这本书对人类幸福作出的贡献,超过了所有名垂青史的政治家和立法者作出的贡献的总和。”
    ——英国著名历史学家巴克勒

    “这是一本将经济学、哲学、历史、政治理论和实践计划奇怪地混合在一起的书,一本由有着高深学问和明敏见识的人所写的书。这个人有强大的分析能力,能对他的笔记本中所有的材料进行筛选;又有强大的综合能力,能按照新的和引人注目的方式将其重新组合起来,斯密对他当时的学术领域的各种思想是极为敏感的。他像后来的马克思一样,不是一个关在自己房子里的与世隔绝的学者,他仿佛全身装着天线,能收到并吸收所能接触到的一切信息。他在封建欧洲解体之末、近代世界开始之时写作,在这个世界中,封建制度仍以既得利益集团经常表现的顽固性在坚持。他正是为反对这种利益集团而写作的。结果是,他的书不只是为图书馆架藏而写的,它对经济意见和国家政策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它形成了我们今天住在其中的整个生活环境。”
    ——《国富论》的编者马克斯?勒纳

    作者简介

    作者:(英国)亚当·斯密 (Simth.A)

    亚当·斯密(1723~1790)西方经济学的主要创立者之一。出生于苏格兰的柯卡尔迪,青年时就读于牛津大学。1751~1764年在格拉斯哥大学担任哲学教授,并发表了他的第一部著作——《道德情操论》,由此确立了他在学术界的崇高威望。1776年,他的《国富论》在全世界引起了很大轰动,被誉为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的奠基之作。他把一牛献给了心爱的学术研究,终生未娶,没有子女。

    目录

    序论及全书设计
    第一篇 论劳动生产力增进的原因,以及劳动生产物自然分配给各阶级人民的顺序
    第1章 论分工
    第2章 论分工的原因
    第3章 论市场范围对分工的限制
    第4章 论货币的起源和作用
    第5章 论商品的真实价格和名义价格,或其劳动价格及货币价格
    第6章 论商品价格的组成部分
    第7章 论商品的自然价格和市场价格
    第8章 论劳动工资
    第9章 论资本利润
    第10章 论工资和利润随劳动的资本的用途不同而不同
    第11章 论地租
    第二篇 论资产的性质、积累和用途
    第1章 论资产的分类
    第2章 论作为社会总资产的一部分或作为维持国民资民费用的货币
    第3章 论资本积累或论生产性劳动和非生产性劳动
    第4章 论贷出取息的资产
    第5章 论资本的各种用途
    第三篇 论各国财富增长的不同途径
    第1章 论财富的自然发展
    第2章 论罗马帝国崩溃后欧洲旧状态下农业受到的抑制
    第3章 论罗马帝国崩溃后城市的兴起和发展
    第4章 城市商业如何对农村改良作出贡献
    第四篇 论政治经济学体系
    第1章 商业主义或重商主义的原理
    第2章 论限制进口国内能生产的商品
    第3章 论对其贸易差额被认为不利于我为的那些国家的各种商品进口的特殊限制
    第4章 论退税
    第5章 论奖金
    第6章 论通商条约
    第7章 论殖民地
    第8章 关于重商主义的结论
    第9章 论得农主义即把土地产物看作各国收入及财富惟一或主要来源的政治经济学学说
    第五篇 论君主或国家的收入
    第1章 论君主或国家的费用
    第2章 论一般收入或公共收入的源泉
    第3章 论公债

