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桃花扇[平装]
  • 共4个商家     13.70元~15.96
  • 作者:孔尚任(作者)
  • 出版社:人民文学;第1版(2005年5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020051823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桃花扇》的改编甚至影响了民国以来不少的戏剧创作。田沁鑫认为:“欧阳予倩先生当时怀着强烈的爱国热情改编了这出戏,有着极强的影射和借古讽今意味,后人大都追随并沿袭了这一版本。可以说《桃花扇》曾被各种颜色调和了很长时间,而我们则是想恢复其本真和古朴的原貌。我想我们最多能够整理出七八出,我想用一晚上演完。其实整理出多少都没有关系,关键是如何取舍,如果舍得有意思,相信会是另一番风貌。”田沁鑫所说的恢复《桃花扇》“原貌”,在情节上主要体现在结尾。欧阳予倩版的电影广为流传,结尾是李香君自尽,侯方域降清。事实上,在孔尚任的原作中,结尾是侯、李二人在国破家亡后出家。

    媒体推荐

    书评
    俺曾见,金陵玉殿莺啼晓,帮淮水榭花开早,谁知道容易冰消。归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作者简介

    孔尚任(1648-1718),清初诗人、戏曲作家。字聘之,又字季重,号东塘、岸堂,又号云亭山人。曲阜(今属山东)人,为孔子64代孙。存世诗文作品有《石门山集》、 《湖海集》、 《长留集》、《享金簿》、《人瑞录》等,近人汇为《孔尚任诗文集》。戏剧作品皆存,《桃花扇》有康熙刻本、兰雪堂本、西园本、暖红室本、梁启超注本。近有人民文学出版社王季思、苏寰中合注本。

    目录

    桃花扇小引
    桃花扇小识
    桃花扇本末
    桃花扇凡例
    桃花扇考据
    桃花扇纲领
    卷一上本
     试一齣 先声
     第一齣 听稗
     第二齣 传歌
     第三齣 鬨丁
     第四齣 侦戏
     第五齣 访翠
     第六齣 眠香
     第七齣 却奁
     第八齣 闹榭
     第九齣 抚兵
    卷二上本
     第十齣 修札
     第十一齣 投辕
     第十二齣 辞院
     第十三齣 哭主
     第十四齣 阻奸
     第十五齣 迎驾
     第十六齣 设朝
     第十七齣 拒媒
     第十八齣 争位
     第十九齣 和战
     第二十齣 移防
     闰二十齣 闲话
    卷三下本
     加二十一齣 孤吟
     第二十一齣 媚座
     第二十二齣 守楼
     第二十三齣 寄扇
     第二十四齣 骂筵
     第二十五齣 选优
     第二十六齣 赚将
     第二十七齣 逢舟
     第二十八齣 题画
     第二十九齣 逮社
    卷四下本
     第三十齣 归山
     第三十一齣 草檄
     第三十二齣 拜坛
     第三十三齣 会狱
     第三十四齣 截矶
     第三十五齣 誓师
     第三十六齣 逃难
     第三十七齣 劫宝
     第三十八齣 沈江
     第三十九齣 栖真
     第四十齣 入道
    附录 桃花扇序

