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图说经典系列:国富论(彩色图文版)[平装]
  • 共1个商家     19.90元~19.90
  • 作者:亚当?斯密(AdamSmith)(作者),戴光年(译者)
  • 出版社:中国防治出版社;第1版(2012年7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648382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图说经典系列:国富论(彩色图文版)》讲述了是经济学鼻祖亚当?斯密之大作,总结了近代各国资本主义的发展经验,批判地吸纳了它之前的重要经济理论,对国民经济的运行过程作了系统的整体描述,是现代经济学的集大成之作。自问世之后,一直受到人们的推崇。此书四色印刷,图文并茂,力求给读者最好的阅读体验。

    作者简介

    作者:(英国)亚当?斯密(Adam Smith) 译者:戴光年

    亚当?斯密(Adam Smith,1723—1790),西方经济学的主要创立者之一,经济学鼻祖。亚当?斯密的经济思想体系结构严密,论证有力,使经济思想学派在几十年内就被抛弃了。1723年,亚当?斯密出生于苏格兰的柯卡尔迪,青年时就读于牛津大学。1751年至1764年,他在格拉斯哥大学担任哲学教授,并发表了他的第一部著作——《道德情操论》,由此确立了他在学术界的崇高威望。1776年3月,《国富论》出版。

    目录

    第一篇
    第一章 分工
    第二章 分工的原因
    第三章 市场范围内对分工的限制
    第四章 货币的起源和货币的使用
    第五章 论商品的真实价格和名义价格,或论用劳动表示的商品价格和用货币表示的商品价格
    第六章 商品价格的组成部分
    第七章 商品的自然价格和市场价格
    第八章 劳动工资
    第九章 资本利润
    第十章 论工资和利润随劳动和资本的用途不同而不同
    第十一章 论地租

    第二篇
    序论
    第一章 资产的分类
    第二章 论作为社会总资产的一部分或作为维持国民资本支出的货币
    第三章 论资本积累或论生产性劳动和非生产性劳动
    第四章 贷出取息的资产
    第五章 资本的各种用途

    第三篇
    第一章 财富的自然增长
    第二章 论罗马帝国衰亡后欧洲旧状态下农业的抑制
    第三章 论罗马帝国衰亡后城市的兴起和发展
    第四章 城市商业如何对乡村改良做出贡献

    第四篇
    序论
    第一章 商业主义或重商业主义的原理
    第二章 论限制进口国内生产的商品
    第三章 论通商条约及其对铸币的影响
    第四章 退税
    第五章 奖金
    第六章 通商条约
    第七章 论殖民地
    第八章 关于重商主义的结论
    第九章 论重农主义,或论把土地产物看做是各国收入及财富唯一或主要来源的政治经济学体系

    第五篇
    第一章 论君主或国家的开支
    第二章 一般收入或公共收入的源泉
    第三章 论国债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为了这个目的,很可能许多商品先后被人们想到并试用过。据说,牲畜在原始社会曾作为商业上的共同媒介。毫无疑问,牲畜是极不便的媒介,然而我们却发现,古代货物交换时,往往以牲畜头数作为交换物品价格的评判。荷马曾说:迪奥米德的铠甲,价值9头牛,而格罗卡斯的铠甲,却值100头牛。据说,盐和贝壳曾分别在阿比西尼亚与印度沿海某些地方作为商业交换的媒介,而弗吉尼亚与纽芬兰则曾分别用烟草和干鱼丁,至于英国西印度殖民地,砂糖曾是商业的共同媒介,还有些国家曾用兽皮或鞣皮。时至今日,苏格兰还有个村落,我听说那里以铁钉作为媒介,购买麦酒和面包。
    由于各种不可抗拒的理由,几乎所有国家都最终决定选择金属担当共同媒介的职能。与其他商品相比,金属耐久性强,不易磨损,且能毫无损失地任意分割,分割后又很容易熔合起来。金属的这种性质,为其他任何有耐久性商品所不具备。金属的这些特性使它成为了商业流通上最适宜的媒介。例如,一个只有牲畜的人去换盐,一次所购价值必定相当于整头牛或整头羊的价值。他无法买比这更少的物品,因为牲畜不能分割,若分割了,就不能再复原。如果想买更多的盐,依同一理由,他可以两头牛或二三只羊,买人双倍或三倍数量的盐。如果他用以交易的物品不是牛羊等牲畜,而是金属,那么,他就可以按照自己当时的需要,分割准确数量的金属,购买价值相对应的物品。
    为了同一目的,各国都使用了金属作为共同的媒介,但各国使用的金属又不尽相同。在古代斯巴达人之间,铁被作为普遍交换的媒介;在古罗马人之间,担当此任的是铜;然而在一切富裕商业国家普遍使用的是金、银。最初用于这一目的的金属,似乎都是未加任何印记或铸造的粗条。普林尼告诉我们,按照古代历史学家梯米尤斯的记载,在瑟维阿斯?图利阿斯时代以前,罗马人没有铸造的货币,他们购买任何所需的物品都是使用没有刻印的铜条。换句话说,这些没有印记的铜条,就是当时的货币。
    使用这种粗陋的金属条,在交换中显然有两种很大的不便。首先是称量的麻烦,其次是化验的不便。在贵金属中,分量上有微小的差异便会造成价值上的重大偏差。称量这类金属,尤其是黄金,需要一种精细的操作,极精密的法码和天平固然不可缺少。贱金属则不然,称量上的少许偏差,不会在价值上产生多么大的影响,因而也没有必要仔细衡量。当一个穷人购买或出售一个铜板的货物时,每次都要去称量一下这一个铜板的重量,显然麻烦极了。与称量相比,化验金属的工作更为困难和烦琐。要想得到可靠的化验结果,就必须把金属的一部分放在埚里,用适当的熔解药熔解,否则很难做到。铸币制度实施以前,除非通过这种既困难又烦琐的检验过程,否则会常常受到极大的欺骗,他们售卖货物换来的可能是表面上很像一磅纯银或纯铜的金属,实际上却掺人了许多粗劣低贱的东西。所有进步国家发现,为抑制这种行为、便利交易、促进各种工商业的发展,在通常用以购买货物的一定分量的特定金属上,加盖公印非常有必要。从此,铸币和称为造币厂的官衙就诞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