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世界文学名著典藏?全译本:八十天环游地球[精装]
  • 共3个商家     8.60元~12.80
  • 作者:儒勒·凡尔纳(JulesVerne)(作者),黄禄善(编者),陈璐(译者)
  • 出版社:长江文艺出版社;第1版(2008年7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543754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世界文学名著典藏?全译本:八十天环游地球》是凡尔纳一部引人入胜的小说,笔调生动活泼,富有幽默感。小说叙述了英国人福格先生因和朋友打赌,而在八十天克服重重困难完成环游地球一周的壮举。书中不仅详细描写了福格先生一行在途中的种种离奇经历和他们所遇到的千难万险,而且还在情节的展开中使人物的性格逐渐立体化。沉默寡言、机智、勇敢、充满人道精神的福格,活泼好动易冲动的仆人等等。作品发表后,引起了轰动,多次再版。1874年由作者本人改编成剧本后,同样受到广泛欢迎。

    作者简介

    作者:(法国)儒勒·凡尔纳 译者:陈璐 编者:黄禄善

    目录

    菲利斯?福克和路路通互认成主仆
    路路通确信自己终于找到了个理想的主人
    一场让菲利斯·福克破费巨资的谈话
    菲利斯·福克让仆人路路通惊得目瞪口呆
    新股票现身伦敦交易所
    侦探菲克斯的执法显得急不可耐
    作为管理手段的护照看来毫无用处
    路路通似乎话多了点
    红海和印度洋助菲利斯·福克依计行事
    幸运的路路通只丢了鞋子便得以逃脱
    菲利斯·福克花天价买了头坐骑
    菲利斯·福克和他的同伴们冒险穿越
    印第安丛林和随后发生的事
    路路通再次证明了幸运之神偏爱勇者
    菲利斯·福克行经整条美丽的恒河谷时,对其视而不见
    钱袋里又少了几千英镑
    菲克斯对听到的事情假装一无所知
    从新加坡去香港的途中发生的一大堆事情
    菲利斯·福克、路路通和菲克斯各行其是
    路路通太关心他的主人了,结果生出事端
    菲克斯和菲利斯·福克正面交锋
    “坦卡代尔号”的船长冒了相当大的风险,还差点失去了两百英镑的奖金
    路路通体会到了即使身在地球的另一面,兜里有些钱还是明智之举
    路路通的鼻子变得好长
    横渡太平洋
    旧金山集会日的依稀印象
    搭上了太平洋铁道公司的特快列车
    路路通在时速二十公里的车上听了一堂摩门教
    的历史课
    路路通没能说服人们听信他的想法
    传说只会在联合太平洋铁路上碰到的
    种种怪事
    菲利斯·福克只是尽其职责
    侦探菲克斯真心实意为菲利斯·福克着想
    菲利斯·福克同厄运展开了针锋相对的斗争
    菲利斯·福克展现出他的应变能力
    路路通逮到一个难得的机会说了句风凉话
    对主人的命令,路路通言听计从
    “福克股票”又在交易市场上大受追捧
    事实证明,菲利斯·福克的环球旅行没赚到
    一分钱,但他赢得了幸福

