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国学典藏书系:桃花扇?长生殿(青花典藏)[平装]
  • 共1个商家     12.40元~12.40
  • 作者:孔尚任(作者),洪升(作者)
  • 出版社: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第1版(2010年1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634194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作者简介

    作者:(清)孔尚任 (清)洪升

    目录

    桃花扇
    桃花扇小引
    桃花扇小识
    桃花扇本末
    桃花扇凡例
    桃花扇考据
    桃花扇纲领

    卷一
    试一出 先声
    第一出 听稗
    第二出 传歌
    第三出 哄丁
    第四出 侦戏
    第五出 访翠
    第六出 眠香
    第七出 却奁
    第八出 闹榭
    第九出 抚兵

    卷二
    第十出 修札
    第十一出 投辕
    第十二出 辞院
    第十三出 哭主
    第十四出 阻奸
    第十五出 迎驾
    第十六出 设朝
    第十七出 拒媒
    第十八出 争位
    第十九出 和战
    第二十出 移防
    闰二十出 闲话

    卷三
    加二十一出 孤吟
    第二十一出 媚座
    第二十二出 守楼
    第二十三出 寄扇
    第二十四出 骂筵
    第二十五出 选优
    第二十六出 赚将
    第二十七出 逢舟
    第二十八出 题画
    第二十九出 逮社

    卷四
    第三十出 归山
    第三十一出 草檄
    第三十二出 拜坛
    第三十三出 会狱
    第三十四出 截矶
    第三十五出 誓师
    第三十六出 逃难
    第三十七出 劫宝
    第三十八出 沉江
    第三十九出 栖真
    第四十出 入道
    续四十出 馀韵

    附录
    桃花扇序
    桃花扇版本详解
    桃花扇的研究状况
    《桃花扇》的舞台演出
    《桃花扇》改编本目录索引
    《桃花扇》原着与舞台演出的冲突
    桃花扇故事梗概
    桃花扇的历史背景
    桃花扇的历史影响
    《桃花扇》的创作思想
    孔尚任年谱


    长生殿
    长生殿传奇
    第一出 传概
    第二出 定情
    第三出 贿权
    第四出 春睡
    第五出 禊游
    第六出 傍讶
    第七出 幸恩
    第八出 献发
    第九出 复召
    第十出 疑谶
    第十一出 闻乐
    第十二出 制谱
    第十三出 权哄
    第十四出 偷曲
    第十五出 进果
    第十六出 舞盘
    第十七出 合围
    第十八出 夜怨
    第十九出 絮阁
    第二十出 侦报
    第二十一出 窥浴
    第二十二出 密誓
    第二十三出 陷关
    第二十四出 惊变
    第二十五出 埋玉
    第二十六出 献饭
    第二十七出 冥追
    第二十八出 骂贼
    第二十九出 闻铃
    第三十出 情悔
    第三十一出 剿寇
    第三十二出 哭像
    第三十三出 神诉
    第三十四出 刺逆
    第三十五出 收京
    第三十六出 看袜
    第三十七出 尸解
    第三十八出 弹词
    第三十九出 私祭
    第四十出 仙忆
    第四十一出 见月
    第四十二出 驿备
    第四十三出 改葬
    第四十四出 怂合
    第四十五出 雨梦
    第四十六出 觅魂
    第四十七出 补恨
    第四十八出 寄情
    第四十九出 得信
    第五十出 重圆

    附录
    徐序(据光绪庚寅上海文瑞楼刊本)
    吴序(据光绪庚寅上海文瑞楼刊本)
    汪序(据人民文学出版社影印稗畦草堂本)
    毛序(录自毛奇龄《西河合集》序二十四《长生殿院本序》)
    长生殿的故事梗概
    长生殿的艺术特点
    长生殿的京剧曲目
    长生殿作者介绍
    长生殿的文学艺术价值
    长生殿中的遗民思想

