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重估线性叙事的价值:以小说与影视剧为例[平装]
  • 共1个商家     14.40元~14.40
  • 作者:杨世真(作者)
  • 出版社:浙江大学;第1版(2007年1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30805718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重估线性叙事的价值:以小说与影视剧为例》由浙江大学出版社出版。

    作者简介

    杨世真,男,副教授,博士,浙江传媒学院影视艺术学院任教。已出版著作《电视艺术原理》、《广播电视文学写作教程》(副主编),发表《我国动漫产业发展关键词解读》、《中韩电视剧艺术特征的比较研究》、《电视式微论——从遥控器到鼠标的革命》等学术论文十多篇。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项目课题、国家广电总局课题各一项,入选浙江省“新世纪151人才工程”,浙江省中青年学科带头人,曾获得浙江省电视牡丹奖二等奖两次,浙江大学董氏文史哲研究奖励基金二等奖两次。

    目录

    绪论 为什么要重提线性叙事
    第一章 线性叙事:批评话语中的贬义词
    第一节 米勒的“叙事线条”再解读
    第二节 线性叙事:关键词及基本描述
    一、米勒的“线性术语领域”
    二、麦基的“故事三角原理”
    三、一种比较
    四、有关线性叙事的关键词

    第二章 线性叙事何以式微
    第一节 线性叙事与现代性的幽灵——大本钟与达洛维太太的时空经验
    一、挣脱时间之链
    二、制造生活事件——以生抗死
    三、线性时间与线性叙事

    第二节 线性叙事与走入困境的西方艺术真实观
    一、谁在发难
    二、“三重交汇”
    三、来自东方的启示
    四、无端的指责

    第三节 艺术文本中的非线性叙事因子
    一、“媒介即讯息”
    二、从“听”到“看”
    三、小说中的非线性叙事因子
    四、“并置”:影像文本的兴起

    第四节 线性叙事与故事话语权
    一、主体:批评家>受众
    二、艺术类型:高雅艺术>通俗艺术
    三、文化语境:“文化工业”>大众文化

    第三章 线性叙事的回归
    第一节 中国当代小说创作中线性叙事的回归现象
    一、“先锋叙事”的终结
    二、从“叙述的冒险”到“冒险的叙述”

    第二节 电影文本中的线性叙事
    一、单镜头内的叙事:时基文本
    二、两个镜头之间的叙事:蒙太奇与视觉惯性
    三、整部电影的线性叙事:“故事电影”的主流地位
    四、“艺术电影”:一种反证

    第三节 电视剧文本中的线性叙事
    一、通俗本位的叙事姿态
    二、娱乐本位的叙事艺术
    三、商业本位的叙事工业
    四、观众本位的叙事接受
    五、线性叙事在其他电视节目中的泛化趋势

    第四节 线性叙事的接受动因
    一、对“复现”的需求
    二、对“秩序感”的需求
    结论 重估线性叙事的价值
    参考文献
    后记

    文摘

    第一章 线性叙事:批评话语中的贬义词
    “本书(指《解读叙事》——引者注)的逻辑骨架由一系列理论问题构成,涉及叙事线条的结尾、开端和中部。希腊人称该线条为‘故事’(diegesis)。……《俄狄浦斯王》究竟为何不符合亚里士多德提出的好悲剧标准呢?》……总而言之,《俄狄浦斯王》绝对不能证实亚里士多德所下的定义。”①
    ——【美】J.希利斯?米勒
    第一节 米勒的“叙事线条”再解读
    不知从何时开始,“线性叙事”在文学批评话语中渐渐成为了一个贬义词,给人一种过时的、业已被淘汰的和应该被淘汰的印象——这就是“线性叙事”在20世纪的遭遇。在当今许多文论中,在对许多作家作品的解读中,“线性叙事”往往不再被作为一个中性词语来表述;而一个作家,只要其作品打破了“线性叙事”的手法,就更可能获得额外的赞赏。在不知不觉中,这已经成为评判一部作品艺术水准的重要标准之一。这真是一个巨大的偏见!
    ①J.希利斯·米勒:《解读叙事》,申丹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序第1页,第5、7页。
    鉴于“线性叙事”在批评话语中指涉了诸如“情节”、“故事”、“因果性”、“时问性”、“真实性”、“连贯性”、“有机统一性”等等传统批评理论的基本概念,其越来越引起人们的关注就不足为怪了。这方面最近和最有影响力的人物莫过于J.希利斯·米勒了。
    作为公认的解构主义文论大家,J.希利斯·米勒于l998年出版了《解读叙事》一书。关于这本书的主旨,米勒在序言中谈到:“本书可视为长篇评论,旨在探讨亚里士多德在阐述故事开端、中部、结尾时所出现的问题(——着重号为引者所加)”①。在该书第一章米勒完整地引用了亚里士多德的这段话:
    根据我们的定义,悲剧是对于一个完整而有一定长度的行动的摹仿(mimesis),有的东西虽然完整,但可能缺乏长度。所谓完整,即有开头、中部、结尾。开头是指该事与其他事情没有必然的因承关系,但会自然引起其他事情的发生。结尾恰恰相反,是指该事在必然律或常规的作用下,自然承接某事但却无他事相继。中部则既承接前事又有后事相继。因此,结构完美的情节不能随意开始和结束,而应符合上述规则。②
    众所周知,这段话是亚里士多德的《诗学》第七章的核心内容,阐述的是悲剧及其情节结构问题。悲剧是亚氏最为器重的艺术样式,而在悲剧艺术的六个成分中,他认为“最重要的是情节,即事件的安排”③。亚里士多德关于悲剧情节的这个朴素而深刻的见解雄霸了西方艺术史两千多年,几乎成了一个艺术戒律而难以撼动! 
    ①J.希利斯·米勒:《解读叙事》,申丹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序第1页。
    ②转引自J.希利斯·米勒:《解读叙事》,申丹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6页。
    ③亚里士多德、贺拉斯:《诗学-诗艺》,罗念生、杨周翰译,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62年版,第2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