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幻象文库?大师的盛宴:20世纪最佳科幻小说选[平装]
  • 共4个商家     28.90元~36.00
  • 作者:奥森?斯科特?卡德(编者),姚向辉(译者),等(译者)
  • 出版社:新星出版社;第1版(2012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330710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20世纪最佳科幻小说选:大师的盛宴》编辑推荐:一、28位科幻小说史上最伟大的作家。阿西莫夫、阿瑟?克拉克、海因莱因、雷?布拉德伯里、乔治?马丁、威廉?吉布森、勒古恩、希尔弗伯格、弗雷德里克?波尔等在中国早已如雷贯耳的大师,均赫然在列。
    二、27篇世界顶尖的短篇科幻小说。奥森?斯卡德从以上大师的众多作品中精挑细选出的杰作!在文本质量、读者影响力、奖项声誉、小说类型等方面都几近完美。这本合集很好地展示了美国科幻小说发展的历史脉络,也代表了上世纪美国科幻短篇小说的最高水平。
    三、王牌编辑。《20世纪最佳科幻小说选:大师的盛宴》由美国著名科幻作家奥森?斯科特?卡德编辑,并在每篇作品前附上自己亲笔所写的导读。卡德是拥有世界声誉的“安德”系列的作家,在中国科幻迷圈子中广受欢迎,拥有大批粉丝。
    四、《20世纪最佳科幻小说选:大师的盛宴》译稿聘请大量在科幻圈享有盛誉的新生代译者共同翻译。姚向辉、陶雪蕾、耿辉、姚人杰、潘振华、李懿、刘冉等曾发表大量优秀译作,并在读者中拥有良好口碑的杰出译者的参与,为《20世纪最佳科幻小说选:大师的盛宴》译文的质量,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20世纪最佳科幻小说选:大师的盛宴》国内最棒的经典科幻小说合集!顶尖科幻作家!+顶尖科幻作品!+王牌科幻编辑!+翘楚科幻翻译!

    名人推荐

    对于最资深的科幻迷来说,此书或已不能满足您最挑剔的口味,但对于那些初次涉猎或者正在进阶的科幻小说粉丝来说,它绝对是一本不容错过的好书!
    ——辛西亚?沃德(美国知名科幻评论家,作家)

    媒体推荐

    这一选集中的作品你也许都猜到了,这得归功于卡德编辑对科幻小说和作家们是我深厚了解。因此,他针对对每个故事写的介绍评语都特别出色。这些推荐的文字让科幻小说走出教室,不再仅仅是学生们的专属爱好,开始成为主流小说,受到所有人的热爱。
    ——《书单》杂志
    这一作品集中收录的都是上佳之作,且题材广泛,每一本都分量十足,让我们看到大师的作品有多么地让人印象深刻。
    ——《美国中西部书评》
    过去许多作品都被认为是二十世纪最佳科幻小说之一,它们都经得起苛刻地挑剔,但这次收录的杰作,它们是科幻小说中的顶峰。
    ——美国《科幻周刊》
    科幻巨头们云集于此……阿西莫夫、海因莱因、布拉德伯里、克拉克、吉布森、勒吉恩、波尔、尼文、埃里森、西尔弗伯格这些传奇科幻作家们的代表作已经出版得太多了,而这一系列不是向读者介绍作家们最出名的作品,而是那些最好的,但名声稍欠的小说,每一本都精彩绝伦。
    ——美国《VOYA》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奥森?斯科特?卡德 译者:姚向辉 等

    奥森?斯科特?卡德,雨果奖和星云奖的双重得主,世界上最炙手可热的科幻作家之一。他的作品《安德的游戏》是公认的科幻小说经典之作,由此改编的电影也即将上映。除了“安德”系列小说(《死者代言人》《外星屠异》《精神之子》《安德的影子》等),卡德还创作了一些备受好评的科幻、奇幻作品。而作为一位备受尊敬的剧作家,卡德创作的十多部戏剧业已被搬上各地的舞台。他同时还在几所大学和研究班教授写作课程,其中包括最近在佩伯代因大学开设的小说写作课。
    现在卡德和他的妻子以及五个孩子居住在北卡罗来纳州的格林斯博罗市。

