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太阳系历险记[平装]
  • 共5个商家     5.40元~14.80
  • 作者:儒尔·凡尔纳(Verne.J.)(作者),惊蛰(译者),陈祚敏(译者)
  • 出版社:译林出版社;第1版(2008年7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4706544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太阳系历险记》作者用大量篇幅深入浅出地介绍了彗星、木星、土星等天体的特征和许多有趣的天文知识,歌颂了人们在科学上孜孜不倦的探索精神和临危不惧,患难与共的高尚情操,同时也鞭笞了个别人的自私行为。

    作者简介

    作者:(法国)儒尔·凡尔纳 (Verne.J.) 译者:惊蛰 陈祚敏

    儒尔·凡尔纳(1828—1905),法国科幻小说家。他最初学法律,1863年出版了他的第一部小说《气球上的五星期》,获得巨大成功,从此一发不可收。他一生共出版了六十六部长篇小说,其中包括代表作:三部曲《格兰特船长的儿女》、《海底两万里》和《神秘岛》。他的小说可分两大类:一类在未知的世界中漫游,另一类在已知的世界中漫游。他的作品景色壮观、情节惊险、构思巧妙、引人入胜。他被公认为现代科幻小说之父。

    目录

    第一部
    第一章 情场风波
    第二章 上尉塞尔瓦达克和他的勤务兵
    第三章 意外的事件
    第四章 无穷的惊讶和疑问
    第五章 不可思议的奇怪现象
    第六章 在新的天地探索
    第七章 在孤岛上
    第八章 与金星相撞?
    第九章 不期而遇
    第十章 寻找阿尔及利亚遗迹
    第十一章 发现路易九世陵墓
    第十二章 绝处逢生
    第十三章 两位英国军官
    第十四章 一场激烈的争论
    第十五章 皮套内的秘密
    第十六章 欧洲也已荡然无存
    第十七章 尼娜和她的羔羊
    第十八章 犹太人伊萨克
    第十九章 塞尔瓦达克当选为加利亚总督
    第二十章 准备过冬
    第二十一章 乔迁新居
    第二十二章 在火山口漫步
    第二十三章 一只信鸽
    第二十四章 弗芒特拉岛之行

    第二部
    第二十五章 罗塞特为人
    第二十六章 揭开加利亚之谜
    第二十七章 彗星
    第二十八章 归去有望
    第二十九章 一场严峻的考试
    第三十章 冰面上的奇迹
    第三十一章 借秤
    第三十二章 一颗金质的彗星
    第三十三章 捕获彗星的能手——木星
    第三十四章 利欲熏心的伊萨克
    第三十五章 奇特的土星
    第三十六章 庆贺新年
    第三十七章 火山熄灭之后
    第三十八章 百无聊赖的穴居生活
    第三十九章 罗塞特的苦恼
    第四十章 休达之行
    第四十一章 加利亚一分为二
    第四十二章 登上吊篮
    第四十三章 返回地球
    第四十四章 尾声

    序言

    当儒尔·凡尔纳先生开始写这一套《不平凡的旅行》丛书的时候,他是想通过小说的形式使读者对世界各地有一个了解。他的《气球上的五星期》,《三位俄国人和三位英国人的历险记》介绍了非洲,《米歇尔·斯特罗果夫》介绍了中亚细亚,《格兰特船长的儿女》介绍了南美洲和澳洲,《哈特拉斯船长》介绍了北极地区,《裘皮之乡》介绍了北美洲,《海底两万里》介绍了地球上的各个大洋,《八十天环游地球》介绍了新旧大陆,等等。此外,《环游月球》则介绍了天空的一角。到目前为止,儒尔·凡尔纳先生通过他所虚构的人物,已经使读者对宇宙的上述部分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儒尔·凡尔纳先生还在《神秘岛》、《总理大臣》、《牛博士》、《地心游记》、《漂浮的城市》等书中,以艺术的形式再现了现代科学在各方面所取得的成果。
    儒尔·凡尔纳先生今天这本《太阳系历险记》,是这套丛书的继续。他这一次大大超越了月球的活动区域,带着读者穿过几个大行星的轨道到达木星以外的空间。因此,这是一本涉及天文学的小说。作者在书中把极端丰富的想象力同科学性结合在一起,同时又不使科学性遭到任何损害。这个故事说的是一个假定的事实及其万一实现的话可能会产生的后果。这部小说将使凡尔纳先生在《教育之家》——他的大部分著作都是在这家杂志发表的——问世的一系列有关天外的游记更趋完备。他在这项工作中获得了极大的成功,每本书的头几章一发表,经我们许可的各地翻译家们便马上行动起来了。
    刚刚出版的《黑色的印度》旨在使我们对于神秘的煤炭开采有一个初步的了解。另一部正在排印的小说——《十五岁的小船长》——则要把我们带到地球上最新发现、趣味无穷的地方去。
    我们可以在这里说,在我们的漫长编辑生涯中,还从来没有见过像凡尔纳先生这样,每出一本书便取得如此广泛的成功。他的书妇孺皆知,无人不读。他不但闻名法国,而且闻名世界。到处都获得同样的成功,到处都受到男女老少的欢迎。
    俄国、英国、美国、德国、奥地利、意大利、西班牙、巴西、瑞典、荷兰、葡萄牙、希腊、克罗地亚、波希米亚、加拿大现在都正在一面翻译,一面出版他的全集。甚至波斯也翻译了他的一些著作。
    迄今为止,还没有一位法国作家能使自己的名字传播得这样远,在这么多的国家,以这么多不同的语言受到人们的欢迎和热爱。