    序言

    中外很多杰出的长者根据自己的切身体会一致公认,在年轻的时候多读一些世界文学名著,是构建健全人格基础的一条捷径。
    这是因为,世界文学名著是岁月和空间的凝炼,集中了智者对于人性和自然的最高感悟。阅读它们,能够使年轻人摆脱平庸和狭隘,发现自己的精神依托和人生可能。
    同时,世界文学名著又是一种珍贵的美学成果,亲近它们也就能领会美的法则和魅力。美是一种超越功利、抑制物欲的圣洁理想,有幸在青少年时期充分接受过美的人,不管今后从事什么专业,大多会长久地保持对于丑陋和恶俗的防范。一个人的高雅素质,便与此有关。
    然而,话虽这么说,这件事又面临着很多风险。例如,不管是中学生还是大学生,课程份量本已不轻,又少不了各种青春的聚会和游戏,真正留给课余阅读的时间并不很多。这一点点时间,还极有可能被流行风潮和任性癖好所席卷。有些学生好一点,静得下心来认真阅读,但是,茫茫书海使他们无所适从,他们吞嚼了大量无聊的东西,信息爆炸的时代使他们不幸成了爆炸的牺牲品。
    为此,我总是一次次焦急地劝阻学生们,不要陷入滥读的泥淖。我告诉他们:“当你占有了一本书,这本书也占有了你。书有高下优劣,而你的生命不可重复。”我又说:“你们的花苑还非常娇嫩,真不该让那么多野马来纵横践踏。”学生们相信了我,但又都眼巴巴地向我提出了问题:“那么,我们该读一些什么书?”
    这确实是广大学者、作家、教师和一切年长读书人都应该承担的一个使命。为学生们选书,也就是为历史选择未来,为后代选择尊严。
    这套“世界名著青少年必读丛书”,正是这种努力的一项成果。丛书在精选的书目上花了不少功夫,然后又由一批浸润文学已久的作者进行缩写。这种缩写,既要忠实于原著,又要以浅显简洁的形态让广大兴趣各异的学生都能够轻松地阅读,快乐地品赏。有的学生读了这套丛书后发现自己最感兴趣的是其中哪几部,可以再进一步去寻找原著。因此,精华的提炼,也就成了进一步深入的桥梁。
    除了青少年读者之外,很多成年人也会喜欢这样的丛书。他们在年轻时也可能陷入过盲目滥读的泥淖,也可能穿越过无书可读的旱地,因此需要补课。即使在年轻时曾经读得不错的那些人,也可以通过这样的丛书来进行轻快的重温。由此,我可以想象两代人或三代人之间一种有趣的文学集结。家长和子女在同一个屋顶下围绕着相同的作品获得了共同的人文话语,实在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情。
    特此推荐。
    2007年初夏