    目录

    前言
    黄金时代
    叫我乔
    “你们这些还魂尸——”
    乐匠
    寂寞漂流碟
    机器人之梦
    尽化
    神的九十亿个名字
    艺术之作
    黑皮肤,黄眼睛
    新浪潮
    “忏悔吧,小丑!”嘀嗒人说
    尤瑞玛的缺陷
    乘客
    世界底下的隧道
    谁能代替人?
    那些离开奥梅拉斯的人
    无常之月
    媒体一代
    沙王
    异星歧途
    空战
    脸值
    罐子

    老鼠
    熊学会用火
    一逃了之
    旅行者

    序言

    列一个上世纪最棒科幻故事的清单,本身即是列出一千年间最棒科幻故事的清单——或者说是从有史以来直到现在,最棒作品的清单。因为整个科幻文学真正作为一种文学流派的历史,是从二十世纪伊始雨果?根斯巴克出版第一份专注于“科学文学”的杂志开始的。那时,这一流派曾被定义为“类似赫伯特?乔治?威尔斯所写的那种科学爱情故事”。
    赫伯特?乔治?威尔斯、儒勒?凡尔纳,以及大批探险故事作家(包括A.莫瑞特、亨利?莱德?哈葛德,以及其他后来完全变成科幻小说家的作家,如埃德蒙?汉密尔顿等)所著的作品,以后人的眼光看,皆可归入科幻文学范畴。但这些人却并未将自己的作品视为一种全新的文学体裁。即便笔下的故事里充斥着外星生物、稀奇古怪的新发明和远古时代的遗迹,他们也并未将自己归为一种别样的文学圈子。
    然而随着雨果?根斯巴克《惊奇故事》的发行,一切都发生了改变。这时,界定科幻文学风格的标准终于出现,并一度成为一片藩篱,促进了这一风格作品的发展——只有特定类型的故事会被收录其中。这为到底什么是科幻文学书写了定义。同时,这份杂志中还包含了一个读者来信专栏。
    正是这一读者来信专栏催生了科幻文学圈子。喜爱这一风格的读者们给根斯巴克写信,并热切地阅读别人被刊登在杂志上的信。随后便是绕开中间环节,彼此直接通信。接下来,他们开始见面交流,探讨:“科幻文学是什么?”“科幻文学应该怎么写?”之类的问题。这些人也开始撰写自己的科幻故事,并彼此分享。最终,各种俱乐部建立起来,来自五湖四海的铁杆科幻迷们开始举行聚会。如今,世界科幻大会的成员来自几十个国家,操着不同的语言(当然英文仍是这一文学风格的通用语言)。
    随着读者们慢慢变成爱好者,又从爱好者变成创作者,一套与大学里所教授的内容不甚相干的文学理念被确立起来。在大学里,到处充斥着各种文学批评的高谈阔论,仿佛是要告诉世人为什么现代主义文学作品可被称为“高雅”一般。那些老学究们自然会把精力全部放在伍尔芙、劳伦斯、乔伊斯、艾略特、庞德、福克纳、海明威,以及与这些人风格类似的作家身上,而不会关心科幻文学藩篱里的那点事儿。直到最后他们不得不去关注,因为他们的学生总是会提到《沙丘》和《异乡异客》。老学究们发现,对于他们所注重的所谓“高雅文学”的标准,那些封面怪模怪样、五颜六色的书籍和杂志完全不以为然。然而他们却未能认识到自身理论标准的偏谬,而是给自己找了一个更安全更稳妥的台阶,宣称科幻文学“难登大雅之堂”。
