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人间词话典评.纳兰词典评.纳兰典评宋词英华(套装共3册)[平装]
  • 共1个商家     44.60元~44.60
  • 作者:卫琪(作者),苏缨(作者)
  • 出版社: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第1版(2009年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bkbk95384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人间词话典评.纳兰词典评.纳兰典评宋词英华(套装共3册)》是由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
    容若把自己的情感寄托在对前人诗词的寻章摘句与点评之中,他并不期望、也并不认为世人会认同他的眼光,他只把这些摘选与笔记作为私人语境下的一种珍藏。

    作者简介

    纳兰性德(1655-1685)原名成德,字容 若,号楞伽山人,满洲正黄旗,清朝著名词人。其祖于清初入关,战功彪炳,其父明珠,是康熙朝权倾一进的首辅之臣。容 若天资颖慧,博通经史,工书法,擅丹青,又精骑射,十七为诸生,十八举乡试,二十二岁殿试赐进士出身,后晋一等侍卫,常 伴康熙出巡边塞,三十一岁时因塞疾而殁。  纳兰性德的主要成就于词。其词现存349得。刊印为《侧帽集》和《饮水集》两册,后多称《纳兰词》,他的词清新婉丽,直指本心,在他生前刻本出版后产生过“家家争唱”的轰动效应。在他身后,纳兰被誉为“满清第一词人”、“第一学人”,后世学者均对他评价甚高,王国维有评:“北宋以来,一人而。

    目录

    《纳兰典评宋词英华》目录:

    1 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秦观《浣溪沙》(漠漠轻寒上小楼)
    2 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秦观《踏莎行·郴州旅舍》(雾失楼台)
    3 醉乡广大人间小——秦观《醉乡春》(唤起一声人悄)
    4 一波才动万波随——黄庭坚《诉衷情》(一波才动万波随)
    5 古今如梦,何曾梦觉,但有旧欢新怨——苏轼夺水遇乐》(明月如霜)
    6 拣尽寒枝不肯栖——苏轼《卜算子·黄州定慧院寓居作》(缺月挂疏桐)
    7 天涯何处无芳草——苏轼《蝶恋花》(花褪残红青杏小)
    8 家在西南,长作东南别——苏轼《醉落魄·离京口作》(轻云微月)
    9 若有知音见采,不辞遍唱阳春——晏殊《山亭柳·赠歌者》(家住西秦)
    10 年少抛人容易去——晏殊《玉楼春》(绿杨芳草长亭路)
    11 此际宸游,凤辇何处,度管弦清脆——柳水《醉蓬莱》(渐亭皋叶下)
    12 情色宋词
    12.1 顾我风情不薄,与君驿邸相随——越娘《西江月》(一自东君去后)
    12.2 伤高怀几时穷,无物似情浓——张先《丛花令》(伤高怀远几时穷)
    12.3 几重山,几重水——张先《碧牡丹》(步帐摇红绮)
    12.4 更隔蓬山几万重——宋祁《鹧鸪天》画毂凋鞍狭路逢
    12.5 水精双枕,傍有堕钗横——欧阳修《临江仙》(柳外轻雷池上雨)
    12.6 留取待春深——欧阳修《望江南》(江南柳,叶小未成阴)
    13 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贺铸《青玉案》(凌波不过横塘路)
    14 空床卧听南窗雨。谁复挑灯夜补衣——贺铸《鹧鸪天》(重过阊门万事非)
    15 记得年时沽酒那人家——仲殊《南歌子·忆旧》(十里青山远)
    16 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周邦彦《少年游》(并刀如水)
    17 人如风后入江云,情似雨余黏地絮——周邦彦《玉楼春》(桃溪不作从容住)
    18 出墙红杏花——魏夫人《菩萨蛮》(溪山掩映斜阳里)
    后记

    《纳兰词典评》目录:

    一 减字木兰花(相逢不语)
    二 画堂春(一生一代一双人)
    三 浣溪沙(谁念西风独自凉)
    四 梦江南(错鸦尽)
    五 蝶恋花(辛苦最怜天上月)
    六 采桑子(谁翻乐府凄凉曲)
    七 采桑子(彤霞久绝飞琼字)
    八 采桑子(桃花羞作无情死)
    九 采桑子(非关癖爱轻模样)
    十 采桑子(谢家庭院残更立)
    十一 采桑子(而今才道当时错)
    十二 临江仙·谢饷樱桃(绿叶成阴春尽也)
    十三 临江仙·寒柳(飞絮飞花何处是)
    十四 临江仙(点滴芭蕉心欲碎)
    十五 虞美人·为梁汾赋(凭君料理花间课)
    十六 木兰花令·拟古决绝词(人生若只如初见)
    十七 浣溪沙(十八年来堕世间)
    十八 浣溪沙(残雪凝辉冷画屏)
    十九 菩萨蛮(飘蓬只逐惊飙转)
    二十 菩萨蛮(催花未歇花奴鼓)
    二十一 菩萨蛮(雾窗寒对遥天暮)
    二十二 虞美人(银床淅沥青梧老)
    二十三 忆王孙(西风一夜剪芭蕉)
    二十四 于中好(独背斜阳上小楼)
    二十五 于中好(雁帖寒云次第飞)
    二十六 于中好(另绪如丝睡不成)
    二十七 于中好(尘满疏帘素带飘)
    二十八 于中好(小构园林寂不哗)
    二十九 于中好·送梁汾南还,为题小影(握手西风泪不干)
    三十 山花子(风絮飘残已化苹)
    三十一 山花子(林下荒苔道韫家)
    三十二 山花子(欲话心情梦已阑)
    三十三 山花子(昨夜浓香分外宜)
    三十四 山花子(小立红桥柳半垂)
    三十五 虞美人(黄昏又听城头角)
    三十六 浪淘沙(紫玉拨家灰)
    三十七 浪淘沙(眉谱待全删)
    三十八 采桑子(拨灯书尽笺也)
    三十九 眼儿媚·中元夜有感(手写香台金字经)


    《人间词话典评》目录:

    甲稿序
    乙稿序
    正文(一百二十七)
    《人间词话》补遗之一:《人间词话》遗珠
    《人间词话》补遗之二:王国维心目中的古今词人
    《人间词话》补遗之三:王国维其余词论
    后记

    序言

    读《人间词话》,好似月下听花,在这个喧嚣的世界中,静静地感受那一份无声的悲喜。
    《人间词话》诚为古典文艺美学巨著,但我更愿意把它当成一部词评书来读。读《人间词话》,某种程度上也是读王国维。他的学识和才华奠定了评论的基础,他的性格和价值取向却决定了评论的方向。王国维最注重的是“真”,他本人也是一位诗人,最终他不肯违背自己内心的“真”而选择了结束——结束自己的生命和毕生的理想。书中词人的深情婉致亦让人心灵悸动,我们在读王国维的同时,也在品读其中那掩藏不住的一丝丝久远的幽香。
    本书将对《人间词话》手稿本一百二十七条逐一点评,另外加入补遗,主要评说王国维对历代词人的看法和他的其他词论。
    《人间词话》被很多人奉为古典文学批评里程碑式的作品,对古典文艺美学有极深刻的影响。但评论《人间词话》的意义并不是本书的写作目的。本书的写作目的之一,也就是能和大家一起读一本还原成词评的《人间词话》,了解一个有性格有才华的王国维。应该说,一个真实的人,比一个被高高捧在华丽光环中看不甚真切的文化偶像更让人尊敬。
    解读这本词话之前,还是先聊聊老王吧。书如其人,这话一点都没错。
    有句话说,古往今来中国三大天才死于水,其一屈原,其二李白,其三王国维。这话传播甚广,影响甚深,也为《人间词话》赢得了无数关注的目光。但事实上,这话有些言过其实了。

