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等爱WAITINGBAR:一部都市女性结束单身的提速手册+职场智慧[平装]
  • 共1个商家     8.81元~8.81
  • 作者:梅莉(作者)
  • 出版社:中国画报出版社;第1版(2009年5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220495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插图:


    《等爱》:比她们漂亮的没她们聪明,比她们聪明的没她们漂亮,可偏偏剩下的就是她们。
    如果你是生活在都市中女子,独立、自强、内心又脆弱,如果你正闺阁幽怨、思嫁心切,那么这本书是写给你的
    都市女性情感职场史,看她们的情感、职场和生活
    一本结束单身的提速手册+职场智慧

    作者简介

    梅莉,1983年生,女。相信命运,喜爱研究紫微斗数。 愿将生命中大大小小的因果展现于小说中,随人评论。 永远做一个旁观者。 学过计算机、会计,没学过中文。在杂志社做过编辑,工作起起落落,朋友不多,但可以借贷。命运安排了一条离奇的道路,也许就是为了将文学之路打开。 很遗憾不认识繁体字、古文功底不好,像是与古老的文明切断了关联,时时盼着认祖归宗的那一天。

    目录

    Chapter 01 剩女似一种病
    Chapter 02 原罪是一种痛
    Chapter 03 是圈养的河马还是野生的
    Chapter 04 一场噩梦
    Chaptor 05 暗伤
    Chapter 06 躁动的心
    Chapter 07 不透风的墙
    Chapter 08 尘埃飞扬
    解开剩女之结

    后记

    解开剩女之结

    文/梅莉

    前几天和朋友聊婚姻还是不是“第二次投胎”的问题,我数了一下,就我自己而言,肯定不是了,直到《剩女》的出版,我短暂的生命已经历了三次。时代变迁了,“投胎”的机会相当的多。也许不把婚姻看做是第某次投胎的人几乎没有—— 一桩婚姻的好坏,确实影响着后半生的生活,这一点,是不分男女的。你不认同吗?那你的父母,过来人们会千方百计地让你认同,或是过个三年五载婚姻生活,自己也就认同了。
    那么只能按是否主动寻求达到某种标准的“婚姻投胎”来区分婚姻观念,看看周围的人,不可否认,主动者占多数,因为生活在社会底层、生活艰辛的人,需要鱼跃龙门的人,永远都占大多数。如在本小说《剩女》中提到的,从不在一家公司呆超过半年,若没发现合适的目标,立刻转战别处的前台小姐们,以及一心想攀上高枝,年过三十的行政人员李菁和她青春正艳的同事小王都是这类“主动派”。李菁的悲哀在于年老色衰后依然保持着梦幻般的择偶标准,就是她第一眼看到青年才俊庄明朗时过电般地飘进脑子里的那几个词:有钱、有地位、年轻、帅气。这不是她一个人的择偶标准,是所有女人的。小王就像年青时的李菁,她却又瞧不上李菁——李菁老矣,向男人进攻的姿势再是勇猛,也从骨子里透出无比的憨态来。可见,这一类人秉承着美妙青春可以换得男人提供丰厚未来的原理,她们跑马灯似地在短短的几年青春里费尽了心血:扮贤惠状,扮贵妇状,扮高知状,扮可爱状,扮时尚状。如今四处张牙舞爪的二奶小三,正是证明着这一理论的可靠性。网上有很多诉苦的贴子,开头多半都要申明自己其实长得不错,后面才是如何受到了男人的伤害。是否真的漂亮姑且不论,潜台词实是娶了一个漂亮的女人,男人就应该知足,没有理由去伤害她。又有一些杂志,把故事写得浪漫非凡,令人感动,一看真人照直吓落你的牙齿,故事的真实性立马遭到怀疑。几年前老杨的婚事也为无数男人拓宽了吃嫩草的想象范围。连我自己,也着实偏爱写美貌的人们。“主动派”的理论像是没错,可为什么就剩下了呢?

