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中篇小说卷(套装上中下册)[平装]
  • 共2个商家     91.30元~93.40
  • 作者:雷达(编者)
  • 出版社:深圳出版发行集团,海天出版社;第1版(2010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747780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中篇小说卷(套装上中下册)》:新中国文学精品文库

    作者简介

    雷达,著名文学批评家,最熟悉中国当代文学发展进程和作家作品的资深学者之一,多年来站在文学思潮发展前沿,撰写了大量评论,编选过多种深受读者喜爱的文本。历任《文艺报》编辑组长,《中国作家》副主编,中国作家协会创研部主任,研究员。曾担任第四届、第五届、第六届茅盾文学奖评委和多届鲁迅文学奖评委。现任中国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副会长,中国小说学会常务副会长,兼任兰州大学博士生导师。 其多部论著和多篇论文获得鲁迅文学奖、中国文联文艺评论奖、中国当代文学优秀科研奖、上海文学奖、北京文学奖等。曾主编《中国新文学大系第五辑长篇小说卷》《近三十年中国文学思潮》《中国现当代文学通史》《现代中国文学精品文库》《中国新时期文学研究资料汇编》等大型图书。

    目录

    《中篇小说卷(上)》目录:
    洼地上的战役
    组织部新来的年轻人
    铁木前传
    在悬崖上
    冈底斯的诱惑
    你别无选择
    麦秸垛
    天 狗
    红高粱

    《中篇小说卷(中)》目录:
    1934年的逃亡
    风景
    顽 主
    棋 王
    爸爸爸
    烦恼人生
    玉卿嫂
    一地鸡毛
    豹子最后的舞蹈

    《中篇小说卷(下)》目录:
    梦也何曾到谢桥
    年月日
    现实一种
    喊 山
    世界上所有的夜晚
    玉米
    心爱的树
    一个人张灯结彩
    哑炮

    序言

    回眸六十年文学的来路,发现我们的时代无时无刻不在选择着文学,而我们的文学也在不断地选择着自己在时代生活中扮演的角色或自身对时代最敏感问题的回应,这种双向的选择越是刻板,僵硬,整一化,文学就不会真正繁盛,越是多样而自由,文学就能不断地焕发活力。六十年来,这个双向选择过程留下了大量经验或教训,内涵丰富而深刻。
    对前三十年我只想说一点,那时可供作家选择的余地比较小。那时强调文艺的工农兵方向,强调文艺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在文艺与政治,文艺与生活的关系上,都有严格的限定。这当然有其深刻的社会历史根源。然而,作家和诗人们固然有如戴着镣铐的跳舞,但他们还有没有一定的选择能力呢?艺术还有没有它自身特殊的生存秘密呢?事物还有没有它的两面性呢?当然有!不少作家在那样的时空环境中,能把自己的创作能力和个性发射到极为可观的高度,有的至今放射着夺目的生命之光,不能不令人惊叹!它们虽然充满内在矛盾,有其局限性,但大体上在时间的河流中挺立住了。这是怎样的悖论和奇观啊,其中有哪些我们还没有发现的奥秘,实在值得深长思之。
    后三十年间,时代环境,社会思潮,价值观念,审美意识都在不断地发生变化,我们的文学虽然有诸多的不足,但是,整体地看,文学的人文内涵的广度,文学功能的全方位展开,文学的方法、题材、风格、样式的多种多样,汉语叙事潜能的挖掘和发扬,以及生产机制和书写方式的解放,作家队伍构成的丰富层次,特别是第四媒体——网络化带来的冲击,皆与三十年前不可同日而语。不管有多少干扰,受多少箝制,我们的文学在这三十年间仍然经历了一个不断解放自己,实现自己和壮大自己的过程,像是从狭窄的河床进入了开阔的大江,较前大大成熟了,丰富了,独立了。

    文摘

    而他的儿女们却一个个飞了出去。地铺上起伏的鼾声和讨厌的骚动以及阁楼上无端的娇笑,统统被寂静所替代。房子倒显得空荡起来。过年时,每个儿女各出十块钱为他买了一个沙发。沙发靠着墙壁,父亲从来不坐它。父亲说坐了屁股疼。晴天的时候,父亲便去马路边打牌,而雨天里便靠在床上长吁短叹。父亲说:“只有小八子陪我了。”父亲说这话时让我感动了好几天。后来父亲在我的覆身之土上种了些一串红。父亲对母亲说像小八子的头发。
    苍凉的冬天到来的时候,父亲便闷着头默默地喝他的酒。北风吹得门板和窗哐哐地响。火车蓦然鸣一下整个房子在颤动中几乎意欲醉倒。母亲用她满是眼屎的目光凝望父亲。父亲退休之后就再也没揍过母亲,这使得母亲一下子衰老了起来。父亲和母亲之间已经没什么话好谈了,他们只是默契地生活。语言成了多余的东西。
    回家次数最多的是七哥。七哥还没有成家。他总是在星期六回来。这天晚上偶尔也有其他弟兄拖儿带女地过来小坐片刻。父亲对他花团锦簇且粉团团的孙辈们毫无兴趣,父亲说人要像这么养着就会有一天会变成猪。这话使父亲所有的媳妇对他恨之入骨。父亲说她们懂个屁。看我们小七子,不就是老子的拳脚教出来的么?要当个人物就得过些不像人的日子。
    父亲每次这么说都令七哥心如刀绞。七哥不想对父亲辩白什么。他想他对父亲的感情仅仅是一个小畜生对老畜生的感情。是父亲给了他这条命。而命较之其他的一切显然重要得多。七哥总是在星期天一早就走,他厌恶这个家。他不想看父亲喝酒骂人然后“叭”地在屋中央吐一口浓绿浓绿的痰。他看不惯骨瘦如柴的母亲一见男人便作少女状,然后张嘴便说谁家的公公与媳妇如何,谁家的岳母勾引女婿。小屋里散发着永远的潮湿气,这气息总是能让七哥不由自主地打寒噤。
    七哥在星期天一早出门时多半手里拿根鱼竿。有熟人路遇便说“你可真有闲情逸致啊”,七哥只是笑笑。七哥从河南棚子穿巷走街,总摆一副富态高雅的架势,以显示他并非此地土著。七哥的外貌变化之大如沧海桑田以至于人们绝不可能想象他就是十几年前常在这一带转悠着拾破烂捡菜叶的小七子。
    七哥表面上很是平静。他抿着嘴一副神态自若的样子。但他的眼睛里却充填着仇恨。倘若仔细地盯着他三分钟,你就会发现他的眼珠宛若两颗炸弹随时可能起爆。而他的生命则正是为了这起爆而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