    序言

    序论及全书设计
    导 读
    一、现代经济学之父亚当?斯密的人生历程
    亚当?斯密(Adam Smith),1723年出生于苏格兰法夫郡(County Fife)的科卡尔迪(Kirkcaldy)。父亲同样叫做亚当?斯密,是一名律师,同时也是苏格兰的军法官和科卡尔迪的海关监督,在斯密出生前几个月去世。母亲玛格丽特(Margaret)出身于一个富裕的贵族家庭,知书达礼,教子有方。斯密在母亲的细心抚养和严格教育下长大成人。
    1723?1740年间,亚当?斯密在家乡苏格兰求学。14岁(1737年)进入格拉斯哥大学(University of Glasgow),在那里完成了拉丁语、希腊语、数学和伦理学等课程的学习;1740?1746年间,因为成绩优良而被推荐到牛津大学(Colleges at Oxford)。在牛津,斯密并没获得很好的教育,但是通过自己广泛阅读,深入学习了希腊和拉丁经典学说、外语、文学和哲学等方面的知识。1746年,斯密离开牛津返回家乡从事学术方面的研究,1748年在爱丁堡大学讲授修辞学与文学。1751年,开始在格拉斯哥大学担任逻辑学和道德哲学教授,同时兼职学校行政事务,一直到1764年。任教期间,斯密于1759年出版了《道德情操论》,此书获得了学术界极高的评价。
    1764年,斯密辞去了格拉斯哥大学教师的职务,担任巴克莱公爵的私人老师,并陪同公爵漫游了整个欧洲大陆,欧洲几年的游历让他受益匪浅。1766年返回英国后,斯密开始着手写作《国富论》。1773年,《国富论》基本完成,斯密花去三年的时间又对其润色修改后,才最终于1776年3月出版。《国富论》出版后,立刻引起了巨大的反响,影响所及遍布欧美。斯密因此名声大噪,成为伦敦政界的知名人物,以至于国会讨论法案时,都常常以《国富论》为据。
    1778年,斯密与自己的母亲开始在爱丁堡定居,同时担任起了苏格兰海关的五大总监之一,1787年被选为格拉斯哥大学荣誉校长。这期间,他把自己的精力更多地用在了《道德情操论》和《国富论》的修订工作上,单是《国富论》就先后修订了5次之多。斯密一生著述很多,但因为在去世前嘱咐朋友将自己的手稿全数销毁,所以很多成绩遗憾地不被后人所知。1790年7月17日,亚当?斯密与世长辞,享年67岁。
    斯密一生工作勤奋,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放在了学术研究上,为此他终身未娶,并且曾经自豪地说:“我只是自己书籍的爱人。”与此同时,斯密又是个大孝子,一直和母亲相依为命地生活在一起,直到她生命的最后时刻。
    亚当?斯密是一位真正在学术上具有卓识远见的大师级人物,为人类提供了一个完整的、涵盖多方面学科在内的社科体系。《道德情操论》、《国富论》外加后人整理出版的《法律讲稿》这三本书,有机结合了道德伦理、法律和政治、政治和经济等诸多方面的学科理论,是斯密思想体系的完美体现。马克思对亚当?斯密的著作体系进行了详尽深入的研究,他这样评价斯密:“在亚当?斯密那儿,政治经济学已经发展为一个整体,它所囊括的范围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形成。”斯密的经济理论统治欧洲和美国长达两百多年,采用斯密理论的国家,经济通常都会很繁荣,而没有采用其理论的国家,则会贫穷落后。
    亚当?斯密之后直至现在,经济学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这使得他的一些思想被搁置被低估甚至被遗忘。但毋庸置疑的是,正是斯密使经济学成为一门真正系统的科学,他是当之无愧的 “自由企业的守护神”和“现代经济学之父”。
    二、横空出世的《国富论》震撼世界
    《国富论》(The Weath of Nations)的全称是《国家财富的性质和起因的研究》(An Inquiry into the Nature and Causes of the Wealth of Nations)。《国富论》出版的年代,正值英国资本主义成长的关键时期。整个英国的制造行业虽然已经开始了从传统的手工业向机械大工业的过渡,却依然摆脱不了封建残余和传统商业体系的束缚阻挠。年轻的资本家们迫切需要一个先进的理论体系作为后盾,以此来扫清发展道路上的种种障碍。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亚当?斯密的《国富论》横空出世,肩负起了资本主义发展的重要历史使命。在《国富论》中,亚当?斯密批判了旧的重商主义学说,这种学说片面强调国家贮藏大量金币的重要性;他还否定了重农主义“土地是价值的主要来源”的说法,同时提出了“劳动是价值的主要来源”的价值理论。