    序言

    “国学”一说,产生于20世纪20年代西学东渐、文化转型的历史时期。此前中国的旧学在现代文明面前一败涂地,曾国藩继承明儒传统,身体力行,通经致用,后来又有张之洞提出“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力图调和传统与现实的阴阳关系。后来学术界兴起“整理国故”的热潮,虽然与当时历史条件看似不协调,实则是有深刻历史理性的。提出学习西方,“师夷长技以制夷”的魏源,当时不但提出学习西方文明,同时又提出要恢复两汉经学,这看似极为矛盾,其实正是魏源的高人之处,此后正是在这样的基础上,才有了中西交流的合理原则。
    当时国人有一种全盘否定国粹的倾向,认为外国来的就是梅毒也是好的。19世纪末20世纪初,随着中西文化冲突的进一步加剧,中国文化更加弱势,中国面临亡国灭种的危机,为了保国保种,以章太炎为代表的国粹派提出“保存国学”、“振兴国学”的口号。而新文化运动闯将之一胡适,则在介绍杜威的实践主义时同时讲授中国哲学史。在当时的历史氛围下,国学概念产生后其意义内涵自然较复杂,包括传统官方民间各种学问、艺术、技艺等,但在狭义上,国学之范围不脱经、史、子、集四部,同时四部中又以经学为首。
    国学又可称国故,可译“Guoxue”(音译)、“Sinology”(意译,指中国学,汉学,因无别于汉族学而有争议)。现在一般提到的国学,是指以先秦经典及诸子学为根基,涵盖了两汉经学、魏晋玄学、宋明理学和同时期的汉赋、六朝骈文、唐宋诗词、元曲与明清小说并历代史学等一套特有而完整的文化、学术体系。因此,广义上,中国古代和现代的文化和学术,包括历史、思想、哲学、地理、政治、经济乃至书画、音乐、术数、医学、星相、建筑等都是国学所涉及的范畴。
    论国学,先明国学之义,所谓必也正名乎,善哉。
    今天,关于传统文化的书写,好像走向了两个极端:要么过于通俗,要么过于玄虚。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播、国学的弘扬,需要摆脱掉这两个极端,走一条中间道路,做到深入浅出、微言大义。虽然“文化热”、“儒学热”、“国学热”的浪潮此起彼伏,但真正将自己的文化看做安身立命之本的人却是少之又少。大家对待文化、对待国学,仍然没有走出经世致用、急功近利的目的预设。为什么要学国学?因为国学对我有用;为什么要读国学?因为里面有智慧、有技巧、有升官发财的门路。于是,在今人的眼里,国学已经蜕变成了赤裸裸的经世致用之术,成了彻头彻尾的“用经”!仅求其“用”,不见其“体”,将是最大的无用。仅求其“术”,而对国学的“道统”视而不见,将是中国文化最大的悲哀。为此,国人已做过许多有益的探索。
    近代以后,随着西学东渐,我们在呼吸外来新鲜空气的同时,也注意到了传统文化的流失。故而对东西方文化进行冷静思考,明确了传统文化不可动摇的根基地位,沿袭先辈留下的宝贵文化遗产,是可以弘扬中国民族特色文化,进而促进当下时代的进步和发展。在此,我们只有安身立命,谋求维新。《尚书》中说:“周虽旧邦,其命维新。”但是“周邦”所谓的“新命”不会自己从天上掉下来,而是要靠人不断地去探幽发微、阐发新意。阐发新意,不是凭空想象,不是一味模仿,而要推陈出新。冯友兰先生说,中国的哲学要“接着讲”,不能“照着讲”。而“接着讲”,并不是空发臆想、随意揣摩,而是要以“照着讲”的方式和姿态去“接着讲”,不如此,就无法做到“阐旧邦以辅新命”。国学亦是如此。
    整理国故,是为了获得长足进步。只有长足进步,才能延续,才能生生不息。当然,任何一种文化都包含着深刻的两面性。所谓的精华和糟粕往往是纠结在一起的。所以,目前最迫切要做的,仍然是平心静气地去了解我们的文化。
    为了弘扬国学,使更多的人了解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粹,我们精心为您编纂了这套“国学典藏”丛书。这套丛书精选了历代文章中的典范之作,于经、史、子、集中选取精华部分,予以汇编。编者力图通过简明的体例、精练的文字、新颖的版式、精美的图片等多种要素的有机结合,全方位立体地解读中国国学的博大精深,为读者打造一条走进国学的画廊,感受国学独到的智慧。
    学贵力行,圣贤文化的学习,贵在把它落实到自己的日常生活和工作中去,才能从中得到真实的利益。愿此套丛书让您领略传统国学风景的同时,与圣人促膝对话,能够聆听到圣贤的教诲;在聆听圣贤教诲的同时,把圣人的教诲贯彻到生活中,落实到一言一行中。“多识前言往行,以自蓄其德”,我们也希望借着伟大文化的指引,提升我们生命的内涵。