    不如反过来看看周围最早结婚的是哪些人吧——大致分为两种。
    其一是家庭环境不错,从上幼儿园到工作,甚至工作成绩都无需自己操心,大多数精力都用来谈情说爱,凡事都由父母安排了,一到择偶就起来革命的人。她们往往是真的喜爱一个人,大多数对现实生活的认知处于较低的水平,加上女人是情感动物,爱情之下过于冲动。她们物质条件好,别人主动找来的机会也多些,无论是高攀者,还是强强联合者。
    记得我刚工作了一年,旁边那家杂志社的会计到处给她的大龄朋友张罗结婚人选,说三十出头,有三房一厅,一个月挣三千多,这收入在当初的西部小城市来说还是不错的。我们办公室加上我有三个女孩子,另外两个是本地人,家里有房,一个是郊区的,一个是市内的。她先游说了市内的那位,不干,又游说郊区的,又不干,再来游说我这个外地人。她以为行动很秘密,实则年轻女孩子对这种事哪有不说的。我说不好意思,我才19岁,没到结婚年龄。是啊,我年纪轻轻的干嘛要找一个大龄小矮子?
    还是我倒霉,有一年生病住院,我旁边床的那人天天由她表弟送饭来吃,她边吃边劝他要好好学习,以后才有钱吃饭,才有钱养家。她表弟说不怕,以后找个有背景的女生结婚就行了,再加上自己父母的钱,日子不会难过。她表弟那年不过17岁,已这般参悟了人生。
    前几天新闻上说富豪组团相亲,脸蛋身材学历之外,大部分要求E罩杯。
    这便是被“主动派”们集体选择漏掉的一环,男人其实比女人更现实一些,天生多长了理智细胞,常有人时常盘算着找个什么样的女人才不吃亏。如今的上门女婿,已不再是丢人的代表。老女人李菁在失去工作,走向绝处,后又成为知名写手后也参悟了些意味出来,大部分男人都已养不起一个家庭,已是一个时代的特征。社会工资的标准早已不再是养一家人的,能把自己养下来就不错了。能为女人们实现“美满的婚姻投胎”的男人就那么一些,大家都伸手去抓,又有几人能够抓着。
    因此,美妙青春换男人提供的丰厚未来的想法又有些不切实际了。能回家闲着的女人,实在没有多少。
    可怕的是如今越来越多的女人要求自己必须得到“美满的婚姻投胎”,宁愿自己孤单着,被人歧视着,依然不改,就像进了一个恶性循环。也许这是时代变迁的一个必然结果吧,我猜想女人们会不会像当初走出家门一样,又走回家里去?以前一个同事说,一个人吃方便面没什么,两个人一起吃,就很心酸了。大家有没有看见,三十岁以后的单身女人不敢轻易辞职,大多数公司都防范着大龄未婚女和大龄已婚未育女的加入。女人因为生育时段受控,必须在年轻的时候从职场中撤下来一段时间,时代在飞,职场在跑,再回去时,自己的位置又在何方?职场中曾有句话是这样说的:这个女人不是死了,就是生孩子去了。
    有些人说剩女们就是过于现实,也许应该说现实过于残酷才对。
    《剩女》中的第一女主角施乐怡便是明白着这一切的,典型的自己干得好,才能嫁得好的想法。她深知离了庄明朗,她难再找到比他强的,为了实实地牵住他,她努力地工作,不惜使尽手段,占据行业地位,至少有一半的付出,是想让庄明朗明白,她是值得他娶的,并不为利益而来,也绝不会拖累于他。为了得到这段婚姻,着实费尽了苦心,处处力求完美,自己累得不行。又要哄着他,又要自己有尊严,矛盾之处,可见一斑。从本质上说施乐怡依然是一个“主动派”,她更聪明一些,不是把那个婚姻指标放在头上看着空想,眼睁睁地看着年华老去。她实实在在地恋爱着,也得到了庄明朗不少的关爱。可惜事情计划得再好,也有不能控制的一面,庄明朗对结婚之事不积极,对他来说同居已足矣。婚姻毕竟不是一对一的交易,到底是不能计划的。我虽不忍将他俩个写至绝裂,可这样两个事业成功的人物若要低头走到一起去,着实需要强大的外力推上一把。