    《国富论》正是从这一观点上展开论述的,其中的重要观点如下所示:
    1. 分工的重要性
    《国富论》中,斯密通过造针业的例子来证明分工的重要性所在。分工的不断发展促进了机器工业的进步,让社会各阶层都变得富裕,从而增加了整个社会的财富。
    2. 劳动价值理论
    斯密在论述商品的真实价格和名义价格时,提出了劳动价值理论。看一个人是贫是富,就要看他所能支配的劳动的数量。劳动是衡量一切商品交换价值的真实尺度。
    3. 自由贸易的主张
    斯密是自由贸易的提倡者,反对国家干涉、进出口控制等任何形式的不利于自由贸易的限制行为。同时,他还提倡国家之间应该像个人与个人的分工那样实行产业分工。
    4. “看不见的手”
    斯密认为,在经济生活中,每个人都以追求自己的个人利益为目的,正是这样,才有了某个组织甚至国家去追求自己的利益。利己心是一切经济行为的推进剂,只有先把个人解放出来,让他自由地谋取自己的利益,这样才更好地调整整个产业结构和增加国家的财富。
    5. 规范政府的职责
    政府或者君主的首要任务就是保护本国人民不受他国的侵犯和危害,除此之外,最重要的是为自己的人民提供充分的收入和建造满足人民需要的公共设施和公共工程。
    《国富论》发表之前,虽然已经有威廉?配第等人的一些经济思想存在,却没有形成一个体系和相对完整的思维模式。《国富论》是一部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恢弘之作,是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的奠基之作,它的发表标志着经济学作为一门独立学科的诞生。《国富论》为经济学的确立奠定了基础,以至于其后的主流学派都是建立在它的基础上的。
    《国富论》虽然诞生于1776年,但真正进入中国,却是100多年以后。严复先生在1901年将此书缩译,并为之取名《原富》,这算是中国最早的版本。过了30年后,著名经济学家王亚南与郭大力两位先生将这本书全译,并为之取名《国富论》。后来人在这个版本的基础上又做了很多努力,产生了多种不同的译本。
    改革开放在中国已经走过了30几个年头,中国人已经充分感受到了市场经济带来的变化:物质供应越来越丰富多彩,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尽管中国在经济发展上已经有了质的飞跃,但是发展程度还远远不够,所以《国富论》之于当下中国,仍有其非凡意义。
    首先,《国富论》阐释了个人的利己性对社会发展的重大推动作用。中国过去的计划经济忽视财产私有化甚至反对财产私有,不仅阻碍了中国经济的发展,同时也造成了一定的社会问题。因此,在发展市场经济的道路上,我们不仅要肯定财产的私有化,还要完善相应的法律法规去保护个人的私有财产。
    其次,《国富论》提出的“看不见的手”在发展市场经济的过程中有着重要的调节功能。经济发展的规模和方向主要是由广大人民来推动的,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他们会对经济走势做出自己理性的判断,从而采取利于自己的措施去改变经济发展的走向。
    所以说,在当下中国,《国富论》依然对市场经济的不断完善和发展有着重要的指导意义和促进作用。
    三、西方经济学“圣经”的体系结构
    本书是《国富论》的缩译版本,保留了重要的部分和完整的理论体系。从本书的整体架构来看,第一篇和第二篇是全书的重点,因为它们汇集了斯密的主要经济理论和观点,而后面的三篇都是对前两篇的解释与扩展。
    第一篇中,斯密主要阐述讨论了劳动力的改进原因和劳动产品的收入分配原则。分工是此篇中的一个重要论述点。
    第二篇中,斯密主要讨论了资本的性质、资本逐步积累的方式以及由于资本形式的不同所带来的劳动量不同等问题。接着讨论了货币的性质和作用,阐明了自己的货币理论和观点。
    第三篇中,斯密对罗马帝国溃败后欧洲各国经济发展的经验教训作了总结,把问题主要归结在了产业结构的变化和生产发展的顺序这两个方面。这既是对前面两篇的解释说明,又是对其内容的补充和扩展。
    第四篇在内容上是第三篇的延续,在本篇中,斯密从商业政策的实际影响转到了理论体系的讨论上。他分别论述了政治经济学的两个体系:重商主义和重农主义,而论述的重点放在了重商主义上。
    第五篇主要讨论的是君主或国家的收入。从君主和国家的职能入手展开讨论,整篇分为三个部分,依次论述了君主或国家开支的组成、赋税的募集与使用、公债的发行与使用及其影响力等问题。


