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陀思妥耶夫斯基集(套装上下册)[平装]
  • 共1个商家     51.30元~51.30
  • 作者:徐振亚(作者,编者)
  • 出版社:广东省出版集团,花城出版社;第1版(2008年6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6051263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陀思妥耶夫斯基集(套装上下册)》是纪德力推陀思妥耶夫斯基为“最伟大作家”的各种文本的结集。纪德对小说家、思想家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崇高评价一言以蔽之:“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他认为“陀氏跟易卜生和尼采一般伟大,也许比他们更为重要”,确信陀思妥耶夫斯基是“最伟大的小说家”,比巴尔扎克、狄更斯等更伟大,因为“在某些领域比任何作家涉及更加深邃,触及点比任何作家更加重要”。

    媒体推荐

    陀思妥耶夫斯基是火山性的,……
    ——茨威格
    显示灵魂的深者,每要被人看作心理学家;尤其是陀思妥耶夫期基那样的作者。……这确凿是一个”残酷的天才“,人的灵魂的伟大的审问者。
    ——鲁迅

    作者简介

    陀斯妥耶夫斯基,常译为陀思妥耶夫斯基,全名:费奥多尔·米哈伊洛维奇·陀思妥耶夫斯基,文学家,19世纪群星灿烂的俄国文坛上一颗耀眼的明星,与列夫·托尔斯泰、屠格涅夫等人齐名,是俄国文学的卓越代表。他所走过的是一条极为艰辛、复杂的生活与创作道路,是俄国文学史上最复杂、最矛盾的作家之一。即如有人所说“托尔斯泰代表了俄罗斯文学的广度,陀思妥耶夫斯基则代表了俄罗斯文学的深度”。主要作品有《穷人》、《双重人格》、《女房东》、《白夜》和《脆弱的心》等几篇中篇小说,以及其代表作《罪与罚》。
    译者简介:
    徐振亚(1943-),上海嘉定人,华东师范大学教授,上海翻译家协会副会长。主要译著有《交换》、《另一种生活》、《火灾》、《芙蓉》、《美好而狂暴的世界》、《马背日记》、《彼得堡故事》、《罗亭》、《烟》、《断头台》、《阿赫玛托娃诗文集》、《卡拉马佐夫兄弟》,《陀思妥耶夫斯基书信选》、《陀思妥耶夫斯基论艺术》等。

    目录

    陀思妥耶夫斯基集(上)
    陀思妥耶夫斯基:人类灵魂的伟大的审问者
    小说
    地下室手记(节选)
    罪与罚(节选)
    白痴(节选)
    卡拉马佐夫兄弟(节选)
    评论与随笔
    《时报》随笔选——波夫先生和艺术问题(节选)
    1860-1861年美术学院画展
    理论家的两个营垒
    雨果的长篇小说《巴黎圣母院》
    作家日记(节选)
    从博览会说起
    一种现代的虚伪
    论对人民的爱
    乔治·桑简论
    对历史的不切实际的理解
    俄语,还是法语?
    祖国未来的栋梁讲何种语言?
    《安娜·卡列尼娜》是具有特殊意义的事实
    爱伦·坡小说三篇
    尼·瓦·乌斯宾斯基的短篇小说
    谈涅克拉索夫
    普希金——在俄国语文爱好者协会会议上的演说
    记事簿摘录
    序言提纲
    论屠格涅夫的《贵族之家》

    答卡维林

    陀思妥耶夫斯基集(下)
    书信
    给米·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39年8月16日)
    给米·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45年3月24日)
    给米·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45年11月16日)
    给米·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46年2月1日)
    给米·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49年12月22日)
    给米·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54年2月22日)
    给娜·德·冯维辛娜(1854年2月下旬)
    给玛·德·伊萨耶娃(1855年6月4日)
    给米·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63年9月20日)
    给亚·叶·弗兰格尔(1865年3月31日)
    给娜·普·苏斯洛娃(1865年4月19日)
    给亚·叶·弗兰格尔(1866年2月18日)
    给米·尼·卡特科夫(1866年4月25日)
    给约·列·亚内舍夫(1866年4月29日)
    给安·瓦·科尔温-克鲁科夫斯卡娅(1866年6月17日)
    给安·格·陀思妥耶夫斯卡娅(1867年5月22日)
    给阿·尼·迈科夫(1867年8月28日)
    给索·亚·伊万诺娃(1868年1月13日)
    给阿·尼·迈科夫(1868年3月1日)
    给阿·尼·迈科夫(1868年4月2日)
    给阿·尼·迈科夫(1868年12月23日)
    给尼·尼·斯特拉霍夫(1869年3月10日)
    给阿·尼·迈科夫(1870年4月6日)
    给阿·尼·迈科夫(1870年10月21日)
    给安·格·陀思妥耶夫斯卡娅(1871年4月28日)
    给尼·尼·斯特拉霍夫(1871年5月5日)
    给尼·尼·斯特拉霍夫(1871年5月30日)
    给亚·亚·罗曼诺夫(1873年2月)
    给米·彼·波戈金(1873年2月26日)
    给符·阿·阿列克谢耶夫(1876年6月7日)
    给柳·亚·奥日金娜(1878年2月28日)
    给几名大学生(1878年4月18日)
    给叶·费·云格(1880年4月11日)
    给玛·亚·波利瓦诺娃(1880年8月16日)
    给尼·卢·奥兹米多夫(1880年8月18日)
    给阿·费·布拉贡拉沃夫(1880年12月19日)
    回忆陀思妥耶夫斯基
    德·华·格里戈罗维奇
    彼·库·马尔季扬诺夫
    亚·叶·弗兰盖尔
    尼·尼·斯特拉霍夫
    符·谢·索洛维约夫
    亚·谢·苏沃林
    安·格·陀思妥耶夫斯卡娅
    评论陀思妥耶夫斯基
    弗·谢·索洛维约夫
    德·谢·梅列日科夫斯基
    瓦·瓦·罗扎诺夫
    尼·亚·别尔佳耶夫
    巴赫金
    赫尔曼·海塞
    安德烈·纪德
    茨威格
    弗洛伊德
    鲁迅
    勒纳·韦勒克
    附录
    陀思妥耶夫斯基生平及著作手表

