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本体与常无:经济学方法论对话[平装]
  • 共2个商家     27.40元~28.30
  • 作者:林毅夫(作者)
  • 出版社:北京大学出版社;第2版(2012年11月20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30109978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本体与常无:经济学方法论对话》的作者作为2012年度最受关注的经济人物,今年6月世界银行任期届满荣归北大以来一直受到媒体的极大关注,世行归来带回的四本重磅著作旨在“开启中国经济学家理论创新的新纪元”。作为中国最有希望的诺贝尔经济学奖竞争者,《本体与常无:经济学方法论对话》是作者论述方法论的重要文献,其中还收录了经济学家(其中不乏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和前任世行首席经济学家)的评论,更有助于读者对内容的理解。
    《本体与常无:经济学方法论对话》主要面向有一定经济学知识背景的学生、学者,但由于全书说理透彻,辩驳有力,旁征博引,无论对于经济学专业的学生还是对经济学感兴趣的广大读者都极具启发性。图文并茂,形式活泼,可读性强。

    名人推荐

    在这本书中林毅夫教授就经济学方法论与学生进行对话,这种方式让人联想到古代的中国和希腊的哲学家。他阐述了理性在经济分析乃至更广泛的社会科学中的核心作用。而在各种历史条件和当代约束下不断变化着的经济和社会现象也很清楚地反映了这一作用。他的论述博引老子、孔子、佛陀等东方智慧,很有说服力,并且细致入微。我强烈推荐这本书,特别是向那些未受“华盛顿共识”束缚,渴望理解、解释并有志于对发展中经济体作出贡献的年轻人。只有来自崛起中的中国并且精通分析工具的一流经济学家才能写出这样的著作。
    ——青木昌彦,斯坦福大学荣誉退休教授
    这本书不同于任何其他的书。虽然写于21世纪之初,却让人联想起那些根据在榕树下的对话编撰而成的古代著作。同样,它包罗的内容涵盖了从米尔顿?弗里德曼到老子(约公元前500年)。我很喜欢读它。这本书呈现了很多当代中国关于经济学方法论的辩论和对话的精彩的洞见。
    ——考希克?巴苏,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高级副行长,前印度政府财政部首席经济顾问及美国康奈尔大学经济系教授
    这是一本不同寻常的书,它通过求知若渴的学生和他们的教授林毅夫之间的对话,深入讨论了该如何从事开创性的经济研究。林毅夫把方法论讲得很有吸引力并且紧扣现实,同时融入了他对于真实世界中具有挑战性问题的回答,例如如何理解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我向世界各地的学生和经济学家们强烈推荐这本书,因为它对经济学方法可以如何帮助人们创造性地思考经济发展和当代其他重要的问题都有着许多独到的见解。
    ——加里?贝克尔,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芝加哥大学经济学、布斯商学院和社会学教授
    经济理论的核心思想具有普遍的适用性,但经济学家从那些核心思想构建出来的理论模型若想对真实的世界有所帮助,就必须根据经济决策者面对的约束其行为的特定条件来调整。这对于一般的发展中国家是如此,对中国更是如此。在这些与他的学生的具有启发性的对话和演讲中,林毅夫深入地发展和论述了这些思想,那些论述对于理解中国的发展尤有帮助。对于职业经济学家,特别是对于发展中国家的学生来讲,《本体与常无:经济学方法论对话》是一本具有很强的可读性和很有价值的著作。
    ——德怀特?帕金斯,哈佛大学政治经济学荣誉退休教授
    这本书是北京大学的林毅夫教授和他的学生关于经济研究方法一系列对话的成果。这本书的主要论点是,经济学家不仅需要掌握现代经济学的基本前提——“本体”,也就是理性假设, 他们还必须以“常无”的心态,即摒弃任何先入为主的解释去研究经济问题。林教授再一次展示了他为何是国际上举足轻重的一位学者。他的这本引人入胜的著作是每一位研究人员、实业人士和学生们的“必读之书”。
    ——费恩?塔普,联合国大学国际发展经济研究院主任,哥本哈根大学发展经济学教授

