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职业规划局[平装]
  • 共1个商家     16.20元~16.20
  • 作者:冯源(作者)
  • 出版社:长江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3年1月10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546241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职业规划局》编辑推荐:冯源的小说独特而另类,他的创作风格在整个国内文学市场中都很难找到相类的。他称自己为中国的“邪典作家”。《职业规划局》作为他“邪典”之作的首部长篇代表,如果你想在小说里找到那些循规蹈矩、约定俗成的内容,那劝你及早放弃吧,不按常理出牌才是他这部作品的主调。重口味的情节、剑走偏锋的写作手法、荒诞离奇的设定、字里行间的黑色幽默,却映射出他对社会、对人性的深度挖掘与独到见解。他更在《职业规划局》里提出了“地球中心论”——在这部小说中宇宙是地球的延伸,是地球的投射;还探讨了时间与人是否真实存在,抑或是种虚幻的假想之间的哲学思辨。你爱他的故事,它调动感官酣畅淋漓;你也恨他的故事,它让你心底的黑暗如此血淋淋。

    作者简介

    冯源,上海最世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签约作者,第二届“珍视明?文学之新”新人选拔赛全国15强选手。作为最世文化旗下最敢于挑战尺度的作者,他擅长用突破世俗戒尺的大胆和先锋呈现疯狂而极致的世界,令人享受作品带来的窒息震颤的阅读快感。笛安视他为天才,称其作品具有“天才般的语感”。2012年1月出版首部作品集《八音盒》。

    目录

    00新闻与广告时间
    01竞选前夜
    02大迪克酒吧的会面
    03候选者出场P
    04第一场比赛
    05军人谷粒的述职报告——《背鬼》
    06三源桎梏先生的述职报告——《刀客甲》
    07第二场比赛
    08戒女泰姆的述职报告——《方舟》
    09导演钱归泽的述职报告——《投射》
    10第三场比赛
    11白沼的述职报告——《幕后白手》
    12决赛
    13我的自白
    14李莎的自白
    15现实世界的结局
    番外鱼缸
    后记直到这世界终结

    后记

    直到这世界终结
    请先遗忘我,不要揣测我,你所看到的都是投射,就当我从没活过。
    写作像是一场与自己的游戏,与另一个自己的邂逅。在那里,我们都是影像;在那里,我可以成为你;在那里,我可以见到你;在那里,处处都是黑天鹅骨架的影子,骨架缝隙透过来的是橘黄的阳光。
    有些人可以通过梦来引起身体的功能性反应,比如性高潮,或者与之有些相似的另一功能性反应——哭泣,哭泣即是痛苦的极端反应,对很多人来说是发泄的最好渠道,我们可以这样称呼它,痛苦的高潮。
    我试图走出自己的世界,但是正如我每次都会被某人放入摇篮里,旁边是舒缓的乐曲和五颜六色的玩具,风铃必不可少。我躺在里面等待某人的信息,最终被宣告天折。我不知道死过多少次,如你那颗千疮百孔的心,那是你的执念和我不可挽回的决绝。
    我已经很少做梦,我早就是一具行尸走肉,机械和麻木是我最好的属性值,我必须承认我有时冷若坚冰、残酷,那个我是我想去摆脱的,也正如我已经扼杀掉那个温柔如水的你,是我让你变得歇斯底里。你说,我的世界终究是个BUG,你觉得这个世界恶心至极,可我们还是羞耻地呼吸着,即便这呼吸是被动的不受控制的,你也要为此感到羞愧。你用利刃在自己的胳膊上刻下北斗七星,那一个个小疤痕像是你一路走来的泥泞小道,而你说那看上去也像荷塘里摇曳的荷叶,一朵一朵,可我们不是睡莲。
    这更像是一场自我人格的对话,无论我说的是我还是你们,在我们自身体内的投射世界里,还有另一个人更想探出脑袋吸口新鲜空气,你看,这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我们填一张履历表,贴好照片,能微笑则微笑,写明兴趣与爱好,写丰功和伟绩,写简洁个性的自我介绍,这一切像是早早写好的墓志铭,我们每个人都背着另一面活着,它们在我们的背上来回潜行,它们把我们的脊背当作滑梯,它们等待啃噬我们,直到有一天你照着镜子说,我怎么就成了这样?
    我在我的世界里自得其乐,你在你的世界里抑郁躁动,可我们都改变不了对方,也改变不了所唾弃的世界。我们一叶障目,我们说世界啊世界,你是个什么东西,如你们所知,这世界是个婊子,欲露还羞。
    你唾弃我的世界,我接受,因为我知道我没资格也不知从何去唾弃你的世界。正如你说把爱啊酿成汁液,搞湿才是目的。我笑而不语,这是我最常见的表情,没有横肉跳跃,没有眉头皱眉,对此你变得粗暴。
    我看我们得捏造点什么,我们得抽签决定些什么,我们得毛遂自荐点什么,我们要暗度陈仓点什么,我们要夸大点什么;我们就是不能诚实点什么,更不能去掀起皇帝身上的那一点什么。我们都没有那个孩童诚实,我们都爱这个世界,因为我们不敢面对死亡。
    太阳与月亮不辞辛劳一轮又一轮升起,戈多都累了,孤独都乏味了,不要提孤独这个字眼,仿佛一提这两个字就会变得比世界上任何欢乐的事情都要欢乐。你听,这两个字分明如此嚣张,像人人手中挥舞的一面旗帜,鲜艳又激进,明亮又温暖。
    说好的世界末日不来了,爽约了,这个假惺惺的婊子又扭着大屁股踩着拖鞋上路了,你说它是老爷车也好,说它是蒸汽火车头也好,说它是磁悬浮高科技作弊器也好,终有一天,我们的是是非非、恩恩怨怨都会如约上演。有些人还能傲气十足地非要争个你死我活;有些人非得问个青红皂白;有些人立场坚定脑瓜不开窍;有些人还是睁眼瞎犹如戴着美瞳。不论怎样,请让我钦佩你们。
    如果有一天我能见证这世界的终结,能见证自己的毁灭,我一定不会用PS来处理它,我不会把废墟修补成摩天大楼。我的能力范围内所能做的仅仅是,在废墟的瓦楞间、在废墟的角落里描绘一朵花,让那个可能重生的另一个我看到这朵花,回忆我自己,缅怀我自己,在这仅是灰色的废墟里,铭记那一抹青红。
    但,请遗忘我。

