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送菜升降机(品特戏剧)[平装]
  • 共4个商家     26.60元~31.16
  • 作者:哈罗德·品特(HaroldPinter)(作者),华明(译者)
  • 出版社:凤凰出版传媒集团,译林出版社;第1版(2010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471213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送菜升降机(品特戏剧)》:哈罗德·品特在其剧作中,揭露了日常闲谈掩盖下的危局,直闯压抑的密室。
    ——2005年诺贝尔文学奖授奖理由

    媒体推荐

    二十世纪后半叶的英国戏剧中,哈罗德?品特是公认的最杰出的代表……品特让戏剧回到了它最基本的元素:一个封闭的空间,无法预料的对话,身处其中的人彼此操控,伪装撕碎了。作品情节极为简略,戏剧性来源于其中的权力争斗和捉迷藏般的对话。
      ——瑞典文学院

    作者简介

    作者:(英国)哈罗德·品特(Harold Pinter) 译者:华明

    哈罗德·品特,(1930-2008)英国著名剧作家2005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他笔锋犀利,具有冷峻的解剖风格,擅于揭示日常生活中的不祥与平静状态下的噪声,被称为(威胁大师)。其作品中的角色多是失业者、小职员等社会底层人物。被誉为萧伯纳之后英国最重要的剧作家,是英国荒诞派戏剧的代表人物。

    目录

    从恐惧到愤怒(译者序)
    2005年诺贝尔文学奖颁奖辞
    艺术、真相与政治(诺贝尔文学奖获奖演说)
    生日晚会
    房间
    送菜升降机
    看门人
    回家

    序言

    哈罗德·品特(Harold Pinter,1930.10.10-2008.12.24)是英国戏剧家,获得过包括诺贝尔文学奖在内的多种奖项。他出生于伦敦东区一个东欧犹太移民家庭,父亲是位辛勤劳作的裁缝。父亲家族遗传给他对于艺术的热爱,而母亲家族却传授给他一种对于犹太正统宗教的背叛。他的童年时代正值第二次世界大战,他经历了避难时与亲人分离的痛苦以及大轰炸带来的恐惧。在哈克尼文法学校的学习生活是他人生的一段黄金时代,一位名叫乔·布里尔利的英语教师引导他进入了文学与戏剧的领域,他与那些“男孩帮”的朋友们则结成了几乎是终生的友谊,这些活动带来的快乐帮助他抵挡了战后英国社会死灰复燃的仇犹法西斯主义带来的压抑。1948年,品特进入王家戏剧艺术学院学习,也许令人难以理解,这竟然是这位未来的戏剧演员和作家相当不愉快的一段生活,他经常逃学,在伦敦各处游荡。同年,品特拒绝兵役征召,在当时的冷战环境下,这是一个需要极大勇气的举动。

    文摘

    他的人物处于生活的边缘,相互制约无法自主。他们也是阶级划分、固定套话与顽固习惯所形成的牢狱中的囚徒。他们的身份、背景与历史模糊不清;根据回忆者的不同,存在着不同的版本。他们很少相互倾听,但正是他们这种心理上的“耳聋”迫使我们倾听。我们一个词汇也不会放过,一分一秒也不会松懈。当秘密暴露、权力分布转移的时侯,氛围的压力起伏不定。
    记忆——无论是杜撰的、篡改的,还是真实的——都像一股炙热的潜流在品特的戏剧中流淌。我们按照过去来对现在的要求做出回应,并建构我们的未来。
    随着那些关闭的房间向着一个国际性的社会开放,品特把浪漫的爱情重新定义为一种更加具有活力的爱,它包括了友谊,以及通过行动来促进公正的迫切要求。在《山地语言》中,爱采取了一种无限宽广的形式,这是他早期作品中所不具有的。在这个恐怖与暴力与日俱增的时代里,为了生存,我们必须做出善行,并且支持被奴役的人们。
    一般认为品特投身政治晚了一些。但是品特自己说他的第一时期——《送菜升降机》、《生日晚会》、《温室》等作品——就是政治性的。在这些“威胁的喜剧”中,语言就是一种攻击、躲避与折磨的武器。这些早期的作品可以视为在这样几个层面上的权力干涉的隐喻:国家的权力,家庭的权力,宗教的权力——所有这一切削弱了个人所具有的重要可能性。品特揭示了想要消灭他人身份的原因,以及伪装成为暴力的恐惧,这种暴力针对的是那些身处党派、团体或者国家之外的人们。品特的作品中既没有赢家也没有输家。在人物之间的权力游戏中,我们很少看见谁占据了上风;他们改变着位置,在看似不经意的话语中上下浮沉。人物也有一些肉眼看不见的方面,暴露在模糊的紫外线下。他们在无形的墙壁之间摸索前行,形成各种不同的现实层面。在保卫自己不受侵害的过程中,他们在类似异域他乡的危险空间里自我封闭。
    品特用沉默寡言的神秘性突破了传统的现实主义戏剧,他赋予笔下夸张的人物如此之多宣泄的途径,以至于我们可以与这些人物生活在一起,看着他们像我们一样衰老与败落。这些公共生活中坚不可摧的人物毫无条理地瓦解了。他们发出了似乎永远无法到达的信息,而我们离开剧院的时候,还是不比进来的时候更加好。
    对于体系论者来说,世界存在就是天然有序的。对于哈罗德·品特来说,它却是要加以掩饰的,通过掩饰,善良与人性找到了一条从根深蒂固思维定式的专断牢笼中渗透出来的途径。通过对于极权主义的无情剖析,他阐明了个人的痛苦。
    脱口而出的对白话里带刺,简短的话语可以伤人,半句话就能把人打垮,而沉默不语则预示着灾难降临。品特,这位裁缝的儿子,裁剪语言,让行动从人物的发声与节奏中产生。因此,没有给定的情节。我们不会问,“下面将要发生什么?”而是会问,“正在发生什么?”
    话语是权力的工具。话语不断重复,直至变得像真理一样。在一个信息过多的时代里,品特将话语从描绘现实的功用中解放出来,把它们变成现实本身,有时它们具有诗意,更多的时候是压迫性的。最后,只有通过语言,我们才能消除我们的命运,并重新创造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