    常言道,对于手持锤子的人来说,什么东西看上去都像钉子。其实这句话并非处处适用。对于学术文学权威们(我更愿意称呼他们为“严肃文学圈子”)来说,这句话应该改成:对于手上只有一把锤子的人来说,螺丝钉是一颗有缺陷的钉子。
    于是乎,《大西洋月刊》《哈珀杂志》或是《纽约客》,每年都会罗织出一篇文章,阐述为什么科幻文学“难登大雅之堂”。面对那些试图维护象牙塔免遭崩塌之苦的老学究们,我们还能盼着他们有什么作为呢?
    事实是,至二十世纪四十年代,科幻文学已经成为最具活力、最多产、最具创新精神、最完备的文学流派。借力于为故事和理念而自发阅读的读者,而非那些为了考试成绩而草草浏览的书生秀才,科幻文学得以发展和改变,不断进行着自身进化,并不仅仅局限于科学和文学,而是从其他风格中吸取营养。就这样,科幻文学代代相承,凝结了比其他流派更广更深厚的历史内涵。
    我本人涉足科幻文学领域较晚。在我出生的一九五一年,这一进程中具有开创性的部分业已完成。约翰?W.坎贝尔进一步夯实了科幻文学的科学基础(当然,传统的“惊世骇俗”式探险小说依然继续存在着)。罗伯特?海因莱因教会了人们如何逐步阐述故事,这是每一个科幻小说作家和读者在涉足这一领域时必须掌握的文学技巧。我出生的那个年代,海因莱因、阿西莫夫、克拉克等早已成为科幻文学领域的领军人物,而布拉德伯里、安德森和布里希也很快家喻户晓。在我的成长过程中,科幻文学每时每刻都陪伴着我。
    而事实上它也依然属于所有人。由于多数科幻文学读者都是自发阅读的(诚然,也有少数作者发现自己的作品在大学和中学校园里受众很广),老作品会一直出版。这可不是因为某些老学究们说这些作品“登得大雅之堂”,而是因为还有人在读它们,并且向朋友们推荐,诸如阿西莫夫的《基地》、赫伯特的《沙丘》、海因莱因的《严厉的月亮》或是勒古恩的《黑暗的左手》之类。此类文学作品仍在人们之间口碑相传。推动这一风格发展的依然是那些狂热的读者,而作为结果,科幻文学得以继续稳步发展。我们可以随己所好阅读它们,并印在记忆之中。
    不过,阐述科幻文学的历史并非我编纂这本书的目的。这不是一本枯燥的教材,而是一个宝库,一部文字奇葩的集合。
    这宝库也并非是包罗万象的。我们面临着一些限制——出版商们愚蠢地认为人们不会花几十美元去购买一本几千页的大书。科幻文学领域杰作无数,我们无法网罗所有作品,亦不能顾及所有值得一提的作家。更遗憾的是,我们还有像雷?布拉德伯里、哈兰?埃里森、乔治?埃芬格、R.A.拉弗第这样尤其精于短篇故事的作家。在这样一本科幻文学作品集里,如果仅仅摘选布拉德伯里或者埃里森的一篇作品,简直是不可想象的。
    还有约翰?瓦利。对于这样一位连“短篇作品”也篇幅甚长的作家,若将其《按下回车键》或者《视觉暂留》收入本书,那么他的其他五篇作品该怎么办呢?鉴于此,我不得不剔除一些我自己非常喜欢的作家和作品——比如说彼得?迪金森的《航班》、菲利克斯?戈特沙尔克的《门厅里的人》、大卫?邦奇的“现代故事”系列等。还有布鲁斯?斯特林、康妮?威利斯、南希?克雷斯、卢修斯?谢福德、洛伊斯?麦克马斯特?比约德、诺曼?斯宾拉德、克利福德?西马克、冯达?麦金泰尔、奥克塔维亚?巴特勒、戴夫?沃尔夫顿等——很遗憾,还有许多作家的名字我无法在此一一详细列出,但有些作家在本书中会提及。
