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百年风云(共2卷)[精装]
  • 共1个商家     20.90元~20.90
  • 作者:单田芳(作者)
  • 出版社:群众出版社;第1版(1999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141747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单田芳在继承大量的传统评书同时,也在大力创作一些现代评书。《百年风云》就是其中的一部。单田芳把中国近代史编成评书播讲,得到听众的广泛赞扬。这本百年风云讲述了中国最后一个王朝的历史,从中读者朋友可以看出中国历史的变迁。

    媒体推荐

    前言
    《单田芳评书精粹》这套丛书经群众出版社认真地编辑整理,即将问世了。感谢各位编辑为此丛书付出的艰辛。同时也感谢多少年来曾助我完成这些书的好友:白树荣、王樵、方殿、杨清风、许杰、王莹、王俊明等同志。他们在协助我将录音带整理成书等方面曾付出很大劳动,请允许我再次向他们致谢。

    单田芳

    作者简介

    单田芳,河北省涞水县人,生在天津,长在沈阳。1935年12月26日生。1953年毕业于沈阳第二十七中学。曾就读于东北工学院,后因病辍学,从事曲艺事业。因工作需要,曾在辽宁大学历史系进行函授学习,于1961年毕业。单田芳从事评书事业四十多年,讲过古今评书一百零三部;从1978年至今,共出版过评书四十三种;为广播电台和电视台录制评书七十余部;从1994年始,又涉足电视剧的拍摄和创作。如今,单田芳非但宝刀未老,而且精力更加充沛,还要为文化事业做更多的贡献。

    目录

    第一卷
    第一回 林则徐进京陛见
    穆彰阿暗耍阴谋
    第二回 韶关镇钦差遇刺
    十三行洋奴传情
    第三回 选刺客疤六受计
    斩烟犯颠地吃惊
    第四回 拒禁烟群魔乱舞
    顶妖风钦差执法
    第五回 灭威风洋商发抖
    显志气虎门销烟
    第六回 率军民加强防务
    守虎门首战告捷
    第七回 屈英夷奸贼受宠
    摘顶戴忠良罢官
    第八回 露真形琦善卖国
    显忠心陈氏牺牲
    第九回 道光帝怒斥穆相
    关天培捍卫虎门
    第十回 换钦差依然卖国
    平英团大显威风
    第十一回 牛栏岗引牛入圈
    平英团计平英军
    第十二回 困古庙逼奴救主
    恼英夷换将攻清
    第十三回 侵略军再犯定海
    葛云飞重创英兵
    第十四回 守定海三雄殉职
    抗侵略裕谦尽忠
    第十五回 奕钦差贪生丢土
    道光帝惧敌求和
    第十六回 陈老虎吴淞洒血
    贼耆英英舰谈约
    第十七回 订条约丧权辱国
    拒入城粤民抗英
    第十八回 施奸计攘内媚外
    谋生活举碾求银
    第十九回 识英雄朝贵得救
    论国事钱江逢知
    第二十回 何玉成血洒刘府
    萧朝贵巧遇云山
    ……

