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百辩经济学[平装]
  • 共1个商家     27.80元~27.80
  • 作者:瓦特?布拉克(作者),佘引(译者)
  •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第1版(2010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862226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百辩经济学》编辑推荐:为常人眼中的“道德败坏者”辩护!刺激另类,毁誉参半,勇气可嘉。
    迄今为止引发无数争议的自由市场经济学读物,畅销30余年,被译成12种文字。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哈耶克、《一课经济学》作者赫兹利特倾力推荐。

    媒体推荐

    读完本书,我觉得自己像是再次接受了路德维希?冯?米塞斯之前施予我的休克疗法——让我抱定自由市场的观念。虽然有人可能会认为这剂药药性过猛,但它还是对读者有益
    的。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哈耶克
    书中有我非常认同和严重反对的部分,但是它风趣幽默、笔锋犀利、勇气可嘉,是一本可以超越时代且永远具有煽动性的书。
    ——《一课经济学》作者 亨利?赫兹利特
    在本书出版之前,从没有一位经济学家能像瓦特?布拉克这样有勇气,敢于直接探讨社会上许多遭受辱骂、轻蔑和严重误解的职业的道德与经济地位问题。
    ——《为什么我们的钱变薄了》作者 穆雷?罗斯巴德
    瓦特?布拉克认为,社会上最为人不齿的一类人——包括妓女、诽谤者、放高利贷者——的社会价值和经济贡献并未被正视。布拉克的观点令人大开眼界且具有启蒙意义,他的辩词令人信服,但有时也让我们更想反驳他。
    ——《无政府、国家与乌托邦》作者 罗伯特?诺齐克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瓦特?布拉克 译者:佘引

    瓦特?布拉克,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家,自由市场经济理论的倡导者和践行者。获得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目前任教于美国新奥尔良的洛约拉大学商学院。《百辩经济学》是他最知名的著作,被视为自由市场经济领域最经典的书籍之一。

    目录

    推荐序一 9
    推荐序二 11
    序言 12

    第一章 性 16
    妓女 17
    皮条客 21
    大男子主义者 25

    第二章 毒品 35
    毒贩 36
    吸毒者41

    第三章 言论自由 46
    敲诈者48
    诋毁者与诽谤者 54
    学术自由者 58
    广告业者 63
    在拥挤的剧院里大喊“失火了!”的人 73

    第四章 不法行为 79
    黑车司机 81
    黄牛党 87
    警戒败类 93

    第五章 金融 98
    伪造货币者 100
    守财奴 110
    富二代 115
    放高利贷者 119
    不支持慈善事业的人 125

    第六章 商业贸易 131
    拆迁中的“钉子户” 133
    贫民区的“黑心房东” 139
    贫民区商贩146
    投机商154
    进口商159
    中间商167
    牟取暴利的“奸商” 173

    第七章 环境保护 181
    露天采矿者 183
    乱扔垃圾的人 188
    “次品”制造商 194

    第八章 劳动 201
    为富不仁的“资本家” 203
    非工会会员的工人211
    “拼命三郎”式的工作狂216
    雇用“童工”的雇主 221

    文摘

    富二代
    富翁的后裔,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富二代的“少爷小姐”们被公认为是不负责任、无所事事、懒惰成性却依靠不劳而获享受着奢华生活的人。富二代阶层当中的许多成员也许正是这样的,但这丝毫无损于富二代阶层在经济学中扮演的英雄角色。
    遗产其实只不过是一种礼物——因赠送者死亡而送出的礼物。它跟那些出生贺礼、生日礼物、结婚红包、周年纪念品和假日礼品一样,都可以被定义为由一个人自愿施舍给另一个人的东西。因此,我们不能在鄙视遗产的同时却对其他礼物充满了好感和宽容。然而,很多人却正在这样做。他们往往会想象到小偷将不义之财留给子女们的过程,从而在心中充满了反对遗产继承的偏见。他们意识到统治阶级成员的财富积累并不是通过正当途径所取得的,而是来自政府的高额补贴、各种税费提成以及借职务之便开具的“授权批条”,而且这些不正当所得还能够遗留给他们的后代。这样的做法很显然应该被禁止,没收这些遗产似乎是一种解决办法。
    然而,除非所有种类的礼物都被没收,没收遗产才是有可能的。“100%比例征收遗产税”,这种让人感到耳熟能详的彻底没收遗产的办法,其实根本就办不到。因为如果其他种类的礼物仍然是合法、可接受的话,遗产税就很容易被规避掉。金钱和财产都可以简单地通过生日礼物、圣诞礼品等方式转交。父母甚至可以在去世之前通过信托方式将所有遗产作为赠送给孩子们的未来的生日礼物。
    要彻底解决通过非法手段牟取财富、白领职位或者其他利益的问题,不能够将重点放在防止富二代通过继承获得不义之财上,而应该首先致力于从根本上消除这些牟取不当利益的土壤。人们应该注重的是尽早找出那些非法所得并且把它们物归原主还给受害者们。
    那么,这种100%比例的遗产税是否可以被接纳为一种“退而求其次”的解决办法呢?既然我们没有权柄去剥夺那些罪犯所获得的不义之财,我们就应该想办法去制造影响,防止他们将这些非法所得留给他们的子女?这本身就互相矛盾。没有权柄去对付那些位高权重的罪犯,是因为他们实际上具备了操控司法系统的能力,那么人们同样也没有权柄去制定全额的财产税从而干预到他们的财产继承。
    类似的诸多生机勃勃的建议体现出了人们对于平均主义(egalitarianism)的向往。不过,事实上,假设100%比例征收遗产税真的被制定和执行,平均主义仍然不会实现。因为真正的平均主义并不仅仅包含了对金钱的公平分配,还囊括了对非货币因素进行公平分配的理念。平均主义者们要怎样来补救那些各类人群之间的不平等现象呢?他们如何解决明眼人和盲人的差距?音乐天才和音乐白痴呢?帅哥美女和歪瓜裂枣呢?聪明人和傻蛋呢?外向乐观的人和内向忧郁的人呢?平均主义者怎么来调节这些问题?难道要向那些“活得很高兴”的人征收税费然后分配给那些“活得不快乐”的人?快乐的性格要换算成多少钱?每年花10美元可以换取五个单位的快乐么?
    这种荒谬的世界观可能导致平均主义者们选择所谓“退而求其次”的解决办法,就像冯内果(Kurt Vonnegut)的小说集《猴笼子欢迎你》当中那篇《哈里森?伯格朗》里描述的独裁者的手段。在故事里,健壮的人必须扛重物,以便让他们的实际负重能力降低到与其他人同等水平。音乐天才不得不戴上耳机,听着与其音乐天赋成正比的高分贝噪音,以便扼杀超人一等的音乐才华。这就是走上邪路的平均主义顺理成章地带来的荒谬世界。没收遗产只不过是这些荒谬举措的第一步。
    我们现在生活和熟知的文明世界与那个以平等为借口扼杀天才和快乐的变态世界存在着鸿沟,继承和遗产继承体系正是两者之间的最大分歧之一。正如个性和文明值得珍惜那样,继承遗产的富二代们也应该当之无愧的受到接纳和认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