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地铁2034[平装]
  • 共1个商家     24.60元~24.60
  • 作者:德米特里?格鲁克夫斯基(作者),李悠然(译者)
  • 出版社:中国友谊出版公司;第1版(2012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572961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地铁2034》编辑推荐:2012年来临之时,《地铁2034》,《地铁2033》续集,终于与无数期待已久的中国游戏迷和小说迷见面。《地铁2033》面世后广受好评,欧美十七个国家争相出版,同名游戏火爆万分,同名电影也进入拍摄阶段,被认为是比2012更贴近人类生存现状的末日预言。除了延续《地铁2033》让人惊叹的背景设计、惊心动魄的情节发展、神秘强悍的战斗角色,《地铁2034》有自己独立的情节主线(可独立阅读),线索更复杂,人物更多面,矛盾更紧张,情感更震撼。用作者德米特里的话来说,《地铁2034》的“叙事方式与史诗类似”。这是一部当之无愧的末日史诗,一本振聋发聩的末日警世书! 2034,末日地铁,在这满目疮痍的地球上,人还能不能被称之为人?人和变异生物有什么区别?人类遗忘了什么又发现了什么?人类还能为这世界留下些什么?人类能不能找到最后的曙光?我们把手伸向星空,星空中是救世主还是宇宙的绝望?我们把手伸向内心,内心里是重建世界的勇气还是无尽的悔恨?2012,日本核泄漏历历在目,环境污染日日环绕,我们能不能避免末日,守卫地球,守护人类?《地铁2034》是一曲直抵人心的种族悲歌,最后的人类、最大的秘密、最强的战斗背后是最深的情感、最高的信仰。它不能让所有人放下武器,却能让我们改变战斗的方向。在末日,每个人都是种族的战士,无论你是用枪作战还是用爱!兄弟们,英雄已经归来,烈焰已经重燃,战斗还未结束……《地铁2034》3D游戏、《地铁2033》电影,全球登陆倒计时。

    作者简介

    作者:(俄罗斯)德米特里?格鲁克夫斯基 译者:李悠然

    德米特里?格鲁克夫斯基,1979年出生于莫斯科,拥有新闻学与国际关系学双学位。长期在欧洲各国媒体工作,曾探访过世界上许多国家甚至参加过北极探险。除了俄语,德米特里还精通英、法、德、西班牙、希伯来等多种语言。目前,在俄罗斯最有名的电台工作。

    目录

    序章
    第一章 保卫塞瓦斯多波尔
    第二章 回归
    第三章 来世
    第四章 交织
    第五章 记忆
    第六章 另一端
    第七章 穿越
    第八章 面具
    第九章 空气
    第十章 死后
    第十一章 礼物
    第十二章 标志
    第十三章 一个故事
    第十四章 还有什么?
    第十五章 双面人
    第十六章 在笼中
    第十七章 谁在说话?
    第十八章 逃脱
    尾声

    序言

    序章
    2034年。世界夷为一片废墟,人类几近灭亡。满目疮痍的城市充满核辐射,生命无法存在。城市的边缘据说是无边无际的沙漠和变异了的森林。
    人类文明的残存渐渐变成了回忆,自此谎言丛生,久而久之便成为传奇。
    此时距最后一架飞机飞离地球表面已经过去了二十余年。锈迹斑驳的铁轨不知延伸至何方。无线电通信荒废已久,无线电员们无数次将频率调至纽约、巴黎、东京和布宜诺斯艾利斯,一遍又一遍听到的只是令人沮丧的呜咽声。
    自这一切发生起仅过去20年,但人类已经向新生物交出了自己对地球的掌控权。在射线的作用下诞生的怪物反而适应了变化了的世界,成为他的新主人。
    人类的时代已逝去。
    而他们却不想去相信。他们统共还剩下几万个,他们不清楚,在地球的某个角落是不是还有人活了下来,抑或他们就是地球上最后的人类。
    他们住在莫斯科的地铁中,这是人类最大的防核辐射防空洞,人类建造了它,它成了人类最后的避难所。仅存的人类在那一天几乎全部躲进了地铁,地铁拯救了他们的生命。密封阀将那些射线和变异的怪物阻隔在外,严重耗损的过滤器净化着水和空气。能工巧匠们组装了动力机器用于发电,在地下农场种植蘑菇,饲养猪。当然了,穷人连老鼠都不会嫌弃。
    中央控制系统崩溃已久,地铁站都变成了小型国家,人们在那里紧密团结在理想、信仰、水过滤器周围,更因必须打退共同敌人的进攻而紧密联系着。
    这样的世界没有明天。这样的国度装不下理想、计划和希望。情感让位于本能——最原始的求生欲,活下去,活下去,不计一切代价地活下去!