    文摘

    书摘
    林则徐看罢大喜,心里说:我担心的就是这件事,邓廷桢既然愿意助我禁烟,何愁大事不成!当即重赏邓国忠。又详细盘问了广州的近况,邓国忠一一做了回答。林则徐道:“你辛苦辛苦,明天就返回去,见着邓制军替我问好。你就说,几日后就能会面,不必回信了。我在一路上也知道了一些走私败类、汉奸买办的名字,我开列一份名单,你捎回去,呈给邓大人,让他再如实查对一下,假如罪证确凿,就杀掉示众。不过,千万不要冤枉了好人。你懂吗?”“卑职记住了。”林则徐提笔铺纸,把名单开好,让林升用了印,便交给邓国忠,并叫林升先陪他下去休息。
    书要简短。邓国忠在韶关住了一夜,次日寅时就走了。他回到广州,见了邓廷桢,把拜见林大人的经过讲了一遍,最后把名单呈上。邓廷桢见了名单,对林则徐钦佩得不得了。他万没想到林则徐心这么细,在赴任的路上就把此地情况摸清了。邓廷桢看了名单,心想:禁绝鸦片,乃我份内之事。只因豺狼当道,未能如愿以偿。如今钦差大人亲来督禁,我就借此东风,着手做吧!想到这儿,马上用两广总督和钦差大臣的名义,发出了严禁鸦片的布告。总共规定了十八条,内容无非是严禁走私贩运鸦片,鼓励军民检举揭发,提倡自首认罪,否则一律严惩不贷。
    这份布告一贴出,轰动了整个广州城。城乡百姓欢欣鼓舞,奔走相告:“朝廷派林青天禁烟来了!”“害人的鸦片长久不了啦!”很多青壮年集聚到一起,协助官府缉拿走私犯和吸毒犯。有的人成群结队闯进大烟馆,把掌柜的打了一顿,扭送官府。然后砸了烟灯,撅了烟枪,放火烧了烟馆。还有些人把罪大恶极的烟贩子抓住,给他抹上黑脸,戴上尖帽,挂上牌子,游街示众。街头巷尾,好不热闹。足见老百姓对鸦片是何等愤恨了。
    且说邓廷桢,当布告发出之后,马上派出骑巡,配合广州府县,按名单捉拿汉奸、洋奴和鸦片走私贩。这一下抓了个鸡飞狗跳墙,第一批就捕了二百多人。经过审讯和调查,把其中十一名证据确凿、罪大恶极者定为死刑。命州知府余保纯为监斩官,刑场设在广州西关十三行公行的门前,把这十一名罪犯用囚车解到刑场,由余保纯分别宣布了他们的罪状,正晌午时下令开刀,人头落地。围观的百姓看了,人人拍手称快,不住地欢呼喝彩。
    驻扎在十三行的洋商们躲到二楼上,隔着窗户往外看着,此情此景,真是触目惊心!洋商们清楚:这地方本来不是刑场,也从来没在这里斩过犯人。这次这么做,纯属有的放矢。很明显,这是在我们面前示威,也是一次严厉的警告。当罪犯人头落地的时候,洋人们一阵惊慌,有的跪下祈祷,有的在胸前画十字,有的惊呼:“唉哟,我的上帝,这简直太可怕了!”还有的跑步找他们的总头目颠地,要求他采取措施,保护来华洋商的人身安全。
    可是,颠地比那些洋商更不安宁。为什么?他指使伍绍荣派了一名刺客,前去刺杀林则徐,也不知成功没有?自从刺客走后,他茶饭懒用,日夜不安。从近日发生的一切事情表明,林则徐仍然健在。也就是说,行刺没有成功。那么,刺客哪里去了呢?是死是活?死了倒好,要活着的话,会不会株连自己?林则徐来了该怎么办?这一连串的问题,一连串的担心,把颠地的脑袋都搅混了。再加上今天广州府刑场设在他的眼皮底下,更使他心慌意乱,愁上加愁。当洋商把他围住、向他呼救的时候,他实在忍无可忍,一蹦老高,厉声喝道:“先生们,冷静一点!我的头都要爆炸了!你们求我保护安全,我又求谁去呢?”说罢,顺手操起一瓶“威士忌”,“咕咚,咕咚,”灌了几口,狠狠往地上一摔,酒瓶立刻粉碎,把洋商们吓得够戗,一个个瞠目结舌。