    文摘

    书摘
    【临江仙】[旦艳妆上]短短春衫双卷袖,调筝花里迷楼。今朝全把绣帘钩,不教金线柳,遮断木兰舟。
    妾身李贞丽,只因孩儿香君,年及破瓜,梳栊无人,日夜放心不下。幸亏杨龙友,替俺招了一位世家公子,就是前日饮酒的侯朝宗,家道才名,皆称第一。今乃上头吉日,大排筵席,广列笙歌,清客俱到,姊妹全来,好不费事。[唤介]保儿那里?[杂扮保儿掮扇慢上]席前搀趣话,花里听情声。妈妈唤保儿那处送衾枕么?[小旦怒介]啐!今日香姐上头,贵人将到,你还做梦哩。快快卷帘扫地,安排桌椅。[杂]是了。[小旦指点排席介]
    【一枝花】[末新服上]园桃红似绣,艳覆文君酒,屏开金孔雀,围春昼。涤了金瓯,点着喷香兽。这当垆红袖,谁最温柔,拉与相如消受。
    下官杨文骢,受圆海嘱托,来送梳栊之物。[唤介]贞娘那里?[小旦见介]多谢作伐,喜筵俱已齐备:[问介]怎么官人还不见到?[末)想必就来。[笑介]下官备有箱笼数件,为香君助妆教人搬来。[杂抬箱笼、首饰、衣物上][末吩咐介]抬入洞房,铺陈齐整着![杂应下][小旦喜谢介]如何这般破费,多谢老爷![末袖出银介]还有备席银三十两,交与厨房;一应酒肴,俱要丰盛。[小旦]益发当不起了。[唤介]香君快来![旦盛妆上][小旦]杨老爷赏了许多东西,上前拜谢。[旦拜谢介][末]些须薄意,何敢当谢,请回,请回。[旦即入介][杂急上报介]新官人到门了。[生盛服,从人上[虽非科第天边客,也是嫦娥月里人。[末、小旦迎见介][末]恭喜世兄,得了平康佳丽;小弟无以为敬,草办妆奁,粗陈筵席,聊助一宵之乐。[生揖介]过承周旋,何以克当。[小旦]请坐,献茶。[俱坐][杂捧茶上,饮介][末]一应喜筵,安排齐备了么?[小旦]托赖老爷,件件完全。[末向生拱介]今日吉席,小弟不敢搀越,竟此告别,明日早来道喜罢。[生]同坐何妨。[末]不便,不便。[别下][杂]请新官人更衣。[生更衣介][小旦]妾身不得奉陪,替官人打扮新妇,撺掇喜酒罢。[别下][副净、外、净扮三清客上]一生花月张三影,五字宫商李二红。[副净]在下丁继之。[外]在下沈公宪。[净]在下张燕筑。[副净]今日吃侯公子喜酒,只得早到。[净]不知请那几位贤歌来陪俺哩。[外]说是旧院几个老在行。[净]这等都是我梳栊的了。[副净]你有多大家私,梳栊许多。[净]各人有帮手,你看今日侯公子,何曾费了分文。[外]不要多话,侯公子堂上更衣,大家前去作揖。[众与生揖介][众]恭喜,恭喜![生]今日借光。[小旦、老旦、丑扮三妓女上]情如芳草连天醉,身似杨花尽日忙。[见介][净]唤的那一部歌妓,都报名来。[丑]你是教坊司么,叫俺报名。[生笑介]正要请教大号。[老旦]贱妾卞玉京。[生]果然玉京仙子。[小旦]贱妾寇白门。[生]果然白门柳色。[丑]奴家郑妥娘。[生沈吟介]果然妥当不过。[净]不妥,不妥![外]怎么不妥?[净]好偷汉子。[丑]呸!我不偷汉,你如何
    吃得恁胖。[众诨笑介][老旦]官人在此,快请香君出来罢。[小旦、丑扶香君上][外]我们做乐迎接。[副净、净、外吹打十番介][生、旦见介][丑]俺院中规矩,不兴拜堂,就吃喜酒罢。[生、旦上坐][副净、外、净坐左边介][小旦、老旦、丑坐右边介][杂执壶上][左边奉酒,右边吹弹介]
    [梁州序][生]齐梁词赋,陈隋花柳,日日芳情迤逗。青衫偎倚,今番小杜扬州。寻思描黛,指点吹箫,从此春人手。秀才渴病急须救,偏是斜阳迟下楼,刚饮得一杯酒。
    [右边奉酒,左边吹弹介]
    【前腔】[旦]楼台花颤,帘栊风抖,倚着雄姿英秀。春情无限,金钗肯与梳头。闲花添艳,野草生香,消得夫人做。今宵灯影纱红透,见惯司空也应羞,破题儿真难就。
    [副净]你看红日衔山,乌鸦选树,快送新人回房罢。[外]且不要忙,侯官人当今才子,梳栊了绝代佳人,合欢有酒,岂可定情无诗乎外净]说的有理,待我磨墨拂笺,伺候挥毫。[生]不消诗笺,小生带有宫扇一柄,就题赠香君,永为订盟之物罢。[丑]妙,妙!我来捧砚。[小旦]看你这嘴脸,只好脱靴罢了。[老旦]这个砚儿,倒该借重香君。[众]是呀![旦捧砚,生书扇介][众念介]夹道朱楼一径斜,王孙初御富平车。青溪尽是辛夷树,不及东风桃李花。[众]好诗,好诗!香君收了。[旦收扇袖中介][丑]俺们不及桃李花罢了,怎的便是辛夷树?[净]辛夷树者,枯木逢春也。[丑]如今枯木逢春,也曾鲜花着雨来。[杂持诗笺上]杨老爷送诗来了。[生接读介]生小倾城是李香,怀中婀娜袖中藏;缘何十二巫峰女,梦里偏来见楚王。[生笑介]此老多情,送来一首催妆诗,妙绝,妙绝![净]“怀中婀娜袖中藏”,说的香君一搦身材,竟是个香扇坠儿。[丑]他那香扇坠,能值几文,怎比得我这琥珀猫儿坠。[众笑介][副净]大家吹弹起来,劝新人多饮几杯。[丑]正是带些酒兴,好入洞房。[左右吹弹,生、旦交让酒介]
    【节节高】[生、旦]金樽佐酒筹,劝不休,沈沈玉倒黄昏后。私携手,眉黛愁,香肌瘦。春宵一刻天长久,人前怎解芙蓉扣。盼到灯昏玳筵收,宫壶滴尽莲花漏。
    [副净]你听谯楼二鼓,天气太晚,撤了席罢。[净]这样好席,不曾吃净就撤去了,岂不可惜。[丑]我没吃够哩,众位略等一等儿。[老旦]休得胡缠,大家奏乐,送新人入房罢。[众起吹打十番,送生、旦介]
    【前腔】[合]笙箫下画楼,度清讴,迷离灯火如春昼。天台岫,逢阮刘,真佳偶。重重锦帐香熏透,旁人妒得眉头皱。酒态扶人太风流,贪花福分生来有。
    [杂执灯,生、旦携手下][净]我们都配成对儿,也去睡罢。[丑]老张休得妄想,我老妥是要现钱的。[净数与十文钱,拉介][丑接钱再数,换低钱,诨下]
    【尾声】[合]秦淮烟月无新旧,脂香粉腻满东流,夜夜春情散不收。
    [副净]江南花发水悠悠, [小旦]人到秦淮解尽愁,
    [外]不管烽烟家万里, [老旦]五更怀里啭歌喉。

