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其实你不懂日本:你不知道的日本风情[平装]
  • 共3个商家     14.30元~16.40
  • 作者:郁乃(作者)
  • 出版社:时代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黄山书社;第1版(2011年5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611723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其实你不懂日本:你不知道的日本风情》:真实日本从没有一个国家,让我们这么既爱又恨;旅日华人二十年生活浓缩志,全裸出镜。

    作者简介

    郁乃,旅日华人,在日本生活了20多年,作家。诗人。世界华人女作协会员。散文和诗入选世界华人作家作品集。

    目录

    序言
    日本社会的格付
    日本寿司
    日本松阪棉花
    日本的国花
    日本的尼姑
    北纬45度
    京都舞女
    日本婆婆的年糕汤
    清敬和寂
    日本茶道的美学元素
    日本茶道
    花和尚
    诱人的蒲烧
    东京秋色
    古都镰仓
    高仓健哭了
    不生孩子
    悲天哭地
    婚姻里的日子
    日本邻居
    日本的风尘女子
    援助交际
    练马老妇
    感谢
    日本的乡俗
    美丽的语言-“谢谢
    日本的浪人
    ……

    序言

    从来没有一个国家让我们这么敏感,这是因为它带给我们的百年隐痛,这个国家就是日本。在爱恨交加中,这个既熟悉又陌生、既羡慕又愤怒、既隔膜又向往的国度,总让我们怀着一种深深的特殊情结,也许你不想正面看它一眼,因为你恨它,也许你又想偷偷瞥上一眼,因为你嫉妒它,我们就是这么矛盾地面对着一个“友邦”。
    本书意在谈日本,客观地谈日本。京都舞女、日本婆婆的年糕汤、日本的援助交际等一些日本的文化,你是不是正想要了解呢?
    也许你只是耳闻日本的花和尚,但在本书中您便可一目了然地见到他的真实面目,因为可能你也会在佛寺内借宿,去体会那份清雅、宁静。
    你可以去世界上的那个最大的生鱼片市场——筑地市场里逛逛,你闻到的可能不是鱼腥味,而是那美食的诱惑,还有那香喷喷诱人的蒲烧,你是不是也想尝尝呢?
    或许你也听说过日本的“清敬和寂”,但你是否又能真正地体会这四个字的深刻含义呢?
    还有中国人最隐痛的一个话题——日本人怕谁?日本人到底怕谁呢?这“怕”又是从何说起呢?一系列的问号是不是开始在你的脑中闪过,而后越积越多呢?这就是我们这本书的魅力所在,因为它正解了你这些年对了解日本的“饥渴”。
    作者以日籍华人的视角,凭借旅日生活二十多年耳闻目睹的亲身感受,为读者讲述了从衣食住行到政治、社会、文化、宗教、习俗等多个方面的内容,以简约明了风趣的笔路,书写日本社会独特的种种现象,呈献给读者一个能纵览日本社会的万花筒。历史上的日本是怎样的,中国人眼中的日本是什么,中日间的恩恩怨怨是怎样的,现在的日本是怎样的,长期旅居日本的华人眼中的日本社会是怎样的,当读者在读完这些五颜六色的日本社会百景人事后,也许能笑而有思、感而有悟地惊叹:原来,一衣带水的日本是这样的!
    作者更是历经数百日进行实地调查,附带百余张图片,为日本的温泉、樱花、茶道等文化提供了影像资料,供读者享用,也许这就是作者想要传递的一份简单快乐的享受。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刚去日本留学时,对在上野公园目睹过的一个流浪汉,印象极深,竟然十几年来也未在平凡的臼子里磨灭去。对于一个来自发展中国家的青年女子来说,在日本这个富得天花乱坠(在中国时的道听途说)的首都-东京上野,在最美丽的樱花时节,在那铺天盖地的樱花丛中,居然有一个个曲蜷横卧的流浪汉,这简直难以接受。他们那无神的目光,破旧脏乱的衣着,还有那难闻的体臭(一米之外就可以闻到,患胃肠炎的人闻之怕要发作呕吐)让我终生难忘。20世纪80年代中期,那可是日本经济红火极盛的时候,若不是我亲眼所见,还真以为是电影节目制作中的镜头呢!
    那是我刚去日本迎来的第一个樱花4月,在同学们的劝诱下,我为了加点日子的颜色,也是受过冰心《樱花赞》一文的影响,就随同几个学友去上野公园赏樱。一到上野车站,感觉空气里都漂浮着樱花的感觉,再慢慢走进公园后,真是满目一片粉白的世界,忘情的令人真想做一次飞蛾扑火般的全身投入。正当我们几人边赏边叹走到中途时,我眼神一转弯,就看见了樱花树下的流浪汉。他穿着一身破旧的军服(二战时日本兵服),花白的头发,像一片没有花匠精护的废园花草,杂乱丛生,没有光泽的眼睛半闭半开,一副天地之大何处是我归宿的神态,半躺半坐,清楚地让游人一眼便看得到。那张久未清理的脸又黑又瘦,如果不是那双时而合上又睁开的眼皮运动,还真让人以为是一具久抛荒野的尸体呢。抬头看樱花,低眉见乞丐,我的心情瞬间变得复杂起来,树上是春花浪漫,树下是穷困饥饿,这不是天堂和地狱的绝对差异吗?同时看到天堂和地狱的风景,什么样的人也不会再去浪漫咏春了。因是初见,我大动善念,稍慢同学们几步,从钱包里摸出当时身上财产的一半,五百日元,轻轻地放进了那个流浪汉身旁的破旧纸盒里。在东京我算是穷人中的穷人了,五百日元是我晚餐食券的全部价格,抛出五百日元,意味着我要空腹一个晚上辗转于床。为了一个不相识的上野流浪汉,我居然没有半刻考虑地就慷慨出手,这不是穷大方,因为我实在无法就那么不经意地走过去,像那些来来去去的路人那样的冷漠,尽管他是一个又脏又老的流浪汉。同学们见我掉队便驻足等我,问其原因我如实坦白,得到了同学们的一致轻啧:多管闲事,要当慈善家吗?连日本人都不理睬流浪汉,怎么你这个外国人,而且还是来自第三世界的留学生非要管呢?大家七言八语,数落得我像一个干了错事的小学生,不知如何搪塞过去才好。台湾的小米抖动着她那一头电烫过的羊毛卷头发,语重心长地告诫我:你太心善了,没用。以后你在日本待久了,也就不会这么傻了。五百日元,你至少可以吃三次奶油冰激凌,送钱容易收钱难。这个世界里,哪有人白送钱给别人。慈善家大把地掏腰包,是因为他们想用钱换名声,或者节税。我和小米本是同根生,都是中国人,但台湾和大陆的气候不一样,小米居然就能这么清楚地看明世事,我这个大陆出身的乡巴佬,算是长了一番见识,当然听没听进去那是另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