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英雄的孤独谁能懂:民营企业家创业心路[平装]
  • 共3个商家     29.20元~30.40
  • 作者:燕语(作者)
  • 出版社:中山大学出版社;第1版(2012年8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30604170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燕语编著的《英雄的孤独谁能懂:民营企业家创业心路》中共10个故事,即精神的沙漠、城市的孤独、苦恼的人生、心灵的枯井、走过沧桑、失落的情愫、人心的尘埃、疲劳的挣扎、生命的透支、不能没有爱。这是一部反映“中国当代民营企业家创业心路”的创作故事,源于生活真实的题材背景,通过跌荡起伏的故事情节对中国当代民营企业家创业人生的全景式揭示,深刻地鼓舞、启发、感动创业人和即将踏入创业征程的人,在如饥似渴的精神灵魂需求中,把握人生、坚定信心、寻找方法、增长智慧,走向创业成功的收获。

    作者简介

    燕语,成功的企业家,知名的管理咨询专家,电视文化学与媒体研究学者,资深媒体策划人、影视创作人与出品人,享有“知名文化创意天后”之称,集文案创作、影视制作人于一身,被誉为21世纪中国传媒达人。

    目录

    前言
    精神的沙漠
    原来男人的哭声也是刺耳的。尽管哭泣对压抑的人来讲,既是一种宣泄,也是一种放松,但我的心还是被刺痛了……这是青春男子梦幻破灭后的悲戚,这是人生失意时必须继续的无奈。
    城市的孤独
    他的确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家,不仅可以创建自己辉煌的事业王国,还把一个生活的居家包装得如此华丽。遗憾的是,此时的他面对人生就像一个独自手持冲锋枪的战士,冒着枪林弹雨守住的只是一片看不见目标的废墟,让他显得那么的孤单和疲惫。
    苦恼的人生
    成功人士的生活经历远比那些普通人更加曲折,他们很多人都是在拼命压缩生命享乐的创业征途中又被套上了牢固的人生枷锁。
    心灵的枯井
    在这个容易让人情绪失控和无端排斥他人的商业时代里,我们渴望早点找到自己的精神盟友,我们希冀能够永远置身于亲人宽容的怀抱里。
    走过的沧桑
    虽然他清醒地看到了自己企业所面临的亟待修正的问题,然而早已成形的家族企业运行模式根深蒂固地埋下的世俗观念严重影响着企业的健康发展……他在孤独中思量,在思量中焦虑,在焦虑中求变。
    失落的情愫
    在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精神上的清教徒,有血有肉的男人和有情有义的女人面对情愫一样敏感而又脆弱……既然我们曾经相知,那就努力在今天让生活在温暖中继续。
    人心的尘埃
    难以取舍的现实使他们无法克服心灵的抗争,也无法远离是非的干扰,更无法逃脱这个让人欢喜让人忧的商业阵地。
    疲劳的挣扎
    个人欲望的无限膨胀和难以放下的求索,都让那些对健康和生命视而不见的人在挥洒血汗的时候成了牺牲自我的囚徒……许多人虽然已经有了缓解疲劳和减轻压力的意识,但是却并没有把心真正地放下。
    生命的透支
    属于每个人的生命一生只有一次,因此爱惜自己、珍惜生命是我们每个人必须履行的人生职责,任何忙碌的理由都不应该成为我们轻视生命的借口。
    不能没有爱
    爱情是浇不灭的心火,爱情是无休止的想念……没有人可以逃脱世俗,也没有人可以篡改爱情的秘笈,我们唯有保持追求真爱的执著方可以得到爱神的恩赐。