    作者简介

    林毅夫,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名誉院长。1994年创立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现升格为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并担任主任一职。2008年被任命为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兼负责发展经济学的高级副行长,成为发展中国家担此要职的第一人。2012年6月世界银行任期届满,回到北京大学继续教学研究工作。林毅夫现任全国人大代表和全国工商联副主席,曾任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在国内外多个有关发展政策、科技和环境的委员会、领导小组兼职。
    林毅夫于1986年获得美国芝加哥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膺选为英国科学院外籍院士,以及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并获得法国奥佛涅大学、美国福特汉姆大学、英国诺丁汉大学、香港城市大学、英国伦敦经济政治学院和香港科技大学的荣誉博士学位。

    目录

    与林老师对话——论经济学方法
    加里?贝克尔教授对《本体与常无:经济学方法论对话》(英文版)的评论
    林毅夫教授对加里?贝克尔教授评论的回复
    学生的感悟
    再读“与林老师对话”有感
    回忆林老师教授我们经济学方法论的点点滴滴
    漫谈学问之道
    恩师的教诲 一生的坐标
    研究中国问题的经济学是二流学术吗
    本体与常无:与林老师世界银行谈话后的思考
    经济学的传道者
    经济学之道——从“刻舟求剑”谈起
    附录:林毅夫教授经济学方法论选编
    本土化、规范化、国际化——贺《经济研究》创刊40周年
    经济学研究方法与中国经济学科发展
    学问之道
    自生能力、经济转型与新古典经济学的反思
    中国经济学科发展的回顾与展望
    自生能力问题与中国的改革和发展