    另一种结婚早的人是大家都觉得平时不起眼的那部分。越是相貌平平,家境一般,不显山不露水的人越是恋爱得早,不声不响地就同居起来,直到他们结婚你才发现,哦,原来他俩有一腿。这类人不是不上进,而是能够面对平凡,没有太多外在条件的约束,两人动了心便凑到一起去,苦也好,甜也罢,人家结了婚再说。她们对婚姻没有那么多的野心,成家成得很容易。日后的生活若是有了苦难,才慢慢体会出“婚姻投胎”的意味来。绝对是“被动派”。
    她们想的,就像庄明朗对小王说的,现在的女孩想嫁有钱人的心情我都还能理解。但有钱人也不是个个都天生就有的。也许找一个能干的,过几年就有了。
    当然,大多数自认为自己条件还可以的女人都不会冒这个险,谁知道谁的明天会怎样?总有人认为剩女的问题是选来选去没有选到好的,说你不要再挑了!其实现代剩女的问题是还没开始选就用排斥法把自己周围的人都排斥掉,能瞧上的人,自己偏偏又不认得。

    不能否认还有一批剩下的不是为了现实生活考虑,而是情感之路走错了。如施乐怡的好朋友王莉,与她的已婚老板欧阳有了婚外情,两人也有真感情,欧阳一度想与她结婚,可惜妻子的自杀与儿女的阻止令他不得不放弃王莉。王莉怀了他的孩子,跟许多小三一样,她要把孩子生下来。最后我让她在意外中死去了,很多人可能不太能接受这个事情,不过大家想一想,若是不死,后面的生活也快乐不到哪里去。一个未婚女性带着孩子,生活上,情感上的压力,以及对对方家庭的损害,对自己父母的伤害,都有着数不清的罪孽。
    很遗憾的,有部分剩女在青春逝去后都走了这条歧路,像是熬了这些年,若得不到一个结果,前面那十来年就等于零了。似乎等待一个人离婚,也是个盼头。我个人是不赞成这样的,这么多年都自己走过来了,哪怕再自己走下去呢。当小三都不怕了,还怕自己一个人吗?

    我写这部《剩女》就是想给大家提供一面镜子,看一看自己属于哪一类,虽不能所有类别全览,几个大类别还是都照顾了下。我并不能给出一个令大家圆满的解决办法,只是希望大家可以从中看出自己的问题所在,是空想派李菁,虚度了青春?还是实干派施乐怡,走漏了一棋?希望大家能够再现实一些,看到问题的本质,找到那个捣乱的妖怪,勇敢地将它除去。既然陷于这样一个无解的困境中,不如把事情想简单一些,生活千变万化,明天的事情让明天说了算吧,今天再坏也还有这么多姐妹们陪着。
    对婚姻没有过多额外的要求,也就没那么举步为艰了。
    就要过年了,又到了家里催婚的高峰期,上一代人不明白这一代的困境,要么解释一下,要么随便听听。

