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再生实验室:军工厂绝密灵异事件大曝光[平装]
  • 共2个商家     19.10元~21.00
  • 作者:赵九八(作者)
  • 出版社:中国画报出版社;第1版(2012年7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4604993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再生实验室:军工厂绝密灵异事件大曝光》编辑推荐:中国悬疑图书首席品牌“零壹社”7月新书推荐,国内首部灵异小说横空面世!
    近年来最轰动中国的军方绝密灵异事件大曝光;中国首部以军方实验室为题材的恐怖小说;亲历者向我们讲述与蛇通灵的惊悚体验;悬疑名家莲蓬、求无欲、童亮鼎力推荐!

    作者简介

    赵九八,自从我18岁那年在鄂西北被水鬼猴子咬伤后,就莫名其妙地加入了军工厂,我的人生顿时从此改变。由那场洪灾所引出的一系列诡异事件,竟然都与这个藏在大山深处的神秘军工厂有关!在军工厂的这段日子里,我遇到神秘家族的成员陈小燕,这个女孩身上藏了太多秘密,而且与那个长生不老的谜团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我也万没想到,断掉的胳膊居然还能长出来!人类真的能永生吗?在接下来的日子中,我还将会遭遇到什么样的诡异经历?

    目录

    第一章 水鬼初现 002
    第二章 蛮河水怪 018
    第三章 河洞迷踪 038
    第四章 断臂之痛 053
    第五章 神秘家族 069
    第六章 鬼谷惊魂 096
    第七章 千足青虫 122
    第八章 黑雾蛇影 138
    第九章 兽能生慧 154
    第十章 隐形攻击 178
    第十一章 地底石树 194
    第十二章 小燕归来 217
    第十三章 绝密任务 233
    第十四章 声波武器 249