    序言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秉持此精神,我在教学中注重研究方法的探索,并经常以“野人献曝”的精神将自己的一点心得体会和学生分享。2004年春我还特地和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的研究生进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方法论对话,后来记录整理成书,由北京大学出版社于2005年以《论经济学方法》为题出版(收录于“与林老师对话”系列中)。在此对话中,我强调现代经济学以理性人为基本假设,是经济学理论分析的切入点,经济学家在研究各种社会经济现象时总是从“一个人在作决策的时候,在他所知的各种可能选择方案中,总是会作出他所认为最佳的选择”的角度来观察思考,构建说明一个现象背后的因果逻辑模型。这是各种经济学理论共同拥有的不变的“本体”,也是经济学家在研究社会经济问题时不同于其他社会学科的学者之所在。在此对话中,我也同时强调决策者的最佳选择方案,随着决策者所面临的社会经济条件的不同而异。现有的经济学理论来自经济学家对一定社会中的决策者在过去条件下的选择行为的研究,因此,经济学家必须以不受现有理论约束的“常无”心态来研究不同社会或是同一社会中新出现的各种社会经济现象。
    抱着“常无”的心态从“本体”出发来研究问题的方法,对我个人帮助甚大。这种研究方法让我能够在过去近三十年中,对中国经济改革和发展以及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发展问题有了一些异于现有理论的见解而又一以贯之的看法。 2008年6月我到世界银行工作,适逢自20世纪30年代以来最为严重的全球金融经济危机突然爆发,这种研究方法也让我对这场危机产生的原因、走向有了较好的认识,据此适时为世界银行和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应对措施提出了建议。
    现有的经济学理论绝大多数由发达国家的经济学家根据发达国家的现象提出,运用于发展中国家常有“淮南为橘,淮北为枳”,甚至好心干坏事之憾,我在方法论上强调的“本体”和“常无”有助于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学家研究他们国家出现的问题。这次全球金融经济危机爆发,发达国家的经济学家既未能预测到危机的到来,也未能提出有效的解决办法;而且,本世纪开始以来出现新兴市场经济体领跑全球经济的多元增长新格局。这些新现象意味着必须重新审思现有的许多主流经济学理论,我强调的“本体”与“常无”对发达国家的经济学家也会有所帮助。有感于此,我将这本方法论对话翻译成英文,并为突出重点,改以《本体与常无:经济学方法论对话》为题在今年年初出版。因为“本体”与“常无”这两个中国的哲学概念并无直接对应的英文,因此,在书名和书中我没有翻译,而是直接使用了汉语拼音“benti”和“changwu”。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芝加哥大学经济学系教授加里?贝克尔,斯坦福大学荣誉退休教授青木昌彦,世界银行现任首席经济学家、美国康奈尔大学经济系教授考希克?巴苏,哈佛大学政治经济学荣誉退休教授德怀特?帕金斯,联合国大学国际发展经济学研究所主任、哥本哈根大学发展经济学教授费恩?塔普等人为此书写了推荐语,并给予了高度的评价。
    呈现给读者的这本书是《论经济学方法》的第二版,为了突出这本书的思想,按英文版的书名改为《本体与常无:经济学方法论对话》,并且增加了以下一些新的内容:加里?贝克尔教授利用今年10月我60岁庆生以及新结构经济学国际会议召开之机加入到对话中来,对《本体与常无:经济学方法论对话》(英文版)一书中的一些观点提出了质疑,对现代经济学在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可运用性提出了商榷,他还就现代经济学本身和中国的经济转型、发展提出了几个重要问题,他的评论和提问以及我的答复也收录进来。另外,这些年来我所教的学生有不少人已经毕业,成了经济学家开始了自己独立的研究,从实践中对我当时的教学和这本方法论倡导的观点有了不少心得,王勇、徐朝阳、盛柳刚、陈斌开、张红松、易秋霖和皮建才等将他们的体会写成文章也收录在书中,使这本书成了三代师生的对话。最后,在这一版中,除了原来已经收录的《本土化、规范化、国际化——<贺经济研究>创刊40周年》、《经济学研究方法与中国经济学科发展》、《学问之道》、《自生能力、经济转型与新古典经济学的反思》四篇文章外,又增加了《中国经济学科发展的回顾与展望》和《自生能力问题与中国的改革和发展》两篇作为附录。
    在本书第二版中增加学生的心得体会的建议来自徐朝阳;实际的收集、整理则由王勇和孙希芳两人负责,王勇还将加里?贝克尔教授的评论根据录像整理成文字稿;第二版得以在两个月内从倡议到出书与读者见面,北京大学出版社的林君秀和贾米娜精心而高效的编辑工作居功甚伟。对上述诸人的努力和贡献我谨致以诚挚的谢意!
    林毅夫
    2012年10月8日于
    北京大学朗润园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至于使用中国传统的智慧的语言来表示究竟好不好,我自己是思想很解放的,我认为好的东西都可以用,包括外国的东西。现在的情形是,我们在使用外国的东西比如亚里士多德、柏拉图的语言时,人们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好,但如果用到老子、庄子、禅宗以及理学的东西,就会被认为思想很顽固,我认为这还是思想不够解放的体现。真正的思想解放应该是不管它是我们传统的东西还是外国的东西,只要它是好的东西,就应该接受,这才是真正的思想解放。
    邢兆鹏:我们看50年来发展经济学的发展,一个最突出的特点就是过去有很多发展经济学家提出各种发展理论来指导发展中国家的发展,但是,那些按发展理论来发展经济的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的绩效都很差。20世纪80年代开始,发展经济学开始消亡,有的人说发展经济学的衰败恰恰是发展中国家的幸运,因为没有理论的束缚,它们可以更加准确地根据自己的实践经验选择适合自己的发展道路。我认为在发展经济学理论指导下发展经济实际上是“知”在“行”之前,才导致了这种结果。我想问林老师,我们现在都在强调“行”在“知”之前,实践在前,理论只能是解释现象,那么您对理论对实践的指导作用有什么看法?
    林老师:关于这一点,我刚才在讨论怎样对待现有的理论和历史经验的时候已经部分回答了你的问题。我同意现有的经济学理论,包括发展理论,对于现在发展中国家的指导作用是很有限的,而且,就像你刚才所讲的,基本上按照20世纪50年代发展经济学理论的主流思想来制定经济发展政策的国家都不成功。转型也是一样,按照主流的“华盛顿共识”来制定转型政策的国家,虽然发展经济学中认为重要的变量,经过转型以后,已经得到了改善,但这些国家的经济发展绩效同样不好。这是因为,当前的经济理论包括发展经济学的理论,是由发达国家的经济学家发展出来的,他们的理论来源于发达国家的经验。发达国家自工业革命以来,一直处于技术、产业的最前沿,它们经济的进一步发展有赖于新技术的不断发明,而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所需要的技术创新却可以通过引进的方式取得,在引进技术时必须考虑哪种类型的技术较合适,所以,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所要解决的问题在特性上是不同的,我们不能被现有的在发达国家发展出来的理论牵着鼻子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