    文摘

    Chapter 01 剩女似一种病
    vol.1
    老员工李菁与人事部经理王莉的仇怨由来已久,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她们互相用温温的小火,时不时地烤对方一下,没有闹出什么出格的事来,直到他们一向和蔼可亲的老板欧阳请了帮他们谋划上市的金融高手庄明朗来当总经理,她们的矛盾突然就到了白热化的阶段。
    这天离总经理上任还差一天,李菁去王莉办公室申请做总经理的临时秘书。
    她坐在沙发上填表格,王莉在一边打量她。
    一会儿,王莉坐到她旁边悄悄说:“老李啊,你还是别填了,你体谅一下我的难处,庄总虽然说只要熟悉公司情况,可以抽一个月时间帮他熟悉环境的人就可以,可行情是这样的呀,秘书嘛,就是要年轻漂亮。”她讪笑着站起来,用手背拍拍李菁的肩说:“庄总是高层,但也是新来的,给人家弄个资格老的,他都不好喊动。”
    李菁听后怒火一下就上来了,全公司只有王莉敢嬉笑她为老李,她嗖一下站起来,可惜,竟找不出反驳的话来。见旁边站着几个年轻的女同事,李菁觉得面子特别挂不住。手上一用力,“啪”的一声,手中的塑料笔盖被捏破了,焰焰的怒火下她指着王莉的鼻子说:“这可都是你逼我的。”
    王莉只当她是放了个空炮,嬉笑着追到门口说:“老李呀,你真的要体谅一下。”
    不到一分钟,李菁便回到位置上登录了MSN,将个人签名改为:自做孽不可活!
    第一个跳上线来关心她的是坐在她旁边的行政部经理刘明德。他问她怎么了?李菁不回话。刘明德又说:“我可以帮你什么吗?”李菁还是不回话,直接转过脸去大声吼:“你别管闲事好不好?”然后她在MSN上写了一封长长的信给老板,写完,就兴高采烈了。也只有她这种老员工,才会有老板的MSN和私人电话。
    怒气全都没有了,她全身轻飘飘的,缓缓地关掉电脑,再缓缓地站起来,缓缓地提起包,缓缓地冲刘明德说了“拜拜”。转身时,右手流畅地一甩,扔了颗糖给刘明德。
    刘明德轻轻地念了句,乖乖。
    王莉明白李菁所说的“都是你逼我”的意思是在晚上,在外地出差的老板欧阳打来质问她的电话,问她怎么连报假账这种事都会让李菁知道了。欧阳数落了她半天,说是以后都不给她开这种小灶。
    王莉委屈地说:“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欧阳说了句“明天”,便挂了电话。
    明天?王莉猜度着欧阳的意思,他是不是突然记得明天是她的生日了?
    王莉趴在床上,看着墙上的钟,在一点点地走,一会儿就过了零点。她,28岁了。没有结婚,一个名副其实的剩女。
    她的好朋友施乐恰发来短信,祝她生日快乐,说是寄了礼物给她,只是她不能陪她过了,她明天要去北京工作。
    王莉回了条:庄明朗决定了不跟你结婚?
    施乐恰回了条:是啊,他刚才明确表示现在还没有结婚的打算,我只好全身心地奔赴我的职场生涯了。
    王莉叹了口气,骂了句“他妈的”。
    然后又发了条短信给施乐恰说:你还是别跟庄明朗提及我。
      vol.2
    庄明朗来上任这天公司正好体检,联系了一家医院上门服务.李菁与往年一样,一直捱到最后一个才上前去。她特别不喜欢体检,体检就得写真实年龄。从五年前起,她对外公布的年龄就一直停留在28岁。
    这天她选择在前台等,她要想办法给庄明朗留个印象。
    前台小妹是新来的,不懂事,一直催促她。
    李菁便指了指抽血那边,可怜兮兮地对她说:“我怕呢。”
    站在一旁等庄明朗的王莉高声说:“你这么大个子,还怕这个?”
    李菁语速极快地反驳:“我这都是假象。”
    王莉说:“怎么什么都是假象?说你眼光高,不找男朋友,你说是假象;说你挣钱多,你也说是假象;说你抱独身主义,你还说是假象。”
    李菁气得一手将体检表格揉起半张,所有人都屏住了气,等着看好戏。王莉依然笑兮兮地看着她,一副希望她当众闹开的样子。她当然知道李菩的目的,从李菁打听到新来的总经理是个未婚的青年才俊,她的花痴就一浪高过一浪了。
    李菁忍着,别开头,将纸捏得嚓嚓响。忍着,为了庄明朗吧。