    文摘

    第二十三章
    一只信鸽
    3月23日,太阳落山后三小时,月亮便从西方升起了。加利亚人可以看到,它现在已经是下弦。
    加利亚的这颗卫星已在四天之内从朔望转为下弦。因此,在加利亚可以看到它的时间只有一个星期左右,也就是说其朔望每月只有十五至十六天。太阳月已同太阳日一样减少了一半。
    三天之后,即3月26日,月亮同太阳全部叠合在一起而成为朔月,其全部身影一点也看不到了。
    “它会不会再出来呢?”本一佐夫问道。他因为首先发现这颗卫星,对它至为关心。
    确实,亲身经历了天地间的许多奇怪变化后,本一佐夫的阅历也加深了,他的看法有时也不是毫无用处的。
    3月26日,晴空万里,空气干燥,气温表已降到一12℃。
    加利亚现在距离太阳有多远?自海上发现的第二张纸条所标明的日期以来,它又走了多少路?“温暖之乡”的人谁也说不上来。太阳虽已明显变小,但人们已不再能根据其大小来进行推算,即使粗略的估计也不可能。遗憾的是,那位隐姓埋名的学者至今没有提供进一步的情况。塞尔瓦达克上尉对此更是感到特别惋惜。他一直认为,这位学者定是他的同胞。
    “这位天文学家,”他说,“可能还在用皮套和罐头盒给我们送消息,但可惜这些东西没有漂到古尔比岛和‘温暖之乡’来。现在大海已经结冰,今后更不可能收到这种信息了。”
    确实,大海早已全部封冻。结冰的时候,天气很好,水面上风平浪静,所以结冰之后冰面非常平整,简直同湖泊和滑冰俱乐部的冰场一样光滑、匀称,没有一点坑坑凹凹和高低不平的地方。极目四望,冰面光洁如镜、天衣无缝。
    这同在地球的两极通常看到的情况是多么地不同!那里的冰面上布满了巨大的冰山。这些冰山样子十分奇特,底部相当脆弱,但其高度却往往超过捕鲸船的桅杆。由于各部分重量不等,它们常常会失去平衡,从而导致冰板的破裂。实在说来,冰板也不过是许多大的冰块杂乱无章地互相凝结在一起而形成的。
    所以地球两极的海面绝不会长期保持固定不变的状态,只要一刮风,或气温下降,就能明显看出其变化。那种景象简直像是瞬息万变的万花筒。这里的情况就不同了,冰面不但平整而且凝结得十分牢固。同时,随着气温的进一步下降,冰层也在逐渐增厚。其硬度一直可维持到春暖花开、冰消雪融的时候,如果这一天会到来的话。
    俄国人虽然从小看惯了冰雪世界的北国风光,但面对着加利亚海的平展展的冰原,多少仍有些惊异之感。同时,一股满意的心情也油然而生,因为对他们来说,在这块光洁如镜的冰面上滑冰,现在正是千载难逢的极好时光。多布里纳号上有不少冰鞋,这时正可派上用场。所以有志者都纷纷走上了冰场。俄国人耐心给大家传授技术;天气虽然很冷,但没有一个人临场退却。过了不久,便全都能一显身手了。小尼娜和巴布罗演技最为出色,赢得了大家热烈的掌声。塞尔瓦达克上尉在体育运动方面本来就有天赋,所以很快就可同他的冰场老师铁马什夫伯爵相匹敌了。
    这种体育运动,对于这些终日住在山洞里的人来说,不但有利于身心健康,而且是一种很好的消遣。如果需要的话,还可以用它来代步。普罗科普二副就用这种办法,在古尔比岛和“温暖之乡”之间跑了不止一趟。他是一个杰出的滑冰能手,三十公里路程,两个小时也就到了。
    “这玩意儿真不亚于旧大陆的铁路。”塞尔瓦达克诙谐地说,“实在说来,固定在我们脚上的冰刀,就是两条活动的‘铁轨’。”
    气温稳步下降,现已降到-15℃至-16℃。不但气温下降,光线也变得越来越昏暗了,这情景很像是发生日偏食时的样子。物体看在眼内显得模模糊糊,景色相当凄凉。大家的思想也因而变得阴郁起来。这些人向来是在人类社会中生活惯了的,如今离开地球,怎么会不倍觉孤独和凄凉呢?他们怎么会忘记,地球现在距离他们已经是几千万公里,而且这个距离还在不断加大。从地球上分离出来的这个加利亚星球如今在广阔无垠的星际空间越走越远。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还能企望有朝一日重新见到地球吗?不但如此,甚至也没有任何迹象显示出加利亚不会离开目前的太阳系而进入更加遥远的太空,环绕别的太阳运行。
    当然,终日为这些事烦恼的只是塞尔瓦达克上尉、铁马什夫伯爵和普罗科普二副,其他人对他们内心的忧虑和未来的凶多吉少虽也略知一二,但哪里会想得那样多,考虑得那样深?他们只好听天由命,默默地忍受着这空前的事态发展。所以必须想方设法让他们的思想从这一方面转移开,比如让他们学点东西,做点工作,或者娱乐娱乐,而滑冰恰恰是打发这种单调时日的很好的消遣办法。
    不过,当我们讲,住在“温暖之乡”的人都在不同程度上参加了这一运动时,伊萨克·哈克哈卜特当然是不在其内的。
    伊萨克自从来到这里后,从未离开过他的货船。由于塞尔瓦达克严禁大家同他接触,谁也没有到汉沙号上去看看他。只有从船舱里冒出的袅袅青烟,说明他还一直呆在船上。这种取暖办法实在耗费可贵的燃料,但他宁愿这样做,而不愿到山洞里去同大家住在一起。因为他要是走了,谁来替他看管船上的货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