    后记

    第一次在网上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并没有想过能成书出版,当时甚至没有想过能够完成。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现在这个年代古诗文似乎正处于一种“古调虽自爱,今人多不弹”的状态。当时抱的是一种写到哪里算哪里,随便写写的态度,但是网友们对这篇小小的网文的关注和支持让我觉得非常的开心和欣喜。无论是不同的见解,还是热心的鼓励,抑或是指出书中的不足,我都非常的感激。古典诗词对于大众而言,就像是一件裹着太多包装的精美器物,现代人读起来或许有些隔阂,但褪去那些包装,千百年前那些遗失的美好依然能让我们震撼和沉醉。把书写得大众化、通俗化而又不失去原有的古典韵味也正是我所追求的目标。古典诗词所散发出来的那种独一无二的美感已经浸润了中国人的灵魂,希望我们在未来不会失去这种审美的情趣。不惜歌者苦,但伤知音惜,希望这本书也能给所有的读者带来一种轻松而愉悦的感触。感谢天涯上每一位认真读过小文的读者,特别是微雨暮色中、思量晋魏风骨、木道人老刀把子、baosword、黄裳、乱雨琴堂、beiwei90、小钗横戴、最佳进球,谢谢大家给我提出的建议和意见,以及杜若、孟庆德两位斑竹和薄荷酒窝,你们的支持和鼓励给了我莫大的力量。