    后记

    尾声
    荷马叹了一口气,他翻过这一页。本子上的空白页剩得不多了——还剩两页。再写些什么,再捐献点什么?他把手伸到篝火上面——手指完全被冻僵了,得用热气舒展一下。
    老头自动请缨在南隧道当了哨兵。在这里工作时要面向隧道,好过在塞瓦斯多波尔的家中处在一大堆死气沉沉的报纸中间。
    队长坐的地方仍与其他守卫保持了一段距离,那里是光明和黑暗的交界处。有趣,为什么他偏偏选择了塞瓦斯多波尔站,看来在这个站中有什么特殊的魔力……
    猎人始终没有跟荷马提起过,在林地站的时候,在猎人外壳上显形的是谁,但现如今荷马知道:他所看到的不是一个预言,而是一个警示。
    一个星期以后,涌入图拉站的水才被排空,一些残迹被从环线运来的巨大抽水泵抽了出来。荷马自愿与第一批侦察兵一起去了那里。
    有几乎300具尸体。他没有感到恶心,忘记了一切,亲手在那些可怕的尸体中翻找,寻找着她,寻找着她……
    他坐在最后一次见到萨莎的那个位置。在最后时刻他没来得及救她,他也没来得及扑回去,跟她一起死在这里。
    长得没有尽头的队伍,其中有健康人,有病人,走向了塞瓦斯多波尔站, 走向了卡霍夫线的康复隧道。乐手没有说谎:射线的确可以终止疾病。
    也许,他从头到尾都不曾说过谎;也许,绿宝石城真的存在在什么地方,要是能找到它的城门就好了……也许,他已经找到了那扇门,只是当时他还不够好,不能让它在他面前打开。
    “当水消退的时候……”这一刻来得太晚了。
    其实绿宝石城并不是诺亚方舟,真正的方舟就存在于这个大地铁中。这是最后的庇护所,人类最后的栖息地。这里没有黑色狂暴的大洪水,就连诺亚、闪和含都不知道;这里没有卫道者、冷漠的人、卑鄙无耻的小人。对怪物,还有那些没有偿还自己作下的孽的人,它的门永远不会打开。
    这样的人有千千万万,他们不会出现在这部小说中。老头的笔记本已经被全部写满了。他的书——并不是方舟,而是一艘纸船,它不能把所有的人都载上船。但在荷马看来,他的每一笔在落下去的时候都十分谨慎,纸上已经留下了重要的东西……不是关于这些人,而是关于全人类。
    关于往昔的记忆不会消失,荷马这样想。我们整个的世界由其他人的思维和创造交织而成,就像我们中的每一个一样——我们由从祖先那儿继承而来的无数块马赛克拼成。他们给后代留下了自己的足迹,留下了一块心灵, 一片灵魂,我们要做的就是仔细看清楚。
    他的这艘用纸建造的船,充满了思想和回忆,它能在大洋上永远行驶下去,直到有人把它捡起,辨认出上面的字迹。然后他能明白,人有时是不会改变的,就算世界毁灭了,人仍能忠于自己。天堂之火种在了里面,就算乘风破浪,这火花也永不熄灭。
    如今,荷马个人的账单已经偿清。
    荷马闭上眼睛,感受着被光明环绕的塞瓦斯多波尔站。站台上聚集了数千人,他们穿着盛装,那样的服饰属于荷马年轻的时代,当时没有人想要叫他荷马,甚至没有人想要用名和父称来称呼他,现在有新移民加入到他们的车站中来,他们共同居住在地铁里。没有人感到惊奇,没有人感到不适,他们被一种神秘的力量拧在了一起……
    他们正等待着什么,他们全部焦急地看着昏暗的隧道。现在老头认识这一张张面孔了,那里有带着他的孩子们的妻子、他的同事们、他的同学们、他的邻居们、他最好的两个朋友,还有阿赫梅特,还有他喜爱的电影演员们。那里有他还记得的所有人。
    隧道被照亮了,一辆列车无声无息地驶进站台——列车上的窗户温暖明亮,车体被打扫得干干净净,车轮也被涂上了油,驾驶室却是空的,里面只挂着熨得平平整整的制服和白色的衬衫。
    “那是我的制服,”荷马想着,“那是我的地方。”
    他走进驾驶室,打开列车各个车厢的车门,鸣了一声笛。人群涌入,占领了车厢里的座椅。每个人都有座位,乘客们心满意足地微笑着,老头也微笑着。
    荷马知道:当他在自己的本子上画下最后一个句号时,这列辉煌的载满幸福乘客的列车就会自塞瓦斯多波尔站起程,驶向永恒。
    突然,在不远处,一声嘶哑的非人的呻吟将老头从幻想拉回了现实。荷马一下子精神起来,抓起了冲锋枪……
    那是队长发出的声音。老头微微站定,想走过去看一下猎人的状况。猎人一遍又一遍呻吟似的发出奇怪的声音……音调一会儿高……一会儿……现在低了一些……
    老头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他顿时石化了。
    猎人正用沙哑的声音断断续续地吹着口哨,错了,就从头再来……那声音轻轻的,像催眠曲一样。
    这便是列昂尼德没有取名的那段旋律。
    在图拉站,荷马怎么也没能找到萨莎的尸体。
    还有什么?

