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现代中国文学史[平装]
  • 共1个商家     23.78元~23.78
  • 作者:钱基博(作者)
  • 出版社:东方出版社;第1版(2008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6030113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吴忠匡以“大著作”与“深刻反思”评《现代中国文学史》:“《现代中国文学史》和《中国文学史》正是先生在通读古今专集的基础上抉发文心,剖析源流,高挹群言,自出手眼的两部大著作。《现代中国文学史》阐述中国现代文学兴衰得失递变的轨迹。所谓‘现代’系指旧民国纪元之1911年至1930年这一时期。《现代中国文学史》虽以介绍与分析这一时期的代表作家、代表作品为主,但也广泛地涉及到了与此有关的这一时期的学术文化以及政制民俗,援据纷纶,不厌其详。是一部广义性质的文学史著作。……深刻地反映了这一旧中国学术界新旧交替时期剧烈的思想矛盾和时代的苦闷。作者的爱憎情感是显而易见的。《现代中国文学史》并不局限于以文论文,就诗论诗,而是在极其宽广的背景中,寻求和探讨这一时期‘文章得失升降之故’。有关一代文人的遗闻轶事,可作为‘知人论世’之资的,也都网罗,粲然可观。正如先生自己所评说的:‘读者以此一帙以为现代文人之忏悔录可也。’这说明先生的这一著述,对当时的学术界起了一种不可或缺的深刻反思的作用。它无疑是今天研究我国近代文学历史发展和了解那一时代政治、社会思想心理等方面的历史风貌的一部重要史料。此书自1932年由上海世界书局出版以后,五年之中曾四次再版。”(《吾师钱基博先生传略》)
    刘梦溪以“特见独出”评《现代中国文学史》:“钱著《现代中国文学史》的有些观点我们自然不必尽同,但其书却有优长之处,主要是特见独出而不被时论所摆布,掘发到了有定在性的历史文化精神。”(《〈中国现代学术经典〉总序》)

    作者简介

    钱基博(1887—1959),字子泉,自号潜庐,又号老泉,江苏无锡人。生平主要从事教学著述,先后执教于清华大学、无锡国学专门学校、上海圣约翰大学、光华大学和浙江大学等学校。针基博博学多才,在文学和文学史、经史诸子和文献学等领域均有研究。主要著作有《名家五种校读记》、《文心雕龙校读记》、《现代中国文学史》、《明代文学》、《中国文学史》、《孙子章句训义》及《近百年湖南学风》。

    目录

    绪论
    一、文学
    二、文学史
    三、现代中国文学史

    编首
    一、总论
    二、上古
    三、中古
    四、近古
    五、近代

    上编 古文学
    一、文
    王闾运 章炳麟 附黄侃 苏玄瑛
    刘师培 李详附 王式通 孙德谦 附孙雄
    林纾 马其昶 姚永概 附 兄永朴
    二、诗
    樊增祥 易顺鼎 附僧寄禅
    陈三立 附子衡恪 方恪 陈衍附 陈澹然 郑孝胥 附弟孝柽 胡朝梁 李宣龚
    三、词
    朱祖谋附王鹏运、冯煦 況周颐 附徐珂、邵瑞彭、王蕴章
    四、曲
    王国维 吴梅附童斐 王季烈 刘富粱 魏、姚华、任讷

    下编 新文学
    一、新民体
    康有为附简朝亮 廖平 徐勤 梁启超 附陈千秋 谭嗣同
    二、逻辑文
    严复 章士钊
    三、白话文
    胡适 附黄远庸

    文摘

    绪论
    一、文学
    治文学史,不可不知何谓文学,而欲知何谓文学,不可不先知何谓文。请先述文之涵义。
    文之含义有三:(甲)复杂非单调之谓复杂。《易·击辞传》曰:“物相杂故曰文。”《说文·文部》:“文错画;象交文。”是也。(乙)组织有条理之谓组织。《周礼·天官·典丝》:“供其丝纩组文之物。”注:“绘画之事,青与赤谓之文。”《礼·乐记》:“五色成文而不乱。”是也。(丙)美丽适娱悦之谓美丽。《释名·释言语》:“文者,会集众采以成绵繡;会集众字以成辞义,如文繡然。”是也。综合而言,所谓文者,盖复杂而有组织,美丽而适娱悦者也。复杂乃言之有物。组织,斯言之有序。然言之无文,行之不远。故美丽为文之止境焉。
    文之涵义既明,乃可与论文学。
    文学之下义亦不一:(甲)狭义的文学,专指“美的文学”而言。所谓美的文学者,论内容,则情感丰富,而或不必合义理,论形式,则音韵铿锵,而或出于整比,可以初弦诵,可以动欣赏。梁昭明太子萧统序《文选》:“譬诸陶匏为入耳之娱,黼黻为悦目之玩”者也。“若天姬公之籍,孔你之书?老庄之作,管孟之流,盖以立意为宗,不以能文为本;今之所撰,又以略诸。若贤人之美辞,忠臣之抗直,谋夫之话,辩士之端,冰释泉涌,金相玉振,所谓坐狙丘,议稷下,仲连之卻军,食其之下齐国,留候之发八难,曲逆之吐六奇,盖乃事美一时,语流千载,概见坟籍,旁出子史,若斯之流,又亦繁博,虽传之简牍,而事异章;今之所集,亦所不取。至于记事之史,击年之书,所以褒贬是非,纪别异同,方之篇翰,亦已不同。若其赞论之综辑辞采,序述之错比文华,事出于沉思,义归乎翰藻,故与夫篇什,杂而集之,??名曰《文选》云耳。”所谓“篇什”者《诗》雅颂十篇为一什,后世因称诗卷曰篇什。由萧序上文观之,则赋耳,诗耳,骚耳,颂钻耳,箴铭耳,哀诔耳,皆韵文也。然则经姬公之籍,孔父之书。非文也,子老庄之作,管孟之流。非文学也,史记事之文,击年之书。非文学也;惟赞论之“综缉辞采”,序述之“错比文华”,“事出沉思”,“义归翰藻”,与夫诗赋骚颂之成篇什者,方得与于斯文之选耳。梁元帝《金楼子·立言》篇以“扬榷前言,抵掌多识者谓之笔;咏叹风谣,流连哀思者谓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