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曹禺经典戏剧选集[平装]
  • 共3个商家     32.00元~33.40
  • 作者:曹禺(作者)
  • 出版社:新华出版社;第1版(2010年10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119391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曹禺经典戏剧选集》:纪念曹禺先生诞辰百年;曹禺先生四大名剧首次合集出版;著名演员濮存昕、徐帆、陈好、胡军、吕中联名倾情推荐。

    媒体推荐

    在中国近百年的文学艺术历史上,像曹禺这样始终对于人、人类的命运给予深切的关怀;对于人性给予如此执着的探索和深究;对于人性的美有独到发现的作家,是罕见的。曹禺剧作中有丰富而深刻的人文主义内涵。他的戏剧成为探索人性秘密的试验室,他是人性复杂性的揭秘者和考察者,也是人性深度和广度的探测者。曹禺作为一个伟大的人文主义作家,他给我们留下的精神遗产是极为宝贵的。
      ——中国艺术研究院教授 田本相
    《雷雨》《日出》《原野》《北京人》不愧是世界现代戏剧创作的高峰之作,直到今天仍有鲜活的生命力。剧本通过清晰的性格,尖锐的戏剧冲突,深刻揭示了社会生活的黑暗与不公,及其对美好事物的扼杀,和给善良人们带来的苦难,从而激发人们更深入地懂得生活,珍惜生活中关好的一切。
      ——北京大学现代文学与比较文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乐黛云

    作者简介

    曹禺(1910-1996),原名万家宝,字小石,祖籍湖北潜江,中国现当代杰出的戏剧家,著有《雷雨》《日出》《原野》《北京人》等著作。

    目录

    伟大的人文主义戏剧家——曹禺(代序)
    雷雨
    日出
    原野
    北京人
    《雷雨》序
    《日出》第三幕附记
    《日出》跋
    《原野》附记
    曹禺谈《北京人》

    序言

    在中国近百年的文学艺术历史上,像曹禺这样始终对于人、人类的命运给予深切的关怀;对于人性给予如此执著的探索和深究;对于人性的美有独到发现的作家,是罕见的。随着历史的演进,曹禺剧作中深刻的人文内涵,不断被发现,并因此散发着耀眼的人文主义光辉,而这些,在当下的世界愈发展现出它的现代意义。
    我曾经模仿“说不完的莎士比亚”的说法,以“说不完的曹禺”为题写过文章。事实证明,曹禺果然是说不完的。
    当我惊讶地发现他的作品中人文主义的丰富而深刻的内涵时,似乎又发现了曹禺的“新大陆”。在我面前展开的是一个艺术的哲学境界,是一个伟大的艺术哲学家。这个哲学家所展现的哲学,不是那种充满理性的逻辑的思考的哲学,而是在他展开的艺术世界中所蕴涵、所感知的人文主义哲学。
    在他看来,宇宙间充满的是“残忍”和“冷酷”,这个感知,或者说论断,起码在中国的现代的哲学家和文学家中,还是独具的——这就是曹禺的宇宙观和世界观。
    在曹禺这样的一个世界观中,蕴涵他对现实世界的哲学沉思,尤其是对于现代资本世界的沉思,使之具有现代性;同时,也蕴涵着中国哲人以及世界文学大师的人文思想的元素。
    曹禺作品所写的世界就是一个残酷的世界,尤其是他的前期剧作,所演绎的是一系列的残酷。
    首先是命运残酷,在《雷雨》中命运的巧合恰恰体现着命运的残酷。四凤在重蹈着侍萍三十年前的覆辙,无论是对于年轻的四凤,还是对于侍萍来说,她们的命运是太残酷了。在《日出》中,陈白露、翠喜、小东西、黄省三,他们的命运同样是残酷的。
    人物的性格内核——他们的精神和灵魂也是残酷的,他说蘩漪“她的生命交织着最残酷的爱和最不忍的恨。”而仇虎的精神和灵魂,始终处于精神的炼狱之中;而陈白露从一个纯洁的少女,演变成为一个交际花的过程,就是一个在精神上被侮辱被虐杀的残酷历程。
    总之,在曹禺的戏剧中,充满的是命运的残酷、性格的残酷、生的残酷、死的残酷、爱的残酷、恨的惨酷、场面的残酷、情节的残酷,正是在这样的一系列的残酷中而蕴蓄它的诗意,它的哲学,它的审美的现代性。
    基于此,他把人类看成是可怜的动物,由此而产生曹禺的大悲悯。“我念起人类是怎样可怜的动物,带着踌躇满志的心情,仿佛自己来主宰自己的命运,而时常不能自己来主宰着。”“我用一种悲悯的心情,来写人物的争执。我诚恳地祈望着看戏的人们,也以一种悲悯的眼光来俯视这群地上的人们。”
    最初,东京的留学生演出《雷雨》时,编导将序幕和尾声删去,曹禺不但为之辩解,甚至有些愤怒了。他声言,他写的是一首诗,而不是一出社会问题剧。的确,一旦删去序幕和尾声,就把一部有着深刻人文主义的哲学内涵的戏剧,变成一部对中国的家庭和社会进行抨击的社会剧了。直到今天,人们对《雷雨》的诠释还大半停留在社会剧的层面上。
    在序幕和尾声中,在原来的周公馆改造成的医院里,蘩漪疯了,侍萍痴呆了;鲁大海不知去向,只剩下周朴园,在承受着这大悲剧,显然,在曹禺看来,周朴园也是可怜的。在某种意义上说,命运对他也是残酷的。
    在曹禺的作品中,所渗透的哲学,是他的那种独到的对世界和宇宙的感觉,尤其是那种神秘的感觉。他曾说:“那种莫名其妙的神秘,终于使一个无辜的少女做了牺牲,这种原始的心理有时不也有些激动一个文明人的心魂吗?”这里,说的是四凤,在第三幕,那个雷雨的夜晚,真是鬼使神差,魅影重重,曹禺把他的神秘感融入其中,可谓惊心动魄。
    究其根源,这种神秘感来自对于人的生命,人的命运的紧张的探索和感知。