    文摘

    插图:









    第6章 论商品价格的组成部分
    在没有资本积累和土地私有的原始社会,人们交换物品的唯一标准,似乎是获得物品所需付出的劳动量的比例。例如,如果杀死一只海狸所需付出的劳动量是杀死一头鹿所需付出劳动量的两倍,那么一只海狸当然可以交换两头鹿。所以,两天或两小时的劳动所得价值是一天或一小时劳动所得价值的两倍,这是很自然的。
    但是,假如一种劳动的难度比另一种劳动大很多,这个当然要予以考虑。一小时艰难劳动的所得,常常可以交换两小时简单劳动的所得。
    如果一种劳动需要较高的技巧和智慧,那么出于对这种才能的尊重,也会对他的生产物予以较高的评价,而给以高于一般劳动时间的价值。这种才能往往是长时间实践的结果,所以给予其产品较高的价值,也是对获得这种才能所付出的劳动的合理的补偿。在现代社会,这种补偿往往以劳动工资的形式体现;在原始社会,也许也存在类似的补偿。
    在原始社会,劳动的全部产出物都属于劳动者个人。一种物品所能交换和支配的劳动量,相等于生产这种物品所必须付出的劳动量。
    某些人手里积累有资本以后,就会运用该资本,为其他人提供原材料和生活资料,以期通过售卖他们的劳动产品,获得原材料增值的利润。劳动产品的价格,除了足够支付原材料的价格和工人工资之外,还必须有相应的部分,作为企业家先期投入资本的利润。所以,工人劳动使原材料增加的价值,必须分成两部分:一部分用于支付工人的工资,一部分作为企业家的利润。如果企业家预期销售劳动产品的所得,少于他所垫付的资本金,那么他不会有兴趣雇佣工人;如果他的利润不能和资本金保持相当的比例,那么他只会进行小额投资而不会进行大额投资。
    也许有人会认为,资本的利润,可以看作某种特殊劳动,即监督管理的劳动工资。但是,利润和工资是完全不同的,它们遵照完全不同的原则;资本的利润和监督管理这种劳动的数量、强度、技巧完全不成比例。利润完全受投入资本的价值支配,其大小与资本的大小成比例。例如,假设有某个地方,制造业资本的年利润一般为10%。有两个制造厂,分别雇用20名工人,每人每年的工资为15英镑,即每个工厂每年须支付的工人工资为300英镑。再假设一个工厂每年使用的粗糙原料价值为700英镑,而另一个工厂所使用的精细原料价值为7000英镑。那么,前者的投入资金为1000英镑,后者的投入资金为7300英镑。按10%的年利润计算,前一个企业家每年预期的利润只有100英镑,而后一个企业家的利润则为730英镑。他们的利润虽然如此不同,可是他们的监督指挥劳动却完全相同或基本相同。在很多大工厂里,这种劳动一般由一位重要的雇员担任,他的工资,在严格意义上表达了这种监督指挥劳动的价值。虽然在确定这个工资时,会考虑他的技巧和娴熟程度,以及他所肩负的责任,但是这仍旧不与他所监管的资本的大小成比例。而对资本的所有者来说,虽然几乎没有劳动,但是却仍然期望得到和资本成比例的利润。所以,商品的价格,包含资本利润和工人工资两部分;资本利润和工人工资完全不同,遵照不同的原则。
    在这种情况下,劳动产品并不都属于劳动者个人,而必须与资本所有者共有。生产这种商品所必须付出的劳动量,也不能决定它所能购买和支配的劳动量。很明显,必须考虑垫付劳动工资和提供原材料的资本的利润。
    一国的土地,如果成为私有财产,土地的地主,像其他一切人一样,都想不劳而获,于是对于土地的自然产出物,也想获得地租。森林中的树木、田野里的草、大地的各种自然果实,在土地共有时代,劳动者只需出力去采,就可以获得,现在却必须付出额外的代价。就是必须获得土地产出物的采集权:他劳动所得的土地产出物,必须拿一部分交给地主,作为地租。于是,地租,成为绝大部分商品的价格的第三个组成部分。
    必须指出,商品价格的这三个不同组成部分,其真实价值由各自所能购买和支配的劳动量决定。劳动,不仅衡量商品价格中分解为劳动的那部分价值,并且衡量分解为利润和地租的部分价值。
    在任何社会,商品的价格都分解为这三个部分或其一。在现代社会,绝大部分商品的价格都分解为这三个部分,只是比例不同而已。
    例如,谷物的价格,一部分支付地租,一部分支付劳动者的工资以及耕畜劳动的费用,第三部分即农场主的利润。这三者,直接或者最终构成谷物的价格。也许有人说,农场主的资本补充,即耕畜以及其他农具的消耗,应该作为第四个组成部分。但是,耕畜以及其他农具的价格,其实也是由上述三个部分组成。例如耕马,就是养马场的地租、养马工人的工资以及企业家垫付地租和工资的利润。所以,虽然谷物的价格,还要考虑支付耕马费用的一部分,但是整个价格,仍旧直接或最终分解为这三个部分,即地租、劳动和利润。
    面粉的价格,必须在谷物价格的基础上,加上面粉场主的利润和其雇工的工资。面包的价格,必须再加上面包房主和其雇工的工资。此外,把谷物运到面粉厂、把面粉运到面包房,还需要劳动;运输工人的工资,以及垫付这些工资的利润,也必须考虑入价格之中。
