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末日浮城[精装]
  • 共2个商家     27.00元~28.40
  • 作者:念灿华(作者)
  • 出版社:上海三联书店;第1版(2012年12月30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264029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末日浮城》已由美国权威出版机构APC在北美地区同步出版发行;向《百年孤独》和《天空之城》致敬的原创大作;80后IT工程师构筑的饕餮科幻盛宴。

    作者简介

    念灿华,生于1982年,云南人,毕业于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现就职于HP旗下杭州华三通信技术有限公司(H3C),电磁兼容工程师。《舌尖上的中国》宣传语“自然经手,文化过喉,舌品天下,胃知乡愁”的作者。文字作品《一湖美人傲》曾在新西湖征歌赛中荣获歌词类作品第一名,并入选《浙江歌词一百家》。

    目录

    第一部 旅行时代
    1、初见雪山
    2、青青子衿客栈
    4、古道相遇
    8、候鸟之约
    12、行星交通事故
    13、辐射泛论

    第二部 漂流时代
    2、东巴纸上的预言
    5、恶魔城
    10、安魂汤
    12、化腙
    22、三朵之舟
    24、白鹤领路

    第三部 航海时代
    6、热带气旋
    7、飓风的踪迹
    13、信仰之塔
    16、藏身大溶洞
    21、空心巴别塔

    序言

    每一个作者对于自己的作品总有许多话想说,尽管他知道,作品自己会说话。
    为什么写作此书?本书写作源于我和妻子在旅行前的一个突发奇想——让一座城市漂浮起来。于是,在旅行途中我带上了观察者的眼睛,考察地形,了解风俗,创造人物,设计对白,构思情节等等。大自然给了我不少灵感,让我有了表达的欲望。当日照金山的美景击中我内心最柔软的部分时,我便决定为梅里雪山写一部小说。
    此书是如何创作的?编故事并不难,寻找这个故事的全景才是关键。一粒播撒在悬崖上的种子,你不用担心长出的花木不够特别,因为它会想尽一切办法吸引营养,茁壮成长。于是我翻查资料,学习知识,寻找理论支撑,包括但不限于航海、船舶、海洋、星空、地理、历史、风俗、人文、宗教等各个方面。这些都相对简单,我认为创作最关键的两点在于信念和目的地。我曾用三个月的时间来试图否定这个故事,结果适得其反。我确信这辈子都绕不开它,把它写下来是唯一选择,这种信念帮助我在漫漫写作过程中克服重重困难。而当最后一笔在心头落下时才开始在着墨写下第一笔,这让我在自己制造的文字迷宫里时刻保持清醒,少走弯路。事实上确实如此。我最终完成的小说在架构上与最初的构思并没有太大出入,期间也没有大幅修改。
    创作此书的意义何在?码字就像码石头,码得好一点就是玛尼堆,码得再好一点就是山,码得更好一点就是雪山。玛尼堆上的一个愿望,山顶上的一缕清风,雪山上一点纯白,就是写作的诉求和意义。此书格局没有宇宙那么大,也不如银河系,甚至都没出太阳系,仍然局限在小小的地球上。我试图探讨一下这个星球上人与自然的关系,爱与孤独的关系,重塑这个时代的信仰,拯救这个时代的灵魂。实际上,一本小说不会对现实社会产生多大影响,但写作总要有所兴寄。不管怎样,我为此书倾注了所有的感情、思想和情怀。当然读者也许会有意外收获,比如山上突然跑出一只金丝猴,或者滚下两只穿山甲。
    此书是如何出版的?写作如造船,出版如航海。写在我笔下的,竞然全部变成了预言。我在小说的结尾曾说“总有一个梦想会抵达大洋彼岸”,于是我的小说漂洋过海,得到了美国学术出版社(APC)的青睐。小说结尾也曾说“我将归来,万马千军”,于是它又从北美洲折返回来,登陆了上海滩,由上海三联书店在国内出版。这期间我也曾遭遇过不少滑铁卢,大概有一百次吧。出版拒我千百遍,我待写作如初恋。
    感谢我身边以及网络上的朋友们。你们的支持是我前进的动力之一,也是我命运的组成部分。
    感谢陈鹏、衲子和沉言同学。你们在本书构思、创作、连载和修改过程中,提出了不少宝贵的意见。成书中仍然不乏写得天真和粗糙之处,还请读者朋友们批评指正。
    感谢张小平教授。你的两篇论文——《大陆的来源与生存原理新探》和《台风、飓风是如何形成的?》是我整个故事的核心理论支撑。
    感谢海象传媒的茅贞勇总裁和李云良编剧。本故事将来未必能够搬上银幕,但是在它还只是一个概念的时候,两位的一句“先写下来”,却成了我创作此书不可或缺的外力。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写下这个故事并寻求出版,只为某一天将它摆到你们桌上。
    感谢金乾生老师和钱杰先生给我的信任和帮助。
    感谢冯静编辑。你的真诚和热情是此书能够在国内出版的最关键因素。上海三联书店有一个理念,“以书生的眼光选书,以商人的头脑经营”,也许正是因为有前半句话,我的书才能在国内找到婆家吧。能在有着八十年悠久历史的三联书店出版我的第一本书,本人倍感荣幸。
    最后要感谢我的妻子。小说后面十多万字全为手写,是你一个字一个字帮我敲到电脑上的,而许多.关键情节都是在枕边给你讲故事时才突然浮现出来的。你的倾听、赞美和批评一向是我最重要的力量源泉,没有你的理解和支持,我不可能完成这部小说。
    写完此书,我正好三十岁,正是因为此书,而立了。现在,这个故事从我心头走出,来到了你的面前。
    念灿华