    文摘

    一八七二年,位于萨维尔?罗七号的柏林顿花园住着一位菲利斯?福克先生,一八一四年谢里登就是在这所房子里逝世的。尽管这位绅士好像刻意回避,不做任何可能会引人注意的事,可他仍是改良俱乐部最惹人瞩目但也确实是最出众的成员。
    继这位给英国带来荣耀的伟大剧作家之后,住进这栋房子的就是前面提到过的菲利斯·福克。这个谜一样的人物,人们只知道他是个十足的贵族,在英国的上流社会中就数他最英俊潇洒,除此以外,我们对他是一无所知。
    有人说他长得像拜伦:只是脑袋像,因为他的双脚无可挑剔——只不过,这是个留着胡子和颊髯的拜伦,一个凡事都漠不关心,好像活上一千年都不会老的拜伦。
    显然福克先生是个英国人,但可能不是伦敦人。股票交易所、银行或伦敦商业区内都没出现过他的身影,伦敦码头和港口也没有停泊过菲利斯·福克的船只。福克绅士也未曾在任何管理委员会上露过面。无论是在律师协会,还是在内殿和中殿法学协会、林肯院或是格林院都没有听过他的名字。他从来不打官司,没有进过大法官法庭、王室裁判庭,也没有进过财政部、教会法院。他不是工业家,不是企业家,既不从商,也不务农。他不是英国皇室学会会员,不是伦敦学会会员,不是手艺学会会员,不是拉塞尔社团会员,不是西方文学学会会员,不是法律社团会员,甚至都不是直接隶属于王权下的科学与艺术联合会会员。总而言之,在英国首都盛产的各类协会中,无论是口琴协会还是以消灭害虫为主旨而成立的昆虫协会,他一个都没有参加。
    菲利斯·福克是改良俱乐部的会员,仅此而已。
    或许有人会觉得惊讶,这样一位神秘的绅士居然能加入这个如此声名显赫的协会。原来,他是通过巴林兄弟的引荐才得以入会,福克先生在他们的银行里有个能无限透支的户头。由于他总是保留银行的账户,支票也总能立即兑现,因此有了一些“面子”。
    菲利斯·福克富有吗?那是毫无疑问的。但他是如何发迹的,这恐怕连消息最灵通的人也说不上来。想要找到答案,只能去问福克先生本人了。总之,他的作风既不奢侈,也不吝啬。无论何时,只要是慈善事业、公益事业或是做其他善事,他都会悄悄地捐钱,甚至不留姓名。
    总而言之,没有谁比他更难交流和相处的了。他沉默寡言、惜字如金,正因为如此,似乎显得更神秘莫测。然而,他的生活一成不变,每天总是做着同样的事,精确无误,这不免让人浮想联翩、心绪不宁,想要一探究竟。
    他旅行过吗?有这个可能,因为没人能像他那样精通世界地理。无论是多么偏远的地方,他似乎都了如指掌。有时候,俱乐部里流传着的关于迷路或失踪旅人的流言蜚语,他三言两语就能简单明了地澄清。他常会把最有可能的结果描述出来,就好像他有一双千里眼似的,而事实到最后也往往正如他所言。这个人大概是什么地方都去过,即使没有,至少也在想象中畅游过各地。
    但有一点是肯定的,福克先生这些年来都不曾离开过伦敦。那些有幸比一般人对福克先生多了解一点的人证实,除了在每天从家里到俱乐部两点一线的路上,谁都说不出曾在另外的地方看到过他。他仅有的消遣就是看报纸和打惠斯特牌。这种安静的游戏倒是完全适合他的天性,所以常常赢钱。不过,他赢来的钱从来不进自己的钱包,而是列入善款,成为捐赠基金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总之,必须提到的一点是,福克先生打牌纯粹只是为了消遣,而不是为了赢钱。惠斯特牌对他而言是一种挑战,是和困难做斗争;只不过,这无须运动,用不着来回奔波,不会疲乏,这简直太合他的胃口了。
    众所周知,菲利斯·福克无妻室无子女,这种情况发生在老实人的身上也是有可能的;可他也没有亲戚朋友,这就比较少见了。菲利斯·福克独自住在萨维尔·罗大街上的家里,没人去拜访过他,也没人知道里面的情况如何,只有一个仆人伺候他所有的饮食起居。他总是在同一时间到俱乐部吃午饭和晚饭,分秒不差,在固定的房间,坐固定的位置。他从不邀请同僚,也不和别人拼一张桌子。
    他从来不住俱乐部为会员安排的那些舒适房间,而总是在半夜十二点回家,直接上床睡觉。他一天二十四个小时,有十个小时在家度过,要么睡觉,要么为了准备外出梳洗打扮。如果要散步,也是一成不变的,在入口镶着细木地板的门厅处踱着方步,要不就是在回廊中走来走去。回廊的穹顶嵌着蓝光玻璃,用二十根红云斑岩做成的爱奥尼亚式的柱子支撑着。如果他要用餐,就会有人把俱乐部的厨房、备膳房、食品贮藏室、供应新鲜鱼肉和乳制品贮藏室里的美味佳肴送到他的餐桌上。俱乐部里同样也有仆人伺候他,他们神情庄重,身披礼服,脚蹬软底鞋,给他铺的是萨克森的桌布;用的是特制的陶瓷餐具;喝的是雪梨酒、波尔多葡萄酒或是掺和了香厥、桂皮和肉桂的红葡萄酒;酒杯是俱乐部的水晶杯,这些杯子的模子已经失传。这冰镇的酒温度适宜,清凉爽口,俱乐部的这些冰块都是花费巨资从北美五大湖买来的。
    要是生活在这样的条件下还算是个怪人,那不得不承认,这种怪法倒也不错!
    萨维尔·罗街上的房子,尽管算不上是富丽堂皇,可它的舒适度却是人尽皆知的。由于主人的生活习惯一成不变,要干的活儿一点儿也不麻烦。不过,菲利斯·福克要求他唯一的仆人要格外的准时,值得信赖。就在十月二日这天,菲利斯·福克辞退了詹姆斯·福斯特:这小伙子犯了个错,送来的剃须水是华氏八十四度,而不是规定的八十六度。福克先生此时正等着前来接替他的人,说是应该在十一点到十一点半之间到。
    菲利斯·福克正襟危坐在扶椅上,双脚并拢,像个受检阅的士兵一样,双手稳稳地放在膝盖上,昂首挺胸。他盯着挂钟上走着的指针:挂钟结构复杂,能显示年月日,时分秒。照福克先生平时的习惯,十一点半敲响时,他就应该离开家,前往改良俱乐部。
    就在福克先生等着的时候,晨间起居室响起了一阵敲门声。那个被解雇了的仆人詹姆斯·福斯特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