    序言

    文学史源远流长。回顾时,我们当会发现,这个不断衍生、发展变化的过程,与:少数作家的天才的艺术创造密切相关。这是一群卓异的人物。对于世界和生命,他们有着独特的发现,而且凭借富于个性的语言,出色地表现这一切,包括伴同这发现的敏锐的感觉、想象力和无尽的激情,以及内在的更深隐的精神结构,比如社会理想、理性、道德、人格、美学原则,等等。他们彼此之间,无疑存在着天才的差异,但都以各自独特的艺术个性构成“范式”,影响同时代人乃及子后世,形成不同的流派,不同的文学传统。当然也有沉寂一时者,但是,其文本的潜在的影响力是恒在的。对于这些作家,我们习惯地称之为“文学大师”。
    在此,我社编辑出版一套大型丛书《世界文学大师纪念文库》,旨在通过系列大师的介绍,显示不同国家和时代的文学的高度。
    丛书呈开放式,选材严格,每人一集;至于时代国族,则不设限界。一集之中,以作品为主,另行选入相关的传记及评论文字;每集前后均置有作者概述及生平年表,使读者对作家有更直接、更完整、更深入的了解。在译文方面,尽可能选用多家,冀有翻译史的线索可寻。对于翻译界前辈所做的开启性的工作,这也当不失为一种纪念。
    因译者不同,译文先后发表时间不一,书中有关的人名地名等译法多有出入,为保持原译作的完整性,今仍其旧。
    图片由多方搜求所得,是书中有机的组成部分,不独装饰而已。
    《世界文学大师纪念文库》的编辑出版,是一个累积性的文化工程。在编辑过程中,承蒙社会各界人士,包括学者、作家、翻译家和出版同行的襄助,在此一并致以诚意的感谢。
    花城出版社
    2008年1月

