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天下大案:2000-2010年中国十大名案解密[平装]
  • 共1个商家     19.20元~19.20
  • 作者:史韦(作者)
  • 出版社:九州出版社;第1版(2010年6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080511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天下大案:2000-2010年中国十大名案解密》是首次详细披露十大要案惊人内幕,东北黑社会第一案,北京大兴灭门惨案,洗钱游戏中国住房公积金第一案,网络暴力第一案,九亿巨骗谜案追踪,触目惊心,憾人心魄。

    目录

    黑白无间道
    人魔之间
    洗钱游戏
    “北漂,梦的破灭
    金融大盗
    死亡博客,网络追杀
    中国住房公积金第一案
    九亿巨骗
    人间惨剧
    身边的狼

    文摘

    复仇誓言
    绥化监狱的大铁门与安达市一居民楼房的安全门,相距百余公里。
    这样的两个大门被一个中年男子链接在一起,让人想到的只有四个字:牢狱之灾!
    中年男子名叫卢暴义,此刻他是一个刑满释放人员。
    迎接他的,是大小车辆,是大哥小弟,场面比影视剧里黑老大出狱更有气派。
    大凡刑满释放人员,在迈出监狱大门的时候,都会有一种恢复自由、与家人相见的喜悦,而在踏上家乡土地的那一刻,也会萌生一种羞见邻里的尴尬。而卢暴义只有前一种情绪,没有后一种情结,他是以衣锦还乡的变异心态走进安达市的。
    安达市是黑龙江省绥化市下辖的一个县级市,人口65万,毗邻大庆油田,一望无际的大草原覆盖安达所有乡镇,数十万头色彩斑斓的奶牛,珍珠般撒落其上。安达,因牛而美,因牛而富,因牛而声名大噪,故有“牛城”之誉。
    然而,眼下感觉最牛的是这位刚刚出狱的卢暴义,为他接风洗尘的庆贺宴会,比寻常百姓家的婚庆喜宴还要隆重许多倍。
    整个宴会过程,卢暴义的话语分为三部曲。一是吹嘘自己诈骗上百万啥事没有的所谓“昔日辉煌”。
    20世纪90年代,商海中就出现了皮包公司现象。两手攥空拳的卢暴义本来就桀骜不驯,如今有这样的机会,自然不会作壁上观。1991年他注册了一个皮包公司,虚构了20万元固定资产和200万元流动资金,并装修了一间在当时看来非常豪华的办公室,随后开始静待“大鱼”上钩。两年后,即1993年,湖南省物资厅贸易中心作为第一条大鱼,前来和卢暴义签订了柴油购销合同。卢暴义骗取了148万元购油款,却根本没有本事弄到柴油,就以避而不见和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无赖办法,对债务一拖再拖。转年10月,浙江省萧山市协作发展总公司作为第二条大鱼,将其193万元的玉米购销货款送了过来。这次卢暴义是伙同其三弟卢宝有以及安达某粮库的保卫科长武忠等人共同完成的。武忠冒充销售科长带着萧山公司的业务员,到粮库转了一圈,谎称粮库堆放的玉米都是卢暴义的,使得对方深信不疑。按合同,卢暴义要向萧山公司提供2640吨玉米,而萧山公司先将200多万货款汇人卢暴义账户。一粒玉米也没有的卢暴义,先以高出市场的价格购买了120吨玉米,发往萧山公司,尔后就再没了下文。剩下的190多万元,被他转入其他账户,并分别取出。后来,萧山公司发现被骗,带公安人员来安达抓卢暴义。卢暴义与同伙跳窗逃跑,后通过他人出面,以价值15万元的布料和5吨旧电焊条顶账了事。利用这两笔钱,卢暴义开赌场、开歌厅,大肆组织卖淫活动,从而使他飞快地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暴富起来。
    吹嘘完毕,接下来卢暴义就大骂国家法律:“同样一件事,一会儿说是诈骗,一会儿又说是正常的经济债务纠纷,真他娘的狗卵子!”
    最后,卢暴义近乎于宣誓一般地说:“卢晓春这小子和市委书记这个狗官坑我蹲了好几年监狱,我不会放过他们!”
    卢晓春是安达市一位靠农杂生意发家的个体户。当时,为了平息皮包公司的债主上门和公安抓人的麻烦,卢暴义就编织了能搞到化肥批件的谎言。当时价格双轨制,倒卖批件是能挣大钱的。卢晓春逐利的商人本能被激活了,一笔写不出两个卢字的同祖同宗的传统认识的,使得卢晓春相信了卢暴义不会欺骗本地人,他终于拿出了十几万元的“铺路钱”。结果卢暴义把钱用了,却一吨化肥也没有批来。卢晓春事后追债,卢暴义就用耍赖皮的办法应付他。卢晓春就以诈骗罪四处告状。由于这是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事情,司法部门就没有接受投诉。后来,市委书记在卢晓春的诉状上作了批示。于是,卢暴义被追究了刑事责任。
    如今,卢暴义重获自由身,他不追悔自己对卢晓春的伤害,相反还把卢晓春和市委书记视为自己的仇人。市委书记,那是县太爷的身份,他说报复,不过是过嘴瘾。而对卢晓春,他的报复之心是坚定不移的,他觉得自己还是有报复实力的。
    卢暴义的三个同胞兄弟,以及那些在娱乐企业当顶梁柱的手下纷纷附和:“把卢晓春这小子全家给灭了,替二哥出气!”
    卢暴义则摇头:“我一手指头都不动他,一定要让他尝尝监狱的窝头。最好蹲一辈子笆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