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鬼吹灯外传2:云梦迷泽[平装]
  • 共2个商家     13.60元~17.70
  • 作者:糖衣古典(作者)
  • 出版社:贵州出版集团,贵州人民出版社;第1版(2012年4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221099303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鬼吹灯外传2:云梦迷泽》编辑推荐:
    永远未知的盗墓江湖,不可复制的盗墓奇侠。
    倾世王妃真容再现,绝世宝藏下落难寻!
    云中墓,雾中谜,人间梦境,夺命诱惑!
    云梦泽客店神秘出现的青衣老妪,手里紧紧握养一枚摸金符,这一枚古老的摸金符隐藏着什么秘密?一直隐匿不出的摸金派,此次倾巢而出,莫非是为了那藏在倒斗门中的不传之秘?那古突厥的白眉可汗,传说拥有疑冢七十二座,究竟何方才是他的陵墓所在?风冷情冒死所救之人,竟然无名无姓不知来历,他又将有何异常表现?

    作者简介

    糖衣古典,天津人士,生于滔滔滚滚的大运河畔,自幼酷爱唐诗宋词、五千年的古风遗韵在笔端汪洋恣肆。文风多变,写言情,则深情款款,纯爱无敌;写武侠,则江湖笑傲,豪气云天;写盗墓,则说神叙鬼,灵气逼人,近年来盗墓小说方兴未艾,大行其道一作者书中添加了各种流行元素,诸如风水、玄学、盗墓、灵异、探险等等,更是将武侠小说的笔法融入其中,另辟蹊径,开新派盗墓奇侠小说之先河,其作品《鬼吹灯前传:魁星踢斗》曾荣获腾讯榜分类榜第一,总榜点击榜第一,网络点击三千万。另有《我们爱到悲伤止步》出版。

    目录

    第一章 云梦泽
    第二章 黑衣人
    第三章 黑烛龙
    第四章 血瓢虫
    第五章 谪仙人
    第六章 墓室惊魂
    第七章 撼龙经
    第八章 密室惊魂

    文摘

    版权页:



    “四个人看见我都是愕然变色。那三个人便大声道:‘杀了她。’三个人声色俱厉,似乎和我有不共戴天之仇一样。我心里害怕,急忙躲到我家相公身后。我家相公满脸为难之色。
    “那三个人之中一个年纪很老的男人冷冷道:‘司徒兄弟,你可别忘了,咱们都在无生圣母跟前发过誓的。’
    “我家相公脸色变得惨白如纸,沉默了很久,这才缓缓道:‘我知道怎么做。’说罢,便把我带回这个客店。
    “这个客店就是我的家。回家之后,我家相公做了几道菜,然后给我倒了一杯酒,我知道,这是诀别的意思,我心里难过,舍不得他,但是我知道,我不能让他难做人。
    “我含着眼泪,把那杯酒喝了,然后告诉他:‘相公,我闲暇无事的时候,给你做了几副鞋垫,你记得换上。还有那衣柜里面有换洗衣服,还有……’我把该交代的事情一一对他说了。说完之后,我对他说,你杀了我吧。良久良久,我家相公没有动手。我心里纳闷,睁开眼睛,只见我家相公满眼泪水,呆呆地看着我。
    “我见他舍不得动手,于是就把那把刀拿过来,自己照着胸口刺了下去。心道:‘我终不能让你无法做人。’
    “谁知就在那把刀要插入胸膛的时候,我家相公夺下我的刀。我还以为他不杀我了,我便道:‘相公,咱们两个人逃走吧。离开这里,让他们找不到也就是了。’相公摇摇头,道:‘对不住了。’说罢,就把我的双腿打折,而后用锁链将我锁了起来,放到这阁楼之上。就这样,我才活了下来。每天我家相公都会给我送饭。为了不让那三个人发现我,我只能终年躲在这阁楼里面。可是,我不怪他。我只怪我自己,为什么要偷偷摸摸地去找他,为什么那么好奇,要不是因为我,我家相公也不会难以做人。”
    说到这里,血衣婆婆叹了口气。
    风冷情和水灵对望一眼,心中都是大为纳罕。这血衣婆婆昔年的丈夫有怎样的秘密能够让他对自己朝夕相对的妻子下此毒手?而且这一囚禁就是三十年?而这血衣婆婆竟然甘之如饴,这倒也令二人出乎意料。三人都是无言以对。风冷情思索片刻,沉声道:“这位婆婆,我们只是路过此地的客人,只是借宿一宿,我们明天就走。”
    血衣婆婆摇摇头,嘿嘿笑道:“不可能的,这个阎王镇从来没有人可以活着从这里出去。”
    铁中坚森然道:“这位婆婆,倘然如此的话,日后你可莫怪我们没给你打招呼。”
    那血衣婆婆皱眉道:“你们想干什么?”
    铁中坚冷冷道:“总不能坐以待毙吧,难道眼睁睁看着你的丈夫把我们一一杀死?”
    血衣婆婆哼了一声道:“那样至少少受一些痛苦。”
    铁中坚嘿了一声,心中气结,心道:“这老婆子是不是在这阁楼里待傻了?说话如此天真?”
    风冷情道:“咱们带着这位婆婆下去,到得天明,咱们再放这位婆婆离去。”
    说着,走到那血衣婆婆跟前,道:“这位婆婆,我扶你下去。”
    那血衣婆婆大声道:“我不下去,我就在这里,你们谁也别碰我!”
    风冷情微一迟疑,心里不知道该不该将这血衣婆婆强行带下楼去。铁中坚早已忍耐不住,大步走了过来,一把抓住那拴在血衣婆婆脚腕上的锁链,笔直地拖出房门,向楼下而去。
    那血衣婆婆口中不住咒骂,但那铁中坚充耳不闻,只是一路拖曳着将那血衣婆婆带到楼下。而后在那大堂之中的一根梁柱上将那锁链绕了几圈。这才好整以暇地坐了下来,笑吟吟地望着那血衣婆婆。
    风冷情和水灵跟着走下楼来,看到血衣婆婆被拴在那根梁柱之上,心中微微有些不忍。
    铁中坚沉声道:“你没看这老婆子说什么咱们一个也不能活着出这客店,这死镇。”铁中坚哼了一声,道,“就算我死了,也要在我死前,先把这老婆子和他那猪狗不如的丈夫杀了陪葬。”
    那血衣婆婆忍不住破口大骂。
    铁中坚嘿嘿笑道:“你信不信,我把我袜子脱下来塞你嘴里?”
    那血衣婆婆当即不骂了,只是两只眼睛之中的怒火却更加炽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