    [净、副净扮二卒上][净]杀贼拾贼囊,救民占民房,当官领官仓,一兵吃三粮。[副净]如今不是这样唱了。[净]你唱来![副净]贼凶少弃囊,民逃剩空房,官穷不开仓,千兵无一粮。[净]这等说,我们这穷兵当真要饿死了。[副净]也差不多哩。[净]前日鼓噪之时,元帅着忙,许俺们就粮南京,这几日不见动静,想又变卦了。[副净]他变了卦,俺们依旧鼓噪,有何难哉。[净]闲话少说,且到辕门点卯,再作商量。正是“不怕饿杀,谁肯犯法”。[俱下]
    【北新水令】[丑扮柳敬亭,背包裹上]走出了空林落叶响萧萧,一丛丛芦花红蓼。到戴着接篱帽,横跨着湛卢刀,白髯儿飘飘,谁认的诙谐玩世东方老。俺柳敬亭冲风冒雨,沿江行来,并不见乱兵抢粮,想是讹传了。且喜已到武昌城外,不免在这草地下打开包裹,换了靴帽,好去投书。[坐地换靴帽介]
    【南步步娇】[副净、净上]晓雨城边饥乌叫,来往荒烟道,军营半里遥。[指介]风卷旌旗,鼓角缥缈,前面是辕门了,大家趱行几步。饿腹好难熬,还点三八卯。
    [丑起拱介]两位将爷,借问一声,那是将军辕门?[净向副净私语介]这个老儿是江北语音,不是逃兵,就是流贼。[副净]何不收拾起来,诈他几文,且买饭吃?[净]妙![副净问介]你寻将军衙门么?[丑]正是。[净]待我送你去。[丢绳套住丑介][丑]呵呀!怎么拿起我来了?[副净]俺们是武昌营专管巡逻的弓兵,不拿你,拿谁呀。[丑推二净倒地,指笑介]两个没眼色的花子,怪不得饿的东倒西歪的。[净]你怎晓得我们捱饿。[丑]不为你们捱饿,我为何到此?[副净]这等说来,你敢是解粮来的么?[丑]不是解粮的,是做甚的。[净]啐!我们瞎眼了,快搬行李,送老哥辕门去。[副净、净同丑行介]
    【北折桂令】[丑]你看城枕著江水滔滔,鹦鹉洲阔,黄鹤楼高。鸡犬寂寥,人烟惨淡,市井萧条。都只把豺狼喂饱,好江城画破图抛。满耳呼号,鼙鼓声雄,铁马嘶骄。
    [副净指介]这是帅府辕门了。[唤介]老哥在此等候,待我传鼓。[击鼓介][末扮中军官上]封拜惟知元帅大,征诛不让帝王尊。[问介]门外击鼓,有何军情,速速报来。[净]适在汛地捉了一个面生可疑之人,口称解粮到此,未知真假,拿赴辕门,听候发落。[末问丑介]你称解粮到此,有何公文?[丑]没有公文,止有书函。[末]这就可疑了。
    [南江儿水]你的北来意费推敲,一封书信无名号,荒唐言语多虚冒,凭空何处军粮到。无端左支右调,看他神情,大抵非逃即盗。
    [丑]此话差矣,若是逃、盗,为何自寻辕门?[末]说的也是。既有书函,待我替你传进。[丑]这是一封密书,要当面交与元帅的。[末]这话益发可疑了。你且外边伺候,待我禀过元帅,传你进见。[净、副净、丑俱下][内吹打开门,杂扮军卒六人各执械对立介][小生扮左良玉戎服上]荆襄雄镇大江滨,四海安危七尺身。日日军储劳计画,那能谈笑净烟尘。[升坐,吩咐介]昨因铠兵鼓噪,本帅诈他就粮南京;后来细想:兵去就粮,何如粮来就兵。闻得九江助饷不日就到,今日暂免点卯,各回汛地,静候关粮。[末]得令。[虚下,即上]奉元帅军令,挂牌免卯,三军各回汛地了。[小生]有甚军情,早早报来。[末]别无军情,只有差役一名,口称解粮到此,要见元帅。[小生喜介]果然粮船到了,可喜,可喜![问介]所赍文书,系佩衙门?[末]并无文书,止有私书,要当堂投递。[小生]这话就奇了,或是流贼细作亦未可定。[吩咐介]左右军牢小心防备,着他膝行而进。[众]是![末唤丑进介][左右交执器械,丑钻入见介][揖介]元帅在上,晚生拜揖了。[小生]啶!你是何等样人,敢到此处放肆。[丑]晚生一介平民,怎敢放肆。