    不过,之所以有人给我投资,是因为我可以做这种艰难的选择。在呼喊,抱怨,自言自语直至深夜之后,我做出了选择。
    我是这样选择的:
    这些故事是我初次阅读便非常感兴趣,再次阅读依然很喜欢的作品。我认为它们都并非仅限于小范围受众,而是广受欢迎的作品。因为其作者皆是该领域颇具影响力的作家,引领了其他创作者,更因为这些作品改变了读者的人生。我尽量试图避免故事题材上的重复,当然,这些判断完全出于我的主观意识。
    最重要的是,这些故事都是我不会忘怀的。
    按照不同时期,我把它们归为三大类。首先是黄金时代,即从初始到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中期,涉及了开创我们所知科幻文学的作者和作品。没错,我知道《机器人之梦》是阿西莫夫后期的作品之一,但阿西莫夫其人却依然是一位属于科幻文学黄金时代的作家——也许称得上其中最棒的一位。同时,斯特金和布利什作为后黄金时代作家是值得商榷的,而汉密尔顿和比格尔也许会被看做更早期的人物。原谅我吧。不管你怎么称呼这一时期,这些人都是先驱者。
    其次是新浪潮时代——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中期到七十年代中期。标志是一些作家为这一领域带来了令人眼花缭乱的写作风格和激情,有时候甚至带着一丝狂暴,为科幻文学界重新注入了活力,并引入了许多全新的故事叙述模式。与此同时,传统的科幻文学在拉里?尼文、厄休拉?K.勒古恩、弗雷德里克?波尔、布莱恩?阿尔迪斯等的推动下继续得以丰富和发展。
    如果说新浪潮时代脱胎于黄金时代,而后叛离了其父辈的道路或者说拿过了接力棒的话,那么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则可称得上是黄金时代的孙辈。这一代作家都是看着《阴阳魔界》《外星界限》《星际迷航》,读着《叫我乔》《“你们这些还魂尸——”》《“忏悔吧,小丑!”嘀嗒人说》等等成长起来的。这一时期被称作媒体一代的作者发现他们可以撰写任何故事,同时有许多创作可以被冠以不同的独特属性——比如说“赛博朋克”,或是“人文主义”等——多数在这一时代开始创作的人发现自己可以随心所欲地进行写作,只要作品多少符合日渐模糊的风格标准即可。总会有读者渴望倾听作者的心声,玩味这些故事。
    当人们从一个时代走向下一个时代,会意识到科幻文学在这些年间是如何发展的——它从未失去与自身的根基的联系,也未曾遗忘我们作为一个群体所认知到的东西。
    也许我们已经经历并度过了科幻文学的时代;也许我们已经准备好了迎接文学史上的下一次变革,以及下一批故事讲述者;也许后科幻文学时代就在我们眼前。
    同样地,也许我们已经准备好面对风格界限的慢慢消隐。对我们来说,科幻文学已经融入了“文学”本身的定义之中。
    其实,我并不在乎这些。因为这本是文学评论家和教育者们该去操心的事。我真正在意的是,故事对人们的影响。它们让有着共同回忆的人们走到了一起。这些带给我们美好回忆的故事就在这本书中,它们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宝贵的财富。
    奥森?斯科特?卡德

