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公共性与公民观[平装]
  • 共1个商家     0.00元~0.00
  • 作者:许纪霖(作者,编者)
  • 出版社: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江苏人民出版社;第1版(2006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214043894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公共性与公民观》是许纪霖编写的,由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陈弱水,台湾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研究员。
    黄克武,台湾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
    蔡英文,台湾中央研究院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中心研究员。
    萧高彦,台湾政治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台湾中央研究院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中心暨政治学研。

    媒体推荐

    值得思索的是,以往我们倾向于以西方为中心,从“画虎不成反类犬”的角度来探索中国“民主化”失败的诸多因素,包括一些学者所指出的不以个人价值作为终极目标、缺乏“公民社会”或”公共领域”,或不具”幽暗意识”等。然而自我与群体之间的合理关系到底有没有一个普遍性的标准’集体主义、自由主义、社群主义或”民主的儒家”四者之中,何者最能妥当安排群己关系,实现社会正义’这些问题或许是人类社会永恒的难题,而福山所谓的“历史的终结”,以为”西方的自由民主政体将作为人类最后的政体形式而得到普遍实现”,显然是个过度乐观的看法。
      ——黄克武:《从追求正道到认同国族》
    我们不能轻率地设问,在我概述的各种自由理论中,哪一种是正确的。每一种传统都提供了一套关于如何思考自由与国家的融贯的论述,并且每一种传统在不同的时代都回应了重大的人类利益。对于那些主要关注于限制专断权力之行使的人来说,认为依附构成了一种约束的新罗马式观点是恰当的。对于那些希望主张契约只要不是强迫的就是自由的以及殖民事业只要不严酷压迫臣服的居民就是合法的人来说,认为我们的自由只能被可以辨识的干涉行为所取消的观点是恰当的。对于那些热衷于控制自由市场的破坏性并坚持认为国家有义务帮助贫弱者的人来说,将自由视为自我实现的”积极”理想是恰当的。我们可以认为这些社会哲学受到了某种误导,但是我们不能仅仅指出它们所基于的自由理论缺乏融贯性就把它们打发掉。
      ——昆廷·斯金纳:《国家和公民自由》
    我认为民主必须处理三个问题,或者说满足三个标准。第一个标准我称之为正当性,大陆学人一般称之为合法性。第二个是合理性。最后一个是公共性。…这三个标准是彼此独立的,可是我们对于民主的了解往往只注意到正当性的标准问题。我们设定了套少数服从多数、一人一票、票票等值的原则,就以为得出的民主结论就一定会符合上述三个标准。如果希望对民主的了解更加深入,那么就不能仅仅把对民主的要求停留在第个标准上,而应该要求它同时满足正当性、合理性和公共性三个标准。
      ——钱永祥:《民粹政治、选举政治与公民政治》

    目录

    编者:本辑导读
    Part 1 中外思想史上的公共与公民观念/The Concept of“Public”and Citizenship in History of Thought
    陈弱水:中国历史上“公”的观念及其现代变形
    黄克武:从追求正道到认同国族——明末至清末中国公私观念的重整
    蔡英文:公民身份的多重性——政治观念史的阐述
    萧高彦:施米特与阿伦特公民观念的比较研究

    Part 2公民与国家:超越自由主义的视野/Citizen and State:Beyond Liberal ism
    昆廷·斯金纳:国家与公民自由
    菲利普·佩迪特:城市的自由:一种共和主义的理想
    哈格·帕塔潘:朋友与公民:转变中的现代共同体基础
    刘训练:当代共和主义的复兴
    周保松:道德平等、分配正义与差异原则

    Part 3 公民政治的实践维度/The Practice of Citizen PoIitics
    钱永祥:民粹政治、选举政治与公民政治
    张福建:参与和公民精神的养成
    陈淳文:公民、消费者、国家与市场
    徐责:从三种公民观看两种全球化:自由市场时代的公民政治
    江宜桦:公民理念与公民的教育

    文摘

    二、清中叶以降经世思想对公私问题的讨论
    清中叶以后思潮走向之主脉是从理学、考证转移到经世致用、汉宋调和与中体西用,此一变迁有非常复杂的渊源,如今文学的兴起与王朝的衰微等,然而不容忽略的是与上述顾、黄、王的经世传统与戴震、凌廷堪所倡导的“以礼代理”的思想倾向,亦即所谓“实学”的兴起,有直接的关系。乾隆末年时陆懼(1726-1785)曾编辑《切问斋文钞》(1776,以下简称《文钞》),此书是近代经世思想的前驱,其中就收有张尔岐(1612-1678)与顾炎武的通信,讨论“行已有耻”,也收录了顾炎武的《与友人辞祝书》与《答王山史书》、《论风俗》,以及凌廷堪的《复礼》一文。陆懼亦曾致书戴震讨论理欲之辨,他对戴震表示:“来教举近儒理欲之说,而谓其以有蔽之心,发为意见,自以为得理,而所执之理实谬,可谓切中俗儒之病。”
    然而《文钞净同时也收录了许多理学家的作品,而将析论性与天道与重礼的想法结合为“下学而上达”的“一贯”主张。《文钞》中汤斌(1627一1687)的《答陆稼书书》一文认为“欲求孔孟之道,而不由程朱,犹航断港绝潢而望至于海也……欲明程朱之道者,当心程朱之心,学程朱之学,穷理必极其精,居敬必极其至”。陈道(1707-1760)的《与熊心垣书》一文则表示反对这样的玄想:“前明讲学者喜言高妙,辨及毫芒,析愈精而说愈纷,于己于人究无裨益”。因此《文钞》的学术立场整体来看是反对士人只知天人之学,却忽略道德实践,该书主张不放弃形而上的理想,而是以道德实践为本,逐渐体认性命与天道。用张尔岐的话来说,“因标见本,合散知总,心性天命将有不待言而庶几一遇者”。如果用学派分野来看,《文钞》所谓的正确的学术是:尊崇程朱、不排击陆王,而以理学中重实际的传统来提倡下学上达的一贯主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