    序言

    缘起
    南宋初年,宋室南迁,金兵在北宋故地烧杀劫掠,其中一队金兵行军至荒郊野岭,见树木葱茏之中有一座尼姑庵,领兵的金将大喜,遂带领纵兵入寺。寺内只有数名女尼,女住持双手合十,向金将拜倒:“此乃佛门清净之地,我等乃潜心修佛之人,将军莫伤我寺内众弟子,贫尼愿献出寺内所有财物以及几名女子供将军享用。”
    说罢,两个女尼领了几个年纪很小的女孩出来,都没有落发,想必是逃难的宋人,被父母卖与尼姑庵。
    金将大笑,并未领情,纵兵淫乐,金将独坐几案之后,一边饮酒一边看着麾下兵士作恶。未落发的几个民女中,有一个年纪极小的,大概只有五六岁,金兵虽然凶恶,却也未曾碰她。她缩到香案之下,蜷成一团。金将家中有一小女,与此女年岁相近,心生恻隐,沉声道:“过来。”
    小女孩似乎有些害怕,抱着双膝不肯动。
    金将脸色一沉:“还不快过来!”
    小女孩犹豫了一下,从几案下爬了出来,来到他身边,不敢看他,低着头扯自己的衣角。她家中似乎尤为贫困,衣服上有好几个补丁。
    “你叫什么?”
    小女孩儒儒道:“梅花。”
    我的耳朵里只有陈小燕的声音,前方树木中的黑影是声音的来源地。我的呼吸变得急促,不知道该怎么办,双腿不听使唤地迈出,向前走了过去。这声音似乎有种魔力,可以勾走我的魂,让我变得被动,整个人都被牵着鼻子走。
    我的大脑还很清醒,让我转身进屋好不好?就算前方真是陈小燕也不想见她了,这么寒冷的夜晚,陈小燕装神弄鬼搞得我很烦躁,玩我也不能这样玩啊!我的大脑中还有个不敢想的猜测,怕走进这树间,见到的不是陈小燕,而是什么怪物。
    我的脚步已经迈进树间的黑暗了,谜底马上就要揭晓。
    “赵小林,赵小林……”
    声音很近,听得我冷汗直冒,平视的眼前什么都没有,心“怦怦”狂跳。
    “赵小林,赵小林……”
    我感觉声音从头顶传来,抬头看,见着了星光,树枝间看见了一个模糊的影子,仔细看,才发现那是陈小燕的头颅,她趴在树上古怪地看着我,这让我愣了愣,片刻才反应过来,真是陈小燕在叫我。
    “陈小燕,你,你一直跟着我们啊!”
    趴在树上的陈小燕一动不动,不回我话,仍然古怪地盯着我,盯得我心里发毛。
    “嘻嘻!”
    陈小燕开始笑。
    “你倒是下来啊!别趴在树上!”
    “嘻嘻!”
    陈小燕像是在回应我的话,忽然动了,从树上爬下,奇怪的是她下树的姿势很特别,像一条蛇贴着树干由上而下。我看着陈小燕下树的奇怪动作,整个人呆成了石像,这真是陈小燕吗?
    陈小燕爬得近了,确实是她,这让我很欣慰,只不过陈小燕下了树后,却不站起来,而是在地上昂着脖子,抬着头继续爬。
    对于陈小燕的古怪行为,我感觉很不可思议,正思考着该怎么办时,陈小燕又开口说话了。
    “赵小林,我,我,我,我要喝你的血!”
    陈小燕要喝我的血?听了这话后我愣了愣,如是真想喝我会让她喝的,救她大伯时我就放过血,再放一次也没有什么,只要别喝光就行。只不过这陈小燕很古怪,不像个人,倒像条蛇。
    陈小燕靠近了我,双手抓住了我的大腿,顺着腿向上爬,我很惊讶,陈小燕就这么古怪地爬了起来,紧紧地贴着我站立。我和陈小燕近在咫尺,仿佛回到了救陈小燕大伯时她帮我脱衣服的那幕。
    我想起了陈小燕脖子处的女儿香,心里好一阵恍惚,黑暗中脸又红了。忽然间我感觉奇怪,那股勾魂荡魄的女儿香怎么没有了呢?陈小燕的脖子靠近我鼻子时,却怎么也闻不到香。
    陈小燕喃喃自语:“血,血,血,血……”
    我猛然间明白过来,发觉不对头,如果陈小燕真是个人,那么紧贴我的感觉应该是只在前方,怎么背后也有紧贴的感觉呢?这陈小燕不光没有女儿香,还似乎像条章鱼一样紧紧抱着我。妈的,我暗骂一句,她根本不是陈小燕,不知道是什么古怪的东西。
    陈小燕的嘴巴哈出气,搞得我丝丝痒,我用唯一的手,想要推开在我脖子处的陈小燕,她却开始嗅着我脖子处的大动脉嘻嘻笑。忽然,陈小燕露出了凶神恶煞般的表情,张大了嘴巴,让我看见了她嘴里的獠牙。
    我操!真他妈不是人!我在心中大骂,可能中了幻觉,不知不觉着了道,被什么怪物给缠上身,而且这个怪物要吸我的血。
    怪物居然长着陈小燕的头,这让我非常惊讶,她渐渐红了眼,变得非常亢奋。
    想起了山民睡前说的那些黄皮子精狐狸怪,该不会我遇到了山里面的妖怪?我那一只手抵抗不住怪物的强力,渐渐支撑不住,怪物缠得我越来越紧,胸部开始发闷,喘不过气来,我的眼睛也开始发胀,血涌了上来,眼珠子仿佛要爆开。
