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中国现代文学史论[平装]
  • 共1个商家     31.40元~31.40
  • 作者:钱理群(作者)
  • 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第1版(2011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950668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中国现代文学史论》:学术研究的清醒与坚守:王瑶的意义
    樊骏参与构建的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传统
    严家炎主编《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学史》时当下现代文学研究的启示
    构建“能承担实际历史重负的强韧历史观”
    生命意识烛照下的艾学史书写。

    作者简介

    钱理群,当代著名学者,北京大学教授,代表作有《心灵的探寻》、《周作人传》、《周作人论》、《丰富的痛苦》、《大小舞台之间》、《1948.天地玄黄》、《返观与重构》、《精神的炼狱》、《与鲁迅相遇》、《钱理群讲学录》、《我的精神自传》、《活着的理由》等。

    目录

    辑一:学人研究
    学术研究的清醒与坚守:王瑶的意义
    高举“鲁迅‘五四”’旗帜的学者——李何林先生的学术贡献
    一个“人”的标尺——从小说创作看贾植芳先生
    有承担的一代学人,有承担的学术——纪念田仲济先生诞辰一百周年
    读钱谷融先生
    樊骏参与构建的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传统
    用个性化方式响应时代对这一代学者的要求——支克坚先生学术思想和贡献初议

    辑二:学科研究评述
    现代文学史研究的历史回顾
    我们所走过的道路——《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一百期回顾
    附录“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和80年代的现代文学研究——答来访者问
    新一代的中国现代文学研究者——在唐瞍青年文学研究奖颁奖会上的讲话
    附录唐锼青年文学研究奖评语
    王瑶学术奖推荐书兼及近年学术研究新进展
    “找回失落的文学世界——答《南方文坛》记者问
    文学本体与本性的召唤——《诗化小说研究书系》序
    作为左翼作家的端木蕻良——《端木蕻良评论集》序言
    令人大开眼界的文学史景观——《读20世纪贵州文学史书系》
    新的可能性与新的困惑——读1998年出版的几本现代文学史著作笔记
    是集大成,又是新的开拓——读吴福辉《中国现代文学发展史》(插图本)
    严家炎主编《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史》对当下现代文学研究的启示
    2011年5月28日在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

    辑三:海外现代文学研究
    构建“能承担实际历史重负的强韧历史观——我看丸山升先生的学术研究
    附录在木山英雄《文学复古与文学革命》出版座谈会上的讲话
    辑四:研究视野,观念,心态,方法

    文摘

    版权页:



    明天的事,谁也顾不了,管不了;今天就是一切,一切属于今天。……我们要用一切努力来建树自己的今天,有了钱,就什么也有了。钱就是一切。……站到实际的岸上来,像人的活人。……宁肯痛痛快快活一分钟,不蹩蹩扭扭的活一百年,这就是今天主义的哲学”(《更下》);“中国的事就是这么一回事:只要有权有势,谁拿到手里是谁的,而且不论你是怎么拿来的,人家都尊重你,这就是中国的道理。……什么事业,革命,都是他妈的狗屁!谁信那个!谁干那个!”(《草黄色的影子》);“我能和没知识的人在一块吗?我看你老兄还有点梦想精神,……罗曼谛克的思想早过去了”,“我不信世界上再有什么比面包更伟大可爱了。不过,当我发现在这样的社会中枉费力气地追求到面包,而不能愉快地啃你自己的面包,那真不如到美国去,那里好得多了”(《理想主义者》)。在这些洋洋自得的夸耀背后,读者分明感觉到作者锐利的批判的目光,而且如一位批评家所说,已经不再有对《人生赋》、《剩余价值论》的主人公那样的悲悯,而“只有倒胃口的憎厌和切齿的鞭挞了”。①在这幅“人类前史的谑画”的每一个笔画背后,都响彻着一个声音:该结束了,这人的丑陋与堕落的历史!
    而且当时的贾植芳是充满信心的。因为他在自己的亲身经历中,发现了另一种人、另一种生命、另一种人生哲学的存在,其实他自己就是其中的一个成员,这就是他在《在亚尔培路二号》(在1949年单独印册的时候曾题为“人的证据”)与《人的斗争》、《血的记忆》里所写到的监狱里的革命者。——顺便说一句,贾植芳对自己作品的命名是有一个精心的设计的:从开篇的《人的悲哀》到40年代中期的《剩余价值论》(实际是“人的价值论”),到40年代末的《人的证据》、《人的斗争》,他关注、描写的中心始终是“人”,是对“什么是人”的追问。现在他在这些自觉地“保卫自己的人格的尊严和价值”,同时又为人的解放而自愿牺牲自己的生命的革命者身上,看到了真正的人性的光芒,或许这些“可爱可敬、可歌可泣的人们”就是胡风当年所说的“新人”,他们是有力量来结束这个人的丑陋与堕落的“人类前史”的:40年代末的贾植芳对此似乎并无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