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中小学生必读丛书:茶馆?龙须沟[平装]
  • 共3个商家     10.50元~17.60
  • 作者:老舍(作者)
  • 出版社: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第1版(2010年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6134775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在《老舍经典作品集:茶馆·龙须沟》中曹禺这样说:一句台词一个人物,演绎可感可叹的悲喜人生;一爿茶馆一个社会,映射沧桑变幻的炎凉世态!正因为有了《茶馆》这样深刻的经典作品,才使北京人极有才华的戏剧艺术家们纵横驰骋于世界舞台,使中国话剧艺术在国际上焕发了夺目的光彩。
    《老舍经典作品集:茶馆·龙须沟》收录了老舍先生的茶馆、龙须沟、西望长安、女店员、全家福、宝船这六部话剧作品。
    正因为有了《茶馆》这样深刻的经典作品,才使北京人极有才华的戏剧艺术家们纵横驰骋于世界舞台,使中国话剧艺术在国际上焕发了夺目的光彩。

    作者简介

    老舍,(1899年-1966年),原名舒庆春,北京人。中国现代小说家、戏剧家。老舍一生勤勉,著述颇丰,被誉为“人民艺术家”。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骆驼祥子》《四世同堂》《二马》《猫城记》;中篇小说《月牙儿》《我这一辈子》;短篇小说集《赶集》《樱海集》《蛤藻集》;剧本《茶馆》《龙须沟》等。 老舍在文学创作方面成就卓著,为中国现代文学创造了一个丰满完整的市民世界和独特生动的市民形象体系。他的话剧作品生活气息浓郁,人物形象真实,语言精练,很多剧作具有独特的“京味”风格。

