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六个寻找剧作家的角色[精装]
  • 共2个商家     19.00元~19.50
  • 作者:皮兰德娄(LuigiPirandello)(作者),吴正仪(译者)
  • 出版社:上海译文出版社;第1版(2011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2752195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六个寻找剧作家的角色》是译文戏剧馆系列之一。

    媒体推荐

    “皮兰德娄对戏剧的贡献可以同乔伊斯对小说或毕加索对绘画的贡献相媲美。”
      ——意大利著名作家 莫拉维亚
    “皮兰德娄代表了20世纪20年代思考的一代,不仅是他本国的,而且是整个西方世界思考的一代。这一代是受弗洛伊德影响的第一代人,是开始重新估价现代环境中的个性之谜的一代人。”
      ——美国著名戏剧评论家 诺里斯·霍顿

    作者简介

    作者:(德国)皮兰德娄(Luigi Pirandello) 译者:吴正仪

    路易吉·皮兰德娄(Luigi Pirandello,1867~1936),意大利小说家、戏剧家。一生创作了40多部剧本。主要剧作有《六个寻找剧作者的剧中人》、《亨利四世》、《寻找自我》等。1934年被授予诺贝尔文学奖, 以表彰 “他果敢而灵巧地复兴了戏剧艺术和舞台艺术”。皮兰德娄的荒诞剧《六个寻找作者的剧中人》(1921)是使剧作家荣膺诺贝尔文学奖的扛鼎之作,与另外两部剧作《各行其是》(1924)、《我们今晚即兴演出》(1929)一起被视为是皮兰德娄“戏中戏”三部曲。《六个寻找作者的剧中人》可谓是将“戏中戏”的技巧与手法运用得相当娴熟的精妙杰作。

    目录

    译本序
    六个寻找剧作家的角色
    亨利四世

    文摘

    版权页:



    母亲:
    分离多年,发生了那一切之后……
    父亲:
    难道那位好汉让你远走他乡,也是我的过错吗?(向经理)先生,他们走得那么突然……我不知道他们迁居哪里,我找不到他们的行踪。那么,年深月久,我对他们的挂念也就逐渐淡薄了。没有想到在他们回来之后,这出残酷的戏突然开场了。那时,我不由自主地被我那仍旧还有的肉欲的苦恼所驱使……唉,苦恼,对于一个不愿意有不正当关系的独身男子来说真是苦恼;既不是太老,可以不需要女人,又不是很年轻,可以毫不自惭地轻易找到一个!苦恼吗?不!是恐惧,恐惧:因为没有女人肯爱他了!当他看清这种处境时,他就应当不去做了……唉!先生,每一个人在别人面前,总是装得一本正经,但是他自己清楚他心里有些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向诱惑屈服之后,马上又摆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以此来维护自己的尊严,就像在一座坟墓前面竖起一块完整坚固的石碑一样,以此来掩饰羞耻的痕迹和埋葬丑恶的记忆。人人都是如此,只是没有勇气把这些说出来罢了。
    继女:
    做事的勇气倒是人人都有的!
    父亲:
    人人都有!只是偷偷地干!所以,说出来需要更大的勇气!因为只要他说出来,就倒了霉!人们就要给他安上放荡的罪名。这是不对的,先生。他跟别人一样,甚至更好一些,因为他不怕用理智的光辉去赤裸裸地揭开人类兽性的羞耻,别人却都闭上眼睛不敢正视。比如女人,就是这样。女人是怎么行事的呢?她用挑逗的媚眼来引诱你,你抓住她!刚刚把她抱住,她就立刻闭上眼睛。这是她顺从的表示,以此告诉男人:“你别看了,我已经看不见了!”
    继女:
    什么时候她不再闭眼睛呢?当她觉得没有必要闭上双眼来掩饰自己的赧颜时,反而用那已经变得冷漠无情的眼光去看那个男人,没有一丝的柔情,为什么男人对此却视而不见呢?啊,真讨厌,我真讨厌,这些混乱不清的道理,这一套哲学把人的兽性揭示出来,然后又去保全它,姑息它……先生,这一套话,我听不下去!因为当一个人抛弃了做“人”的一切累赘,抛弃了一切美好的追求,一切纯真的感情,抛弃了理想、责任、情操和廉耻,把生活“简化”到禽兽的地步时,却侈谈起悔恨,没有比这更使人厌恶得作呕的事情了——简直是鳄鱼的眼泪!
    经理:
    我们还是讲事实吧,讲事情经过吧,我的先生们!这些都是议论!
    父亲:
    好吧,先生!事实只是一只口袋,它空着的时候立不起来。要使它竖立起来,必须往袋子里面装上支配行动的理智和感情。我那时无法得知那个男人是死了,她们两手空空地回到了这里。为了养活孩子,她(指母亲)就在附近当裁缝,正好是从那个女人……那个帕奇夫人那里领活计。
    继女:
    诸位,你们可知道,帕奇夫人是一个能干的穿针引线的人物!表面上,她伺候一些上流社会的漂亮太太,其实她设下圈套,利用这些漂漂亮亮的太太……更不用提别的那些女人如何了!
    母亲:
    先生,请您相信我的话,我做梦也不曾想到这个老妖精给我活干,是因为看中了我的女儿……
    继女:
    可怜的妈妈!先生,您知道,当我把妈妈做好的活计送去时,那个女人是怎么做的吗?她指给我看妈妈做活时做坏了的地方,要求赔偿。先生,您明白吗,结果是由我来偿还,而我可怜的母亲每天缝补帕奇夫人的那些东西直到深更半夜,还以为自己是在为我和两个孩子受苦受累!
    [演员们做出愤慨的表示,并且为之感叹。
    经理:
    (立刻接上)在那里,有一天,您遇见了——
    继女:
    (指父亲)——他,他,先生!他是一个老主顾!您看,将要演出一场好戏了!精彩的好戏!
    父亲:
    后来她母亲突然到来——
    继女:
    (马上狡黠地)几乎撞见了!
    父亲:
    (高声)没有,她来得很及时,很及时!真侥幸,我及时认出了她!于是我把她们都带回了家。先生,您可以想到现在我和她相遇时的尴尬情景:她就是您看到的那个样子,我呢,我简直不敢抬起头来正眼看她!
    继女:
    真是怪事!先生,在那件事情之后,难道他能把我当一个正派、纯洁、有教养的娇小姐看待吗?难道他还认为我符合他的要求,具备“无懈可击的道德上的健全”吗?
    父亲:
    先生!对我来说,全部悲剧就发生在这里,这是良心的悲剧。我们大家都认为“良心”只有一种,其实不然,有许多种“良心”,人们的良心是各式各样,形形色色,应有尽有的。这个人有这个人的“良心”,那个人有那个人的“良心”,彼此天差地别!我们还幻想式地认为“某种良心”永远是大家行动的准则。并非如此啊!并非如此!当你的某一行动使你陷入一种不幸的困境,突然遭到人们的冷嘲热讽时——我并不是说人人都会遇到这种处境——你就会发现,人们用这唯一的准则以这一次行为来判断你的一生,仿佛你的一辈子都断送在这件事情上了,因此而羞辱你,这是多么地不公平!现在,您明白了这个姑娘的不良用心吗?她在一个她不应该看见我、我也不应该看见她的地方和场合,偶然地遇到我;我从未想到我一生中短暂的无聊时刻竟会与她在一起,她要我把这当成一个既成事实予以承认!先生,我最真切的感受就是这一点。您将会发现这出悲剧的最大价值就在其中。其次,才是其他人的遭遇!他的故事……(指儿子。)
