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股市教父[平装]
  • 共2个商家     11.70元~23.20
  • 作者:白丁(作者)
  • 出版社:华夏出版社;第1版(2010年6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805651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股市教父》是一部过目难忘的金融恐怖小说!
    ◎中国首部揭秘股市黑幕纪实小说!
    ◎首次全程披露中国金融期货违大案
    ◎全世界做什么破产最快?金融期货!
    ◎中国什么最黑?黑社会?足球?股市!
    ◎中国股市什么最亮?剪股民“羊毛”的剪刀!
    ◎触目惊心!令人发指!散户看完一定惊恐!

    作者简介

    作者白丁,原财政部官员。他不是一位“简单的作家”,而是在中国股市、期市多年磨砺、研究、有很高金融素养的专业人士,曾经被誉为“中国学院派第一操盘手”、“真正意义上的财经纪实小说家”、“看淡股市和人生的第一人”。白丁为了创作这本小说,放弃了几千万的现实利益,就是为了让散户股民知道他们在中国股市的地位就像一只任人宰割的羔羊。

    目录

    第一章 雷霆行动
    “3.27”国债期货事件的硝烟刚刚散去。
    作为亲自策划、指挥、参与这场厮杀的多方总司令,这次厮杀的血腥惨烈、惊心动魄,马跃进事先并没有料到。
    由起初的普通交易,演变成为多空双方的一场惨烈大搏杀,多空双方都押上了巨额筹码。亿邦集团的金山被逼到绝路,拼死一搏,捅出了个惊天大案,不仅输光了亿邦七、八年来辛辛苦苦打拼下来的家业,还险些毁掉了上海证券交易所。

    第二章 两雄相争
    说起国债期货,这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可是个新鲜事物。
    新中国股市如果以设立证券交易所为标志,也才两年多,本来没有这么个东西,老百姓还没真正弄懂股票是怎么回事儿,又冒出了期货,而且是国债期货。其实,这是上海证券业的龙头老大亿邦集团总裁金山从美国引进的新鲜事物。

    第三章 谋篇布局
    上午十点,马跃进喊着李卫国下到酒店一楼吃早茶。名为吃早茶,其实是例行商量公事。李卫国把昨天夜晚王惟一递出来的消息报告给了马跃进。

    第四章 计定星海湾
    正如马跃进所料,亿邦证券总裁金山正在摩拳擦掌,为即将推出的国债期货作着准备。金山此刻并不在上海,而是在大连。这个时节他怎么会有闲情逸致来欣赏大连的美景?当然不会,他是应大连东北国发集团高峰、高岩兄弟相邀来共谋大举的。

    第五章 龙见江湖
    六部委调查组的调查范围还在扩大。林芙蓉也被传唤进去了。
    就在酒店的房间内,一男一女两个办案人员坐在窗边的圈椅上,林芙蓉坐在席梦思床边。
    女办案人员问话:“林芙蓉,你得老老实实交待你受马跃进指挥,伙同马跃进一起大肆炒作‘3.27’国债期货的事实。”
    第六章 宝剑锋从磨砺出
    刚到新疆,马跃进立即被美丽的大漠戈壁所吸引。这是一种全新的环境,完全不同于华北大平原的风貌。这里的空旷,这里的苍凉,给人一种博大和力量,人在其中显得特别渺小。不到新疆不知道内地省份太小。只有到了新疆,才知道新疆有多大。

    第七章 试水黄浦江
    马跃进的办公室。
    房间里烟雾缭绕,马跃进桌子上的烟灰缸里已经堆满了烟头。会议已经开了两个小时,还在紧张进行中。

    第八章 东方风来满眼春
    春节前夕,股市交易平淡,一直没有行情,尽管还没到休市,马跃进实在拗不过老母亲要求,于是陪着老母亲回了趟山东老家。

    第九章 场外交易
    一过完春节,马跃进在老家实在待不住了,立即动身回到上海。
    马跃进把上交所将要发行新股的消息通知了严冬,布置严冬赶紧组织人力,安排收集筹码。

