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中国文学史(套装上下册)(插图本)[平装]
  • 共1个商家     48.00元~48.00
  • 作者:郑振铎(作者)
  • 出版社:中国文联出版社;第1版(2009年10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5965843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中国文学史(套装上下册)(插图本)》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

    目录

    上册
    绪论
    上卷 古代文学
    第二章 古代文学鸟瞰
    第二章 文字的起源
    第三章 最古的记载
    第四章 诗经与楚辞
    第五章 先秦的散文
    第六章 秦与汉初文化
    第七章 辞赋时代
    第八章 五言诗的产生
    第九章 汉代的历史家与哲学家
    第十章 建安时代
    第十一章 魏与西晋的诗人
    第十二章 玄谈与其反响
    中卷中世文学
    第十三章 中世纪文学鸟瞰
    第十四章 南渡及宋的诗人们
    第十五章 佛教文学的输入
    第十六章 新乐府辞
    第十七章 齐梁诗人
    第十八章 批评文学的发端
    第十九章 故事集与笑谈集
    第二十章 六朝的辞赋
    第二十一章 六朝的散文
    第二十二章 北朝的文学
    第二十三章 隋及唐初文学
    第二十四章 律诗的起来
    第二十五章 开元天宝时代
    第二十六章 杜甫
    第二十七章 韩愈与白居易
    第二十八章 古文运动
    第二十九章 传奇文的兴起
    第三十章 李商隐与温庭筠
    第三十一章 词的起来
    第三十二章 五代文学
    第三十三章 变文的出现
    第三十四章 西昆体及其反动
    第三十五章 北宋词人

    下册
    第三十六章 江西诗派
    第三十七章 古文运动的第二幕
    第三十八章 鼓子词与诸宫调
    第三十九章 话本的产生
    第四十章 戏文的起来
    第四十一章 南宋词人
    第四十二章 南宋诗人
    第四十三章 批评文学的复活
    第四十四章 南宋散文与语录
    第四十五章 辽金文学
    第四十六章 杂剧的鼎盛
    第四十七章 戏文的进展
    第四十八章 讲史与英雄传奇
    第四十九章 散曲作家们
    第五十章 元及明初的诗词
    第五十一章 元及明初的散文
    第五十二章 明初的戏曲作家们
    第五十三章 散曲的进展
    第五十四章 批评文学的进展
    第五十五章 拟古运动的发生

    下卷 近代文学
    第五十六章 近代文学鸟瞰
    第五十七章 昆腔的起来
    第五十八章 沈璟与汤显祖
    第五十九章 南杂剧的出现
    第六十章 长篇小说的进展
    第六十一章 拟古运动第二期
    第六十二章 公安派与竟陵派
    第六十三章 嘉隆后的散曲作家们
    第六十四章 阮大铖与李玉

    序言

    我写作这部《中国文学史》,并没有多大的野心,也不是什么“一家之言”。老实说,那些式样的著作,如今还谈不上。因为如今还不曾有过一部比较完备的中国文学史,足以指示读者们以中国文学的整个发展的过程和整个的真实的面目的呢。中国文学自来无史,有之当自最近二三十年始。然这二三十年问所刊布的不下数十部的中国文学史,几乎没有几部不是肢体残废,或患着贫血症的。易言之,即除了一二部外,所叙述的几乎都有些缺憾。本来,文学史只是叙述些代表的作家与作品,不能必责其“求全求备”。但假如一部英国文学史而遗落了莎士比亚与狄更司,一部意大利文学史而遗落了但丁与鲍卡契奥,那是可以原谅的小事么?许多中国文学史却正都是患着这个不可原谅的绝大缺憾。唐、五代的许多“变文”,金元的几部“诸官调”,宋、明的无数的短篇平话,明、清的许多重要的宝卷、弹词,有哪一部“中国文学史”曾经涉笔记载过?不必说是那些新发见的与未被人注意着的文体了,即为元、明文学的主干的戏曲与小说,以及散曲的令套,他们又何尝曾注意及之呢?即偶然叙及之的,也只是以一二章节的篇页,草草了之。每每都是大张旗鼓的去讲河汾诸老,前后七子,以及什么桐城、阳湖。难道中国文学史的园地,便永远被一班喊着“主上圣明,臣罪当诛”的奴性的士大夫们占领着了么?难道几篇无灵魂的随意写作的诗与散文,不妨涂抹了文学史上的好几十页的白纸,而那许多曾经打动了无量数平民的内心,使之歌,使之泣,使之称心的笑乐的真实的名著。

