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历史学家的三堂小说课[平装]
  • 共1个商家     14.30元~14.30
  • 作者:彼得·盖伊(作者),刘森尧(译者)
  • 出版社:北京大学出版社;第1版(2006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30110163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狄更斯《荒凉屋》、福楼拜《包法利夫人》、托马斯·曼《布登勃洛克一家》是三部优秀现实主义小说。然而在历史学家的眼中,这些作家却不是真正地在写实。本书融合了历史研究和文学批评家,剖解小说家、小说、历史三者之间相互影响的复杂关系,教你把历史知识和文学经验融为一体,让小说也成为发现过去真相的辅助媒介。

    媒体推荐

    书评
    狄更斯的脸庞……是一个经常在奋战的人的脸庞,他公开战斗,毫不畏
    惧;这同时也是一个豁达愤怒的人的脸庞,换句话说,这样的一张脸庞正是
    19世纪自由主义和知性的典范,而与腐朽颟顸的传统体制互不相容,我们今
    天继续在此抗争的,仍然还是类似这样的体制。
    ——乔治·奥威尔论狄更斯(1939)
    福楼拜终其一生不断反复强调,他写作的目的就是为了对现实世界展开
    报复,对他而言,激发他创作灵感的正是这种负面的心态。
    ——里奥沙(Mario Vargas Llosa)论福楼拜(1975)
    对艺术家的感性而言,唯一可行的战斗方式就是将之诉诸于现象和经验
    ,而最有效的抵抗方式就是表达和描绘。这样的反应做法(套用心理学的激
    进论调来讲),可以说是艺术家对他个人经验所展开的美妙报复,报复行为
    越是激烈,他的感性就会显得越文雅。
    ——托马斯·曼论托马斯·曼(1906)

    作者简介

    作者:(美)彼得·盖伊 译者:刘森尧

    彼得·盖伊(Peter Gay),美国文化史家,德裔犹太人,1923年出生于柏林,1939年离开德国,1941年移民美国,后加入美籍。先后就读美国丹佛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1948~1969年执教哥伦比亚大学,1969一1993年在耶鲁大学任教。现为耶鲁大学斯特林荣休教授,纽约公共图书馆学者与作家中心主任。盖伊著作等身,论题涉及启蒙运动、中产阶级等诸多社会文化史领域,以倡导“运用精神分析方法的文化史”而闻名,此外,他还致力于探讨弗洛伊德对德国文化以及历史学研究的影响,是心理分析史学的实践者。在其学术生涯早期,以“启蒙运动:一种解释"第一卷(1966年版)荣获美国国家图书奖,后期完成五卷本巨著((布尔乔亚经验:从维多利亚到弗洛伊德》(1984一1998年版)。2004年,盖伊荣获美国历史学会(AHA)杰出学术贡献奖。

    目录

    序曲 超越现实的原则
    第一章 愤怒的无政府主义者
    狄更斯的《荒凉屋》
    第二章 患有恐惧症的解剖师
    福楼拜的《包法利夫人》
    第三章 叛逆的贵族
    托马斯·曼的《布登勃洛克一家》
    结 语
    小说的真理
    参考文献
    致 谢

    文摘

    书摘
    一本写实主义的小说在内容上可以说包罗万象,且寓意也非常的重要,
    主要是因为这样的小说将其人物置放在一个特定的时空里头,好像这些人物
    都是生活在其文化和历史天地里的有血有肉的个人,他们稳固地附着于他们
    所生存的世界之中,他们会有这样的成长过程:起先当他们五六岁的时候,
    就像是他们所生存的社会之小型综合缩影,他们从正式的和非正式的长辈和
    师友——父母、兄弟姊妹、保姆以及仆人、老师、教士、学校同学——那里
    学得行为的准则、品味的标准和宗教信仰等等,因此,一个生长在意大利的
    小孩会讲意大利语或圣公会的小孩会依附圣公会的信仰,这必然会是很顺理
    成章的事情。这样的小孩在经历了早年的家庭和学校生活之后,他们便学会
    如何应对自己的兄弟姊妹、学校同学以及权威人物,有时会成功,但有时会
    失败,成功时获得奖赏,失败时则是惩罚,总之,他们必须学会生存之道。
    写实主义小说家们即是根据这些状况来塑造其小说中的人物,让他们尽量吻
    合生命中的一些基本道理。
    小孩子在早年所习得的教训,不管是轻易学来或是经过一番顽抗而得来
    ,总是会不断持续下去,这在维多利亚时代如此,在古希腊时代亦然,从柏
    拉图的时代以至19世纪初瑞士的教育改革者裴斯塔洛齐(Pestalozzi)的时代
    ,情况都是一样的。早在一百年前,弗洛伊德就曾经下过与此相同的定论,
    英国诗人华滋华斯(William Wordsworth)甚至说过这样有名的话:小孩乃人
    类之父(the Child is father of the Man)。1850年,福楼拜去近东旅行时
    ,在写给母亲的一封信中曾这样说:“最初的印象总是无法磨灭,你知道得
    很清楚。我们总是带着自己的过去往前生活,在我们一生的历程当中,总会
    时时感觉到保姆的存在。”总之,一个人成长之后,是永远脱离不了小时候
    家庭生活对他所造成的影响的。
    马克思主义的文学批评家经常抱怨说:“中产阶级”的写实主义小说总
    是无法充分描绘出其人物所生存和活动的社会背景,他们当中一位重要的理
    论家普列汉诺夫(G.V.Plekhanov)认为,中产阶级小说的批评者应该把艺术
    的语言转译成社会的语言。但是我们不必去学习辩证唯物论即可认出我前面
    说过的,大与小之间不断而紧密的互相作用现象。霍桑(Nathaniel
    Hawthorne)在《红字》(Scarzet Letter)一书中大肆发扬美国的清教徒精神
    ,他并没有凭借任何的文学理论。陀思妥也夫斯基(Fyodor Dostoeyesky)写
    《卡拉马佐夫兄弟们》(Brothers Karamazor)时,并未得助于任何有关弗洛
    伊德的理论,他写出了俄狄浦斯情结。
    我在本书中将阐明,想像的人物如何通过(或通不过)这个世界加诸他们
    身上的各种试炼,在最私密的领域里,在内心中——比如在《荒凉屋》里主
    角对早期受虐的反应,在《包法利夫人》里女主角对婚姻的觉醒,在《布登
    勃洛克一家》里一个商业家族家道衰落的过程。所有这些人物的反应都离不
    开文化上的因素,但他们对这些试炼的理解却都是相当个人的,他们企图试
    探其中之缘由,然后估量其所引发之结果。因此,我的做法不但可行,甚至
    还会引发许多意想不到的收获,对研究社会现象的学生而言,读小说时就像
    摆荡在大与小之间,然后探索其交互作用的道理。简而言之,小说就像是反
    映现实世界的一面镜子。
    P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