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银河帝国7:基地与地球[平装]
  • 共4个商家     30.10元~32.66
  • 作者:艾萨克?阿西莫夫(AsimovI.)(作者),叶李华(译者)
  • 出版社:江苏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2年11月7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995437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银河帝国7:基地与地球》编辑推荐:人类历史上最好看的系列小说!《银河帝国:基地》《银河帝国2:基地与帝国》《银河帝国3:第二基地》《银河帝国4:基地前奏》《银河帝国5:迈向基地》《银河帝国6:基地边缘》中文简体版全国热卖中!《银河帝国》系列小说,一直被认为是人类想象力的极限,人类历史上最有趣迷人的故事,讲述人类未来两万年的历史。
    1977年经典电影《星球大战》,偷取了此书构思。2009年史上最卖座电影《阿凡达》,抄袭了此书创意。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克鲁格曼亲口承认,他的经济学理论来自《银河帝国》的启示。9?11事件之后,英国《卫报》报道,本?拉登正是依据《银河帝国:基地》的战争策略,建立了同名恐怖组织——基地……
    出版60年来,《银河帝国》对人类的太空探索、世界局势、前沿经济学理论、好莱坞电影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更随着它的读者成长为各行各业的领袖(如美国总统小布什、诺贝尔奖获得者克鲁格曼、美国宇航局航天员、本?拉登),而将这种影响渗透到人类文化的方方面面。

    媒体推荐

    人类历史上最好看的系列小说“Best All-Time Novel Series”
    ——世界SF小说协会,1966年,俄亥俄州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艾萨克?阿西莫夫 译者:叶李华

    艾萨克?阿西莫夫(1920-1992),俄裔美籍作家,被全世界的读者誉为“神一样的人”;美国政府授予他“国家的资源与自然的奇迹”这个独一无二的称号,以表彰他在“拓展人类想象力”上做出的杰出贡献。阿西莫夫是一个全知全能的作家,其著作几乎覆盖人类生活的一切方面,上天下海、古往今来、从恐龙到亚原子到全宇宙无所不包,从通俗小说到罗马帝国史,从科普读物到远东千年历史,从圣经指南,到科学指南,到两性生活指南,每一部著作都朴实、严谨而又充满幽默风趣的格调,为了尽情发挥自己诙谐搞笑的天赋,他甚至还写过一本《笑话集》。到了晚年,他开始变得“好色”,出版了一系列两性话题的“黄书”。他提出的“机器人学三定律”是当代机器人学的基本法则,他预言了今天的生物科技,预言了互联网时代的数字图书馆,预言了人类将进行太空殖民。终其一生,阿西莫夫最引以为豪的则是:《银河帝国》系列小说。

    目录

    “基地”背后的故事Ⅰ
    第一篇盖娅1
    01寻找开始
    02首途康普隆
    第二篇康普隆41
    03入境太空站
    04康普隆
    05太空艇争夺战
    06地球的真面目
    07告别康普隆
    第三篇奥罗拉143
    08禁忌世界
    09面对野狗群
    第四篇索拉利183
    10机器人
    11地底世界
    12重见天日
    第五篇梅尔波美尼亚249
    13远离索拉利
    14死星
    15苔藓
    第六篇阿尔法309
    16诸世界中心
    17新地球
    18音乐节
    第七篇地球373
    19放射性?
    20邻近的世界
    21寻找结束

