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文学社会学新编[平装]
  • 共1个商家     29.40元~29.40
  • 作者:方维规(编者),童庆炳(丛书主编)
  • 出版社:北京师范大学出版集团,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第1版(2011年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30311703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文学社会学新编》为新世纪高等学校教材,文艺学系列教材之一。

    目录

    第一编 概论
    导论“文学社会学”的历史、理论和方法
    一、文学社会学研究的语境
    二、文学社会学思想的萌芽期
    三、20世纪上半叶的理论思考
    四、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的发展
    五、文学社会学的定位
    第一章 “文学社会学”的史前史:以19世纪法国论述为中心
    第一节 经典文本阅读
    一、作家的独立性以及戏剧对风尚和趣味的影响
    二、《英国文学史》导论
    三、实验小说论
    四、《以社会学视角看艺术》序言
    五、圣伯夫之后
    第二节 相关问题概说
    一、“文学是社会表现”:斯达尔夫人、波纳德和托克维尔
    二、孔德和他的时代:“实证主义成了大家的口头禅”
    三、丹纳的艺术哲学
    四、实证主义、自然主义和左拉:文学应以科学为指导
    五、居约的“失范”,或审美冲动的社会性
    六、朗松提出的文学社会学“规律”
    第二章 “文学社会学”总论
    第一节 经典文本阅读
    一、《文学,通俗文化,社会》导言
    二、文学社会学
    三、文学社会学在文学学和社会学中的地位
    四、艺术社会学论纲
    第二节 相关问题概说
    一、洛文塔尔:文学社会学的传统与挑战
    二、埃斯卡皮论社会中的文学:既是“文学的”也是“社会的”
    三、西尔伯曼“由下而上的”美学:“让文学的社会活动出来说话”
    四、阿多诺论“艺术的社会性偏离”,或“不合群的艺术”

    第二编 “文学社会学”诸流派
    第三章 马克思主义文论中的“文学与社会”
    第一节 经典文本阅读
    一、从社会学观点论十八世纪法国戏剧文学和法国绘画
    二、马克思主义批评任务提纲
    三、问题在于现实主义
    四、论“国家的一人民的”概念
    第二节 相关问题概说
    一、俄国“文学社会学”批评的两大传统
    二、马克思主义的“文学一社会”视野
    三、列宁与社会主义现实主义
    第四章 经验实证的“文学社会学”
    第一节 经典文本阅读
    一、读者
    二、文学之特殊社会学的探讨范围
    三、作者与社会
    四、艺术消费的中介
    ……
    第三编 专题与范例
    人名索引
    后记

    文摘

    版权页:



    对语言亦复如此:它是我们的甲壳和触角,它保护我们不受别人的侵犯,并为我们提供有关别人的情况,它是我们的感官的延长。我们处在语言内部就像处在自己身体内部一样;我们在为抵达别的目的而超越语言的同时自发地感到它,就像我们感到自己的手和脚一样;当别人使用语言的时候,我们对它有感知,就像我们感知别人的四肢一样。有亲身体验到的词,也有邂逅相逢的词。不过在这两种情况下,事情都是在一项事业的过程中发生的,不管是我自己着手一项关涉别人的事业,还是别人进行一项关涉到我的事业。语言是行动的某一特殊瞬间,我们不能离开行动去理解它。[……]如果小说从来不过是从事某一事业的特别合适的工具,如果只有诗人能不怀功利的目的审视词语,那么人们就有权首先向小说作者发问:你为什么目的写作?你投入了什么事业?为什么这项事业要求你写作?而且这个事业无论如何不会以单纯审视词语为目的。因为直觉是静默,而语言的目的是沟通。无疑语言也能把直觉的结果固定下来,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匆匆涂在纸上的几个词就足够了:作者本人总会辨认出其中意思的。如果词为力求明晰而组成句子,那么必定有一个与直觉,甚至与语言本身无关的决定在里面起作用:决定向别人提供取得的结果。人们在任何场合都应该要求知道做出这一决定的理由。我们的饱学之士们太爱把常情常理抛在脑后,而常情常理反复告诫的也正是这一点。人们习惯向所有有志写作的年轻人提出这个原则性问题:“你有什么话要说吗?”这话应该理解成:有什么值得说的话要说吗?但是,如果不借助一种超验性的价值体系,又怎么理解什么话值得说呢?
    再说,即便我们只考虑作为事业的次要结构的语言瞬间,纯文体学家的严重错误在于他们认为语言是一阵清风飘过事物的表面,它轻轻地触拂事物但不改变它们。他们错在认为说话的人不过是个证人,他用一句话来概括他与世无争的静观行为。殊不知说话就是行动:任何东西一旦被人叫出名字,它就不再是原来的东西了,它失去了自己的无邪性质。如果你对一个人道破他的行为,你就对他显示了他的行为,于是他看到了他自己。由于你同时也向所有其他人道破了他的行为,他知道自己在看到自己的同时也被人看到;他不经意做的动作这一来就如庞然大物那样存在,为所有人而存在,它与客观精神相结合,它获得新的规模,它被回收了。这以后,他又怎么能照原来的方式行动呢?或者出于固执,他明知故犯,或者他放弃原来的行动。所以我在说话时,正因为我计划改变某一情境,我才揭露这一情境;我向自己,也向其他人为了改变这一情境而揭露它;我触及它的核心;我刺穿它,我把它固定在众目睽睽之下;现在它归我摆布了,我每多说一个词,我就更进一步介入世界,同时我也进一步从这个世界里冒出来,因为我在超越它,趋向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