    [北雁儿落带得胜令]俺是个不出山老渔樵,那晓得王侯大宾客小。看这长枪大剑列门旗,只当深林密树穿荒草。尽着狐狸纵横虎咆哮,这威风何须要。偏吓俺孤身客无门跑,便作个长揖儿不是骄。[拱介]求饶,军中礼原不晓。[笑介]气也么消,有书函将军仔细瞧。
    [小生问介]有谁的书函?[丑]归德侯老先生寄来奉候的。[小生]侯司徒是俺的恩帅,你如何认得?[丑)晚生现在侯府。[小生拱介]这等失敬了。[问介]书在那里?[丑送上书介][小生]吩咐掩门。[内吹打掩门,众下][小生]尊客请坐。[丑傍坐介][小生看书介]
    【南侥侥令】看他谆谆情意好,不啻教儿曹。这书中文理,一时也看不透彻,无非劝俺镇守边方,不可移兵内地。[叹介]恩帅,恩帅!那知俺左良玉,一片忠心天可告,怎肯背深思,辱荐保。
    [问丑介]足下尊姓大号?[丑]不敢,晚生姓柳,草号敬亭。[杂捧茶上][小生]敬亭请茶。[丑接茶介][小生]你可知这座武昌城,自经张献忠一番焚掠,十室九空。俺虽镇守在此,缺草乏粮,日日鼓噪,连俺也做不得主了。[丑气介]元帅说那里话,自古道“兵随将转”,再没个将逐兵移的。
    【北收江南】你坐在细柳营,手握着虎龙韬,管千军山可动,令不摇。饥兵鼓噪犯天朝,将军无计,从他去自逍遥。这恶名怎逃,这恶名怎逃。说不起三军权柄帅难操。
    [摔茶钟于地下介][小生怒介]呵呀!这等无礼,竟把茶杯掷地。[丑笑介]晚生怎敢无礼,一时说的高兴,顺手摔去了。[小生]顺手摔去,难道你的心做不得主么:[丑]心若做得主呵,也不叫手下乱动了。[小生笑介]敬亭讲的有理:只因兵丁饿的急了,许他就粮内里。亦是无可奈何之一着。[丑]晚生远来,也饿急了,元帅竟不问一声儿。[小生]我倒忘了,叫左右快摆饭来。[丑摩腹介]好饿,好饿![小生催介]可恶奴才,还不快摆![丑起介]等不得了,竟往内里
    吃去罢。[向内行介][小生怒介]如何进我内里?[丑回顾介]饿的急了。[小生]饿的急了,就许你进内里么?[丑笑介]饿的急了,也不许进内里,元帅竟也晓得哩。[小生大笑介]句句讥诮俺的错处,好个舌辩之士。俺这帐下倒少不得你这个人哩。
    【南园林好】俺虽是江湖泛交,认得出滑稽曼老;这胸次包罗不少,能直谏,会旁嘲。
    [丑]那里,那里!只不过游戏江湖,图铺啜耳。[小生问介]俺看敬亭,既与缙绅往来,必有绝技,正要请教。[丑]晚生自幼失学,有何技艺。偶读几句野史,信口演说,曾蒙吴桥范大司马、桐城何老相国,谬加赏赞,因而得交缙绅,实堪惭愧。
    【北沽美酒带太平令】俺读些稗官词,寄牢骚,稗官词,寄牢骚,对江山吃一斗苦松醪。小鼓儿颤杖轻敲,寸板儿软手频摇;一字字臣忠子孝,一声声龙吟虎啸;快舌尖钢刀出鞘,响喉咙轰雷烈炮。呀!似这般冷嘲、热挑,用不着笔抄,墨描。劝英豪,一盘错帐速勾了。
    [小生]说的爽快,竟不知敬亭有此绝技,就留下榻衙斋,早晚领教罢。
    [清江引]从此谈今论古日倾倒,风雨开怀抱。你那苏张舌辩高,我的巧射惊羿奡,只愁那匝地烟尘何日扫。
    [丑]闲话多时,到底不知元帅向内移兵,有何主见?[小生]耿耿臣心,惟天可表,不须口劝,何用书责。
    [小生]臣心如水照清霄, [丑]咫尺天颜路不遥,
    [小生]要与西南撑半壁, [丑]不须东看海门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