    第十章 初战告捷
    自营室里,严冬和安宁正襟危坐,全神贯注。
    这段时间大盘承接前期的惯性,还在下跌,但下跌的幅度已经大大减小,而且每天的成交量也在不断萎缩。

    第十一章 暗算
    北京飞往上海的航班正在云层上平稳地正常飞行。
    马跃进轻松地眺望着窗外,紧绷了多时的神经,此时此刻似乎完全松弛了下来。股市大盘大跌之前,公司自营股票已经全部清仓,赚了个盆满钵溢,上下欢腾。

    第十二章 出招
    与马跃进的处境形成鲜明对照的是,此刻在锦江饭店宽敞明亮的巨大办公室里,金山懒散地斜靠在紫红色的大班椅里,轻轻摇晃着,眼睛盯着大班台上的两电脑,听着电脑里股票软件时不时发出的悦耳的“咕咕”声,嘴里轻声哼唱着《空城计》里诸葛亮的唱段:

    第十三章 结仇
    就在大家焦急万分又无计可施之时,一周后的一天下午,马跃进突然被一辆汽车送了回来。这辆汽车把马跃进送到公司大院门口,马跃进下车之后它就立即离开了。
    “马总回来了!”

    第十四章 联盟
    午夜,宽阔的长安街上,车辆不见一个人影,也不见一辆车影,只有远处西单路口的交通信号灯不时红绿变幻着。
    北京电报大楼的钟声刚刚敲响了十二下。在黄色路灯映照下,唰————,一辆黑色奔驰轿车自西往东驶过复兴门、驶过闹市口,在离西单不远的地方减速,缓缓右拐驶进疏疏落落的几行国槐树林,驶近了一座灰色的四合院。

    第十五章 扎钉拔钉
    当日下午,马跃进从北京飞回上海。
    马跃进下了飞机,严冬早在虹桥机场到达厅的出口处等候多时。自从上次出事后,马跃进每次从北京到上海,严冬都会到机场接机。

    第十六章 再战深圳
    8月初的深圳,天气热得像蒸笼,但全民炒股的热情比天气还热。
    严冬带着几个同事挤在拥挤不堪的人群中,大汗淋漓,浑身湿透。本来抽签认购新股这件事情用不着严冬亲自南下,一切都已经布置妥当。但马跃进听说亿邦证券安排了能够调动的全部人手和资源,要与经发证券争抢这次抽签认购,所以指示严冬立即赶到深圳,务必挫败亿邦的收购计划。

    第十七章 巧通关节
    当日深夜,深圳华强宾馆西餐厅。
    餐厅里空荡无人。柔和的橘黄色灯光下,严冬和深圳人行副行长李卫国坐在靠窗的一张餐台边,谈着事情。

    第十八章 对 峙
    1992年8月10日清晨,一层薄薄的雾气笼罩着梧桐山,也笼罩着建设中的地王大厦,人们只能看到地王大厦的下半部分,上半部分连同竖在楼顶的塔吊一起伸入了云雾之中。位于深南大道中部的深业大厦深圳证券交易所门前早在几天前就已排起了长龙。大家已经听到了消息,今天交易所就要正式开始新股认购抽签。

    第十九章 乱 局
    在上步大厦,严冬时刻注视着发售点现场的一举一动。
    严冬按照之前的计划,将组织起来的2万人分配到了各个网点。严冬已经预计到极有可能与亿邦的人员发生正面冲突,但他并没有丝毫顾虑和退缩,马跃进已经向他交待,只管放手去搏、去争、去抢。万一严冬自己收不了场,他马跃进负全责。

    第二十章 隔岸观火
    千里之外南国的喧嚣一点也没有影响到北京的安宁、祥和气氛。
    北京,西城区三里河国家机关办公区附近的新都大酒店二楼“绿杨春酒家”。最里面的一间雅间,林家福、马跃进、高磊三人在身穿旗袍的服务员的引导下,鱼贯而入。三人也没有过多谦让,林家福居中,马跃进在林家福右手,高磊在林家福左手,围桌而坐。

