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徐志摩诗传:当爱已成往事[平装]
  • 共1个商家     15.10元~15.10
  • 作者:央北(作者)
  • 出版社: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第1版(2012年5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6346403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徐志摩诗传:当爱已成往事》是一部书写徐志摩生平的散文集、诗歌集,更是有关其情感历程的一部传记。“如果你也待感情为一生,如果你也待感情为唯一,如果你也待感情为真。那么,你值得认真去这本书,因为徐志摩待感情为一生,为唯一,为真。”这是作者写在序言中的话,想来,已是精髓。
    徐志摩短暂的一生,正如他的诗文一样浪漫,这个随风而逝的男子,他果真轻轻地离去,没有带走一片云彩。我们只有在那一段段柔美的诗文中,在那一串串跳动的诗符中感受着那曲折而又美丽的爱情故事。徐志摩,一位伟大的诗人,一个传奇似的人物。他的一生虽然短暂,却为世界文学和中国文学做出了不可估量的贡献。他的诗是中国语言的结晶,是世界文学的瑰宝。他的爱情故事在中国广为流传,妇孺皆知。

    作者简介

    央北,男,原名张强,生于青海小镇,80后自由撰稿人。已出版作品:《那一世,我遇见了你:六世达赖仓央嘉措的今生今世》。

    目录

    序/1
    和我,免使年少光阴虚过/1
    像曾经的幻梦,曾经的爱宠/12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21
    我目送她远去,与她从此分离/29
    添了我一世的愁/39
    我是在梦中,她的负心,我的伤悲/48
    他要,你已飞渡万重的山头/56
    月下待杜鹃不来/66
    我的心震盲了我的听/75
    她是睡着了,星光下一朵斜欹的白莲/84
    我不在这里,也不在那里,但只随便哪里都有我/93
    永远是你的,我的身体,我的灵魂/103
    假如你我创一个完全的梦境/112
    我只要一分钟,我只要一点光/122
    轻轻的我走了/129
    后记/138
    附录:徐志摩诗歌精选/140

    序言

    在历经一段感情后,记忆中关于感情的字眼是越来越清楚,比如,深情、痴恋、暗恋、失恋……
    这些字眼在独自一人时常去追问,它们从何而来,又将要到哪里去?
    这个问题我想不明白。
    时间是一张虚假而诡变的车票,你从来不知载着你的这辆车会走多远,会停在何处。因此感情便是这车上的行李,相知相恋时,愈来愈重,可这重量不足以停住时间。
    因此,再深的感情,终究是要逝去,停不下来。
    读汤显祖的《牡丹亭》,他写道: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古语太毒,聪明地绕过圈子,另辟蹊径,解释出一番天地。因为不知所起,所以我们无从批判感情的正确性。
    我身边了解文艺的人,大都是些女子。在我提到徐志摩时,她们都是说出,多情、花心等词语。
    我抽空看了张幼仪的百度贴吧,首页里赫然顶着几个帖子。如朋友所说,徐志摩在此处名声并不好。
    朋友S曾经追求一位女生长达七年,后来因为看不到希望,转向去追了另一位女生。那时尚在学校,学校里关于S的流言飞语便盛行起来,大都是些骂他花心的话语。
    后来,S问我:为何如此?我只是觉得累了,不想再追她了而已。
    感情尚无对错,只因人性本贪婪,这物(爱)送她,她不要,心里也是认为这是她的。你若拿走,那是偷,是窃。
    人在一段时间里,只能爱一个人,因此这爱分外珍贵,是唯一。所以世人皆想得到。
    鲁迅在《伤逝》里写:回忆从前,这才觉得大半年来,只为了爱——盲目的爱,而将别的人生的要义全盘疏忽了。
    感情对于徐志摩而言,是生命的要义,是生活的源泉。正巧是鲁迅所反对的。
    世人对待感情,非真即假。碍于家世、舆论、地位、学识……所以,现在的人对待感情大半是真真假假。
    徐志摩是勇敢的,至少在对待感情上,他是勇者,他是真的。
    喜欢的作者写过这么一句话:我知道我们终将败给世情,只是我不想败得这么快。
    这是个充斥着模糊与暧昧的世界,因此,这个世界拥有太多的将就与尚可。我们生活在这样的世界里,身上好似被定了钟表。比如,二十五岁你该恋爱了,三十岁你该结婚了,三十五岁你该有孩子了……
    这便是凉薄的世情,它让人在脆弱的时侯太容易屈服,太容易将就。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其实,有时候感情的等待并不是那么长久,很多时候只要你多等那么一两年,也许它就真的来了。
    徐志摩等过了人,等错了人,终等对了人。他是活在世情之外的,他知无爱的婚姻是痛苦,所以他与张幼仪离了婚;他知于茫茫人海寻一生灵魂伴侣,所以他奋力追求林徽因,却最终败在命运的脚下;他知使君有妇,罗敷有夫,却还知,这感情错过了就没有了,所以他甘愿顶着逆子的帽子去追求陆小曼。
    朋友H,换了对象,速度甚快。一次聊天中,我有些训斥的口气问他:你对待感情这么不认真,速度怎么这么快!
    H答我:因为我开始一段感情时,我就是认为我一辈子都在这里了,我就是这么爱着他。可是他走了,那一辈子就死了。
    H的逻辑感动到了我。
    她是付出了她的一生给你,但你只给了她一段,所以她的一生便只如一段那么短暂。我想若是有人能够给她一生,那么她的一生必然会真的成为一生。
    如果你也待感情为一生,如果你也待感情为唯一,如果你也待感情为真。
    那么,我想你值得去读这本书。
    因为,在我的眼里,徐志摩待感情为一生,为唯一,为真。