    看到庄明朗的脸时,有钱、有地位、年轻、帅,这几个词语过电般地飘过李菁脑子。她兴奋地站起来,却被王莉推开了。
    王莉迎上去,与庄明朗握手。“庄总,欢迎你呀。”
    庄明朗说:“王经理辛苦了,其实在办公室等我就好。”
    “哎!那可不行,欧阳总刚还打电话来说,一定要热情接待,他现在应该也要到了。”
    王莉快速地带庄明朗上楼见老板,李菁一句话也没说上,心里愤愤的。抢了前台手里的笔,填了体检表格走过去。医生在她手臂上寻找着血管,她的眼睛沿着楼梯寻找刚才的身影。
    没有看到庄明朗,却看到了一早就从机场飞车回来的欧阳。欧阳避开李菁的目光,令李菁的心情彻底跌到了谷底,忽然预感到了事情的不妙。他到底看到她的告密信没有?
    庄明朗的妈妈和欧阳的老婆陆莹莹曾经是同事,年纪相差近十几岁,相处得却不错。陆莹莹知道老公想上市,便介绍庄明朗与他认识。
    欧阳热情地欢迎了庄明朗的到来,他非常清楚,公司要上市,就得请庄明朗这样的人回来。庄明朗成功参与操作过两家大公司上市,非常有经验。
    庄明朗一年多前才成立了自己的明生信托投资公司,趁着2006年年底中国全面开放金融市场这股风头,发起了名为“朗玛”的私募基金,正好欧阳要上马几个新的游戏,庄明朗的私募基金便成了欧阳较坚强的后盾之一。这是一次双赢的合作,但有一点庄明朗有些疑惑,上市的事情已操作了四五个月,欧阳突然邀请他入驻大成科技当一年的总经理,这一点太奇怿了些,完全不需要这样的。
    欧阳的解释是:他的大成科技要上市,内部有很多问题需要调整,庄明朗有个头衔,调整起来会更方便,更深入。这个理由看似合理,却又有些牵强,虽然是庄明朗提出的大成有些地方需要调整才能符合上市的要求,可不管怎么调都得经过欧阳的同意才行吧,自己当不当这个总经理,又有什么不妥呢?不过欧阳一再坚持,这单生意的前景也还不错,庄明朗也就退让了。
    欧阳亲热地拍打着庄明朗的肩,说一切就拜托老弟了。
    庄明朗比欧阳高半个头,带他来的王莉看着他俩握手寒暄、互相吹捧,忍不住想笑。男人们的友谊虽然比女人们的来得深厚、真诚,但嫉妒心一点也不比女人们差,只是女人爱用排挤的方式来表达,而男人却是用互相吹捧的方式。前段时间。欧阳就曾流露出,若他能像庄明朗这样,在很年轻的时候就这么成功,生活一定是别样的。
    想到年龄,王莉忽然就伤感了。不光是欧阳不是为她生日而是为了迎接庄明朗才赶回来的,更多的是对衰老的恐惧。以往她还可以为自己风光的生活骄傲一下,如今,与日益增长的年龄相比,金钱、情人、大好的前途,全他妈什么也不是。好比眼前这两个精英级男人,近在咫尺,实则远在天边。纵是再有怎样的亲密关系,欧阳依然是不属于她的,今天不会,明天几乎也不可能。人家有儿有女有前途,不会为了她而牺牲掉。而好友施乐恰,虽然是她甩了这位青年才俊庄明朗,实际是人家死活都不肯跟她结婚,她才不得不继续全心扑到职场拼杀上去。
    欧阳一再示意发呆的王莉先回避,她都没有看见。欧阳咳了两声说:“哦,王经理,你先去忙吧。”
    王莉知道欧阳现在最担心什么,之前公司的账目多多少少都有些不干净,现在想上市,必须让庄明朗想办法洗干净一些。瞧,到了关键的时候,他还是不信任她的。她默默地替他们关上门,把自己关进办公室里。
      vol.3
    李菁突然冲进王莉的办公室,不曾想王莉正在抹眼泪。两人都愣住了。
    王莉急火一升,就流了鼻血。
    李菁赶紧过去帮她,又是递纸,又是跑到前台拿云南白药。
    止住血,王莉问李菁有什么事。
    李菁仗着自己刚才小小地友情了一把,亲热地靠近王莉说:“我强烈要求换位置。”
    “为什么?”王莉冷着脸问她,王莉知道,李菁无非就是又想了别的办法对庄明朗进行围追堵截。
    “不想跟一些无聊的人坐在一起。”李菁羞涩地说。
    “谁是无聊的人?”王莉把头靠在椅背上,让她不要轻易排斥同事。
    李菁吞吞吐吐地说:“我是个清白的女孩子,不能把名声败坏了。”
    呵!王莉轻笑了一声,问她什么意思,让说明白些。她为李菁自称为女孩子感到可笑,她28了都承认自己老,这33的老阿姨反而扮起青春来。
    李菁埋着头,语速极快地说:“我不好意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