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逃不开的经济周期(珍藏版)[精装]
  • 共1个商家     44.20元~44.20
  • 作者:拉斯?特维德(LarsTvede)(作者),董裕平(译者)
  •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第2版(2012年11月26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863521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逃不开的经济周期(珍藏版)》编辑推荐:关于经济周期最全面、最权威、最客观、最好读、最受欢迎的读物之一。介绍300年来各大经济学派关于经济周期的理论阐述,其中穿插经济学大师和经济人物的故事,既好看又有扎实的经济学知识。可以帮助读者了解经济运行规律,正确判断和预测变幻多端的经济形势,了解债券、商品、股票和房地产等市场中的价格波动,因应经济形势作出最佳投资决策和投资规划。
    300年的经济周期历史、人物、故事栩栩如生,关于经济周期的那些事儿,读《逃不开的经济周期(珍藏版)》就足够了!

    名人推荐

    西方媒体曾经颂扬凯恩斯拯救了资本主义,近年来持续的经济增长似乎再一次让不少人淡忘了经济周期。然而,2007年开始爆发的美国次贷危机正在引发一场全球性的金融海啸,何去何从?我相信,阅读本书,不仅能够帮助我们从理论与历史的维度厘清当前危机的性质,更有助于我们分析情势的演变和探寻应对之策。
    ——黄范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前执行董事、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前副院长
    市场经济变化多端,唯一不变的就是其变化的周期性。经济学家们研究它,政治家们试图熨平它,而企业家们如果不能善于利用它来做大自己的企业,就会被它所吞噬。本书以引人入胜的语言揭开了经济周期神秘的面纱,是学者、政府官员和企业界人士的必读书。
    ——李稻葵,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
    很难想象有人能够用如此通俗地语言把300多年的经济学思想娓娓道来!经济学可以不用像很多学术刊物表现得那么复杂,也不是看点教科书就可以照猫画虎制订政策那么简单。只有透过特定的历史和现实背景了解各种理论的局限性和适用性,才能正确地把握经济趋势。
    ——滕泰,经济学家、万博兄弟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

    作者简介

    作者:(挪威)拉斯?特维德(Lars Tvede) 译者:董裕平

    拉斯?特维德,拥有工程硕士学位和国际商业学士学位。担任衍生性金融商品交易员、基金经理人和投资银行家长达11年,而后于20世纪90年代转进电信与软件产业,创办数家高科技公司。曾出版数本著作,其中《金融心理学》目前已被译为多国语言。

    目录

    序言
    第一篇发现经济周期—繁荣与崩溃
    第1章密西西比泡沫3
    第2章现金支付危局19
    第3章经济危机—商业的苦恼27
    第4章1837年美国经济危机45
    第5章繁荣的终结55
    第6章萧条的唯一原因就是繁荣65
    第二篇经济周期的规律
    第7章又到经济危机爆发的时间了吗79
    第8章究竟什么是经济周期99
    第9章商业萧条与货币稳定105
    第10章病入膏肓的经济113
    第11章大萧条123
    第12章创新与经济周期137
    第13章有关货币的问题149
    第三篇经济周期的隐藏决定力量
    第14章经济周期的图景163
    第15章三种周期模式185
    第16章蝴蝶效应193
    第17章趋势与心理207
    第18章网络爆炸225
    第四篇经济周期的精髓
    第19章理论与现实的背离235
    第20章亚当·斯密的3个问题245
    第21章周期的主要驱动力251
    第22章中央银行的挑战265
    第五篇经济周期与资产价格
    第23章周期之母:房地产市场303
    第24章收藏品投资333
    第25章贵金属交易349
    第26章商品期货投资367
    第27章债券、股票与基金379
    第28章世界最大的市场:外汇交易391
    第29章经济周期和市场循环399
    跋心跳之声419
    附录1经济周期理论重要事件一览421
    附录2历史上大规模金融危机一览表427

