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列维纳斯与"书"的问题:他人的面容与"歌中之歌"[平装]
  • 共3个商家     31.50元~33.20
  • 作者:刘文瑾(作者)
  • 出版社: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第1版(2012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10803968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列维纳斯与"书"的问题:他人的面容与"歌中之歌"》是《三联·哈佛燕京学术丛书》系列之一,由刘文瑾著。

    作者简介

    刘文瑾,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副教授,巴黎第十大学哲学硕士、北京大学比较文学博士、巴黎第十大学哲学博士资格候选人。2009—2010年度法国人文之家“赫尔墨斯(Hermès)”项目访问学者暨巴黎第十大学哲学研究所博士后。研究领域为西方哲学、宗教及文艺理论;尤其关注犹太一基督教思想与当代法国哲学、文艺理论的对话,关注道德与文学、政治与审美的互动关系。

    目录

    导言启示、历史与文学
    一引题一:“书”对历史的质疑
    二引题二:文学与启示的张力
    三从“面容之书”出发
    第1章面向他者之思
    一恐怖记忆与哲学
    二《圣经》的启迪与哲学的“经历”
    三宗教和现象学视野中的列维纳斯
    四研究状况综述暨本书研究视角
    第2章列维纳斯对“书”的发现——兼论当代法国思想中关于“书”的歧义与渊源
    第一节书的文明与逻各斯中心主义
    一哲学家与文学家对书的怀疑
    二书的辩证法:从“大写之书”到“书的缺席”
    三书的终结与“书写”的开端
    四书的变形:从“作品(I’(Euvre)”到“他者的书写”
    第二节哲学的限度与“书”的自由
    一哲学语言的建立
    二风格的伦理意味
    三“书”与精神的自由
    四来自塔木德的记忆
    五言说与“书”之谜
    第3章“书”的伦理
    第一节“书”与历史
    一历史的恶与文学的善
    二诗与哲学的古老论争:如何驯服命运?
    三“书”与神圣历史:意义的生育(la fecondito)与主体性的生育
    第二节“书”与身体
    一悲剧的问题空间与隐藏的上帝
    二饥饿的谦卑与责任的极度意识
    三饥饿与开启“书”的灵感
    第4章对存在论语言的批判:存在的阴影与“所说”的黑夜
    第一节偶像崇拜:关于意识形态的哲学批评
    一意识形态与偶像崇拜
    二意识形态与神圣的外表
    三知的僭越与超越性主体的消失
    四先知传统与存在论语言
    五尖叫与失语:对现代语言疾病的反思
    第二节表象、艺术与存在的悲剧
    一“本质”即表象的运动
    二影像、真实、相似性
    三“纯感性”与艺术作品的美学效力
    四“作为动词的‘所说’是‘本质’之本质”
    五存在的悲剧及其救赎
    第5章语言的起源与边界:面向他人的“言说”
    第一节面容作为第一语言
    一谜与开端性的语言
    二“人的语言”与他者性
    三谦卑与第一语言
    四见证的诗学
    第二节“禁止表象”与对他人之死的敏感性
    一“禁止表象”与给予面容
    二“禁止表象”与禁止死亡
    三“禁止表象”与现代艺术的自我否定
    四迫害的不可表象与奥斯维辛之后的诗学问题
    第6章从《论莫里斯布朗肖》看现代文学与“它者”的关系
    引言为什么是布朗肖?
    第一节现代文学与灾难的书写
    一浪漫主义的神话
    二历史悲剧与现代文学的“游牧性”
    三布朗肖对悲剧的突围:销魂抑或疯狂?
    四列维纳斯的质疑:“中性”抑或“面容”?
    第二节诗与历史:暧昧的主仆关系
    一语词的超越性抑或主仆辩证法?
    二历史意义的失落与叙事的终结
    第7章文学作为对“人的乌托邦”之预感——列维纳斯论保罗策兰
    一创伤与记忆:重建主体
    二“隐秘”风格的意义:隐秘的对话
    三诗的皈依:从“美杜莎的头”到“乌托邦之光”
    第8章自由的辩难:诗与犹太性之间
    一两种自由的张力
    二对欲望之欲望的批评
    三从恶的记忆到可能的自由
    四“天使的秘密”:有限自由与无限责任
    结语
    一传统与未来
    二文学与意义
    参考书目
    后记
    出版后记

    文摘

    版权页:



    上世纪70年代,当意识形态被揭示为“话语权力”之时,反抗权力的权力也同时被揭示。福柯指出,权力这种生命意志的表达从来也不是单向的,在有压迫的地方也会有反抗,只是这种抗争会以一种微观形式进行。福柯的发现离我们的本能和经验并不遥远。我们知道在意识形态语言背后会立即滋生出反意识形态的语言,后者往往以一种反向的极端方式来进行表达。针对那些深入到日常语言中去的伪神圣语言,人们常会本能地寻找一种猥亵的语言来回应,似乎这样才能掷还那伪神圣带来的暴力——那种对于真诚的创伤;似乎这种创伤需要一种报复,而不仅仅是一种理性的否定,因为这种创伤是一种心理疾病,一种毒化,而人们只能以毒攻毒,以一种妖魔化来对抗另一种妖魔化。意识形态造成的创伤成为当代文学和艺术作品重要的灵感之源,仿佛潘多拉盒子一样释放出种种的原始冲动、疯癫、戏仿、病态,或者冰原一样无边无际的冷漠。
    然而反意识形态不也同样是意识形态的陷阱?它不也同样是在意识形态的辩证法中,从同一个反对生命的程序里开发出来的武器库?此时,语言同样丧失了一种在“我与你”之间进行交流的真诚性,而只是一种对于否定的否定。对此列维纳斯感叹说:“在这本奇怪的书里面,涌出极其繁盛的语言,它们彼此揶揄与嘲讽;由此产生一些仿佛无线电节目似的书页,对于这个节目,人们固执地想要通过自己的节目来同它捣蛋;由此也打开了所有骇人的和虚无主义的储备,打开了粪便文学——尖叫、咒骂、垃圾诗。然而,也许这种独特的语言的无力恰恰是它的能力所在,那些指责他人狡辩的言辞自身也在进行着狡辩。如果说前者对于真实而言过于美好,难道后者不也同样,对于反映现实而言是过于狰狞了?”在他看来,意识形态语言和反意识形态语言的困境都陷入了存在论语言的困境。
    列维纳斯指出,怀疑并不足以使语言从虚构的迷宫中走出,怀疑仍有可能与虚构纠缠在一块儿:“我思而我可能并不在”,“否定之否定并不就是肯定”。“一个梦套着另一个,并且在消失之前向下一个梦里的人物讲述自己。就像在果戈理的《赌徒》里——已经是如此卡夫卡式的——所有的牌都倒下了,所有的仆人都被收买了,所有想要快刀斩乱麻的尝试都只是重新联结了那可怕延续。”为什么意识形态的谎言能够如此持续下去,无法被中止?列维纳斯认为,是因为其中没有人的语言来终止这种自然本能的叙事——这种叙事中有一种自发性的原始能量。当人的语言完全被自然本能的叙事所统治,当这种叙事不再遭遇到人的声音的辩驳,当人的言语中已失去了责任的极端重力之时,人们事实上也不再能够说话了:“没有人能开始他的言论,如果除了自说自话的事物以外,他不能即刻见证到其他。心理分析和社会学等着那些提问者前来自投罗网。词语是一些症候或者上层建筑。因而尖叫与醒来的动作构成噩梦的一部分,而它们本来是应当终止噩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