    文摘

    序幕后十天的傍晚,在焦大星的家里。
    天色不早了,地上拖着阳光惨黄的影子。窗帘拉起来,望出去,展开一片莽莽苍苍的草原,有密云低低压着天边,黑森森的。屋内不见人,暮风吹着远处的电线杆,激出连续的凄厉的呜呜声音。外面有成群的乌鸦在天空盘旋……盘旋……不断地呼啸……风声略息,甚至于听得见鸟的翅翼在空气里急促地振激。渐渐风息了,一线阳光也隐匿下去,外面升起秋天的雾,草原上灰沉沉的。厚雾里不知隐藏着些什么,喑寂无声。偶尔有一二只乌鸦在天空飞鸣,浓雾漫没了昏黑的原野。
    是一间正房,两厢都有一扇门,正中的门通着外面,开门看见近的是篱墙,远的是草原、低云和铁道附近的黑烟。中门两旁各立一窗,窗向外开,都支起来,低低地可以望见远处的天色和巨树。正中右窗上悬一帧巨阔、油渍的焦阎王半身像,穿着连长的武装,浓眉,凶恶的眼,鹰钩鼻,整齐的髭须,仿佛和善地微笑着,而满脸杀气。旁边挂着一把锈损的军刀。左门旁立一张黑香案,上面供着狰狞可怖、三首六臂金眼的菩萨,趺坐在红色的绸帘里。旁边立一焦氏祖先牌位。桌前有木鱼,有乌黑的香炉,蜡台和红拜垫,有一座巨大的铜磬,下面垫起褪色的红棉托,焦母跪拜时,敲下去,发出阴沉沉的空洞的声音,仿佛就是从那菩萨的口里响了出来的。现在香炉里燃着半股将尽的香,火熊熊燃,黑脸的菩萨照得油亮油亮的。烛台的蜡早灭了,剩下一段残骸,只有那像前的神灯放出微弱的火焰。左墙巍巍然竖立一只暗红的旧式立柜,柜顶几乎触到天花板,上下共两层,每层镶着巨大的圆铜片,上面有老旧的黄锁。门上贴着残破的钟馗捉妖图。右窗前有一架纺线机,左面是摇篮,里面的孩子已经睡着了。暗黑的墙上挂着些零星物事。在后立一张方桌,围着几张椅子和长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