    第二十一章 败中求胜
    正当马跃进等人愉快地享用着晚餐之时,亿邦集团乱成了一锅粥。
    坏消息不断从深圳通过手机、座机传过来。亿邦上上下下今晚谁都不许按时下班,听候董事长的命令。金山也苦恼万分。钱没挣到,还惹出了大乱子,这事如何善后?如何向市里交待?埋怨王大龙不会办事?但这又是自己点头同意的。

    第二十二章 收服
    上海股市经过“8.10”事件短暂的调整后,又开始发力上冲了。
    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交易的股票,已经迅速增加到200多只,每天的成交量已经达到了200多亿元,进入股市的资金在不断增加。国家有政策,禁止银行资金入市,可总有那么一些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高手,几番倒腾之后就将银行资金投入到了股市中。这之中,国库券代管理单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第二十三章 虎落平阳
    中央六部委联合调查组在调查经发证券马跃进等人的同时,也传唤了亿邦证券的金山等人。对金山的来龙去脉,调查组也已经摸得一清二楚。

    第二十四章 情天恨海
    童妍被调离了连队,对金山的无比眷念,无可奈何地去了团部。
    没有童妍的日子,金山觉得度日如年。一个星期过去了,一点儿童妍的消息都没有。金山实在沉不住气了,在童妍离开后的第一个星期天,连队的战友们都还没有起床,自己独自一人早早就摸黑赶往县城的汽车站,他要到团部去看望童妍。

    第二十五章 志冲云天
    短短几年时间,金山率领的亿邦证券深得上海市证券主管部门青睐,一时间炙手可热。大权在握,声名远播。金山就像一个马力十足的火车头,刚一驶入中国改革开放的快车道,就带领着亿邦证券公司在这条全新的道路上狂奔。

    第二十六章 美人计
    权力和金钱,能引来异性的青睐。从古到今,这是一条颠扑不破的铁律。何况金山在国内单身一人,学识渊博、风度翩翩,严肃稳重之中透出可靠和亲切,不由引得众多异性关注。

    第二十七章 心腹之患
    北京的冬夜,大街上早已不见了人影。马跃进躺在新都大酒店的席梦思软床上,久久难以入眠。
    最近一段时间,马跃进接连遭到狙击。马跃进做庄的股票拉升到中途,正准备边拉边出,可突然就有大单涌出,将股票牢牢封在跌停板上,而且越跌越凶,天天开盘就有大单封死跌停,让马跃进根本没有出货机会。进庄前,通过上市公司向证券交易所查询,回答说是没有大资金在其中,马跃进这才大胆入局的。

    第二十八章 欲擒故纵
    已经午夜了,外面白天车水马龙的街道,现在已经冷冷清清了,老半天才偶尔有一辆汽车驶过,声音传入房间,打破冬夜的宁静,让马跃进更是难以入眠。
    马跃进躺在床上,两眼盯着房间天花板。天花板上一片雪白,连个蜘蛛窝都没有。马跃进想,自己的脑子要是也能象这天花板一样,也能一片空白就好了,起码今天晚上也能睡个安稳觉,但做不到。

    第二十九章 除奸
    李卫国伸手摁停了答录机。马跃进继续冲吴义咆哮:“怎么不说话了?平时你的嘴封都封不住,现在怎么哑巴了?娘卖×的。看你大我几岁,老子一直把你当作兄长对待。你就是这样报答我?你就是这样感恩戴德的?说!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第三十章 收买
    吴义走到这一步,并不全是因为他想挣更多钱,根源在于吴义爱打听、爱显摆、口风不严的个性,坏事就坏在那张嘴上。间接原因又在于得罪了林芙蓉,而林芙蓉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将这个虽然无职无权,却既容易了解到公司的核心机密,又有爱吹牛、爱显摆毛病的吴义透露给了一起做红马甲的小老乡和金山。