    序言

    楚格州是瑞士最小的州。虽然面积很小,但充满了瑞士风情。放眼望去,山坡上散布着木质农舍,牧牛的铃声在山间飘荡。夏天的时候,许多房子旁边还会点缀上各种美丽的花。
    它位于阿尔卑斯山麓,从这里向南可以远眺瑞吉山和皮拉图斯山的壮美。如果你置身其间,就可以看见西边耸立着秀美的少女峰和艾格峰。山谷中的河流汇入了当地的楚格湖。湖的东岸是古老的楚格镇,建于11世纪,镇上还保留着古老的木屋、狭窄的街道、富有浪漫气息的教堂,还有当年防御用的城墙和塔楼,人们还为湖上的船只建造了一个小小的码头。
    岁月的洗礼极大地改变了这个地方。在漫长而暖和的夏天,生活变得纷扰忙乱。许多小小的户外咖啡馆挤满了欢乐的人群,这里有庆典、露天集市、音乐会,湖上偶尔还有壮观的焰火表演。预示着夏天快要结束的第一个信号是暴雨的到来。你会看见寂静的闪电划过远处的天空—不是几道闪光,而是几百道。闪电渐渐从远处逼近,轰隆隆的声音很快就打破了原来的寂静。当闪电出现在楚格镇上空的时候,几乎每道闪电都会击中湖面或者山坡。顷刻之间,风雨交加,而后又是一片明媚。秋天过后,会有一段阴暗多雾的天气。当雾散天清的时候,你就会看到白雪皑皑的山峰,此刻,冬天已经来了。
    就在1998年年初一个清朗而寒冷的冬日,我沿着苏黎世班霍夫街前行,准备去和朋友尤根?奇德克(也是自2005年以来我的合作伙伴)共进午餐。我们喜欢约在中央广场的餐馆见面,主要聊聊世界经济的状况与金融市场的前景。尤根是一位对冲基金经理,正在这个市场上努力打拼。像往常一样,我先点好午餐,然后问:“情况怎么样?”“还有好多没有处理完。这次将是一场巨大的崩溃。”他回答道,“俄罗斯的股票市场像滚落的石头一样下挫。尽管俄罗斯拥有1.5亿人口,但其经济规模比瑞士还要小一些。”“比瑞士还要小?”
    “是呀。俄罗斯整个股票市场的价值大约相当于美国一些互联网公司的市值。亚太地区则是一团糟,有一些地方看起来像要努力建设成为新的曼哈顿。而今,那里的建筑物虽然屹立不动,却早已是人去楼空。这就像古老的经济周期又发作了。”
    我们一边享用着午餐,一般聊着危机的细节和经济周期的理论,喝完咖啡之后,我们便一起离开了餐馆。在外面互道再见的时候,我问他还有什么建议。“这是一次危机,你知道。而且这是一次很大的危机。不妨等等再看吧。”他回答道。户外寒冷刺骨,他说话时呼出的热气似乎都结成了冰霜。最后,他说完话,脸上竟然露出了很明显的喜色:“不过天气很可爱。”而后我们相互咧嘴笑了笑就分手了。
    当我看到他走向自己的办公室时,我觉得他刚才说过的那些话仿佛已经凝结成冰,正在班霍夫街上飘荡,而且带着令人心寒的消息:“这是一次危机,你知道。而且这是一次很大的危机。”他所说的某个信息可能马上转过街角,进入瑞吉斯拉斯街,与其他所有忧心忡忡的商界人士所发表的言论混合在一起。或者它可能径直来到湖边,飘过湖面的小船,轻声向人们嘟囔着:“这是一次危机,你知道……不过天气很可爱。”
    那天晚上,我回家的时候,没有脱外套就走进了花园,坐在树下的椅子上。这是一个异常漆黑的夜晚,雪花无声地飘落。我曾经非常喜欢这样寂静的冬夜,来自清朗天空的雪花在我身边轻盈曼舞。我抬头望得见远处皮拉图斯山顶上滑雪酒店的灯光,而在我的脚下,是那些威严的游船亮着航行灯从湖面上划过。这真是一派非常神奇的景象。
    我的思绪又回到了午餐时讨论经济周期的情景。我看到如此多的老练商人,因为不懂得经济衰退而变得身无分文。就连经济专家也感到这是一个难题—有多少人能说自己真正理解了这个问题呢?当出现暴跌的时候,许多人相信我们再也恢复不了了,而当出现繁荣的时候,有些人认为这种景象会永远持续。经济周期问题是非常复杂的。让我感到好奇的是,这种现象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在石器时代肯定不会有任何的经济周期。那么它们是从1929年大危机开始的吗?显然不是,时间比这可要早得多。有可能是亚当?斯密时代吗?也不是,我们还要往前追溯。于是,我认为很可能是在欧洲市场经济引入纸币的时候,经济周期现象就真正成为了重要的问题。
    把纸币引入欧洲的人是约翰?劳。这一举措刺激了一个非常巨大的信用市场的发展。信用市场对造成经济周期现象具有巨大的作用。因此,也许这就是经济周期现象真正成为重要问题的关键所在。
    我深入地研究了约翰?劳。他是否真正理解自己引入的纸币呢?现在看来,他很可能没有理解。他怎么可能理解呢?我尽力想象着他的模样。他像我曾经看过的古老版画中的样子吗?他一定是高个子吧。在我的心里,他的一幅肖像已经渐渐浮现出来—轮廓修长的高个男子。在太阳王(路易十四)的时代,他的鞋子看上去有些女性化,上面满是各种装饰物。我闭上眼,静静地斜靠在椅子上,仿佛看见约翰?劳一副赌徒的模样。我似乎看见一个自信而傲慢的年轻人,站在早晨的阳光下。肯定在一个公园,因为旁边树木葱茏。隔着一段距离,一群人正望着他。他们都穿着同样颇为滑稽的文艺复兴风格的衣服。然而,约翰?劳只是站在一侧,陷入了沉思。现在,我已经把他看得清清楚楚,甚至注意到他脸上流淌的细小汗珠。他似乎并未察觉到,而只是一直牢牢地盯住某一个点。他如此固执盯着的是另一个人。他死死地盯着,然后我看到他迅速地伸手去拿一件东西……