    文摘

    版权页:



    台式便笺。日复一日,日日如此。9:00—查看邮件。9:45—和规划委员会碰头。10:30—与J.L.讨论安装进度表。11:45—祈祷下雨。12:00—午餐。如此这般。
    “我很抱歉,格兰特小姐,但是面试时间是下午2:30,现在已经快五点了。很遗憾你迟到了,我们只能按规定行事。你只能等到明年这个时间再来申请我们学校了。”如此这般。
    10:10分的列车从本地出发,在克莱斯特港、盖尔斯维尔、托纳旺达换乘站、塞尔比和法恩赫斯特站停车;周日增停印第安那市、卢卡斯城和科尔顿三站。10:35分出发的特快列车经停盖尔斯维尔、塞尔比和印第安那市;周日与节假日经停……如此这般。
    “我等不了啦,弗雷德。我三点钟得赶到皮耶尔·卡丁餐厅,我们明明说好2:45在终点站的大钟下见面的,但你没来,我只好自己去了。你总是迟到,弗雷德。如果你准时来的话我们的事情或许还有转机,但现在我只好自己点单了……”如此这般。
    亲爱的艾特雷夫妇:由于你们的儿子格罗尔德经常迟到,我们恐怕不得不让他暂时停学,直到他能保证自己每天按时到校为止。尽管他是一位成绩优异的聪颖学生,但他对学校的规章制度一再表现出这种蔑视的态度,在其他学生都能按时到校的情况下总是姗姗来迟,让我们觉得很难继续让他留在校内。如此这般。
    务必于上午8:45分准时到达,否则你将失去投票权。
    “不管你写成什么样,周四必须交稿!”
    退房时间是下午2:00。
    “你来晚了。这个职位已经给别人了。很遗憾。”
    “你迟到了二十分钟,这将从你的薪水里扣除。”
    “天呐,这都几点钟了,我得快跑才行!”
    如此这般。如此这般。如此这般。如此这般这般这般这般这般嘀嗒嘀嗒嘀嗒直到有一天我们不再支配时间,而是被时间支配,成为日程安排的奴隶,成为公转周期的崇拜者,过上了一种被严格限制的生活,因为如果我们不按时间安排行事,一切就会变成一盘散沙。
    后来,迟到已经不再是带给他人的一点困扰。它先是变成了一种过错,接着变成了犯罪,再然后变成了一种需要被制裁的犯罪:
    二三八九年七月十五日午夜12:00:00起生效“时间管理者”办公室要求所有人上交自己的时间卡和心率加速盘以便管理。根据555-7-SGH-999号法令对个体缩短时间的规定,每一个心率加速盘都要实名认证,接着——
    他们想出来的是一种缩短他人生命的法子。如果一个人迟到了十分钟,那么就从他生命里减掉十分钟。如果他迟到了一个小时,被减掉的可就不止一个小时了。如果有人总是迟到,也许在某个周日的晚上,他会收到一份来自“时间管理者”的通知,上面写着:您的时间已经用完,您将于周一正午时分被“关掉”,请安排好您的后事,先生/太太/双性人。
    因此,通过这样一个简单而又便利的科学方法(这个方法由嘀嗒人办公室严格地保密),这个系统得以维持下来。这是在紧急状况下唯一可行的办法,而且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种爱国行为。日程表必须被严格遵守,毕竟战争可能随时会降临。
    但是,战争本来不就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吗?
    “这真让人讨厌,”当爱丽丝将通缉海报展示给他看时,这位小丑说道,“太讨厌了,真是让人难以置信。这早就不是恶棍横行霸道的年代了,还贴通缉令!”
    “你知道吗,”爱丽丝提醒他,“你说话的时候屈折变化①太多了。”
    “对不起,”他恭谦地道了个歉。
    “没必要道歉,你总是在道歉。你犯下那么大的罪,埃弗雷特,这太让人难过了。”
    “对不起,”他又说了一遍,接着马上闭上了嘴,小小的酒窝又闪现了一下。他本不想道歉的。“我又得出去了,我还有事。”