    第三十一章 将计就计
    吴义以为马跃进生自己的气,赶紧表态认罪:“马总,我对不起您。我对不起公司。现在事情已经这样了,我再也不会为他们卖命了,就算他们打死我,我也绝对不会为他们卖命了。您放心吧。我对不住您,我要将功折罪。只求您别生气了,别气坏了身体。您本来身体就不太好。我不是人,您别拿我当人看,您就拿我当个屁,放了我吧。”

    第三十二章 厉兵秣马

    六部委联合调查组还没撤,对马跃进手下干将们的调查还在进行中,对亿邦集团的调查也在进行中。联合调查组对“3.27”事件的外围侦察已经完成,现在逼近核心问题了,也就是“3.27”事件发生期间多空双方的违法或违规行为。

    第三十三章 故布疑兵
    1995年的春节来得比往年都早,一月份就过春节了。这一年的春节,是马跃进过得最不踏实的一个春节。春节前,吴义、林芙蓉先后从不同的渠道向马跃进报告,亿邦证券纠集了大大小小几十家单位,集中了大约100亿元资金,已经在“3.27”国债期货品种上布下了大约10万口空单,私下里扬言,这回谁做多谁死。

    第三十四章 瞒天过海
    金山正带着全家在宁波欢度春节。金山的太太在美国一家大型律师事务所工作,从事的也是投资银行相关的法律工作,平时非常忙,基本上属于空中飞人,一年中有多半时间是在各大洲之间飞行。金山回国这么些年,太太都没回来过过春节,今年好不容易把假期安排在中国的春节,准备回来陪老公和孩子好好过个年。

    第三十五章 剑拔弩张
    春节过后,马跃进就一直待在深圳。马跃进虽然身在深圳,但并不是仅仅为了做外盘而在忙于设立香港分公司的事情。在香港设立公司是真的,往香港打1000万美元也是真的,这些事情自然有李卫国和其他嫡系帮他操作,哪不着他自己亲自上阵操刀。他猫在深圳,纯粹是为了迷惑亿邦集团,迷惑金山。

    第三十六章 临阵倒戈
    接近“3.27”国债期货的交收期,市场上关于这一期国库券保值贴补率的传言甚嚣尘上。弄得那些大户、散户们个个心神不定。金融证券媒体并没有一边倒,北京的《中国证券报》、《金融时报》、《证券市场周刊》、上海的《上海证券报》、深圳的《证券时报》,正反两方的预测兼有,观点针锋相对,争论异常激烈。正反两方面的观点好像都有道理。

    第三十七章 生死对决
    证券大厦的董事长办公室内,金山瞪着熬得血红的眼睛盯着盘面。清早从广播里听到财政部公告,他再也躺不住了,立即起床让司机开车直奔公司。

    第三十八章 最后一枪
    高峰一直紧张地看着盘面。整个下午他都焦灼不安。市场走势这么不明朗,也不敢向金山讨教,怕他窥破了自己的心思。想与东北证券的两个操盘手商议,他们两位一个看多一个看空,弄得自己更加六神无主。

    第三十九章 幕后交易
    闭市后,还没等马跃进与黄龙联系,黄龙的电话就先进来了。电话里黄龙声嘶力竭,颓丧到了极点:“老马,咱们都一贫如洗了。”
    马跃进也同样有气无力,同样沮丧到了极点:“老黄,这次咱们都在劫难逃了。”

    第四十章 地狱之门
    半夜十二点,亿邦证券位于上海虹桥国际大厦A座的办公室内,气氛凝重。
    当天晚上,刘红兵辗转联系上金山,将指示口头传达给了金山。正在弹冠相庆、乐不可支的金山,一天之内经历了两次大喜大悲,一个跟斗,从天堂掉进了地狱。