    序言

    改革开放30多年来,在繁荣昌盛的中华大地上,有一类人成了时代的宠儿、世人眼中的英雄,他们就是历经艰难拼搏而取得成功的中国民营企业家。曾几何时,创业之路既是每个奋斗者的目标,也是他们锲而不舍的梦境。在这条充满曲折的道路上,我们的企业家到底拥有和得到了什么?也许在尘封的岁月里就埋藏着这些期待的答案。作为一名企业顾问,亲眼目睹和亲身感受着中国民营企业家成长发展之艰辛,特别是当我走进他们的事业和生活之中,既分享到他们因创业成功而收获的经典人生的花絮,又感受到他们隐藏在职场搏击背后的那份渴望。虽然他们那些饱含着酸甜苦辣的心路被功成名就的辉煌所遮蔽,但这种承载着身心脆弱和精神孤独的生命阅历却在感悟中深深地触动着我。在他们创业的征程中,究竟经历了怎样的失意和孤单,他们又是如何走出逆境和困惑并如愿走向成功的?这些典型而又深刻的创业过程的确令人充满敬意,也势必会影响和激励更多的创业人士。为此,我在繁忙的工作之余,以若干民营企业家为原型,创作了这本关于民营企业家心路的作品(书中的主人公和主要地名使用了化名),意在通过这一系列故事,让更多的人了解当代企业家的梦想、希望与那充满传奇的奋斗生涯和精彩的人生缩影。