    爱丽丝俏脸一沉,将咖啡杯重重放到了台上,“我的天哪,埃弗雷特,你就不能在家呆一晚上?非得穿着你那套牛鬼蛇神的小丑衣服,到处惹人厌?”
    “我——”他住了口,将小丑帽子啪地带在乱糟糟茅草似的红发上。他站了起来,把咖啡杯放到水龙头下冲洗干净,再搁进烘干机里吹了一会儿。“我得走了。”
    她没有回答。传真机呜呜地叫了几声,她扯出一张纸,看了两眼,朝他甩了过去。“又是你干的好事,想都不用想。你太荒唐了。”
    他快速地扫了几眼。上面说嘀嗒人正试图对他进行定位。他才不在乎呢,他出门又迟了。他停在门口,回忆着逃跑路线,突然转过身来狂躁地吼了一句:“嘁,你自己还不是用了一大堆屈折变化!”
    爱丽丝美丽的眼睛向上一翻。“你太不讲理了。”
    小丑大步流星走了出去,用力一摔门。这扇门叹了口气,轻轻关上,并自动落了锁。
    又有人在轻轻敲门,爱丽丝怒不可遏地站起来打开了门。他站在门外。“我十点半回来,好吗?”
    她露出了悲伤的神色。“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啊?你知道自己不会按时回来的!你明知道!你永远都在迟到,你现在还来跟我说这些没用的事干什么?”她关上了门。
    小丑站在门的另一边,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她是对的。她永远都是对的。我肯定会迟到。我永远都在迟到。我跟她说这些没用的事干什么?
    他耸了耸肩,朝外走去;他又迟到了。
    他放出一枚烟花弹,烟花在空中排出一行字迹:我将于晚八点准时参加第115届国际医学会议。希望届时大家都能来捧场。
    字迹在空中燃烧着,当然那些政府官员们早已等候多时了。他们,自然而然地,假设他肯定会迟到。但实际上他早到了二十分钟,此时他们正在大张旗鼓地布置逮捕他的陷阱,他的出现让他们一下子乱了阵脚。已布置好的大网收束了起来,反倒把他们自己全网住了,高高吊了起来,任他们在里面拳打脚踢、鬼哭狼嚎。小丑大笑了起来,笑得简直停不下来,一再真诚地致歉。那些一脸严肃地聚集在这里的外科医生也乐不可支地大笑起来,并用夸张的鞠躬来回应小丑的道歉。大家都开心极了,都以为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小丑节目,而那些被嘀嗒人派来逮捕小丑的人则没那么开心了,他们被不合时宜地高高吊在会场的上方,好像吊在码头上方的货物。
    当小丑还在进行他的“行动”的时候,城市的另一头发生了一件与此完全无关的事。在此将其提及,是为了告诉诸位,嘀嗒人到底有怎样的权势和地位。一个名叫马歇尔·德拉汉蒂的男人接到了嘀嗒人发来的“关闭”通知。他的太太从身着灰色制服的米尼手中接过了这份通知,米尼的脸上挂着那种一贯的、死灰色的“悲伤表情”。她不用拆封就知道手里的东西是什么。这些天来人们都练就了一眼就识破这种“情书”的能力。她喘着粗气,手里像是拿着一杯被下了毒的水,心里祈祷着这不是给自己的。这封信是给马什①的,她祈祷着,残忍而又现实地祈祷着,或是给他们一个孩子的,但不要是我,求求您,仁慈的主啊,不要是给我的。接着她拆开了信,这是给马什的,恐惧与解脱两种截然不同的情绪同时涌上她心头,总算找到个垫背的!“马歇尔,”她尖叫起来,“马歇尔!你过到头了,马歇尔!哦老天爷啊,马歇尔,我们该咋办,该咋办,马歇尔,我的老天爷啊马歇尔……”紧接着的那个晚上,马歇尔家里不停传来撕碎纸片的声音和恐惧的交谈,那种失去理智的臭气似乎都能从烟囱里钻出来,但是很显然,他们对此束手无策。
    但是马歇尔·德拉汉蒂想要逃跑。因此第二天中午“关闭时间”到来的时候,他已经逃到两百英里外的密林里了。但是嘀嗒人清空了他的心率加速盘,于是马歇尔·德拉汉蒂在奔跑中一个跟头摔倒,心脏停止了跳动,血液在涌向大脑的片刻干涸,他就此死亡。“时间管理者”办公室里的区域地图上,一个光点消失了。而传真机已经开始打印通知,乔琪·德拉汉蒂将获得政府救济,直到她再婚为止。这个补充说明到此结束,在这里要说的只是,不要觉得好笑,如果嘀嗒人查到了小丑的真实姓名,他就会故伎重施。这一点都不好笑。
