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变形[平装]
  • 共2个商家     7.60元~14.10
  • 作者:那多(作者)
  • 出版社:北方联合出版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万卷出版公司;第1版(2009年7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700013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变形》一群无法杀死的生物,一种美丽致命的诱惑。一次重大的考古发现,一段奇异的爱恋故事……。

    作者简介

    那多,曾经是一名国家公务员,后来因为对睡懒觉的迫切生理需要,跳槽到了媒体,成为一名记者,终于等到懒觉睡厌的时候,开始对记者这项最自由的工作感到不自由,而后辞职在家一心写作。由于向来想象力丰富,夜晚穿梭在梦境与梦境之间,一切真实在那多脑中都会形成奇幻的映射,而新闻记者写文章却必须以事实为依据。一丝不苟,剧烈的反差终于在某一天找到突破口,火山般喷发出来,结成一个个的故事。新奇的幻境在那多脑中不断形成,有的荒诞而搞笑,于是有了《三国事件簿》;有的神秘而诡异,于是有了《那多手记》;有的在宿命中有着令人回肠的爱情,于是有了《星座爱情小说》,那多变幻着角色,在各个幻境间跳跃,不亦乐乎。对许多一辈子只有一两次风格突变甚至一个风格到老的作家来说,是不可思议的,而对那多,却是天赋本能,信手拈来。那多对自己的作品有一个要求——好看,无心追求在文学史上有何建树,对他来说,只要读者觉得好看,就已经足够。

    目录

    再序
    Chapter 0 前记
    Chapter 01 九命黑猫
    Chapter 02 住在楼上的美女
    Chapter 03 从北京来的考古专家
    Chapter 04 九命黑猫的末路
    Chapter 05 变异
    Chapter 06 幻术师再次登场
    Chapter 07 心愿
    Chapter 08 不算尾声的尾声

    序言

    其实书的封面上该是“那多灵异手记”,但我还是习惯把这个系列称为“那多手记”。“灵异”二字是从接力出版社出版《幽灵旗》开始,和我商量着加上去的。这一次万卷出版公司重出,编辑也觉得要加,否则新的读者也许会搞不清楚这是些什么小说,没准是纪实文学呢,哈哈哈。好吧,为了再多卖出几本,就加上这两个字,有什么办法,哈哈。
    但我总觉得不如“那多手记”来得干净利索,同时我也喜欢它的平淡无奇。就如这个系列小说的格局一样,由一个平淡的新闻引出,往往开篇不紧不慢地叙述,在某个地方忽然一转,就此被水底急流卷去了。我一直想着,生活就是这个样子,仿佛平凡得很,你可以数十年就在某个小圈子里打转,直到死去。但它又经不起琢磨,经不起观察,经不起追问。否则,就要闹出大动静来,很可怖的。
    这次重新出版是一次梳理,手记系列最早在南海出版公司出过三本,分别是《坏种子》《凶心人》和《铁牛重现》,现在几乎见不到了。后一本本该叫<铁牛重临》的,无端端被他们改了,如今改回。而后,自《幽灵旗》始,就在接力出版社了。

    文摘

    Chapter01九命黑猫
    《晨星报》的编辑部一如既往地弥漫着一股散漫的气氛。就算是工作时间,人也并不太多。
    虽说是工作时间
    虽说已经是九月份了,然而上海的天气却是越来越热,也不知是不是全球变暖的关系,总之大街上一片盛夏景象,在办公室里同事们还穿着短袖。我正盘算着,今天又是在办公室里吹冷气,休闲一整天。
    记者的生活就是这样。别人常常会以为记者的生活都是充满新鲜刺激,其实说穿了也就是在自己做的这个圈子里打转,接触固定的一群人,而新闻的类型无非也就是那几种,搞体育的无非就是报道比赛,搞娱乐的每天就是找绯闻。在这里我不能再透露更多,那都属于行业机密的范畴,不足为外人道。
    这时我的电话响了起来。
    当我听出是房东的声音时我并不意外。我是一个人租公寓住的,我自认为平时的生活是属于无忧无虑的那种,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自由。今天是到期该交房租的日子,我记得很清楚,钱都准备好了,房东根本是多此一举。
    然而房东说的却不是这回事,原来我住的那幢公寓面临一些建筑问题,要马上整修,我不能再住下去了,明天就要搬走。这实在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尽管房东老太太一再道歉,表示知道这过于仓促,她也是出于无奈,但还是无法改变我今天就得将东西搬走乃至今晚很可能无家可归的窘况。
    我口里说着没事但心里实在有些犯难,朋友中不知有没有肯让我借宿一晚的,可是找房子也不是一两天就能顺利解决的事。难不成要住旅馆?那我接下来就只能靠三餐吃速食面过活了……
    幸好就在我左右为难的时候,同事水笙跑来要我替他向领导请两个星期的假,说是回老家探亲,下午就走。
    我不禁暗喜。水笙算是个不折不扣的新人,进报社也就是两三年的时间,平时寡言少语,不善与人交际,不过和我关系不错。记得他刚进报社那会儿,我时常帮他解决一些麻烦,刚开始是帮他修改稿件,后来还在他生病的时候帮他完成了他进行到一半的一组报道,所以他一有事都会来找我帮忙。这些都是次要的,重要的是他也是一个人在外面租住。
    于是我一口答应帮他请假,心想秋收的时候也该到了。
    我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和水笙说完,厚着脸皮向他借租。谁知他却吞吞吐吐的,犹豫了半晌。
    没办法,我只好义正词严地教训了他一顿,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不惜搬出陈年旧事,总算说得他一脸不情愿地交出了房门钥匙。
    总算水笙还是通晓大义。在此需要声明的是,不是我总记着给别人的恩惠,实在是像水笙这样身体虚弱的记者太过稀少。像我们这样跑跑一般的社会新闻,大多数时间在市区内他都常常累得受不了,若是让他去做体记或娱记八成他早作古了。真不知小时候的“体锻标准”他是怎么通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