    文摘

    晚上八点钟,按照电话中的约定,我站在公司大厦的楼下等着胡董来接我。等待中的我望着川流不息的车辆和匆匆往来的人群,一种莫名的思绪让我不由自主地陷人遐思。这是第一个在电话中提出要和我见面商谈的企业家,我记住了他的名字,也应允了他的要求。胡董的性格似乎比较急躁,他在和我首次通话后,又在一周内连续打来三个预约电话。电话那头的语气总是透着迫切,他说他想见我,而且是需要尽快地见到我。
    周一上午,尽管我办公桌的台面上堆积了很多文案等着我去处理,秘书的约访表上还排着一大串要和我面洽的商务客户名单,但是一想到胡董多次的来电,我最终还是不忍心拒绝他这个热情而又陌生的邀约,决定在这一周内把一切工作事务推后,先和胡董见个面。然而,在我致电与他约见时,胡董却并没有因为我慷慨地调整出自己已经无法再调整的时间来和他见面而立即答应下来;相反,他把会面的时间定到了接近周末的星期四晚上。胡董忽冷忽热的态度让我一时不解其意,但出于尊重和礼貌,我并没有和他在电话上做太多的纠缠,我默默地同意了他的安排。
    周二下午,正在开会的我收到了胡董的手机信息:“周四晚上我先请您用餐,如何?”我在桌子的下面把写好的信息也发了出去:“谢谢,不用了,谈事要紧。”紧跟着他的又一条信息随着手机的震动声“扑人”我的眼帘:“也好,那就按原计划不变,八点钟我来您办公室楼下接您。”“谢谢,OK。”我快速地回复了他。
    在时光的悄然流逝中,我和胡董都等来了初次会面的机会。当我还在独自沉思时,一辆黑色的“宝马760”车“嘎”的一声停在了我的面前。只见车门一开,走出一个身高约一米七五、身着灰色衬衫、五官清秀、年龄在四十出头的男子。他微笑着向我伸过手来:“您好,我姓胡。”还未等我反应过来,他又立即从口袋中拿出一个精美的名片夹来,摸出一张名片并用双手递给了我。“我该怎么称呼您呢?应该称老师吧。”胡董打趣地拉开了我们见面的序幕。面对并不感觉到陌生的他,我微笑着对他说:“随意,叫名字也可以。”随后,我坐上了胡董的车。只见他一踩油门,车子便飞快地行驶起来。还未等我出声,他首先发了话:“您对深城熟吗?”“很熟。”我应答着。“我不相信。”他突然冒出了一句。“为什么?”我诧异地回应了一句。“因为您没有时间。”胡董的语气高昂而坚定,反而让我无法揣摩他话语中的含义。还未等我再出声,胡董又说了句:“十五年了,说真的,我对深城不熟。因为创业这么多年来,我的眼里只有公司、只有账务,还有那些没完没了的企业管理问题,我根本没有时间去体验深城的美丽,所以我说自己对深城不熟。我想您也应该是这样的吧!我们这些垦荒牛,在深城吃的是草,挤出来的可是奶呵!十五年了,我在这里打拼了十五年,现在真不敢回想那份创业的艰辛啊!”胡董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车驶过一个绿灯又一个绿灯,我不知道胡董要将车开到哪里去。他似乎感应到了我的疑惑,转过头来笑着对我说:“今天我就开车带您把深城转个遍,顺便您也帮我诊疗诊疗我这久治不愈的心病。”“好啊!”我应答着。说完话的胡董没有再言语。我侧头望去,只见他瞪大双眼张望着车窗外的一切,那种眼神充满了无忧无虑,甚至还显露出一丝男性贪玩的秉性。车内除了空气净化剂淡淡的兰花香味,似乎一切都归于沉寂。胡董忘情地将车一会儿行驶在深城一条条宽阔的柏油马路上,一会儿又拐人狭窄、幽静的道路上。他把车从新城区开到老城区,又从老城区拐道穿过新城区,直奔开发区。一个小时过去了,胡董始终没有说话,我也只是静静地倚靠在车座上没有出声。终于,胡董将车速减缓下来。
    “我太孤独了,太压抑了,我就要自杀了!”胡董突然咆哮起来。也许是这种一触即发的状态让他自己也感到有些失态,只见胡董赶忙侧头轻声地问我:“您愿意听听我的故事吗?”此时胡董的眼神已不再是先前的单纯,现在这个眼神所流露出来的渴望,让我在一瞬间窥视到了他无助的内心世界。于是,我坚定地点点头,说:“我们可以成为朋友。”一刹那,胡董的目光柔和起来,他开始向我谈起了自己急于要见到我的目的。
    “20世纪90年代中期,我于内地某建筑学院毕业,分配来到深城。我雄心勃勃地希望在这个年轻的城市里寻觅到自己职业发展的最佳舞台。然而,人生刚刚开始,年轻的我竟然出师不利,在意想不到的情感路上跌了一个大大的跟头。当时的深城,改革的号角刚刚吹响,南来北往的人们都不假思索地纷纷拥人这块开放的处女圣地;但初来乍到的每一个人都会强烈地感受到自己的生存力量是那样的单薄,自己的创业是那样的缺乏支点。许多一时还捕捉不到事业方向的人们在希望中继续着行进的步伐。我也和大家一样,在期待着神话的到来。但是,事与愿违的命运时差在没有先兆中意外地改变了我奋进的航向。在一次周末的舞会上,我邂逅了一位穿白裙子的姑娘。说了不怕您见笑,在我的少年时代,我的梦中新娘就是一位穿白裙的姑娘。