    城市的购物层被穿着“周四购物”颜色的顾客围得水泄不通。女人们穿着浅黄色的衬衣,男人们穿着装饰着玉和皮革的山寨版紧身蒂罗尔式上衣,下身则是蓬松的泡泡裤。
    当小丑出现在新“效率购物中心”尚未竣工的屋顶上,大喇叭举在他挂着恶作剧笑容的嘴边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开始指指点点起来。他用严厉的指责口吻说道:
    “为什么要让他们把你们指挥得团团转?为什么要听他们的话,像蚂蚁像蛆虫一样急急忙忙累死累活?慢慢来!放慢你的脚步!享受阳光,沐浴春风,按照自己的节奏过自己的生活!别做时间的奴隶,生命还长着呢,让我们慢慢来,一步一步来……打倒嘀嗒人!”
    这疯子是谁啊?大部分的购物者都很好奇。这疯子是谁呢哎哟喂我要迟到了我得快一点儿……
    购物中心的建筑队收到了来自“时间管理者”的紧急通知,上面说那个代号“小丑”的重犯现在正站在他们的房顶上,他们需要配合政府来逮捕他。
    建筑队说不行,这样会拖慢他们的工程进度的。幸亏嘀嗒人长袖善舞,才说动他们停止手头的工作,上屋顶去抓那个手持喇叭的傻子。十几个健壮的工人爬上了升降机,开动反重力平台,一路升到屋顶。
    在经过一番惨败之后(由于小丑很注意分寸,没有人真的受伤),那些工人试图集合起来再次进攻,但是已经太迟了,他消失了。刚刚那场混乱已经吸引了一群人围观,整个购物循环被延误了几个小时。尽管只是几个小时而已,整个系统的供需已经落在了后面,因此上头只能采取措施加速剩余时段的买卖,但是由于突然中断又突然加速,全都乱作一团。
    “在抓到他之前不许回来!”嘀嗒人用非常平静、真诚的声音说。那是极度危险的信号。
    他们用上了猎狗。用上了探测仪。用上了心率加速交感仪。用上了贿赂。用上了恐吓。用上了拷问。用上了酷刑。用上了告密。用上了警察。用上了查封。用上了美人计。用上了指纹。用上了阴谋。用上了诡计。用上了劝降。用上了巫术,不过没帮上什么忙。用上了应用物理学。用上了犯罪学技术。
    结果他妈的怎么了?他们终于把他抓住了。
    最后他们弄明白了,他的真名叫做埃弗雷特·C.马姆。关于这个人,没什么可说的,除了“没有时间观念”这一条。
    “忏悔吧,小丑!”嘀嗒人说。
    “滚开!”小丑不屑地笑了起来。
    “你总共迟到了六十三年,五个月,三礼拜,两天,十二小时,四十一分,五十九点零三六一一一秒。你已经把所有时间都挥霍光了,甚至都开始倒扣了。我要把你关掉。”
    “吓唬别人去吧。我宁死也不愿意活在这个麻木的世界里,面对你这种阴阳怪气的东西。”
    “这是我分内的工作。”
    “做得好极了,你这暴君。你根本没权利指示人们做这做那,也没权利因为他们迟到就杀掉他们。”
    “是你适应不了。是你不能融入社会。”
    “给我松绑,我马上让我的拳头融入你的嘴里。”
    “你不守时。”
    “这并不是什么大罪。”
    “现在是的。在这个世界里,这是重罪。”
    “我讨厌它。这个世界太可怕了。”
    “并不是人人都这么认为。很多人就喜欢被指示。”
    “我不喜欢,我认识的大部分人都不喜欢。”
    “你错了,你猜猜我们怎么抓到你的?”
    “我没兴趣。”
    “一个叫做爱丽丝的女孩儿告诉我们的。”
    “你就扯吧。”
    “是真的。你让她坐立不安。她想融入社会,她想守序生活。我要把你关掉。”
    “那就关吧,别跟我废话了。”
    “我还是不要关了。”
    “你个蠢货!”
    “忏悔吧,小丑!”嘀嗒人说。
    “滚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