    儿子:
    (轻蔑地耸肩)别提我,与我无关!
    父亲:
    跟你没有关系吗?
    儿子:
    没有,而且我不想介入,因此你知道得很清楚,我不能跟你们一起在这里演戏!
    继女:
    我们是粗鄙下贱的人!他是高贵的绅士!但是,先生,您可以看出来,我几次用鄙视的眼光把他看得低下了头一因为他知道他对不起我。
    儿子:
    (瞟他一眼)我吗?
    继女:
    你!你!是你使得我流落街头的!是你!(演员们表示愤慨)你用冷冰冰的态度把我们拒之门外,不用说没有骨肉之情,连济人危难的怜悯之心也一点没有,是不是?我们是一伙侵犯了你那合法王国的强盗!先生,我希望您看看我和他单独相处的那些场面!他说我在大家面前横行霸道。可是,您看吧,正是他的这种态度逼得我提出那个被他称为“卑鄙无耻”的理由,我和我的母亲——也是他的母亲——才以“女主人”的身份住进他的家的。
    儿子:
    (缓缓地走上前)先生,他们串通一气,平白无故地欺负我。先生,请您设身处地想一想,一个做儿子的,有一天,他正安安稳稳地守在家里,突然闯进一位傲慢无理的小姐,就是这个样子,“两眼冲天”地问他父亲是否在家,我也不知道她找他有什么事情;不久之后只见她又来了,还是那么神气活现,还带着那个小女孩;后来看见她以一种很暧昧的态度对待父亲,迫不及待地找他要钱,说话的语气使人觉得他必须给钱,因为他负有这种义务。这使我感到莫名其妙。
    父亲:
    实际上,我的确有这个义务:这是对你母亲的义务!
    儿子:
    我怎么能知道呢?先生,我何曾见过她?我又何曾听人说起过她?有一天,我看见她同她(指继女)来了,带着那个男孩,还有那个小女孩。人们告诉我:“你知道吗?她就是你的母亲!”我从她(再指继女)的举动里猜到了她们的用意。就这样,不久之后她们就住到家里来了……先生,我不能、也不愿意把我看到和想到的东西说出来,甚至对我自己也不想说。所以,您可以相信,我是不会惹是生非的。先生,我是戏里一个“不登台”的角色;同他们在一起,我觉得难受,难受极了。你们让我走开吧!
    父亲:
    你说什么?这是借口!正是因为你这样才……
    儿子:
    (很气愤地)你了解我吗?你什么时候关心过我?
    父亲:
    我承认!我承认!这不也是一个情节吗?你对我、对你的母亲是这么冷漠、狠心,你的母亲回到家里,她第一次看见已经长得这么大的你,她的眼睛认不出你来了,但是她的心里知道你是她的儿子……(向经理指着母亲)您看:她哭了!
    继女:
    (生气地跺着一只脚)她像一个傻子!
    父亲:
    (马上指着继女对经理说)她不能忍受他的那种态度,这是可想而知的!(重新指儿子)他说与他无关,相反他几乎是剧情的关键人物,您看那个男孩,他总是畏畏缩缩地寸步不离母亲……因为他害怕他!也许他的情况是最痛苦的:他比别人更加感到陌生,可怜的孩子感到被人收留的屈辱和哀伤—虽然是出于好心的收留……(自以为是地)他完全像他的父亲!胆怯,沉默……
    经理:喂,这可不好!您不知道孩子们上舞台是件为难的事!
    父亲:噢,但是他很快就要离去,您不要发愁!还有那个小女孩也一样,她还先走一步……
    经理:
    那很好!我对您说真心话:我对这一切感兴趣,非常感兴趣。我看出这是可以发掘出一出好戏的材料!
    继女:
    (欲插入谈话)有我这样一个人物,还能不是好戏吗!
    父亲:
    (急于想知道经理的决定,制止她说话)你不要说话!
    经理:
    (没有注意到插话,继续说)很新奇,是的……
    父亲:
    嗯,是最新奇的,先生!
    经理:
    还真有胆量——我说,你们就这样跑到我面前演起来了……
    父亲:
    先生,您还不明白:我们生来就是舞台上的人……
    经理:
    你们是业余演员?
    父亲:
    不是,我是说生来就是舞台上的人,因为……
    经理:
    哼,别瞎说了,您一定演过戏!
    父亲:
    没有,先生。可也是,每一个人都演着一个自己选择的角色,或者别人为他指定的生活中的某一个角色。在我身上,也跟在别人身上一样,热情一旦进发,就会产生出有点戏剧性的事情来……
    经理:
    让我们想想办法,想想办法!——您要知道,亲爱的先生,这里还没有剧作家……我可以把一个剧作家的地址告诉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