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等等灵魂[平装]
  • 共4个商家     21.40元~22.50
  • 作者:李佩甫(作者)
  • 出版社:广东省出版集团,花城出版社;第1版(2007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604886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著名作家李佩甫继《羊的门》、《城的灯》后《等等灵魂》,潜心打造的中国商界病相报告!
      从官场到商场的成功转型!一部云谲诡的第一商业帝国,兴衰史,揭示了中国商场运作的秘密法则!
      印第安人说:别走得太快,等一等灵魂。
      灵魂是怎样走失的,谁能破解权力迷阵!

    媒体推荐

    著名批评家谢有顺强力推荐——
      李佩甫的小说主题词是权力,而比权力更广大的是人心。他的写作,习惯从中原文化的腹地出发,以都市和乡村、历史与现实互证的方式,书写出当代中国大地上那些破败的人生和残存的信念。他对人心荒凉之后的权力迷信所带来的苦难,有着尖锐、清醒的认识,正如他精微、冷峻的笔法,总是在追问生命丰富的情状如何才能更加健旺地生长。《等等灵魂》中的商场,依然活跃着权力的面影,尤其是日益膨胀的欲望对人的磨碾,读起来令人触目惊心。李佩甫在这部小说中,以简单写复杂,以黑暗照见光,以欲望的轻为灵魂的重作证,进而告诉我们,一种绝望从哪里诞生,一种希望也要从哪里准备出来。这种叙事细密、命运悲怆并对世界怀着理想的作品,在当代其实并不多见。

    中国商界病相报告
      文/黄孝阳

      李佩甫对中国、中国人有着非常深刻的理解,尤其是在塑造一系列从底层往上爬的天才与野心家们,其笔下是开着莲花的。纵观其写作,能在其文本中看到一条吐出金子光芒的河。汹涌奔腾的河水中,一尾尾最贴近“当下”的词语来回游动。它们从乡村游入城市,从《羊的门》游到今天这部《等等灵魂》。
      这是一部装在畅销套子里的对人的现代性提出质疑的商战小说,有着一排排光怪陆离的牙齿。任秋风是小说的主人公。这位不世出的商业奇才从“零”开始,打造出一个企业帝国,又在登上最巅峰时,因为权力与资本的吊诡,众叛亲离,跌入万丈深渊。中国“商场”的幽微处以及种种秘密法则,在作者精确宽广的目光下得到展现。中国的商人们可以在这洋洋三十余万字中看到一个个熟悉的身影。
      人心复杂,与城市一样,是一个砖石钢铁的牢城,是一个充斥着墙体的迷宫。我们被幽闭或者说自我幽闭在其中。在无力直面罪恶和悲惨,或是回到内心仰观神圣的时候,疲惫苍老的都市人该怎么办?作者以其锐利之眼瞥见某种城市所无法摧毁的东西。这种东西不能说是人类固有的一种美德,但可能是一株树,一株充满盎然生机的树。它植根于我们的过去,仰望着我们的未来。当上官在贵州山区,面对着那一大堆粘在一起的蜻蜓以及滚滚山谷,发出那一声清脆的喊叫,这棵树出现了。读者来到树上。
      这本书,是李佩甫小说中“变”的主题的延续,也是文学传统在中国这片大地上的一次回归。作者的叙述手法在当下的中国作家群里几乎是独一无二的。他用一种最质朴的语言来陈述事物本身,像一个娴熟的骑手驾驭着汉字。马以它自己的步态奔跑,小跑或疾驰,在纵向的历史与横向的现实之间,在变化的时代与不变的人心之间。句子与句子在马蹄下铸成时间之链,一环扣着一环,缓缓抽动,呈现出一种庄严的接近于客观真实的必然。冰凉的现实生活因为这种抽动,在文本的背后获得一种超现实性的弹性。作者在展示各色人物生存状态的同时,清晰地揭示出深藏在表象之下的生活实质,那被日常生活遮蔽的真相。从某种意义上说,李佩甫的作品和我们这个时代的关系,有点近似狄更斯、巴尔扎克、托尔斯泰与他们那个时代的关系。我们的灵魂因为这种不同凡响的笔触,在暗夜里轻轻跳出肉体这个袋子,在书的右上角写下一行眉批:
      商人要迁上山顶,请了工人搬行李。走到某处,工人停下不动。商人大怒,无法叫他们继续,也猜不透为何会停下。数小时后,工人再启程。最后领班解释原因:工人说他们走得太快,把灵魂也丢掉了。

    借金钱的壳,说灵魂的事
    文/钟洁玲

      二十年磨一剑

      著名作家李佩甫说,《等等灵魂》写了三年,准备期却长达二十年。在近二十年时间里,他先后研究了上百个商海案例,见识了形形色色的人物。

      在《等等灵魂》里,任秋风打造的“第一商业帝国”,让人想起90年代名噪大江南北的两个企业:一个是发端于郑州,遍布于全国的亚细亚商场;一个是由史玉柱创建,被“巨人大厦”拖垮了的巨人集团。这两家企业,像流星一样,划过90年代的夜空,缤纷耀眼,转瞬归于沉寂。