    文摘

    手记的作者是一位十四等文官,前不久得到一笔小小的遗产,于是就退职了。他四十岁,独自一人住在“角落里”——彼得堡郊区一间窄小的陋室里。他受书本的影响,始终耽于幻想。他一直在研究自己的意识和灵魂。
    他认为,十九世纪六十年代的聪明人注定是没有性格的。行动——愚蠢而狭隘的人的命运,而深刻的意识——则是一种严重的疾病。理智迫使人反对由现代科学发现的自然规律,对于迟钝的人来说,自然规律犹如一堵不可动摇的石墙。他不想与现实妥协,由于不完善的世界秩序给他带来痛苦而怀有一种罪恶感。他反对社会主义关于人的本性和人类幸福的科学结论,他要捍卫人的权利,不愿充当自然法则那架钢琴的琴键。在否定一切的时代,主人公怀念一种能够满足内心需要的理想。这并非是一种享受,也不是高官厚禄,甚至不是社会主义者宣扬的水晶宫,而是个人的欲望。他反对将善与知识混为一谈,反对无条件地相信科学和文明的进步。文明无法使我们内心得到轻松,只能造成感受的多面性,因此不仅在屈辱中能够得到享受,即使在尚未得到满足的欲望的毒药中,在他人的鲜血中也能找到享受,人的本性不仅需要秩序、幸福,还需要混乱、破坏和痛苦。水晶宫里没有混乱、破坏和痛苦的位置,剥夺了人的选择自由,因此作为理想是无法成立的。最好还是保留现代的“鸡窝”、“自觉的惯性”、“地下状态”。
    他二十四岁还在当公务员的时候,性格高傲自负,疑心很重,容易生气,对自己那些循规蹈矩的同事既恨又怕。他认为自己是胆小鬼,是奴才。他拼命读书代替交往,晚上就在阴暗处放荡。
    有一次在一家小酒馆里不小心挡了一名军官的道。那身高马大的军官默默地将又矮又瘦的主人公像老鹰抓小鸡似的挪到了一边。他真想好好的跟他吵一架,可还是改变了主意。连续几年他一直想报复,最后他们又在涅瓦大街相遇,彼此狠狠地撞了一下,军官根本没有在意,主人公欣喜若狂:“保住了自己的尊严,没有退让一步,大庭广众之下与他平起平坐。”
    听说中学的老同学要来彼得堡,他也想跟大家一起凑份子宴请老同学。他担心受到欺凌和侮辱,须知现实不会服从文明的规则,现实中的人未必能扮演他设想的角色,赏识他超群的智力。席间他很想挖苦一下或者侮辱一下老同学,可是他们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于是地下人又陷入了另一个极端——当众自我侮辱。聚会的同窗去妓院寻欢作乐,没有邀请他同行。怀着报复的心理,他尾随而去,可是他们分散到了妓女的各个房间里。妓女丽莎前来招呼他。
    在一番淫乐之后,他和妓女之间展开了一场谈话。丽莎20岁,出生于里加一个市民家庭,来彼得堡不久。他决定将同事对他的轻慢和蔑视用她来补偿。他一会儿向她渲染妓女的可怕下场,一会儿又向她描写家庭的幸福,最后惹得她涕泪滂沱,浑身颤抖。临别时他给迷途的羔羊留下自己的地址,流露出对丽莎真诚的同情和为自己荒唐行为的愧疚。
    三天后姑娘来到他的住所。羞得无地自容的地下人向她承认了自己的卑劣动机,他这样做反而得到了姑娘的同情和爱慕。他也激动得难以自己,最后占有了她。为了彻底的胜利,他塞给她五个卢布。她悄悄的留下钱,离开了。
    地下人承认自己怀着羞隗的感情写下这些笔记。不过他记录的仅仅是別人连一半都不敢承认的内容。他可以拒绝周围社会的卑劣目的,然而地下状态却也是一种道德的腐败。
    十九世纪中期的彼得堡
    第一章地下室
    我是个有病的人……我是个凶狠的人。我是个不招人喜欢的人。我觉得我肝脏有病。可是我丝毫没有考虑过我的病,而且大概也不知道我有病。我不去看病。也从来不曾去看过病,虽然我尊重医学和医生。况且我还极端迷信;唔,迷信是迷信,尽管我尊重医学(我受过足够的教育,按理说不应该迷信,但我还是迷信)。不对,我是故意赌气而不去看病的。这一点你们多半不会理解。唔,可我是理解的。当然喽,我不能够向你们说明,我在这种情况下赌气是为了跟谁过不去;我非常明白,我不到医生那儿去治病,也决不能使他们“倒霉”;我比谁都清楚,我这一切做法只有使自己一个人受害,而不会害别的人。可是说到底,如果我不去看病,那只是因为故意赌气。肝脏在作痛,那就让它痛得更厉害些好了!
    我早已经这样生活了——有二十来年了。现在我四十岁。我从前上班办公,但现在不上班办公了。我是个凶狠的小官吏。我对人粗暴,并因此感到快意。我倒是不受人家贿赂的,凭这一点我就应该给自己奖励。(这句俏皮话说得并不好;可是我不想把它抹掉。我把它写了出来,以为一定很俏皮;但现在自己也看得出不过是想臭美——我就是故意不抹掉!)有时候有人来到我的办公桌跟前请我开证明——我向他们龇牙咧嘴,当有人因此感到苦恼吋,我觉得有着说不出的快乐。这几乎总是成功的。这种人大半都是胆怯的老百姓,我指的就是那些请愿人。但在公子哥儿们中间我却特别讨厌一个军官。他怎么也不肯就范,而且十分惹厌地把马刀弄得铿锵作响。我跟他为了这把刀闹了一年半。我终于取得了胜利。他不再弄得铿锵响了。不过,那还都是在我年轻时发生的事。但是,诸位先生,你们可知道,我的凶狠到底主要表现在哪点上呢?这可就是整个问题的所在了,而问题的最糟糕之处也就在于:我经常地、甚至在最强烈的忿恨的时刻,也可耻地自我意识到我不仅不凶狠,而且甚至不是一个能凶狠得起来的人,我仅仅空吓唬吓唬麻雀聊以自慰罢了。我气忿得满口唾沫,可是你们只要给我一个洋娃娃什么的,给我一杯加糖的茶喝,我大概就会安静下来。我的心简直会软下来,虽然事后自己也一定会对自己咬牙切齿,并且羞愧得会几个月睡不着觉。我就是这么个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