    陈连升想:“英夷此次进犯,来势之猛,规模之大,都异乎寻常。虽然受挫,决不会善罢甘休。便把陈长鹏找来,谆谆告诫说:”儿啊,英夷这次来者不善。虽然受挫,一定会再来报复。你千万要记住,人在炮台在,人亡炮台失。只要有我父子三寸气在,就要把炮台守住,决偿允许英夷猖狂!你还要告诉弟兄们,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现在是我们尽忠报国的时候了。”陈长鹏把胸一挺,奋然答道:“请父亲放心。儿虽年轻,也懂得国家兴衰的道理。儿早把生死二字置之度外,拼死也要守住炮台;洋鬼子再来,我就跟他们拼了。”陈连升说:“你要切记,硬拼是不行的。我们兵微将寡,人少力单,而且火力不足,弹药有限;只能用智守,不可孤注一掷。能多守一时,便是一时,以待广州援兵。”陈长鹏冷笑道:“父亲还指望琦善援救我们吗?我看这个狼心狗肺的家伙,是不会发兵的。”陈连升长叹一声道:“国家将亡,必出妖孽,我朝坏就坏在这种人的手里了。不过,虎门真要失守,他也推卸不了责任。此人虽坏,也不见得坏到这种地步。我马上派人向他禀报,请他速派援兵。”陈连升提笔在手,给琦善写了搬兵求援的信,加了十万火急的标记,派专人送往广州。
    信使刚走,就听海上炮声隆隆。片刻过后,有人报告:“洋鬼子分兵两路,又杀回来了。”陈连升马上命令:“长鹏,你马上赶回大角炮台,传我的命令,人在炮台在,违者军法从事!”“遵命。”陈长鹏率领几名部将走了。
    陈连升披挂整齐,“锵锒锒”擎剑在手,健步如飞,来到炮台指挥楼内。军兵们也以最快的速度各就各位,目视海面,严阵以待。陈连升举起望远镜,清楚地看到:在海面上,出现了几百只兵船,分左右两翼驶来。船上的巨炮,喷着火舌,不住地射击。海、空炮弹横飞,水柱冲天腾起,大角、沙角两座炮台变成了一片火海。陈连升想:看来英夷这次是想拼个长短了。他手举信号旗,紧咬嘴唇,目不转睛地观察敌情。
    敌人越来越近,炮火越来越猛,炮台上下不断有人倒下去。没有伤亡的官兵仍一动不动地坚守岗位,等待着主将的命令。陈连升考虑到弹药不足,不能无的放矢,所以,一直忍耐着,没有下令开炮。等啊,等啊,眼看敌船就要靠近炮台岸边了,陈连升猛地把旗一展,大吼一声:“开炮!”话音一落,“咚!咚!咚!咚!”两座炮台的大炮齐声怒吼,炮身不住颤抖着,炮口喷吐着火舌,霎时山崩地裂,连大地都跟着摇晃起来。侵略军的舰队被打乱了,十几只兵船飞上了天,还有几只翻了个个儿扎进海里。英国鬼子狼哭鬼嚎,一片混乱。
    “打得好!”陈连升大喜。他再向对岸的大角炮台观看:只见浓烟弥漫,烈焰冲天,进攻大角炮台的英军兵船,也在沉的沉,退的退。陈连升不住地点头,好像看见自己的儿子陈长鹏手举号旗、满脸汗水,正在指挥战斗。心里说:好孩子,没给天朝丢脸,没叫爹爹失望啊!
    这时,海面上突然静了下来。陈连升明白:这种安静只是暂时的,需要准备几倍的力量,迎接英夷更加猛烈的进攻。果然,两刻钟之后,侵略军又展开了新的进攻,炮火比前两次更加凶猛。沙角、大角两座炮台,都被炮火包围。更严重的是,十几门八千斤大炮已经哑巴了。陈连升赶紧派人前去查问,去了片刻,叫来报告:“炮被炸坏,弟兄们大部分都牺牲了。”陈连外心中一阵绞痛,赶紧离开指挥塔,直奔炮台跑去。透过硝烟和烈火,他发现所有的重炮都废。官兵的尸体,横躺竖卧;还有一部分人没有死,他们满身是血,用战衣包着伤口,紧握刀枪,仍然坚守阵地。军兵们看见主将来了,俱都热泪盈眶,急忙起身见礼。陈连升强忍心疼,把他们按住,替他们包扎伤口,把军兵们感动得俱都低声抽泣。
    陈连升走到一号阵地,发现这里还有一门重炮未坏,炮兵大客数受了重伤,他举起火绳,命轻伤炮兵装弹,亲自发射。敌军也弹更密了,弹片横飞,又有几个炮兵中弹身亡。活着的炮兵都吻陈连升赶紧躲开。陈连升大声吼道:“你们是人,我也是人。你们都不怕死,难道我怕死吗?”仍然沉着冷静,继续发炮。正当他汀得非常起劲儿的时候,忽然发现所有的大炮都哑巴了。他擦了—把汗水,急忙问道:“为什么停止发炮?”军兵说:“启奏副将大人,炮弹都打光了。”陈连升倒吸了一口冷气,心里“刷”一下子凉了半截。他早就知道,迟早也要弹绝人亡,可没想到这个噩耗来得这么快!他马上命令:“通知军兵,准备刀枪棍棒迎敌!”
    再说英军司令乔治,从第三次发起进攻到现在,已经过了六个小时,别说登陆了,就连炮台的边儿也没沾上。他查点一下兵船,已损失了四十多只,水兵伤亡将近五百来人,把他急得嗷嗷直叫。当他组织第九次冲锋的时候,发现沙角炮台不还击了,这真使他喜出望外:“哈哈,他们没有炮弹了,活该我军胜利。”他马上传令:“给我登陆,抢占炮台!”英国侵略军在密集的炮火掩护下,终于登陆了。义律压着后阵,开始向纵深推进!
    陈连升把这种情景全看在眼里。他手提宝剑,高挽袖面,大喊一声:“弟兄们,随我杀呀——”炮台剩下的几十名官兵,跟随主将,怒吼着,向前杀去,双方展开了极为残酷的白刃战。兵对兵,将对将,混成一团;喊杀声,兵器声,响成一片。敌我对方
    都不断有人倒下。由于敌众我寡,最后,清兵只剩下二十多人了。这时,陈连升已经血染全躯,喊声嘶哑,还在与敌人战斗。他一口气连斩了三个英兵,当他奔向另外一名英军时,突然从他身后扑来一个英兵,一刀把他刺倒了。
    且说义律,他对陈连升又怕又恨,一看他受伤倒地,心中大喜,喊道:“冲上去,活捉那个当官的!”话音一落,侵略军直奔陈连升扑去。这时,陈连升已经清醒过来,他倒在地上,透过烟雾,看到洋兵,露着凶相,手里端着上了刺刀的快枪,向他扑来。他想;大将军受杀不受辱,决不能被他们抓活的!他用尽平生的力气,一跃而起,朝着义律扑去。可把义律吓坏了,急忙后退了十几步,吼叫道:“开枪!快开枪!”陈连升连中数弹,大叫一声,绝气身亡。他为保卫祖国,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义律恨透了陈连升,刚想让士兵砍下他的人头,猛听身后一阵大乱:“冲啊,杀呀——别叫洋鬼子跑了!”义律一听,不由大惊失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