    文摘

    【恋芳春】(生儒扮上)孙楚楼边,莫愁湖上,又添几树垂杨。偏是江山胜处,酒卖斜阳,勾引游人醉赏,学金粉南朝模样。暗思想,那些莺颠燕狂,关甚兴亡!
    【鹧鸪天】院静厨。寒睡起迟,秣陵人老看花时;城连晓雨枯陵树,江带春潮坏殿基。伤往事,写新词,客愁乡梦乱如丝。不知烟水西村舍,燕子今年宿傍谁?小生姓侯,名方域,表字朝宗,中州归德人也。夷门谱牒,梁苑。冠裳。先祖太常,家父司徒,久树东林之帜;选诗云间,征文白下,新登复社之坛。早岁清词,吐出班香宋艳;中年浩气,流成苏海韩潮‘。人邻耀华之宫,偏宜赋酒;家近洛阳之县,不愿栽花。自去年壬午,南闱下第,便侨寓这莫愁.湖畔。烽烟未靖,家信难通,不觉又是仲春时候;你看碧草粘天,谁是还乡之伴;黄尘匝地,独为避乱之人。(叹介)莫愁,莫愁!教俺怎生不愁也!幸喜社友陈定生、吴次尾,寓在蔡益所书坊,时常往来,颇不寂寞。今日约到冶城道院,同看梅花,须索早去。
    【懒画眉】乍暖风烟满江乡,花里行厨携着玉缸;笛声吹乱客中肠,莫过乌衣巷,是别姓人家新画梁。
    (下)(末、小生儒扮上)
    【前腔】王气金陵渐凋伤,鼙鼓旌旗何处忙?怕随梅柳渡春江。(末)小生宜兴陈贞慧是也。(小生)小生贵池吴应箕是也。(末问介)次兄可知流寇消息么?(小生)昨见邸抄,流寇连败官兵,渐逼京师。那宁南侯左良玉,还军褰阳。中原无人,大事已不可问,我辈且看春光。(合)无主春飘荡,风雨梨花摧晓妆。
    (生上相见介)请了,两位社兄,果然早到。(小生)岂敢爽约!
    (末)小弟已着人打扫道院,沽酒相待。(副净扮家僮忙上)节寒嫌酒冷,花好引人多。禀相公,来迟了,请回罢!(末)怎么来迟了?(副净)魏府徐公子要请客看花,一座大大道院,早已占满了。(生)既是这等,且到秦淮水榭,一访佳丽,倒也有趣!(小生)依我说,不必远去,兄可知道泰州柳敬亭,说书最妙,曾见赏于吴桥范大司马、桐城何老相国。闻他在此作寓,何不同往一听,消遣春愁?(末)这也好!(生怒介)那柳麻子新做了阉儿阮胡子的门客,这样人说书,不听也罢了!(小生)兄还不知,阮胡子漏网馀生,不肯退藏;还在这里蓄养声伎,结纳朝绅。小弟做了一篇留都防乱的揭帖,公讨其罪。那班门客才晓得他是崔魏逆党,不待曲终,拂衣散尽。这柳麻子也在其内,岂不可敬!(生惊介)阿呀!竞不知此辈中也有豪杰,该去物色的!(同行介)
    【前腔】仙院参差弄笙簧,人住深深丹洞旁,闲将双眼阅沧桑。(副净)此间是了,待我叫门。(叫介)柳麻子在家么?(末喝介)啶!他是江湖名士,称他柳相公才是。(副净又叫介)柳相公开门。(丑小帽、海青、白髯,扮柳敬亭上)门掩青苔长,话旧樵渔来道房。
    (见介)原来是陈、吴二位相公,老汉失迎了!(问生介)此位何人?(末)这是敝友河南侯朝宗,当今名士,久慕清谈,特来领教。(丑)不敢不敢!请坐献茶。(坐介)(丑)相公都是读书君子,甚么《史记》、《通鉴》,不曾看熟,倒来听老汉的俗谈。(指介)你看:
    【前腔】废苑枯松靠着颓墙,春雨如丝宫草香,六朝兴废怕思量。鼓板轻轻放,沾泪说书儿女肠。