    亚麻的价格,也同样可以分为这三个部分。亚麻的加工,需要梳理、纺、织、漂白各个工序,这些工人的工资,以及雇佣他们的厂主的利润,都必须计入亚麻的价格。
    一种产品,越接近于最终完成阶段,其价格中的工资和利润的部分,相比地租部分来说,比例越大。在生产过程中,不仅利润的项目增加,并且后一阶段的生产者,比前一阶段的生产者,能够获得更多的利润,因为后者比前者需要投入更多的资本。例如,雇佣织工的资本,必然大于雇佣纺工的资本;因为不仅要支付雇佣纺工的资本和利润,还要支付织工的工资。利润对资本必然保持一定的比例。
    然而,即便在最先进的社会,也会有少数的商品,其价格中只含有劳动工资和资本利润两部分;还有更少数商品,价格只由劳动工资构成。例如,海产鱼类的价格,只有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支付渔夫的工资,一部分支付渔业资本的利润。有时这种价格中也会含有地租,但极其少见,我后面会说明。内河渔业的情况则截然不同,至少在欧洲大部分地区来说是如此。鲑鱼业一般都要支付租金—这种租金,虽不能严格称为土地地租,但是无疑却和渔夫工资和渔业资本利润一样,构成鲑鱼价格的一部分。在苏格兰某些地方,穷人在海岸采集被称为“苏格兰玛瑙”的小石头,雕石者付给他们的价格中就只含劳动工资,而不含地租和利润的部分。
    总之,任何商品的价格,必定由这三部分,或者其中之一构成。在支付了土地的地租,以及生产制造、运送产品到市场的全部劳动工资之外,剩下的必定是利润。
    推而广之,构成一国全年所有商品的价格,也必定由这三部分,或者其中之一构成。并且,按照工资、利润、地租,分配给不同的人群。社会每年的劳动所得,或者说所有产品的价格,最初就是按照这种方式在社会成员之间进行分配。工资、利润和地租是所有收入和一切可交换价值的三个根本来源,所有其他收入归根结底也都来自这三种来源的某一个。
    任何人,只要他的收入不是凭空所得,必然来自他的劳动、资本或者土地。来自劳动的收入称为工资。来自投资的收入称为利润。有资本不自用,而是转借他人,所得的收入称为货币的利息。出借人既然给借款人获得利润的机会,借款人自然要支付一部分利润作为出借人的利息。利息作为一种派生收入,借款人偿还利息所使用的款项,如果不是来自于借款投资的利润,必然来自其他收入。完全由土地获得的收入称为地租,属于地主。农场主的收入,一部分来自劳动,另一部分来自资本。对他来说,土地不过是使他能够获得劳动工资和资本利润的工具。一切赋税,一切来自于赋税的收入,如薪金、养老金和各种年金,归根结底都来自于这三项根本收入,都直接或间接从工资、利润、地租获得。
    这三种收入,分属于不同的人时很容易区分,但是同时属于一个人的时候,就很难区分。
    例如,耕种自己一部分土地的乡绅,在支付了雇工的工资之后,必然要以地主的身份获得地租,同时还要以农场主的身份获得资本的利润。但是,他习惯于把这些所得都称为利润,于是就把利润和地租混为一谈了。我国在北美和西印度群岛的种植园主,他们多数耕种自己的土地,我们经常听他们谈起种植园的利润,但是很少听他们提及种植园的地租。
    又例如,农场主一般很少雇佣监工来管理农场的工作,而是自己也参与大量的工作,如犁田、收割等等。所以,他的所得,在支付了地租之后,剩下的不仅有投入资本和资本的利润,并且也包含他作为监工和工人的劳动工资。但是,他往往把支付了地租和收回了资本以后,剩下的统统算作利润。这样,又把利润和工资混为一谈了。
    再例如,一个独立的制造业者,他有足够的资本,来购买原材料,以及维持自己的生活,直到将产品送入市场。他的所得,不仅有作为工人的劳动工资,并且有作为老板的资本利润。但是,他的这些所得往往统称为利润。在这种情况下,又把利润和工资混为一谈了。
    一个在自己的花园里亲手栽种植物的人,同时身兼三种身份:地主、农场主和工人。他的所得,一部分支付他作为地主的地租,一部分支付他作为农场主的利润,一部分支付他作为工人的工资。但是,他通常把所有收入都看作利润,于是,这又把地租、工资和利润混为一谈了。
    在文明国家里,很少有商品其交换价值仅由劳动构成,大部分商品的交换价值中,地租和利润占到相当部分。所以,一国劳动的全年产出物,所能购买和支配的劳动量,远远大于生产制造和运输它们到市场所需要的劳动量。如果一个社会每年所能购买的劳动量,都用来再次投入生产,那么由于劳动量不断扩大的原因,后一年的产出物,其价值总是比前一年的大。但是,由于在任何国家,每年的劳动产出物,都不是仅用来供给劳动阶层,还有一个不劳动的阶层,消耗大量产出物。所以,一个国家的年产物的平均价值,是逐年增加,还是逐年减少,还是不增不减,要看这些年产物在它的两个阶层中的分配情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