    我的身体就快要沦陷,就快要支撑不住,扯着怪物的手臂发麻,棉花一样软。此时,怪物的头猛然向后仰,缠着我的身子也放松下来,好像被谁给扯下了身。然后,一股腥臭的液体溅了我满脸,摸了摸,热的,嘴角中也沾染了一点,尝了尝,是血。
    血溅得我睁不开眼,没看清楚到底怎么回事。我感觉到脖子处痛,该不会是我的血溅出来了吧?我心惊胆战地摸了摸脖子,还好,完好如初,不是我的血。
    惶恐的状态下,我终于睁开了眼睛,看见地上躺着一条蟒蛇,它正在挣扎,然后蛇蹿进了草丛中消失不见了。我连忙看身旁,旁边站着陈三爷,他手中拿着陈小燕给我的匕首。
    我的手摸了摸腰间,不知道什么时候陈三爷将匕首摸了去,刚刚他就是用匕首给了那怪蛇一刀,怪蛇才放开我逃跑了。
    “小子!”陈三爷说,“你差点儿着了道,这怪蛇似乎能放出迷惑人的黑雾,让人产生幻觉,要不是你在屋外喊了陈小燕,老子也不会跑出来跟着你,看着你被这怪蛇缠,才晓得这怪蛇这么古怪!”
    我有喊过陈小燕吗?想了想,出屋的时候确实喊过。
    陈三爷冷冷地看着我:“你小子命大,老子也以为是陈小燕来咯,听见你胡言乱语,一会儿喊陈小燕,一会儿又让她下树,才他妈搞明白,是那怪蛇给你小子下的套!”
    难道说怪蛇喊我的声音陈三爷听不到吗?想到这里,我开始冒冷汗。
    我又想到了鬼谷中也有陈小燕喊我的声音传出,隐藏于白雾中的黑雾是不是这怪蛇发出来的呢?让众人睡着都是这怪蛇做的手脚吗?这怪蛇为什么不吸别人的血要吸我的血?我忽然明白过来,鬼谷中这蛇很可能发现了我的与众不同,于是想吸干我的血液。我确实很与众不同,绝密再生试验让我体内有些东西变得很特别。
    为什么是陈小燕的声音而不是别人的声音?这蛇为什么不在鬼谷中吸干我的血?当时又发生了什么意外状况?随着我的推断,事情渐渐明朗起来,鬼谷中众人昏迷后应该是陈小燕到来且遇见了蛇,怪蛇听见她叫喊了我,知道了我和她的关系所以模仿。陈小燕和怪蛇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这样一想我心里倒是很高兴,因为怪蛇模仿陈小燕喊我的名字,这就证明她确实跟着大家。但转瞬间我又担心起来,这蛇夜间追来了,迷惑了我且让我将它看成陈小燕,这次没有陈小燕的踪影,该不会是陈小燕在鬼谷中遭遇了什么不测吧?
    我想到这里,心里堵了堵有些痛。陈三爷冷冷地看着我,眼中精光闪现,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思。
    “小子,愣个啥?将你知道的全告诉我!”
    陈三爷把玩着匕首,走近我将匕首插回了我的腰间。
    我想通了前因后果,开始冒冷汗,陈小燕很可能跟随大家进入山谷,然后遇到了怪蛇出现了危险。我将推断告诉陈三爷,陈三爷听后脸色一变。
    “我家小燕有危险?”陈三爷反问,过了一会儿,他又说,“嘿嘿,不太可能,这些都是你小子自以为是的推断吧?你的血到底有哪点不同?”
    陈三爷一听,就听出了我话语中关键所在,难道要告诉他我因为被洪水中的水鬼猴子抓,被秘密做了绝密再生试验的事儿?不能说,一说出来就要将陈小燕塞给我古书的事情也交代出来,不能让陈三爷知道我将古书给弄丢了。
    “你的血到底有哪点不同?被那种怪蛇惦记,老子来看看!”
    陈三爷说完话舔了舔嘴唇,靠近我,从我腰间又拔出了匕首,锋利的刀锋开始在我脖子上滑。

    文摘

    “咕咕,咕咕咕咕!”水鬼猴子仿佛在讥笑,一步步靠近。此刻,在它眼里,我似乎成了唾手可得的猎物。
    ——水鬼初现

    原来爬上我身体的东西是最终变异体女人的头发。她的头发分成了几道在我衣服上爬,很快就爬到了我脸上。然后这些头发又分成好几束,分别钻进我的嘴巴、鼻子、耳朵里。
    ——蛮河水怪

    怪蛇即将成为实验室的新品种,就像曾经的水鬼猴子一样,成为人类的试验品。而对我来说,虽然断了的手臂并没有长出来,但就自身出现的伤口能够快速愈合这点而言,难道我就不是试验品吗?
    ——再生实验

    这是用古法培育出的蚂蝗,钻入身体后会随着血管在人体各处游走,对治疗高血压及驱除血管内的脂肪有奇效。它们也能用来控制人,如果不用特殊方法解救,七十二小时后就会在血液中大量繁衍。等到蚂蝗生出小崽,众多的小蚂蝗急着想要出来,就会在你皮肤表面咬出无数个小洞。
    ——神秘家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