    文摘

    版权页:



    这座城永远都沉浸在黑暗之中,与之相对便有另一座城永远沐浴在阳光下。他们在明处,我们在暗处。如果你懂素描,一定知道黑白灰了,在两城之间还有一座城,便是灰城,有信仰的人们称之为暗光城,它中立于光明与黑暗之间,游刃于希望和绝望的夹缝。在那里,人们在东边等待日出,在西边欢送日落,遵守着神定制好的规律和刻度,精确地活着,不容放纵。
    然而,接下来我要告诉你们的事让我深怀歉意,虽不过似宇宙一隅般渺小,但却预兆着我们为什么会如此活着,哪怕沧海一粟都有其不容小觑的价值。如你们所知,我苟活于暗城,私下里我们都叫它黑城,与神的光明有一段无法跨越的距离。这是我们的命数所在,注定被禁锢于黑暗万年。
    伴随黑暗而生的是阴湿与污秽。蟑螂横行的垃圾桶,像计时器一样精准的漏水管道,穿着破烂不堪、行踪诡异的人群。路面上到处都是积水,这是天然的镜子,反射着像矛一般投射而来的光。有时你会看到几个女人在积水处驻足停留,低头俯视,斟酌自己的妆容是否影响职业形象,这可是事关饭碗的大事。所有的地方都依靠人工照明才能获得光亮,太阳永远隔绝在城外,这里就像巨大的监狱,从我站的这个角度看去就是这样。桌上的节能灯像是天幕上镶嵌的星星,一闪一闪,电压不稳当然就会这样。每当这时我就会习惯性地看窗外行色匆匆的人群,这群挣扎在边缘的人都从事着见不得光的职业,注定了他们生于黑暗,死于黑暗。
    他们漫无目的,他们面目阴郁,他们无所事事。在他们中间,如果足够幸运你会看到有人影极快地闪烁其间,那人影像一架飞机,像一只鸟,在你眨眼不等睫毛交头接耳的那一瞬间他就已经无迹可寻。作为一个初来乍到的新人你可能不明白那是什么莫名的生物,你会惊叹你会惶恐,可当你在这里待久了,倍受黑暗的恩泽,那么你就知道那是怎么回事了。你要装作一切都没看到,就像你身处这巨大的黑暗里,两眼一墨黑。
    但是,如你们所预料到的,凡事总会有例外。
    深呼吸,喘口气,聆听闹钟的韵律,黑暗的脉搏。
    “嘀嗒,嘀嗒,叮——”
    “插一则”广告公司打来电话的时候,我正忙于整理手中的新闻稿,看到来电显示便紧皱眉头。这个名字最近频繁地霸占着我的手机屏幕,我克制自己想捏碎它的冲动,清了清嗓子,理了理头绪,泰然自若地把玩着手机,旋转了一圈又一圈,我知道那该来的终究要来。
    “咱们之前谈好的广告该登了,你可是答应过我的。”像子弹一样的话音麻利地射进我的耳孔。
    “嗯。”我把胳膊肘撑在办公桌上。
    “必须要启用大明星,这年头没明星还算广告吗?”
    “还是关于墓地那一则?”
    “对,对,对!”
    “小版面?”
    “行,行,行!”
    “你想用谁?体育界的还是影视界的,文化界的也凑合,议会政客那边我也可以帮你找到有头又有脸的大人物,随你喜好,任你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