    第四十一章 尘埃落定
    六部委联合调查组经过细致调查,最终形成了高达一米多的案卷,调查报告终于出炉了,结论是:“3.27”事件系一起严重的违规事件。它是在国债期货市场发展过快、交易所监管不严和风险管理滞后的情况下,由上海亿邦证券公司、东北国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等少数大户蓄意违规、操纵市场、扭曲价格、严重扰乱市场秩序所引起的国债期货风波。

    第四十二章 追杀
    马跃进和经发证券躲过一劫。这个市场上已经没有第二家与之相抗衡的力量存在了,马跃进稳稳坐定了上海滩证券业老大的位置。经济发展部内部的反对力量也销声匿迹了。马跃进觉得应该高枕无忧了。一副崭新的宏图在马跃进胸中展开,股票、商品期货、外汇,马跃进正酝酿着新一轮的计划。

    第四十三章 遇刺
    “经发证券的多头老马被人刺杀了,是不是真的?”
    整个北京商品交易所里大家都在纷纷打听这件事。在未经确证之时,期货价格已经开始跳水般迅速滑落,空头兴高采烈、喜笑颜开;多头损失惨重、忧心忡忡。
    第四十四章 树倒猢狲散
    3个月来,外界一直在盛传马跃进遇刺的后续消息。有人说,马跃进遇刺是一系列阴谋的一个重要环节,马跃进遇刺的消息曾被严密封锁,为什么一个小时后就在北商所里传开?这足以证明这都是幕后有人一手策划的。还有人说,马跃进遇刺后,不敢在北京、上海露面,躲到香港去了,怕仇家继续追杀……

    尾声

    序言

    引子
    江湖,是非险恶之地。
    江湖,恩怨情仇之所。
    江湖,人生大舞台。
    江湖,竞技角斗场。
    江湖多暴力。
    江湖多血腥。
    江湖多诡诈。
    江湖多骗局。
    然而,
    江湖有真情。
    江湖有侠义。
    江湖有大道。
    江湖有正气。
    资本,是天使,它能带你上天堂;
    资本,又是魔鬼,它能推你下地狱。
    高居庙堂者,操弄资本江湖于掌股;
    远处江湖者,视资本江湖如罪恶渊薮。
    这里时而刀光剑影,这里时而脉脉温情。
    这里时而雷霆万钧,这里时而波澜不兴。
    惊涛狂澜里,处处暗藏玄机。
    脉脉温情下,时时暗伏杀机。
    资本江湖,玩弄资本魔法的魔术师们的天堂,跟风者的地狱。
    资本江湖,逐利者顶礼膜拜,沉陷其中,难逃灭顶之灾。
    资本江湖,弄权者左右逢源,翻云覆雨,操弄资本如囊中探物。
    资本江湖,觉悟者袖手旁观,笑傲群雄,听惊涛拍岸,看云卷云舒。

    后记

    关于“3.27”的纪念
    股指期货在经历了漫长的等待之后,终于即将推出。
    十五年前,对中国证券市场破坏力不亚于十级地震的“3.27”国债期货事件爆发,震倒了国债期货,与国债期货同为金融期货的股指期货也从此胎死腹中。
    一朝蛇咬,十年井绳。
    虽然不断有学者建议、有从业人士呼吁,从完善股市的多空机制考虑,需要推出股指期货这个品种。
    但十五年来,一直没有动静。
    “3.27”事件的教训太过沉重,管理层无法再次承受让整个市场面临崩溃的风险。
    十五年来,中国经济天翻地覆。
    经济总量翻番、位列世界第五,拥有市值排名世界第一的上市公司,国民收入达到小康水平……
    十五年来,一切未变。
    股市大起大落,亿万人同喜悲;期货多空疯狂,从国内杀到国外,东京、纽约、伦敦,24小时不眠,全世界皆战场。
    人性依然,一切未变。
    贪婪与恐惧,人类不变的梦想与诅咒,造就了多少传奇与唏嘘;
    诞生与毁灭,流星般宿命的公司与人物,亮如璀璨烟火,却转瞬逝落。
    ——2010年3月初,写在股指期货推出之即