    文摘

    1.初见雪山
    20××年12月下旬。
    昆明到玉江的小飞机起飞了,江雪坐在靠窗的一个位置上静静地望着窗外。飞机在气流里摇摆了几下,这时刚好穿过一朵洁白的云,那些所有在大都市里生存的晦暗沉重,此时全都被抛下了机翼。
    “从来没坐过如此颠簸的飞机,这个飞行员是不是醉驾啊?”有人开玩笑地抱怨。
    “放心,你的期限是冬至,还有好几天呢!在此之前你都将平安无事。”他身边的朋友调侃他。
    机身一个倾斜,江雪更容易看到地面上的山川。巨大的滇池碧波荡漾,像一张美丽的脸庞,然而绿藻的污染却让这张脸像是被火烧了一半,而所有山脉却都脸色发黄。近些年西南的连续大干旱,让云贵高原几乎变成了黄土高坡。江雪努力搜寻着一抹绿色,但却是徒劳,最终只能看看依然明丽的天空获得一丝安慰。
    她从未见过的雪山,坚持找寻一抹白色。因为她的名字里有一个雪字,所以她从小就爱雪,每次下雪都心花怒放。少年青春的深刻记忆,大多是雪地上自己留下的脚印。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有些已经模糊,有些已经融化。冥冥之中她总是感觉自己和雪山之间有某种神秘的联系,儿时雪地上所有的脚印,仿佛都是为了最终走向雪山。
    她又失望了。
    飞机上看不到什么雪山,只有一群低矮连绵的小山丘,甚至也看不到玉江古城。飞机很快降落在连绵小山丘围成的一个盆地里。
    在去古城的大巴里,一群女孩子聊了起来。听起来像是同一个办公室的同事,不知是第几次来玉江了。
    “今天晚饭后有什么活动啊?”
    “世界末日之前要及时行乐,以前不敢做的事情要抓紧时间去做哟!”
    一群人笑了起来,其内容不言而喻了。
    不知从何时开始,玉江就跟艳遇划上了等号。慢慢艳遇这个词语从狭义走向了广义,艳遇的对象也从人变成了风景,变成了山川,变成了生活方式,变成了一种态度。最后一切遭遇都是艳丽的,所有可能的想象也都被艳遇这个词语绑架了。这个词语在这里变成了一种滥觞,一种烂大街的流行歌曲,你提到玉江就绕不开这个话题。
    江雪一个人旅行的想法很简单,只是信马由缰地散心而已。坐在办公室里日复一日地写项目可行性报告,填各种数据报表,以及其他例行公事,让她觉得很累,内心有一种无法言说的无力感。今年是她的本命年,眼看着这一年就要过去,自己好像没有做什么值得回忆的事情,她感到很失败,于是请了长假出来走走。她对自己说:是时候去看看雪山了。
    干净的道路,长长的树荫,散落的村居,车窗外一派闲适恬淡的景象,江雪却一直在搜寻玉龙雪山的身影。距离古城越来越近,看到雪山的机会应该很大了。这时大巴在道路上又转了一个弯,她发现正前方出现了一座苍白挺拔的山峰,在连绵起伏的圆滑小山之间,陡然升腾出了一种单纯直接、棱角分明的性格。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玉龙雪山?尽管山上的雪由于温室效应已经融化得所剩无几,但却并未改变其向上的姿态。那山峰苍白的脸色上有一种高贵而忧郁的气质打动了江雪,让她目不转睛地盯着看。它为什么会那么尖削,那么挺拔,在群山之中那么与众不同,那么鹤立鸡群?
    下了大巴,并不就到古城,江雪快速跑出停车场,站在街上独自仰望着那尊山峰。身旁车马的喧嚣与眼前雪山的静穆形成了一种强烈的对比,她大口呼吸着高原干净而清冽的空气,心中一遍遍地问自己,世上怎么会有雪山这样一件事物?
    江雪拦了一辆车去古城。司机是个皮肤黝黑的中年妇女,一上车就对江雪发自肺腑地感叹:“你们大城市来的女孩子皮肤就是白,你长得可真漂亮!”
    江雪略微害羞了一下。
