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普罗米修斯之罪[精装]
  • 共1个商家     24.80元~24.80
  • 作者:刘小枫(作者),甘阳(丛书主编)
  • 出版社: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第1版(2012年8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10804016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普罗米修斯之罪》作者对古希腊戏剧《被缚的普罗米修斯》进行了深入细致的讲解,实则通过研习古希腊经典,探究西方现代性思想的古典起源。

    作者简介

    刘小枫,现任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中山大学人文高等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席。近年主要致力于古典诗学、宗教学、西方思想史方面的研究。主要著作包括《诗化哲学》、《拯救与逍遥》、《走向十字架上的真》、《现代性社会理论绪论》、《圣灵降临的叙事》、《刺猬的温顺》、《现代人及其敌人:公法学家施米特引论》、《儒教与民族国家》、《重启古典诗学》、《施特劳斯的路标》、《共和与经纶》等。

    目录

    讲稿
    3普岁米修斯之罪
    6失踪的肃剧诗人与普罗米修斯
    14前台戏[行1—125]
    31进场歌[行128—195]
    36第一戏段:戏谐[行193—396]
    52第二戏段:阴谋[行436—525]
    62第三戏段:复仇[行561—886]
    87退场戏[行907—1093]
    文本
    105普罗米修斯

    文摘

    版权页:



    接下来我们看到,普罗米修斯仅仅向天地间最直接的自然存在发出呼吁:风、河流、大海、大地,最后是太阳。自索福克勒斯以来,在古希腊肃剧中,谁要呼天喊地,通常都会这样呼喊,尤其向苍空、太阳呼喊(索福克勒索El.86,424;Ph.936以下;欧里庇得斯,《美狄亚》,57—58),失踪诗人笔下的普罗米修斯如此呼喊似乎开了一种新式呼喊的先河——这种呼喊要么引出的是一段悲伤的独自,要么是不得不把某种隐深的令人恐怖的秘密带到光天化日之下。不过,这种呼喊听起来悲怆无比,实际上有的时候仅仅是一种戏谐、一种谐剧式的滑稽摹仿而已(比较普劳图斯Merc.3以下)。
    普罗米修斯的呼喊属于哪种情形?明显不是前两种情形,因为他随后发出的言辞满是愤怒,显得血气旺盛——这段长歌在诗律形式上频频变换格律:一会儿高昂,音律不平衡似乎表明普罗米修斯情绪起伏,但也可能表明普罗米修斯并没有气昏了头脑,而是心里有数,分寸把握得好。从长歌的内容来看,则充满戏剧性:起先是义愤,呼喊天地万物都来见证自己遭受的不幸(行88—97),然后是自悲自怜似的悲叹(行98—100),随之又是安之若素的自信:“命中注定”的既然不可抗拒,不如既来之则安之。自己的罪过不过就是替人类盗得火源而已,但这火源成了“所有人的技艺的教师”,这可是巨大的资源,这时普罗米修斯突然隐约听到女性的声音,还闻到女性的香气,一下子产生好奇(行114—117)。倘若真的气得不行,无论听觉还是嗅觉早就已经自行屏蔽,何以可能听到、闻到,遑论好奇?但普罗米修斯竟然还能自问:这些来的女性是“神性的、人性的抑或半神半人性的……”他甚至赶紧转而向她们呼吁、申冤(行118—123):自己明明是个神,却遭到“全体神们”憎恨,非常孤单,不过因为自己深爱会死的人类而已。
    总起来看,普罗米修斯入戏后的第一首长歌骨子里更多谐剧味道,而非肃剧味道,尤其最后,普罗米修斯听见有鸟翼扑打的声音,禁不住有点儿害怕起来(行124—127)——雅典观众看到这里自然会想到赫西俄德的传说:定然是宙斯专门安排的啄食普罗米修斯肝脏的老鹰飞来了,但诗人让观众看到,来的是一群轻妙女子……尼采是非常独特的古典语文学家,有精深的小学功夫,又不受交情鋀琐屑的小学考据牵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