    后记

    写徐志摩,历经一整个春夏,却只得写出一本小书。历史繁多,本可以剪裁成一本合体详细的传记,但我不敢写。
    因为徐志摩的一生不如他人,活得丰富多姿,活得事业腾达,活得曲折动人。
    徐志摩这一生是为了情,他的事业,他的曲折,他的丰富,皆是因为情。
    感情是珍贵而隐秘的,我只能如此简要地写,深怕这感情被我写杂了,写偏了,写毁了。
    在落下最后一笔,写到徐志摩的墓碑最后被世人发现时,我还是落下泪来。历史太过残酷,时间一旦走过便无从知晓真相。
    我们现在所了解的徐志摩,不过是从遗留的文字里得到的,真假难辨。
    但幸好他有诗歌,传记不过是素描之初的构图,寥寥几笔,如若填入诗歌,那才是一个完整的徐志摩。美好真挚但也哀愁忧伤。
    这本书陪伴我经历了一个时代的终结,学生时代在书完成之际也画上了句号。我背起行囊,从象牙塔中走出,去迎接一个复杂的世界。
    徐志摩是浪漫主义诗人,他否定一切现实,这是我渴望与羡慕的。因为这样的人,在尘世中就如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他的身上有着近乎于纯粹的美好与爱,当然他亦有恨、有愁,但因为他的真,这一切看起来都是美好的。
    在我步入复杂的社会之时,我的心里是要活着一个徐志摩。
    感谢昊、蕾、尚、林,在写这本书时,你们总是让我看到世间之美好,人情之真挚。
    你问我:人与人之间为何不能真诚相待?
    所以我现在写出了这样一个真诚的人,他是徐志摩。但这样无畏勇敢、敢爱敢恨的人已经太少。
    我们缺乏与世界对抗的勇气。
    感谢诸位读者,您的阅读是我继续写下去的动力。

    文摘

    版权页:



    和我,免使年少光阴虚过
    当时间不再因为衰老而流失,我们是否可以让感情主宰了时间?
    当我们忆起一段情,一个人的时候,岁月便像是遥遥而来的马车,我们挥一挥手,轻声说一句:走吧。
    于是,这驾车便带着我们进入朦胧的回忆中。
    如此,岁月便也折返。
    光绪二十二年十二月十三日酉时,按照公历推算应是1897年1月15日。酉时,按照现今时间来计算大致是下午五点到七点之间,此刻正是夕阳沉落,余晖流彩,徐志摩出生在硖石镇保宁坊第四进院子的楼上。这一年,父亲徐申如二十五岁,母亲钱慕英二十三岁。
    出生一事,原本可说是母难,也可说是独属于一个人的节日。
    生命便因此开始,如上天不经意点了一个墨点,于是这个墨点游走在尘世间,曲曲折折,迂迂回回,直到末了,那墨点又被一张新的宣纸覆盖上去,一切如初。
    徐申如是娶了二房太太,才得了一个儿子,所以徐志摩一出生便成了家里的掌上瑰宝,举家呵护。
    天时、地利、人和,徐志摩是一样都没缺,一样都没少。他出生在富贵家庭,父亲徐申如继承独营酱园业,在此祖业外又合股开办钱庄、丝厂、绸缎店、火力发电厂,家产营业面宽广,地域也延伸到了泸杭两地。若是此刻的徐志摩只是富家子弟,将来子承父业、娶妻生子尽享天伦,倒也算此生完满。然而有个趣闻成了先兆,注定了他一生不如想象中平凡。
    按照江南旧俗,周岁又称为“晬盘之喜”,是要用一只红漆木盘盛上剑、笔墨、算盘等物,说是以物测人,比如,若是抓住了剑,那婴儿将来可能从军;若是抓住了笔墨,那婴儿将来可能从文;若是抓住了算盘,那婴儿将来可能是账房先生……
    所以,“晬盘”又称为“试儿”。
    徐志摩的“试儿”拿些了什么我们已无从得知,却说在试儿时突然闯进来一名叫志恢的和尚,通过摸骨算命,对徐申如说,此儿将来必成大器。
    自古以来人们往往喜欢通过占卜、看相等来预知未来,算命的人便常往好里说,虽说真假难辨,但也将信念植入人心,久而久之,是多了一份成功的可能。
    这摸骨算命是有个传说:
    清朝有个大官叫张之洞,相当于现在的省长,他来湖北主事,见满街的算命先生,就觉得这应是本地落后的根源,于是便想取缔。但他是读书人,知道要以理服人,就微服私访在街上找到一个瞎子,让他摸骨。那瞎子刚从脚摸到肩膀,就一掌将他推开,骂道:“一身狗骨头,还来算什么命。”张之洞大喜,心想:这算让我找到灭你们这行的把柄了吧,我堂堂一品大员,你吃了雄心豹子胆竟敢说我一身狗骨头。但他仍耐着性子说:“先生你好歹把我摸完嘛。”那先生骂骂咧咧地说道:“你难道是狗骨镶龙头不成?”边说边摸,刚摸到顶,扑通就跪下了,嘴里叫着:“大人饶命,大人是狗骨镶龙头,必定是诸侯。”张之洞哑然,不得不服气而去。
    这摸骨算命一行才留了下来。
    似有惊世之才的人都会有一种将来必得成才的预感,在年少时要立下一些豪言壮语,如张爱玲写过《我的天才梦》:我是一个古怪的女孩,从小被目为天才,除了发展我的天才外别无生存的目标。然而,当童年的狂想逐渐褪色的时候,我发现我除了天才的梦之外一无所有——所有的只是天才的乖僻缺点。世人原谅瓦格涅的疏狂,可是他们不会原谅我。
    徐志摩也写过相似的话,他在《猛虎集》的序言中写道:
    我查过我的家谱,从永乐以来我们家里没有写过一行可供传诵的诗句。在二十四岁以前我对于诗的兴味远不如我对于相对论或民约论的兴味。我父亲送我出洋留学是要我将来进“金融界”的,我自己最高的野心是想做一个中国的Hamilton(哈米尔顿)!在二十四岁以前,诗,不论新旧,于我是完全没有相干。
    作家们的写作似乎总会有一个追溯的过程,越是写得深越要追溯到他的童年,一旦达到了那种境界,便是返璞归真,让天性占了大多数。雨果也曾说过:没有一个不幸的童年对于作家而言是种损失。此话,虽不能一言以蔽之,但也可瞧见童年对于写作者的影响之深。
    纵观徐志摩的写作历程,最初虽不是理想之路,可他拥有的天赋却未被浪费。童年时,徐志摩勤奋好学的性格,对他日后的写作起到了重大的作用,为一栋雄伟的文学大厦打下了坚实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