    目录

    茶馆
    龙须沟
    西望长安
    女店员
    全家福
    宝船

    文摘

    龙须沟
    时间 北京解放前,一个初夏的上午,昨夜下过雨。
    地点 龙须沟。这是北京天桥东边的一条有名的臭沟,沟里全是红红绿绿的稠泥浆,夹杂着垃圾、破布、死老鼠、死猫、死狗和偶尔发现的死孩子。附近硝皮作坊、染坊所排出的臭水,和久不清除的粪便,都聚在这里一齐发霉,不但沟水的颜色变成红红绿绿,而且气味也教人从老远闻见就要作呕,所以这一带才俗称为“臭沟沿”。沟的两岸,密密层层的住满了卖力气的、耍手艺的,各色穷苦劳动人民。他们终日终年乃至终生,都挣扎在那肮脏腥臭的空气里。他们的房屋随时有倒塌的危险,院中大多数没有厕所,更谈不到厨房;没有自来水,只能喝又苦又成又发土腥味的井水;到处是成群的跳蚤,打成团的蚊子,和数不过来臭虫,黑压压成片的苍蝇,传染着疾病。
    每逢下雨,不但街道整个的变成泥塘,而且臭沟的水就漾出槽来,带着粪便和大尾巴蛆,流进居民们比街道还低的院内、屋里,淹湿了一切的东西。遇到六月下连阴雨的时候,臭水甚至带着死猫、死狗、死孩子冲到土炕上面,大蛆在满屋里蠕动着,人就仿佛是其中的一个蛆虫,也凄惨地蠕动着。
    布景 龙须沟的一个典型小杂院。院子不大,只有四间东倒西歪的破土房。门窗都是东拼西凑的,一块是老破花格窗,一块是“洋式”窗子改的,另一块也许是日本式的旧拉门儿,上边有的糊着破碎不堪发了霉的旧报纸,有的干脆钉上破木板或碎席子,即或有一半块小小的破玻璃,也已被尘土、煤烟子和风沙等等给弄得不很透亮了。
    北房是王家,门口摆着水缸和破木箱,一张长方桌放在从云彩缝里射出来的阳光下,上边晒着大包袱。王大妈正在生着焊活和作饭两用的小煤球炉子。东房,右边一间是丁家,屋顶上因为漏雨,盖着半领破苇席,用破砖压着,绳子拴着,檐下挂着一条旧车胎;门上挂着补了补钉的破红布门帘,门前除了一个火炉和几件破碎三轮车零件外,几乎是一无所有。左边一间是程家,门上挂着下半截已经脱落了的破竹帘子;窗户上糊着许多香烟画片;门前有一棵发育不全的小枣树,借着枣树搭起一个小小的喇叭花架、子。架的下边,靠左上角有一座泥砌的柴灶。程娘子正在用捡来的柴棍儿烧火,蒸窝窝头,给疯子预备早饭。(这一带的劳动人民,大多数一天只吃两顿饭。)柴灶的后边是塌倒了的半截院墙墙角,从这里可以看见远处的房子,稀稀落落的电线杆子,和一片阴沉的天空。南边中间是这个小杂院的大门,又低又窄,出来进去总得低头。大门外是一条狭窄的小巷,对面有一所高大而破旧的房子,房角上高高的悬着一块金字招牌“当”。左边中间又是一段破墙,左下是赵老头儿所住的一间屋子,门关着,门前放着泥瓦匠所用的较大工具;一条长凳,一口倒放着的破缸,缸后堆着垃圾,碎砖头。娘子的香烟摊子,出卖的茶叶和零星物品,就暂借这些地方晒着。满院子横七竖八的绳子上,晒着各家的破衣破被。脚下全是湿泥,有的地方垫着炉灰,砖头或木板。房子的墙根墙角全发了霉,生了绿苔。天上的云并没有散开,乌云在移动着,太阳一阵露出来,一阵又藏起去。
    [幕启:门外陆续有卖青菜的、卖猪血的、卖驴肉的、卖豆腐的、剃头的、买破烂的和“打鼓儿”的声音,还有买菜还价的争吵声,附近有铁匠作坊的打铁声,织布声,作洋铁盆洋铁壶的敲打声。[程娘子坐在柴灶前的小板凳上添柴烧火。小妞子从大门前的墙根搬过一些砖头来,把院子铺出一条走道。丁四嫂正在用破盆在屋门口舀屋子里渗进去的雨水。二春抱着几件衣服走出来,仰着头正看刚露出来的太阳,把衣服搭在绳子上晒。大妈生好了煤球炉子,仰头看着天色,小心翼翼地抱起桌上的大包袱来,往屋里收。二春正走到房门口,顺手接进去。大妈从门口提一把水壶,往水缸走去,可是不放心二春抱进去的包袱,眼睛还盯在二春的身上。大妈用水瓢由水缸里取水,置壶炉上,坐下,开始作活。
    四嫂(递给妞子一盆水)你要是眼睛不瞧着地,摔了盆,看我不好好揍你一顿!
    小妞 你怎么不管哥哥呢?他一清早就溜出去,什么事也不管!
    四嫂 他?你等着,等他回来,我不揍扁了他才怪!
    小妞 爸爸呢,干脆就不回来!
    四嫂 甭提他!他回来,我要不跟他拚命,我改姓!
    疯子 (在屋里,数来宝)叫四嫂,别去拚,一日夫妻百日恩!
    娘子 (把隔夜的窝头蒸上)你给我起来,屋里精湿的,躺什么劲儿!
    疯子 叫我起,我就起,尊声娘子别生气!
    小妞 疯大爷,快起呀,跟我玩!
    四嫂 你敢去玩!快快倒水去,弄完了我好作活!晌午的饭还没辙哪!
    疯子 (穿破夏布大衫,手持芭蕉扇,一劲地扇,似欲赶走臭味;出来,向大家点头)王大妈!娘子!列位大姨!姑娘们!
    小妞 (仍不肯去倒水)大爷!唱!唱!我给你打家伙!
    四嫂 (过来)先干活儿!倒在沟里去!
    [妞子出去。
    娘子 你这么大的人,还不如小妞子呢!她都帮着大人作点事,看你!
    疯子 娘子差矣!(数来宝)想当初,在戏园,唱玩艺,挣洋钱,欢欢喜喜天天像过年!受欺负,丢了钱,臭鞋、臭袜、臭沟、臭水、臭人、臭地熏得我七窍冒黑烟!(弄水洗脸)
    娘子 你呀!我这辈子算倒了霉啦!
    四嫂 别那么说,他总比我的那口子强点,他不是这儿(指头部)有点毛病吗?我那口子没毛病,就是不好好地干!拉不着钱,他泡蘑菇;拉着钱,他能一下子都喝了酒!
    疯子 (一边擦脸,一边说)我这里,没毛病,臭沟熏得我不爱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