    (生)不必过谦,就求赐教。(丑)既蒙光降,老汉也不敢推辞;只怕演义盲词;难人尊耳。没奈何,且把相公们读的《论语》说一章罢!(生)这也奇了,《论语》如何说的?(丑笑介)相公说得,老汉就说不得?今日偏要假斯文,说他一回。(上坐敲鼓板说书介)问余何事栖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闲;桃花流水杏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拍醒木说介,敢告列位,今日所说不是别的,是申鲁三家欺君之罪,表孔圣人正乐之功。当时鲁道衰微,人心僭窃。,我夫子自卫反鲁,然后乐正。那些乐官恍然大悟,愧悔交集,一个个东奔西走,把那权臣势家闹烘烘的戏场,顷刻冰冷。你说圣人的手段利害呀不利害?神妙呀不神妙?(敲鼓板唱介)
    [鼓词一]自古圣人手段能,他会呼风唤雨,撒豆成兵。见一伙乱臣无礼教歌舞,使了个些小方法,弄的他精打精。正排着低品走狗奴才队,都做了高节清风大英雄!
    (拍醒木说介)那太师名挚,他第一个先适了齐。他为何适齐?听俺道来!(敲鼓板唱介)
    [鼓词二]好一个为头为领的太师挚,他说:“咳,俺为甚的替撞三家景阳钟?往常时瞎了眼睛在泥窝里混,到如今抖起身子去个清。大撒脚步正往东北走,合伙了个敬仲老先才显俺的名。管喜的孔子三月忘肉味,景公擦泪侧着耳听;那贼臣就吃了豹子心肝熊的胆,也不敢到姜太公家里去拿乐工。”
    (拍醒木说介)管亚饭的名干,适了楚;管三饭的名缭,适了蔡;管四饭的名缺,适了秦。这三人为何也去了?听我道来!(敲鼓板唱介)
    [鼓词三]这一班劝膳的乐官不见了领队长,一个个各寻门路奔前程。亚饭说:“乱臣堂上掇着碗,俺倒去吹吹打打伏侍着他听;你看咱长官此去齐邦谁敢去找?我也投那熊绎大王,倚仗他的威风。”三饭说:“河南蔡国虽然小,那堂堂的中原紧靠着京城。”四饭说:“远望西秦有天子气,那强兵营里我去抓响筝。”一齐说:“你每日倚着塞门桩子使唤俺,今以后叫你闻着俺的风声脑子疼。”
    (拍醒木说介)击鼓的名方叔,人于河;播鼗0的名武,人于汉;少师名阳,击磬的名襄,人于海。这四人另有个去法,听俺道来!(敲鼓板唱介)
    [鼓词四]这击磬擂鼓的三四位,他说:“你丢下这乱纷纷的排场俺也干不成。您嫌这里乱鬼当家别处寻主,只怕到那里低三下四还干旧营生。俺们一叶扁舟桃源路,这才是江湖满地,几个渔翁。”
    (拍醒木说介)这四个人,去的好,去的妙,去的有意思。听他说些甚的?(敲鼓板唱介)
    [鼓词五]他说:“十丈珊瑚映日红,珍珠捧着水晶宫,龙王留俺宫中宴,那金童玉女不比凡同。凤箫象管龙吟细,可教人家吹打着俺们才听。那贼臣就溜着河边来赶俺,这万里烟波路也不明。莫道山高水远无知己,你看海角天涯都有俺旧弟兄。全要打破纸窗看世界,亏了那位神灵提出俺火坑;凭世上沧海变田田变海,俺那老师父只管曚着两眼定六经。”
    (说完起介)献丑,献丑!(末)妙极,妙极!如今应制讲义,那能如此痛快,真绝技也!(小生)敬亭才出阮家,不肯别投主人,故此现身说法。(生)俺看敬亭人品高绝,胸襟洒脱,是我辈中人,说书乃其馀技耳。
    【解三醒】(生、末、小生)暗红尘霎时雪亮,热春光一阵冰凉,清白人会算糊涂帐。(同笑介)这笑骂风流跌宕,一声拍板温而厉,三下渔阳慨以慷(丑)重来访,但是桃花误处,问俺渔郎。
    (生问介)昨日同出阮衙,是那几位朋友?(丑)都已散去,只有善讴0的苏昆生,还寓比邻。(生)也要奉访,尚望同来赐教。(丑)自然奉拜的。
    (丑)歌声歇处已斜阳,(末)剩有残花隔院香。
    (小生)无数楼台无数草,(生)清谈霸业两茫茫。P1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