    序言

    1941年8月1日,我还是个二十一岁的小伙子,正在哥伦比亚大学化学研究所准备攻读博士,同时已经正式当了三年的科幻作家。那天,我赶着去见《惊奇故事》的主编约翰·坎贝尔,当时该刊已经登过我的五篇小说。我急着见他,是因为我有了一个崭新的科幻点子。
    这个点子,是撰写一部发生于未来的历史小说,描述银河帝国衰落的始末。想必我的兴奋有感染力,因为坎柏很快变得和我一样兴奋。他告诉我,别把这个题材写成短篇,应该写成系列故事,把第一银河帝国衰亡和第二银河帝国兴起之间的一千年动荡期,作一个概括性的完整叙述。坎柏还和我共同发明出“心理史学”这门虚构的科学,作为这段黑暗时期唯一的明灯。
    这个系列的第一个故事,发表于《惊奇故事》1942年5月号,第二个故事则于次月刊出,立刻变得很受欢迎。于是在坎柏的监督鼓励之下,我在1940年代总共为这个系列写了八个故事。而且故事愈写愈长,第一篇只有一万二千(英文)字,倒数第三篇以及最后一篇则各有五万字。
    到了1950年代,我对这个系列逐渐厌倦,于是将它搁下来,开始创作其他的题材。然而,就在那个时候,许多出版社不约而同开始出版精装本的科幻小说。其中,一家小型且业余色彩颇浓的“格言出版社”(Gnome Press)以三本书的方式,出版了上述的基地系列,分别是《基地》(1951年)、《基地与帝国》(1952年)以及《第二基地》(1953年)。后来,这三本书便合称为“基地三部曲”。
    这套书并未卖得太好,因为格言出版社欠缺宣传和行销的资金,所以我从未拿到任何版税或对账单。
    后来,由于我和“双日出版社”合作愉快,1961年初,双日的编辑提摩太·谢德斯告诉我,国外有一家出版社,找他们接洽基地系列的翻译授权。但是这套书并不属于双日出版社所有,所以他将那封信转给我。我耸了耸肩,答道:“我没兴趣,这套书从没为我赚过任何版税。”
    谢德斯吓坏了,马上着手向(当时已经奄奄一息的)格言出版社购买这套书的版权。同年八月份,基地三部曲(加上《我,机器人》)就变成了双日出版社的财产。
    从那时候开始,基地系列才终于扬眉吐气,为我带来愈来愈多的版税。双日出版社将这套三部曲合订成一大册,透过“科幻书俱乐部’’这个管道销售。这样一来,基地系列很快就变得家喻户晓。
    1966年,一年一度的“世界科幻大会”于克利夫兰举行。会中,科幻迷要投票选出“历年最佳系列小说”,当作雨果奖的奖项之一。那是雨果奖有史以来第一次(也是至今最后一次)包含这样一个奖项。最后,基地三部曲赢得这项殊荣,使它的知名度更加锦上添花。
    过去许多年来,有愈来愈多的书迷要求我续写这个系列,但是我都婉拒了。话说回来,我仍然十分高兴知道,那些比基地系列年龄还小的读者,竟然也会迷上这套书。
    然而,面对这些声浪,双日出版社的态度远比我严肃得多。虽然有整整二十年的时间,双日一直尊重我的意愿,可是随着干呼万唤与日俱增,他们终于丧失了耐心。1981年,双日直截了当告诉我,无论如何要再写出一部基地小说。为了让这个要求更具吸引力,合约上所注明的预付金,十倍于我通常的价码。
    我提心吊胆地答应下来。当时,距离我完成上一个基地故事,已经过了三十二个年头。而我这次奉命要写十四万字,两倍于三部曲的任何一部——即使其中最长的单篇故事,字数也只有这本书的三分之一。于是,我重读了一遍基地三部曲,深深吸了一口气,便一头钻进这个写作计划里。
    1982年10月,基地系列的第四本书《基地边缘》终于出版,随即发生一件非常奇怪的事,它立刻登上《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事实上,这本书在该排行榜停留了二十五周,令我万分惊讶。在此之前,这种事从未发生在我身上。

    文摘

    版权页:



    “但宝绮思就是盖娅。”
    “我知道,詹诺夫,这就是事情变得复杂的原因。只要我把宝绮思当普通人,一切都没问题,但我若是把她想成盖娅,问题马上就来了。”
    “可是你并没有给盖娅任何机会,葛兰。听着,老弟,我要向你坦白一件事。宝绮思和我亲热的时候,有时会让我分享她的心灵,时间顶多一分钟,不能再久了,因为她说我的年纪太大,已经无法适应——喔,别咧嘴,葛兰,你同样早就超龄了。如果一个孤立体,譬如你或我,和盖娅融合的时间超过一两分钟,就有可能导致脑部的损伤;如果长达五到十分钟,则会造成无法复原的伤害。我希望你有机会体验一下,葛兰。”
    “体验什么?无法复原的脑部伤害?不,谢了。”
    “葛兰,你故意曲解我的话,我指的是短暂的结合。你不晓得自己错过了什么,那简直无法形容,宝绮思说那是一种愉悦的快感。就像你快要渴死的时候,终于喝到一点水的那种感觉,我甚至不知道该怎样向你描述。想想看,你能分享十亿人所有的喜乐。那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快感,否则你很快就会麻木。它不断在颤动,在闪烁,具有一种奇特的脉动节奏,紧紧抓住你不放。它比你单独所能体验的快乐更多——不,不是更多,而是更美好。当她关上心扉的时候,我几乎要哭出来……”
    崔维兹摇了摇头。“你的口才实在惊人,好朋友,但你很像是在形容‘假脑内啡’的毒瘾,或是其他迷幻药的瘾头。你可以从它们那里得到短暂的快感,代价却是长久活在痛苦的深渊。我可不愿意!我绝不要出卖我的独立性,以换取某种短暂的快感。”
    “我还是拥有我的独立性啊,葛兰。”
    “如果继续耽溺下去,你还能坚持多久,詹诺夫?你对剂量的要求会愈来愈高,直到大脑损坏为止。詹诺夫,你不能让宝绮思对你这样做——也许我该跟她谈谈。”
    “不!别去!你自己也知道,你说话不够婉转,我不愿让她受到伤害。我向你保证,在这方面她对我的保护超乎你的想象,她比我更担心脑部受损的危险,这点你大可放心。”
    “好吧,那么我跟你说就好了。詹诺夫,千万别再这样做。在你五十二年的生命中,你的大脑一向承受惯有的快乐和喜悦,别再染上新奇的不良嗜好,否则你一定得付出代价。即使不是近在眼前,最后还是逃不掉的。”
    “好吧,葛兰。”裴洛拉特一面低声回答,一面低头望着自己的鞋尖。然后他又说:“也许你可以这么想,假如你是个单细胞生物……”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詹诺夫。算了吧,宝绮思和我已经谈论过这个类比。”
    “我知道,可是值得再想一想。让我们假设一群单细胞生物,它们拥有人类般的意识,以及思考判断的能力,再假设它们遇到难得的机会,可以组成一个多细胞生物。这些单细胞会不会惋惜丧失了独立性,会不会因为将被迫组成单一生物体而感到厌恶?它们这样做有没有错?单细胞能够想象人脑的威力吗?”
    崔维兹猛力摇了摇头。 “不对,詹诺夫,这是个错误类比。单细胞生物并没有意识和思考能力——即使有,也极其微小,根本可以忽略。对这种生物而言,组合之后虽然会失去独立性,其实等于毫无损失。然而,人类却有意识,也的确具有思考能力,人类将丧失的是真正的意识和独立的心智,所以你的类比并不成立。”
    两人好一会儿不再说话,这种沉默几乎令人窒息。最后裴洛拉特决定改变话题,于是说:“你为什么盯着显像屏幕?”
    “习惯成自然。”崔维兹带着苦笑答道, “电脑告诉我,并未发现盖娅的太空船跟踪我们,也没有赛协尔的舰队等在前面,但我仍然不安地盯着屏幕。唯有我自己的眼睛看不见任何船舰,我才能真正放心,虽说电脑感测器比我的肉眼更敏锐、更有力数百倍。此外,电脑能够非常灵敏地侦测出太空的许多性质,那些都是我自己的感官无论如何察觉不到的——虽然这些我都明白,我却仍盯着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