    文摘

    第一章 雷霆行
    “马跃进被抓了!”
    这个消息,像长了翅膀,迅速传遍了京城的证券界,又迅速传遍了上海滩,在资本江湖上荡起了不小的震荡。
    “3·27”国债期货事件的硝烟刚刚散去。作为亲自策划、指挥、参与这场厮杀的多方总司令,这次厮杀的血腥惨烈、惊心动魄,马跃进事先并没有料到。
    由起初的普通交易,演变成为多空双方的一场惨烈大搏杀,多空双方都押下了巨额筹码。作为“空头司令”的金山被逼到绝路,拼死一搏,捅出了个惊天大案,不仅输光了亿邦证券七八年来辛辛苦苦打拼下来的家业,还险些毁掉了上海证券交易所。
    为此,马跃进心里一直愤愤不平,自己被传唤接受调查,祸根都在金山身上。尽管马跃进的经发证券,是这场搏杀最大的赢家。
    狭小逼仄、气氛压抑的预审室内。
    马跃进斜倚在带有扶手的木椅上。苍白、瘦削的面颊上,永远是那么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对面审讯桌上的台灯灯光直射在他的脸上。
    审讯桌后面,一字排开坐着联合调查组安排的三位预审员。最左边的那位低头做着记录。
    坐在中间的一位看上去年龄最大的预审员开口严肃地命令:“坐正了!”
    马跃进改变了一下坐姿,由向左斜倚换成了向右斜倚。
    “要你坐正了,听到了吗?”预审员见马跃进满不在乎,很不高兴地再次命令。
    马跃进不紧不慢、不软不硬地回应了一句:“我有腰椎间盘突出,没法坐正。”
    预审员无可奈何,退而求其次:“把脚并拢。”
    这回马跃进还算配合,缓缓地把脚从椅子上放了下来,脚跟并在一起,右裤脚向上卷着。
    预审员开始进入正题:“知道我们为什么找你来吗?说说你自己的问题。”
    马跃进不屑地说:“我当然知道,你们是六部委联合调查组派来调查这次国债期货问题的。不过,你们可能找错人了,问题不在我这儿,你们应该去找亿邦的金山。”
    这三位预审员确实是六部委联合调查组物色来专门审讯“3·27”国债期货案件的。六部委联合调查“3·27”国债期货案,秉承高层指示,因此被称为“雷霆行动”,这在中国证券市场历史上是第一次,也是绝无仅有的一次。
    第一回合,三位预审员心里暗自思忖:“这小子确实如领导事先提醒的那样,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
    预审员经验丰富,脸上充满了镇静和自信,一切都在他们掌握中。他们知道什么样的人该用什么方式去对付:“该找的人我们一个也不会漏掉。别人的事你不用管,该找谁是我们的工作。我们已经掌握了你的问题,现在看你自己的态度了。”
    马跃进嘴角一撇,笑了一下,分不清是冷笑还是自嘲。他不软不硬地回道:“我说自己没有问题,你们怎么就是不信?既然你们说已经掌握了所谓的问题,那你们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看到这种态度,预审员们都比较窝火,但又不便发作,只能再次阐明政策:“你知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吧?我们找你来了解情况,也是为了挽救你。你不说,有人会替你说。你自己还是好好考虑考虑。”
    “我没有问题就是没有问题。大丈夫敢作敢当。谁愿意怎么说,你们问谁去。我没有什么好说的。”
    预审员们知道今天是真正遇到了一块难啃的硬骨头。正面攻不下来,只能迂回进攻了。
    三位预审员交换了一下眼色,中间那位预审员对马跃进说:“这样,你把‘3?27’国债期货事件的经过,给我们详细说下。这件事,你不会说你不知道吧?”
    马跃进想,自己什么都不谈也不好,于是点头答应:“好。”
    回味、咀嚼,马跃进如同老牛反刍一样,将自己这几年没有来得及整理的经历,抽丝剥茧般地一点点、一丝丝、一条条、一块块地牵扯了出来,呈现在预审员面前,呈现在世人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