    文摘

    列车很久很久以前就僵死在这里了,谁也没希冀着它重新开动起来。但每次看到这一幕,荷马都想爬到它那彻底损毁了的驾驶室中,轻轻抚摸那些操作盘仪表,闭上眼睛想象列车在隧道中全速运行时的场景:列车头后是一连串灯火通明的车厢,载着满满的乘客,读着书的、打着盹的、漫不经心看着广告的,以及伴随着发动机的轰隆声费力交谈的。
    “当核泄露警报在最近的地铁站拉响时,大门要立刻放下、打开,以协助国防系统和军队疏散伤者并封闭地铁站。”
    对地铁司机来说,这个“审判日”来临时的工作守则,上面一条一条清清楚楚,理解起来也并不困难。上面的每一条,只要是规定了的,只要是有可能去完成的,都被完成了。大部分列车组都在地铁站台上停着,昏睡般一动不动,车组的备用零件被陆续拆走、偷光。撤退下来的居民们事先被告知将要在地铁中躲避几个星期,后来他们发现自己不得不在这个防空洞中待上一辈子。
    只有在列车上,荷马才觉得精神振奋,似乎那里才是他的家园。撤退了的居民被安置保护起来。荷马对一切感到很痛心,就像看到自己心爱的猫被做成了标本。但在那些不适宜安置居民的车站,例如纳西莫夫大街,虽然列车停在那里,同样受着时间和不文明生物的侵蚀,但多多少少仍是完整的。
    荷马无论如何也不能将自己的视线从车厢上挪开,但在他的耳中却交织着沙沙声和咝咝声。从站里传来了高吼着的鬼魅般的警报声和低沉的鸣笛声,这种警报声是他从未听到过的。那是一声长音接着两声极短促的音,是核泄露的警报声!
    一阵急促的刹车声后,每一个车厢里都响起了令人无所适从的广播: “尊敬的乘客们,我们很遗憾地通知您,因为技术原因,本地铁停运……” 司机没有再冲着麦克风多讲一句话,他的助手荷马也没有,因为当时谁也无法意识到在这官腔十足的通知背后隐藏着一个怎样棘手的困境。
    那把密封阀的大锉刀,矗立在忘川的新河道中,永远将世界生死两界隔开。那本“审判日”地铁员工行为准则中规定,在核泄露警报响起后6分钟内,这扇大门就要永久性关闭,不管有多少人留在了“生”这一边。如果有人试图阻止大门的关闭,就直接开枪射击。
    穿着断了跟的高跟鞋奔跑的女人,她们的丈夫拼命抵住钢铁庞然大物想要让她们进去,一个平常在站中巡逻、专门对付流浪汉和酒鬼的军士,能去射死这样的男人吗?至于那些戴着制服帽、蛮横不讲理的大妈们,30年的工龄内一直站在地铁闸机旁边做着两件事——制止别人进站以及吹哨子,她们能把奄奄一息的老人拒之门外吗,何况老人身上还戴着饱含血泪史的橙黄色英雄勋章?6分钟,准则规定6分钟决定一切,6分钟内人要么变成机器,抑或,变成怪物。
    女人的尖叫,男人的怒吼,孩子们的嚎啕大哭。机关枪在扫射,冲锋枪在连发。每一个扩音器都在广播,那是一种金属般冷酷的声音,冰冷地呼吁着,这声音要求人们保持冷静。之所以要呼吁号召,是因为每一个人都知道当前发生了什么事,没有一个人可以控制住自己,保持冷静。那么的冷漠无情:“不要恐慌,不要张皇失措……”哭泣,哀求……
    之后又是射击。
    警报拉响后的6分钟过去了,在哈米吉多顿绝世天劫前的一分钟内,密封门的两部分合在了一起。伴随着如泣如诉的丧钟般的警报声,门闩清脆有力地归位。死寂。
    就像在古墓中。
    他们不得不紧贴着墙壁绕过这个车厢——司机刹车刹得太晚了。也许,这是因为注意力被站台上的情境所吸引的缘故。他们沿着生锈了的铁梯向上爬,很快便到达惊人宽敞的大厅。没有一根柱子,只有一个带着椭圆形深槽的半圆形拱门,上面竖着照明灯。这扇拱门包围着站台,也包围着两条延伸至不同方向的铁轨,上面还停着列车。多么精致的设计构造啊!那么简洁大方……但千万别往下看,别看自己的脚下,也别看自己的前方。
    不要再盯着这个站看下去,因为你不会想知道它现如今是如何面目全非。这是一个怪诞的荒郊墓地,灵魂在这里却得不到安息;这是一个瘆人的屠宰场,堆满了被剔得干干净净的白骨、腐烂了的躯体,和不知从哪具尸体上散落的四肢。这些丧心病狂的恶魔,贪婪地在自己宽广领地的边缘地带拖来了那么多人,甚至一时半会儿都吃不下,便储存起来。这些“储粮”开始腐烂分解,但对这些恶魔来说,这样的食物更符合它们的口味,所以它们继续积攒,贪婪的欲望没有穷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