    文摘

    插图:


    《诗经》在秦汉以后,因其地位的抬高,反而失了她的原来的巨大威权。这乃是时代的自然淘汰所结果,非人力所能勉强的。但就文学史上而论,汉以来的作家,实际上受《诗经》的风格的感化的却也不少。韦孟的《讽谏诗》、《在邹诗》,东方朔的《诫子诗》,韦玄成的《自劾诗》、《戒子孙诗》,唐山夫人的《安世房中歌》,傅毅的《迪志诗》,仲长统的《述志诗》,曹植的《元会》、《责躬》,乃至陶潜的《停云》、《时运》、《荣木》,无不显然的受有这个感化。
    然而,在同时,《诗经》却遇到了不可避免的厄运:一方面她的地位被抬高了,一方面她的真价与真相却为汉儒的曲解胡说所蒙蔽了。这正如绝妙的《苏罗门歌》一样,她因为不幸而被抬举为《圣经》,而她的真价与真相,便不为人所知者好几千年!
    《诗经》中所最引入迷误的是风、雅、颂的三个大分别。孔颖达说:“风、雅、颂者,诗篇之异体,赋、比、兴者,诗文之异辞。……赋、比、兴是诗之所用,风、雅、颂是诗之成形。”(《毛诗正义》)关于赋比兴,我们在这里不必多说,这乃是修辞学的范围。至于风、雅、颂三者,则历来以全部《诗经》的诗,属于其范围之内。三百篇之中,属于“风”之一体者,有二《南》,《王》、《豳》、《郑》、《卫》等十五国风,计共一百六十篇;属于“雅”者,有《大雅》、《小雅》,计共一百零五篇;属于“颂”者有《周颂》、《鲁颂》、《商颂》,计共四十篇。《诗大叙》说:“上以风化下,下以风刺上。主文而谲谏,言之者无罪,闻之者足以戒,故日风。……是以一国之事,系一人之本,谓之风。言天下之事,形四方之风,谓之雅。雅者正也,言王政所由废兴也。……颂者,美盛德之形容,以其成功告于神明者也。”朱熹说:“凡诗之所谓风者,多出于里巷歌谣之作,所谓男女相与咏歌,各言其情者也。……若夫雅颂之篇,则皆成周之世,朝廷郊庙乐歌之词,其语和而庄,其义宽而密,其作者往往圣人之徒,固所以为万世法程而不可易者也。”(《诗经集注序》)《诗大叙》之说,完全是不可通的。汉人说经,往往以若可解若不可解之文句,阐说模糊影响之意思,《诗大叙》这几句话便是一个例。我们勉强的用明白的话替他疏释一下,便是:风是属于个人的,雅是有关王政的,颂是“以其成功告于神明”的。朱熹之意亦不出于此,而较为明白。他只将风、雅、颂分为两类;以风为一类,说他们是:“里巷歌谣之作”,以雅、颂为一类,说他们是:“朝廷郊庙乐歌之词”。其实这些见解都是不对的。当初的分别风、雅、颂三大部的原意,已不为后人所知;而今本的《诗经》的次列又为后人所窜乱,更不能与原来之意旨相契合。盖以今本的《诗经》而论,则风、雅、颂三者之分,任用如何的巧说,皆不能将其抵牾不合之处,弥缝起来。假定我们依了朱熹之说,将“风”作为里巷歌谣,将“雅颂”作为“朝廷郊庙乐歌”,则《小雅》中的《白华》:“白华菅兮,白茅束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