当时,舞厅里的灯光加上酒精的作用和年轻的热辣,我主动地拉起了坐在舞厅的一角还没有人去邀请的那个穿白裙子的姑娘,我和她旋转在舞池的中央。她的舞跳得很好,灯光一闪一闪地映照在她陶醉舞曲的脸上。在音乐结束的一刹那,转圈的猛烈伴随着她娇喘不止的青春气息扑入我这个热血青年的胸襟,令我格外冲动,借着酒劲我把她拥进了自己心跳不已的怀里。从舞厅出来后,我不由自主地牵着她的手回到了自己独自居住的单身宿舍里。早晨睁开眼我才发现,她幸福地和我并排躺在那并不宽敞的单人席梦思床上。清醒后的我呆呆地望着头顶上的天花板,一时之间面对她深情的微笑我竟然有些不知所措;倒是她大大方方地穿起了衣裙,转过身来对我说要去给我买早餐。在她起身朝门外走去的那一瞬间,我清楚地看到她那身昨晚令我销魂的白色连衣裙,此时把她那张虽堆满笑容却布满雀斑的脸庞映衬得那么的不堪人目。我突然恼怒起来,自己一表人才,又是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材生,怎么会干下这么糊涂混账的烂事。我懊悔不已,都是酒精惹的祸。头脑发晕的我发誓以后再也不喝酒了。”讲到这里的胡董—个急刹车把我吓得赶紧伸出右手抓住了车顶的把手。
    胡董停了车,打开车门,并点燃了一支香烟。深城的夜是清爽的,一阵微风吹进车内,让久坐的我在瞬间感到无比舒服。胡董则继续一边吸烟一边慢条斯理地把话题深人下去:“男人是什么?”他自嘲地说了一句,“男人真他×不是个东西,我就这样把自己纯真的爱情梦幻亲手破灭了。”几分钟后,胡董掐了烟头,关上车门,加大马力开始横冲直撞起来。我在不安中屏着呼吸,用手把自己身上的保险带套扣又摸索着检查了一遍其松紧的适度。看得出这段往事对胡董的后期人生起到了催化的作用。“可能他的精神失落、孤独与压抑的焦点就是从这里开始的吧!”我思量着。
    车行拐弯,胡董似乎也在驾车的发泄中平静下来,他又开始了叙述:“真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一次,就一次,您知道吗?就一次,她竟然怀上了我的孩子,您是老师您告诉我,这样的几率在现实状况中究竟有着多少巧合?为什么是我?为什么偏偏是我?在自己风华正茂、风流倜傥、充满理想抱负正欲在深城大展拳脚猛干事业的时候,竟然‘一失足成千古恨’,我就要从一个无忧无虑的年轻人变成一个拖家带口的丈夫和父亲。这让我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这个对自己来说绝不是心甘情愿的命运安排。
    “可是,年轻的我还不懂得如何去面对这个关系到我未来人生的重要问题,唯有在茫然中等待着现实的裁决。她是一个来自广东边远地区的女孩,在深城一个成教机构读夜大,未婚先孕的结果让我不能不考虑她的处境。虽然我不想那么年轻就有了家庭生活的拖累与牵绊,但一想到在她的肚子里居然怀着自己的骨血,我的内心也会在一刹那间喷涌出一股无法言表的冲动,也想尝尝当父亲的滋味。她是我的第一个女人,一个与我还没有开始恋爱就有了孩子的女人。可是,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因为是酒后的性情迷乱,一切感觉都来得糊里糊涂,让人心存疑念。我尚在矛盾中,她却把自己远在乡下的哥哥唤到了深城。我们三个人在喝完潮州粥后,我当着她哥哥的面无奈地许下了结婚的承诺。她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已不方便再去夜大读书,就这样她回到我宿舍成了我的未婚妻子。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我唯有将父母从内地接到深城,在我姐姐的操持下,简简单单地把婚礼举行了。当时,我一个大学毕业才几年的小青年,手中无任何积蓄,又要工作又要养家,生活开始出现无情的压力。就这样,我还没有品尝到恋爱的欢愉,女儿就在我和太太不欢不喜、少言寡语的夫妻关系中降临。多亏我那善良的姐姐一路支持、帮助,我才在手忙脚乱中把她们母女的生活安置得还算过得去。”胡董深深地叹了口气,停止了叙述。
    但是,他却又突然地用质疑的语调说了一句:“您说,就一次,我的女儿就来找我了,您说这是不是天意。一次?哼哼……”胡董的哼笑声隐藏着他那不甘的过去。“你怀疑孩子不是你的?”我问道。“孩子是我的,千真万确。”胡董肯定地说道,“就是因为孩子是我的,我的生活中才有了一些开心和快乐。”说到女儿,胡董满脸慈爱,可以想象得出他的女儿一定很讨他喜欢。“我女儿很漂亮也很聪明,我很爱她。”胡董似乎看透了我的心事,他笑着补充道。
    P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