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汉译经典016:政治经济学及赋税原理[平装]
  • 共1个商家     12.30元~12.30
  • 作者:大卫·李嘉图(作者),郭大力(译者),王亚南(译者)
  • 出版社:凤凰出版传媒集团,译林出版社;第1版(2011年5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471760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汉译经典016:政治经济学及赋税原理》是汉译经典之一。

    作者简介

    作者:(英国)大卫·李嘉图 译者:郭大力 王亚南

    大卫·李嘉图(旧译“里嘉图”,1772-1823),英国古典政冶经济学的主要代表之一,也是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的完成者。《政治经济学及赋税原理》是他的代表作。

    目录

    译序/1
    原序/15
    第三版小引/17
    第一章 价值论/1
    第二章 地租论/25
    第三章 矿山地租论/36
    第四章 自然价格与市场价格/38
    第五章 工资论/41
    第六章 利润论/51
    第七章 国外贸易论/64
    第八章 赋税论/78
    第九章 原生产物税/81
    第十章 地租税/92
    第十一章 什一税/94
    第十二章 土地税/97
    第十三章 金税/103
    第十四章 家屋税/109
    第十五章 利润税/112
    第十六章 工资税/119
    第十七章 对原生产物以外诸商品的赋税/137
    第十八章 济贫税/146
    第十九章 论贸易通路的突变/150
    第二十章 价值与富之不同性质/156
    第二十一章 蓄积对于利润利息的影响/165
    第二十二章 输出的奖金和输入的禁止/172
    第二十三章 生产奖金论/185
    第二十四章 亚当·斯密的地租学说/189
    第二十五章 殖民地贸易/196
    第二十六章 总收入与纯收入/202
    第二十七章 论通货与银行/205
    第二十八章 论富国贫国金谷物及劳动的比较价值/217
    第二十九章 生产家支付的赋税/222
    第三十章 论需要供给对于价格的影响/224
    第三十一章 论机械/227
    第三十二章 马尔萨斯的地租学说/234
    附录一 引用各书题名/252
    附录二 几个译音的字/254

    文摘

    版权页:



    在谷价提高后,工资不变呢?一些微增加呢?大增加呢?那我们可以不问。制造家农业家须同样支付工资,亦同样受谷物腾贵的影响。但就他们的利润说,影响却不一致。农业家将以高格价售卖自己的商品,制造家的商品价格却依旧。利润不等,常常是资本移动的诱因。于是,谷物产量增加,制造品产量将减少。但制造品价格,不能因产量少而腾贵。制造品的供给,可由谷物输出而得。
    若说奖励金会提高谷物价格,那非相对提高,即是不相对提高,二者必居其一。若是相对提高,则在谷物尚未因供给丰饶而再减落以前,我们决不能否认农业家的利的特高,亦不能否认资本移动的诱因。若不相对提高,那除了纳税的不便以外,还有什么可以伤害国内消费者呢?如是,制造家购买谷物虽须支付追加价格,但他售卖制造品亦可以取得追加价格,二者可以相抵。
    亚当·斯密的错误,和《爱丁堡评论》作者的错误,出自同一来源。他们都以为“谷物价格,支配一切国产商品的价格”。亚当·斯密说:“这,支配劳动的货币价格,因劳动的货币价格,须够工人购买足够的谷物,以维持他自身和他家庭。支付的丰啬如何,固应视社会情状,但足够的谷物量,雇主终有支付义务。谷物的货币价格,支配一切其他原生产物的货币价格,从而支配各种工业原料的货币价格;谷物价格支配劳动的货币价格,从而支配各种工业劳动的货币价格;合计起来,从而支配全制造品价格。劳动的货币价格,一切生产物的货币价格,都须按照谷物的货币价格,为比例的腾落。”
    亚当·斯密这种主张,我早已加以驳斥。他认商品价格腾贵为谷物腾贵的必然结果。他以为,谷价腾贵的负担,只能由商品腾贵而支付。他不知道,这种负担的支付,不一定要提高商品价。
    他们二人,还有一个相似之点,卢梭以为,在政治方面打倒专制暴力贵族权威之后,确立第三阶级的自由,便是确立全国民的自由。亚当·斯密亦以为,在经济方面破除种种束缚之后,第三阶级的利益,便是全国民的利益。
    贯通亚当·斯密《国富论》全书的中心思想,便是这种假设。所以他全书讨论的,只是如何发展大工业,如何确立第三阶级自由的问题,但他全书的题名,却是《诸国民之富的性质及其原因之研究》。他以为,资本家为自身利益,把资本投在于己最有益的事业上,亦即最有益于社会。
    在亚当·斯密心中,劳动阶级与资本阶级斗争的黑影,全不存在。后来阶级斗争的惨状,他不曾梦想。在他整个的思想中,只有如何始可发展工业的问题,但工业发展之后,社会上究将受何种影响,在他,实在难于想象。在其《国富论》中,如果偶尔言及了工业发展以后的结果,那他的结论,便是:工业发展于全社会有利。他不知道,随生产问题而起的分配问题,会成为十九世纪二十世纪人类的中心问题。他只注意了经济上的生产问题,未曾注意经济上的分配问题。
    但历史告诉我们,工业发展的结果,决不如亚当·斯密所想象。工业发展,对于劳动阶级及资本阶级,可以而且一定会发生极端相反的影响。于资本阶级有利的,一定于劳动阶级有害。所以,在特殊情状下,工业发展不是国民之富的原因,只是特殊阶级之富的原因。
    由工业发展而引起的社会上各种惨状,终随时代之推进而暴露。乌托邦社会主义的兴起,乃为必要。圣西门,佛立埃,奥文辈的学说,遂大行于世。但在他们之前,还有一个思想家不可为我们所忽视的,是英国的威廉·高德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