    文摘

    1 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秦观《浣溪沙》(漠漠轻寒上小楼)
    【词人小传】秦观(1049—1100),字太虚,后来把字改成少游,号淮海居士,词集称《淮海集>《淮海居士长短句》。秦观是高邮(今属江苏)人,元丰八年(1085)考中进士,元幸占初年担任秘书省正字,兼国史院编修。秦观和苏轼交情很深,亦师亦友,是“苏门四学士”之一,而在宋代党争当中,苏轼是旧党的灵魂人物,所以无论秦观有什么政治取向,别人都会把他当做旧党队列里的。在绍圣初年,旧党遭到清洗,秦观也受到牵连,被贬官监处州酒税,远谪郴州,又谪雷州,徽宗朝被赦还,但走到藤州就死掉了。
    秦观虽然以词名盖世,但在政治上只是一个很小的角色,所遭到的政治迫害与其说是政见问题,不如说只是受了苏轼的牵累。这样的事实也许会减弱一些秦观作品中的悲情色彩,也许反而会使其悲情色彩显得更浓,这就取决于读者的阅历、审美能力与角度了。
    纳兰容若喜欢秦观的词,也喜欢秦观这个人。作为词人,容若最大的心愿便是和秦观、黄庭坚他们一起下到地狱去。我在《纳兰词典评》里讲过容若的一首《虞美人·为梁汾赋》,说的就是这样一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劲头。当然,这个“地狱”未必就是写实,而是透露了这样一个信息:秦观他们的词美则美矣,却总是被当做文学中的非主流,甚至还常常会招致名门正派的君子们的嘲讽。
    那么,哪些人才会喜欢这样的非主流的词呢?有两种人:一是重情重义的人,二是豁达不羁的人。在秦观的时代里,有两位大名鼎鼎的人物便符合这两个标准,他们恰好是政治上的一对死对头:苏轼和王安石。
    苏轼喜欢秦观,这是很容易想见的,秦观位列“苏门四学士”,两人的关系是亦师亦友,民间更传说秦观是苏轼的妹夫,事情虽然八卦得很无稽,影子却是真的:这两个人确实亲密得很。苏轼曾经写信给王安石,附上秦观的作品,说这样的才子绝不能让他寂寂无闻,希望借助王安石的影响力来让更多的人知道秦观。王安石对秦观作品的感觉如果一言以蔽之,就是惊艳,又知道秦观于佛学浸淫很深,笔下大有清空妙丽之气,相形之下,自己与苏轼倒显得庸俗可憎了。
    但是,词艺中的秦观毕竟是一个离经叛道、我行我素的人,世人若非有苏、王那般的胸襟与眼界则难以欣赏与包容,就连与秦观齐名、并同样为容若激赏的黄庭坚对秦观也有点看不下去了,专门写过一首诗来规劝,说秦观才华难得,故而逞才之时更须谨慎,搞得秦观老大地不高兴。
    为什么会这样呢?原因其实很简单:秦观写的爱情诗词实在太多了,而且这类诗词里还有太多逞才炫技的手法,可见他为了博取心上人的欢心下了多大的工夫,而这些因秦观而词史留名的女子大多是歌伎。于是,秦观的词便如同红学家眼里的《红楼梦》,是有无数本事需要细心索解的,比如下面这首《南歌子》:
    玉漏迢迢尽,银潢淡淡横。梦回宿酒未全醒。已被邻鸡催起、怕天明。
    臂上妆犹在,襟间泪尚盈。水边灯火渐人行。天外一钩残月、带三星。
    词意非常明显,写的是情人伤别,稍有诗词基础的人便能看出来。但是,除了这层意思之外还有一层隐意,这层隐意悄悄交代了词中女子的名字。这便使这首《南歌子>具有了两重属性:公众性与私密性。
    所谓公众性,是说这首词可以公开发表,任何人都会把它当做一首抒写情人伤别的佳作;所谓私密性,是说在千万读者之中,只有了解某件私密故事的人才能从中读出另一层贴身的意思。关键就在词的最后一句:“夫外一钩残月、带三星”。
    “三星”并不是三颗星星,这句话看似平铺直叙,其实是用到典故的,即《诗经?唐风?绸缪》里的“绸缪束薪,三星在天”。《绸缪》本就是一首缠绵的情歌,在“三星在天”之后接着的是:“今夕何夕,见此良人?子兮子兮,如此良人何?”——《诗经》是古代的必读书,所以,我们现代人由此而无法产生的联想在古人那里却是自然而然发生的。理解诗词,就有必要把自己代入古人的语境中去。
    三星,其实就是参星,即参宿,古汉语三、参互通。《绸缪》里的
    “三星在天”“三星在隅”“三星在户”分别是指参宿在天空中的不同位置,对应人间的时节便是十月、十一月和十二月,周代的这对情侣缠绵而愁苦,因为这三个月份都不是结婚的日子,仲春才是婚期。秦观用到这个典故,暗含有情人难成眷属的意思。
    而另外的一层意思,“天外一钩残月、带三星”又是一则字谜,一个残月一般的弯钩上边点上三点,这是一个“心”字,秦观写这首词的时候正在蔡州做官,陷入了与蔡州名伎陶心儿的火热恋情。这首词,陶心儿自然是读得最懂的。“我还是宁愿相信,她的往事,只是为我而曾经透明过”,这样的一种情绪,是爱情,也是禅意。——宋代临济宗杨歧派的圆悟克勤大师的悟道诗这样写过:
    金鸭香销锦绣帷,笙歌帐里醉扶归。
    少年一段风流事,只许佳人独自知。
    如果仅从字面上看,这是一首赤裸裸的情诗,但正是这首诗里点明了公众话语与私人话语的分别,以“佳人独自知”的私密无言而顿悟禅心。理解文艺作品有两种方式:一是把自己代入作者之内,二是把作品抽离作者之外。我们从《南歌子》里读出(绸缪)的隐喻,读出陶心儿的名字,这便是第一种方式;读出禅意,读出公众话语与私人话语之别,这便是第二种方式。纳兰容若在评点秦观词的时候,对《浣溪沙》(漠漠轻寒上小楼)给出了三个注释,《南歌子》便是其一,同是秦观所作的《水龙吟》是其二,这是以作者本人的其他作品来解读该作者的某一作品,第三个注释便是圆悟克勤的这首悟道艳诗了。以情证禅,以禅证情,以秦观证秦观,容若自己则不着一字而尽得风流,这难道不也是一种禅意吗?
    作为注释之二的《水龙吟》也是秦观词作里非常有名的一首:
    小楼连苑横空,下窥绣毂雕鞍骤。朱帘半卷,单衣初试,清明时候。破暖轻风,弄晴微雨,欲无还有。卖花声过尽,斜是院落,红成阵、飞鸳甃。
    玉佩丁东别后,怅佳期、参差难又。名缰利锁,天还知道,和天也瘦。花下重门,柳边深巷,不堪回首。念多情,但有当时皓月,向人依旧。
    关于这首《水龙吟》,有过一则很著名的故事:一次苏轼和秦观会面,闲谈之间苏轼问起秦观近来可有新的词作,秦观便举了这个“小楼连苑横空,下窥绣毂雕鞍骤”。苏轼笑道:“十三个字,只说得一个人骑马从楼前过。”秦观问苏轼的新作,苏轼说道:“我也有一首说楼上之事的,即‘燕子楼空,佳人何在,空锁楼中燕’。”旁边的晁无咎感叹道:“三句话说尽张建封燕子楼一段故事,奇哉!”
    这则词话常被人用来阐释诗词语言的优劣:自然是简约为优、繁复为略,初学者也往往人云亦云。其实远不是那么回事。简约与繁复各有所长,对于苏轼的那三句话,如果读者根本不知道张建封燕子楼到底是怎么回事,只能读得一头雾水,如果真如晁无咎所言,那么《长恨歌》,显然就是最低劣的作品了,我也可以用“马嵬坡上雨霖铃”一句话说尽唐明皇、杨贵妃一段故事,奇哉!宗白华先生讲美学,说豪放与婉约一个是“骏马秋风冀北”,一个是“杏花春雨江南”,各擅胜场,于优劣没有可比性,这道理用在这里也是一样的。再说,事情还有另外一面,即苏轼对秦观这首《水龙吟》根本是不明就里的,而这首词也同那首《南歌子》一样,记述着一段恋情,隐藏着一位女子的名字。
    词的上片首句“小楼连苑横空”,下片首句“玉佩丁东别后”,分别藏了楼、东、玉三个字,这是秦观在蔡州的另外一段艳遇。那女子姓楼名婉、字东玉,是蔡州的一名营伎,有些版本在词牌之下还有一个词题:
    赠妓楼东玉,可见秦观这一番苦心孤诣是为恋人而发的。
    《南歌子》《水龙吟》和《浣溪沙》(漠漠轻寒上小楼),三首词都写于元祐年间很可能也同是在蔡州时的作品,三首中艺术水平最高的无疑当属《浣溪沙》,不但容若将之列为选评宋词的第一首,历代诗词大家对之也多有推崇,而容若以《南歌子》《水龙吟》为《浣溪沙》作注,是否也暗示着它们的主题是相同的呢?一篇写给陶心儿,一篇写给楼东玉,另一篇写给谁呢?也许有人会责备秦观的薄情,但是,爱可以是一瞬间的事情,也可以是一辈子的事情,每个人都可以在不同的时间爱上不同的人,而每一场爱情也都可以是撕心裂肺的。
    这首《浣溪沙》似乎根本看不出有什么撕心裂肺的感情,反而平平淡淡,像是想要说些什么,终于又懒得说了。也许这就是烟花熄灭的时候吧。正如有人说的,爱情原来是很像我们去观望的一场烟花。它绽放的瞬间,充满勇气的灼热和即将幻灭的绚烂,我们看着它,想着自己的心里原来有这么多的激情。后来烟花熄灭了,夜空沉寂了,我们也就回家了。
    这首词的确平平淡淡,通篇都没有正面出现过的人物与直抒胸臆的情绪,除了意象的堆叠,也只有“上小楼”这一个很普通的动作而已,但是,一种若有还无的风神韵致却跃然纸上,无以复加。
    “漠漠轻寒上小楼,晓阴无赖似穷秋。淡烟流水画屏幽。”上片只写了她一个上楼的动作,其余笔墨却完全写些不相干的东西:轻寒、晓阴、画屏,仅仅罗列了一些意象,作者到底要说什么,却不清楚。艺术之妙处,往往正在这有无之间。
    “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宝帘闲挂小银钩。”下片的前两句是宋词里第一等的名句,这是一联对仗句:落花是自在的,轻轻地飞,像梦一样轻;雨是细细的,绵长的,如同愁绪。这分明颠覆了传统语言,因为一般的比喻可以说梦似飞花、愁如细雨,秦观却反过来说,把两则平常的比喻化为神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