    后记

    心跳之声
    一大早,我在门外待了大约10秒钟的时间,就感到非常寒冷。现在,我回到屋子里,舒服地坐在炉边,一边享用着早餐,一边阅读报纸。
    放下报纸,我望了望窗外,满眼尽是晶莹剔透的冰晶。突然,我看到一大一小两只胖胖的“熊”从花园走过来。大的是黑熊,小的是白熊。无论何时向前走出几步,那只小白熊都会停下来,好像在雪地中找什么东西,大黑熊也会转过身子耐心等待。最后,两只熊跑到了窗前,正好在阳台下。大黑熊打开了门,寒风立刻吹进屋子里。她正是我的妻子伊塞亚,此时穿着长长的黑色外套。小索菲一起进来,立刻跑到我的椅子边,我帮她脱下白色的外套和小靴子。她的下巴冻得红红的,眼睛一眨一眨。
    “你看起来很是自得其乐,”伊塞亚说道,“……你的早餐已经吃了4个小时了,知道吗?”
    当然。我早餐能吃一整天。
    “让我猜猜,”她说道,“你读有关经济周期的报纸或书籍了?”
    “都读过了。”
    “那你发现了什么没有—我是说关于经济周期的问题?”
    “无法根治,但很有趣。人们可以修正经济的波动,但不可能完全避免。如果你想要完全避免,事情就会变得更加糟糕。”
    她倒了一杯咖啡,看了看正在地板上玩苹果的索菲,我则看着窗外。湖面上小小的涟漪慢慢向着湖岸散开。或许这个星期湖面就会开始结冰?此时,伊塞亚也正望着窗外,她像在思考什么。而后她从口袋中抽出一张皱巴巴的纸条,这张纸条是我写的。
    “我一直在找它……”我问道,“你在哪里找到它的?”
    “在花园的亭子下,”她回答道,“现在我明白你为什么不愿意再写下去了。”
    她朗声念道:
    周期并不像扁桃体那样,是可以单独摘除的东西,而是像心跳一样,是有机体的核心。
    —约瑟夫?熊彼特,1939年

    文摘

    版权页:



    美国经济学家韦斯利·米切尔1913年出版了其著作《经济周期》。在书中,他一开始就对流行的经济周期理论作了简短的叙述。他在叙述这些理论时—诚如熊彼特后来所指出的—非常冷静客观,似乎所有这些理论彼此不分轩轾。米切尔对经济周期做了如下的定义:
    经济周期指由工商企业占主体的国家在整体经济活动中出现波动的现象。一个完整的经济周期由以下几个阶段组成:扩张阶段,此时大部分经济活动同时出现扩张,继而出现类似的普遍性衰退,然后是收缩,以及融入下一个周期扩张阶段的复苏阶段;这个变化的序列重复发生,但不定期;经济周期的持续时间从超过1年到10年或者12年不等;它们不能被细分成更短以及与自身有近似波幅特性的周期。
    在这个定义中,有两点特别重要。一是总量的振荡。无论是什么因素驱动了周期的发生,似乎都是在更加广泛的程度上对经济产生影响。二是周期并不是定期发生的。他之所以一再强调这个重要的发现,就是担心人们会夸大经济波动的规律性。
    预测工具
    1920年,米切尔在纽约与人一起创办了研究国际经济周期的机构—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或者简称“NBER”。经过多年岁月的洗礼,他的研究团队受到了人们越来越多的尊敬,以至于后来NBER成了受人景仰的研究经济周期问题的中心(今天依然如此)。
    不久之后,NBER的专家们就发现了许多经济与金融指标,这些指标可以分成三类:一类是“领先”于周期的指标,一类是与周期相“契合”的指标,另外一类是“滞后”性指标。举例来说,领先指标的上升趋势是在一般经济活动之前形成的,而下跌趋势也是在经济活动处于平台整理之前就出现。这类指标能够经受时间的考验,在建立起来之后就保持可靠性,而且在检验其他经济活动时也很可靠。
    在对经济周期作图解方面,美国人并不是唯一的贡献者。1923年,德国科学家约瑟夫·基钦也发表了一篇文章,他在文章中分析了英国与美国31年的数据。基钦发现其中存在一个周期,但有趣的是,周期的波长不同于朱格拉周期—实际上二者截然不同。基钦发现的周期平均长度为40个月—比3年稍长一点:这比朱格拉所观察到的结果的一半还要短。虽然基钦没有在文章中对这个差异作出解释,但这个结果非常重要。一个可能的解释是经济行为已经发生了变化,而另一个解释则很滑稽:也许人类在行为上存在若干周期性的现象……
    此时,该轮到西蒙·库兹涅茨出场了。如果说米切尔收集了大量的经济数据,那么相比较而言,库兹涅茨所收集的数据比米切尔还要多。他是米切尔的学生,在NBER的赞助下做了大量的研究工作。
    库兹涅茨的一项主要工作就是测度国民收入。在开发出计算国民收入的方法之后,库兹涅茨又转向收入波动问题的研究。他也发现了周期现象的存在,而且,他比朱格拉与基钦曾经作过的研究还要深入透彻得多,他能够证实周期的出现。然而,滑稽的事情再一次出现了,库兹涅茨的周期波长既不同于基钦的40个月,也不同于朱格拉的10年,他所发现的周期平均长度大约为20年。这确实让人觉得非常奇怪!
    或许,这可能还不值得我们大惊小怪。因为一个人在一堆散乱的时间序列中所发现的经济周期的数量,取决于他对样本进行筛选时的定义。如此看来,上述3位经济学家所发现的结果都是对的,但他们所确定的经济周期对应着不同的经济现象。基钦周期是存货周期,朱格拉周期则与丹尼斯·罗伯逊所说的资本投资周期相关。那么,库兹涅茨周期说明的又是什么现象呢?在他这个周期长度为20年的观点发表后不久,一位名叫霍默·霍伊特的绅士提供了一些有趣的数据,这些数据显示,房产价格波动的周期平均为18年。
    当NBER的研究团队在对不同的时间序列进行调查研究的时候,他们发现,在1885年以前,朱格拉周期与库兹涅茨周期都表现得很明显,只有一些更短期的波动表现出了很大的特异性,以至于看起来根本不像是周期—而更像是对随机冲击的反应。然而,1885年之后,它们的特异性显著缩小,于是便产生了基钦周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