      潜心打造“第一帝国”

      李佩甫讲故事的天份,在这部小说里展露无遗。从任秋风情场失意,力挽狂澜抢救一个濒死的国有企业,到吸纳人才,招募“商学院三枝花”, 用天才般的创意制造一个又一个亮点,与竞争对手迂回曲折争夺市场,为已经成为中国第一品牌的“金色阳光”发起“圈钱运动”,组建第一个股份制公司,展开规模扩张,修建一座象征“金色阳光”巍巍大业的摩天大厦,然后,摩天大厦成了“摩天大坑”,因为给它“输血”过度,企业资金链断裂,引发各种矛盾,导致“第一帝国”的全面崩溃。

      波澜跌宕,峰回路转,“金色阳光”从兴至衰,暴露了中国企业畸形的发展环境以及中国企业的综合病相。无形资产1亿,“圈钱”3亿,增值50亿……全书贯穿着金钱叮叮当当稀里哗啦的声响。如果你以为李佩甫是试图为中国企业寻找出路,那就错了!从故事层面看,李佩甫的确是从官场转到商场,但他着力探究的,还是人的精神。不断膨胀的金钱不过是表象,李佩甫其实是借金钱的壳,说灵魂的事。

      借壳说灵魂

      在李佩甫笔下,有一股异乎寻常的力,把任秋风的事业慢慢地推到一条岔道上。

      任风秋是个顶天立地的人物,每当人生面临重大转折的时候,他就到黄河“烫血”——举意决心。他办公室里摆着一个一人多高的地球仪,这是他胸怀和野心的见证,他每天对着地球仪默念着:“美利坚合众国,该从哪里登陆呢?”当他成为3亿资产的主帅时,忽然有种“君临天下的感觉”。他站在商场最顶端,居高临下,享受着“指挥一切,调动一切”的快乐,“‘金色阳光’已经成了一个有机的整体,成了一架高速运转的、吞吐着货物和金钱的机器。就像是一条战舰,一条高效率的、绝决听指挥的战舰。而他,就是这艘战舰的大脑。他下达的每一道指令,都会迅速地传达到每一个神经末梢”。他喜欢站成一个“大”字,“乍一看,象神一样”,于是,“金色阳光”一边壮大,一边开始了“造神”运动:每天早晨,国旗与企业旗一同升起;上下班全体员工都要高呼:“金色阳光,蒸蒸日上”;他说一句话,就可以改变一个员工的工作环境乃至命运。渐渐地,他“一呼百应,一掷千金,每到一处都是前呼后拥……在他眼里,钱成了纸。纵是一张白纸,只要签上任秋风三个字,那就是钱。钱把他整个包围了!”他要解放全世界,为谁?果真为了“世界”吗?

      命门在哪里

      权力欲就像病菌一样,一点点萌生、高速繁殖、恶性膨胀,最终主宰了人。这种时候,一切忠言都成为逆耳之音!人才流失,任秋风甚至说:“这也不是坏事,龙多不下雨呢。”他的视野出现大片盲区。面对媒体,他一出口就豪气万丈:要建一座总部大楼,多高?世界第一!他吐口唾沫,就会变成钉子!就这样,他率领着一个庞大的企业军团遭遇了滑铁卢。

      原来,最大的敌人来自我们内心。权欲难填,这才是真正的“摩天大坑”!

      一个本意要走向伟大和崇高的人,就这样迷失了方向,丢失了灵魂。李佩甫深谙权力场的运作规则,着力刻画权力对人的腐蚀力,用权力欲剖析人的精神内核,无论官场、商场,命门在此!这是一个偶然的悲剧,还是我们共同的宿命?

      小说的结尾意味深长:“摩天大坑”是任秋风的滑铁卢,却成了别人的聚宝盘!从地基下面的暗河里,别人开发出一种矿泉水,从此财源滚滚,那水就叫“东方神水”。

      一死一生,全在一念之间。

    作者简介

      李佩甫,河南许昌人,现为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国家一级作家,河南省文联副主席。主要作品有《羊的门》、《城的灯》、《李氏家族》、《城市白皮书》、《金屋》、《李佩甫文集》四卷等,曾先后获全国“庄重文文学奖”、“飞天奖”、“华表奖”、“五个一工程奖”、“人民文学优秀长篇奖”、《小说选刊》优秀作品奖、《小说月报》优秀小说奖、《中篇小说选刊》优秀中篇奖、《中华文学选刊》“首届文学奖”等,部分作品被翻译到美国、日本、韩国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