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高危地带[平装]
  • 共1个商家     8.75元~8.75
  • 作者:普莱斯顿(作者),吴飞(译者),高红梅(译者)
  • 出版社:重庆出版社;第1版(2005年6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6671225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媒体推荐

    书评
    丛林中的致命病毒、携带高危传染源的人体炸弹、冒死阻截病毒侵袭的科学家……在几年前,这些听起来都像是虚构的科幻小说。而今,艾滋病在全世界的迅速传播,SARS的突然爆发,已经给人类带来沉重的打击。下一种致命病毒会是什么?下一场灾难又将何时来临?
    这本非虚构的文学作品比任何科幻恐怖噩梦都更加恐怖。
    ——今日美国报
    这是我读过的最恐怖最精彩的小说之一,甚至超过了惊悚小说大师斯蒂芬·金与迈克尔·克莱奇顿。书里的事件是真事,而且就在华盛顿纪念碑的视域之内发生。要命的是,这种事件迟早还会卷土重来。
    ——著名科幻小说家阿瑟·克拉克

    作者简介

    作者:(美)普莱斯顿 译者:吴飞 高红梅

    目录

    致读者
    主要人物
    第一章 厄尔贡山的阴影
    第二章 猴舍
    第三章 毁灭
    第四章 卡塔姆洞穴

    文摘

    书摘
    彼德斯已经考虑到这一点了。阻止病毒有三种办法—疫苗、药物、生物防范。对于埃博拉病毒,只有一种办法才能阻止它。没有应对埃博拉病毒的疫苗。没有可以治疗埃博拉病毒的药物。那么只剩下了生物防范。
    但是怎样才能做到生物防范呢?那是很棘手的事情。就彼德斯所知,只有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是封锁猴群,坐观猴子们死去—同时密切观察曾接触过猴子的人员,尽可能也把他们隔离起来。第二个选择是进入大楼,全面消毒,杀死猴子——给它们注射致命的药物——焚烧它们的尸体,并用化学药剂和烟雾浸透整幢大楼——这是一种主要的生化防疫手段。
    拉塞尔将军听完这两种方案后说道:“那么说来,第一种选择是切断猴子与外部世界的联系,让病毒在它们体内自生自灭。而第二种选择就是消灭它们。没有更多的选择了。”大家都认为没有其他的选择了。
    南希思索着,或许这种病毒目前存在于猴舍中,不过它绝对不会在那里停留很长时间。她从来没见过有猴子幸免于埃博拉病毒的。况且埃博拉病毒是物种跨越者。那些猴子全都会死去,并且会以一种几乎无法想像的方式死亡。地球上很少有人领略埃博拉病毒在灵长类动物体内发作的情形,然而南希对埃博拉病毒的所作所为心知肚明。她只是不清楚如何才能控制住病毒,除非把猴舍隔离起来,并采用独立的过滤供气设备。她说:“让动物们临死之前消耗很长的时间,这样做道德吗?我观察过这些死于埃博拉病毒的家伙,消耗可不是好玩的事情—它们是患病的,患病的,患病的动物啊。”她表示希望进人猴舍去看看那些猴子。“除非你知道自己在寻找什么,否则动物的身体损伤很容易被错过的,”她说道,“于是这些损伤就变得与你脸上的鼻子一样普通了。”
    她还希望到猴舍去用显微镜观察组织切片。她想寻找类晶体,或者“内含体”。她想寻找砖状物。倘若她能在猴肉里找到它们,那就会再次确认猴子们是高危的。
    同时,还有更为重大的政治问题。军队应该介入吗?军队的使命是保卫国家、抵御军事威胁。这种病毒是军事威胁吗?会议的共识是这样:不论军事威胁与否,如果我们要阻止这种微生物,那么我们必须倾其所有地对付它。
    不过那样可能会制造细小的政治问题。实际上它会制造重大的政治问题。这一问题与佐治亚州亚特兰大市的疾病控制中心有关。疾病控制中心是处理突发疾病的联邦机构,被国会授权来控制人类疾病。这件事情属于疾病控制中心的法定职责,军方并没有被确切地授权在美国国土上对抗病毒,但是军方有能力和专门技术这样做。房间里的每个人都明白,如果军方决定周旋于猴舍之上,一场与疾病控制中心的对峙或许就在酝酿之中了。疾病控制中心的人们或许会嫉妒他们的势力介人。“军方没有法定的职责来处理这种状况,”拉塞尔将军指出,“但是军方有能力。疾病控制中心没有能力。我们拥有强力而缺乏权力,疾病控制中心拥有权力而缺乏强力。看来,一场针锋相对的比赛在所难免了。”
    在拉塞尔将军看来,这是一项在指挥系统控制之下的士兵们的职责。他需要受过生化防疫工作训练的人员。他们必须比较年轻,没有家庭,愿意承担生命危险。他们必须相互认识而且能够在团队中协同工作。他们必须慷慨赴死。
    事实上,军方以前从未组织过一次对抗高危病毒的大规模野外作业。所有的事情都不得不从零做起。
    很显然,这里面存在着法律问题。因而有必要咨询律师的意见。这样做合法吗?军方能够简单地集结一个生化防疫“特种战争军事行动特遣队”并且进驻猴舍附近吗?拉塞尔将军担心军方的律师们会告诉他,不可能而且也不应该这样做,于是他用这样的话来释疑:“展开行动并且事后请求谅解的策略,远比请求许可而被驳回的策略要好得多。你从来不会向律师请示干什么事情。我们要做必须做的事,而律师们会告诉我们,为什么这样做是合法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