    司机大妈接着说道:“我们纳西族以胖为美,以黑为美,跟你们不一样。我们都叫胖金妹的。我们纳西族很热情很淳朴的,非常欢迎你们来古城玩。你是第一次来玩的吧?来玉江的好多游客都来了两三次了,而且很多人也都是一个人来。你打算在玉江玩几天啊?”
    “我没什么特别的计划,先住两天再说吧。”
    “你第一次来,人生地不熟,阿姨会帮你。这是我的名片,上面还有旅游推荐线路,你可以看看,看中了哪一条,阿姨会给你安排的。”
    “这两天去梅里雪山合不合适啊?”江雪问。但其实这条线路并不在推荐的线路上。
    大妈有些迟疑,略有些语重心长地说:“去梅里雪山很远的,要四五天时间,道路也很危险,你一个小姑娘不合适吧。”
    “哦,那我再考虑一下。”
    接着大妈又开始热情推销名片上的路线,一时让江雪招架不住,不过还好很快就到了古城。
    车子停下的地方就在玉河广场人口。此时正是傍晚时分,江雪缓步走上被行人脚步和时间打磨得光滑明亮的石板街道。站在玉河广场,能更加清晰地看到远处的玉龙雪山。她再次抬头仰望,任凭秀发在高原长风里飘飞。
    那个纳西妇女说的没错,江雪长得很美。一个雪字足以形容她的一切。她肤色如雪,眼睛里有一种冰雪凝固的光芒。额头一个美人尖,嘴角一颗美人痣,极尽画工之巧。整个脸庞就像一片雪花一样玲珑剔透,精致完美。安静时宛如雕塑,言语时如微风吹皱一池春水,举手投足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
    玉河广场标志性的大水车在夕阳里静静矗立,江雪走过去,看着清澈的河水从桥下流过。有个小孩正在河边嬉戏。小孩手中有一艘纸船,纸船上插了一根牙签,牙签上贴了一张三角形的白纸,原来是一艘小帆船。他把小帆船放在水里,小帆船顺着河水很快就漂远了,小孩在岸上欢快地追着。
    江雪被这个场景触动了,仿佛她把自己的心也折叠成一只小船,放逐在了清澈的小河中漂流。小船漂进了古城,她也跟了上去。
    玉江古城的房屋除了偶尔有几堵砖墙之外,其他都是木制结构,门窗柱梁上雕刻着一些花纹,屋檐尖角挂一片瓦,形象仿佛一只休憩的鸟。街上各色商铺陈列着琳琅满目的民族饰品、摩梭人围巾、东巴纸、木雕、乐器、字画、牦牛肉、螺旋藻等等。清澈的流水穿街过巷,河边垂柳随风摇曳,河中水草丰厚,细腻柔软,河上隔一段距离搭上一条宽厚的木条以便通行。这俨然是一副小桥流水人家的画面,在夕阳的映衬下,更显得闲适、自在、温暖、柔和。远处玉龙雪山披着霞光正对主街,让人想起文征明在苏州拙政园里引塔入景的匠心独运。此景此城以雪山为背景,在雪色银光的照耀之下,一下子就有别于江南水乡的细巧精致,而显示出高原绝地独有的拙朴自然。
    江雪就这样跟随着第一印象流连于玉江古城的街道。主街上喧闹嘈杂,她拐了几个路口,这里一下子就安静了。玉江的岔路口都不规则,江雪感觉有点迷失。这时她又听到了流水的声音,原来这里还躲着一条小河呢!江雪走过去,发现河里停泊着一艘小纸船,仔细一看,好像就是大水车处那个小孩放的那一艘。玉江的小河迷迭交错,这艘小船拐了几个弯,过了几座桥,它的小主人就找不到它了。
    确切地说小船不是停泊,而是遇难了。有一块石头挡住了它的去路,而且经过流水不断地冲刷,小船已经湿透,帆也落了下来,眼看就要沉了,这里似乎就是它的归宿。就在这个时候,江雪觉得自己也应该找一家客栈落脚了。
    玉江的客栈遍布各条街巷,江雪一路走过来就看到好几家。她把目光抬起来一看,发现小河边正好有一家,客栈的牌匾上写着:青青子衿客栈。
    P2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