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走向承认:浙江省城市农民工公民权发展的社会学研究[平装]
  • 共1个商家     19.88元~19.88
  • 作者:王小章(作者),等(作者)
  • 出版社:浙江大学出版社;第1版(2010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308073493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走向承认:浙江省城市农民工公民权发展的社会学研究》是由浙江大学出版社出版的。

    目录

    上篇 农民工研究的视野
    1 从“生存”到“承认”:公民权视野下的农民工问题
    1.1 农民工研究的视角转换:从“生存-经济”叙事到“身份-政治”叙事
    1.2 对户籍制度与公民权的进一步检视
    1.3 作为承认的公民权与“农民工”
    1.4 市场、国家与农民工的公民权
    附录Ⅰ:生存及生存之上——杭州市农民工访谈实录选
    附录Ⅱ:走向承认——杭州市农民工发展简史
    1 1978-1988:从严控到放活
    2 1989-1992:紧缩停滞
    3 1993-2000:规范流动、平稳扩张
    4 2001年以来:走向城乡统筹、公平流动

    中篇 浙江省城市农民工公民权发展状况评估
    2 浙江省农民工的自由权利——以人身权和财产权为核心
    2.1 引言
    2.2 浙江省农民工的自由权:基于人身权和财产权的实证考察
    2.3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与农民工的自由权

    3 浙江省农民工的政治权利——以选举权和工会入会权为例
    3.1 政治权利与农民工
    3.2 浙江农民工的工会人会权状况
    3.3 浙江农民工的选举权状况
    3.4 结论

    4 浙江省农民工的社会权利
    4.1 何谓社会权利
    4.2 浙江省农民工的社会权利状况
    4.3 结论
    5 小结

    下篇 浙江省城市农民工的组织化问题
    6 加入工会抑或成立自组织——关于农民工组织化途径的思考
    6.1 问题的提出:农民工组织权
    6.2 农民工组织意识和组织可能性
    6.3 政府、工会、单位及农民工四者对农民工加入工会的态度
    6.4 农民工之于自组织——动力及问题

    7 塑造志愿行动的公共空间——一个农民工草根志愿组织的实践逻辑
    7.1 问题的提出
    7.2 相关研究梳理
    7.3 草根之家的尝试与实践
    7.4 自助与互助:意义的建构与赋予
    7.5 承认的政治:争取合法性认可的行动策略
    7.6 讨论:草根志愿组织的困境、出路及展望
    后记

    后记

    本书是浙江省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地方政府与社会治理研究中心”2007年度重点课题“浙江省城市农民工权利发展状况研究——从国家、市场和公民权的关系看”(批准号:07JDDF003Z)的最终成果。作为项目负责人,本人拟定了课题研究的基本框架、基本路径、理论视角和具体内容,但如果没有其他各位参与者积极、认真、负责的工作投入,课题的最终成果不可能以现在这样的面貌出现,因此,本书是各位参与共同努力的产物。
    本书各章节的具体执笔者如下:
    1.从“生存”到“承认”:公民权视野下的农民工问题,王小章;
    附录工:生存及生存之上——杭州市农民工访谈实录选,王小章、朱独逍、陈姣姣、王婷艳;
    附录Ⅱ:走向承认——杭州市农民工发展简史,王小章;
    2.浙江省农民工的自由权利——以人身权和财产权为核心,晏兴成;
    3.浙江省农民工的政治权利——以选举权和工会人会权为例,王小章、朱独逍;
    4.浙江省农民工的社会权利,薛华、王小章;
    5.小结,王小章;
    6.加入工会抑或成立自组织——关于农民工组织化途径的思考,陈建胜;
    7.塑造志愿行动的公共空间——一个农民工草根志愿组织的实践逻辑,陈姣姣;

    文摘

    但是,如果进一步对目前那些可归于“身份一政治”叙事模式的农民工研究本身加以认真检视,那么,可以发现,其中也存在着一些值得注意的问题。而这些问题,在笔者看来,在很大程度上都与研究者们对于中国的户籍制度与农民工问题之关系的本质化理解和处理有关。这种将户籍制度与农民工问题之间的关系本质化的倾向,既相当程度地影响了对于作为身份政治问题之农民工问题及其解决因应方略的全面认识和取向,也或多或少地体现、甚至影响了研究者们对于“公民权”的真切理解和把握。
    无疑,户籍制度是我国的一项十分基本和重要的制度,特别是对于“农民工问题”的产生和存在,其影响更是一目了然:如上所说,按照约定俗成的看法,“农民工”是在我国特定的户籍制度下农村劳动力转移的产物,“农民工”这个称呼本身就是作为户籍身份的“农民”和作为职业身份的“工人”的一种混合。就此而言,目前许多在“身份一政治”叙事模式下的农民工研究——包括上面所引苏黛瑞、陈映芳的研究——集中从户籍制度人手来考察分析农民工问题,以户口问题为农民工问题的本质与核心,应该说是可以理解的。不过,这种“可以理解”从另一方面也说明了这些研究实际上在相当程度上只是在复述人所共知的“常识”。而与此同时,还应该进一步看到,当研究者把户口问题叙述为“农民工”问题的本质,将户籍制度的改革作为解决“农民工”问题的根本出路时,他们实际上在揭示“农民工”问题的一个面相、一个维度的同时,也遮蔽了“农民工”问题的其他面相或维度,换言之,从研究的社会建构作用说,他们实际上也在人为地建构着一个单维视线下的“农民工问题”。
    第一,把户口问题看成“农民工”问题的本质,实际上意味着将户籍身份看作“农民工”的本质性身份,将“农民工”与城市中其他社会成员之间在户籍身份上的差别看作是本质性的差别。而实际上,除了户籍身份,“农民工”还有其他身份,除了户籍身份差别,还可以从其他维度来书写“农民工”与其他社会成员的身份差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