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大秦兵团(秦始皇陵兵马俑之谜)/考古中国[平装]
  • 共1个商家     18.50元~18.50
  • 作者:岳南(作者)
  • 出版社:万卷出版公司;第1版(2013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702206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岳南编著的《大秦兵团:秦始皇陵兵马俑之谜》用纪实文学的手法,叙述了秦始皇陵兵马俑发现、发掘以及学者们对出土竹书研究考释破译的全过程,对所涉及的著名历史人物的人生轨迹,作了不同程度的描绘,展现了中国秦朝那风起云涌、波澜壮阔的历史场景,读来令人耳目一新,嗟叹不已。

    作者简介

    岳南,1962年生,山东诸城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华考古文学协会副会长。自20世纪80年代末开始研究中国自由知识分子与重大考古事件,有《陈寅恪与傅斯年》、《南渡北归》三部曲等作品问世,同时创作出版有《风雪定陵》(合著)、《复活的军团》、《天赐王国》等考古文学系列作品十余部。其中数部作品被译为日、韩、英、法、德、意等多种文字在海外出版,全球销量达两百余万册。现为台湾新竹清华大学驻校作家。

    目录

    第一章 骊山脚下的奇遇
    “瓦爷”从井里突然显身
    绝处逢生
    “内参”惊动了江青
    李先念的紧急批示
    第二章 往事越千年
    湮没于历史中的信息
    发现一号俑坑
    吕不韦的财色交易
    第三章 20世纪最壮观的发现
    青铜剑解开的历史悬疑
    聂荣臻元帅的提议
    划时代的强弓劲弩
    第四章 铁血帝王与他的军团
    神奇的地下军阵
    骑兵的崛起
    三号坑之谜
    完整的古代陈兵图
    秦王扫六合
    第五章 世界第八奇迹
    令人难以置信的发现
    发掘的悲剧
    叶帅说:没有军衔是不行的
    第六章 陵园探宝
    火烧始皇陵
    马厩坑与珍兽坑
    杀殉墓中的女人
    第七章 马鸣风啸啸
    青铜马头探出坑外
    陵园内夺宝大战
    争夺铜车马
    世界人类的震撼
    第八章 再惊世界殊
    彩绘俑的绝世风采
    铠甲坑的惊世发现
    罕见的“鱼鳞甲”
    第九章 宫观百官
    形态各异的百戏俑
    秦陵惊现文官俑
    仙鹤从坑中飞出
    第十章 秦陵地宫之谜
    陵墓地宫的形状
    墓室确有江河大海
    地宫暗弩的破译
    第十一章 灰色的历史底片
    尼克松被“困”秦俑馆
    将军俑头被盗案
    秦俑馆前的特大爆炸案
    武士俑头再次被盗
    结语 孤愤
    跋 梦想与光荣

    后记

    2004年的最后一个周末,是一个日光散淡的雪天,岳与他的一位朋友踏进我位于十三陵的寓所,并力邀我去拜谒陵。在看完了那座辉煌灿烂的定陵地宫后,他坚持带着我们一路朝北,去拜谒另一座少为人知的墓园——庆陵(明光宗朱常洛墓)。当我们尾随着岳南踏进那座荒草疯狂、残垣四散的陵园时,是昏鸦聒噪的黄昏。夕阳的余晖散落在残砖碎瓦之上,说不尽凄凉落寞。看着这座曾经王气逼人、恢宏壮美的伟大建筑竟然在岁月无情的剥蚀下,衣衫褴褛地俯伏在这个不为人知的角落,我们不禁心下黯然,而岳南却在陵园宝城上默立良久之后,突然双膝一跪倒在了一片昏黄的暮色之中。等到他终于站起身来的时候,真切地看到他双眼中饱含着泪水。这一意外的插曲让同行的那北大学子惊诧莫名,竟以为岳南是大明王朝的皇亲国戚。
    但我不能不为他这份苍茫的痛苦深深感动。
    也许一桩隐秘的事件就能够展示一个作家对苍生持有的真诚期待和寥远厚重的家国情怀!
    新年伊始,从台湾传来消息,他与杨仕合著的《风雪定陵》一书获台湾《中国时报》十大好书奖,在那块倾心文化的岛屿上备受推崇,一时洛阳纸贵。
    这种结果,我在5年前就曾有所预言,也算侥幸而言中。
    那会儿中国文化界主义盛行,一派的浮华和浅薄,几乎没有几位作家去关注文化命运、历史音容,只有他还愿意坐下来谈论我们民族史上光披四表的秦汉气象、协和万邦的盛唐雄风,这多少让我欣慰而刮目。我告诉他上帝从来就不会辜负自己优秀的子民。这个时代更需要我们去唤起同胞们对历史的温情和文化的关切!
    英国作家乔·韦尔斯在《世界史纲》中谈及中国唐初诸帝时期的文化腾达时,既满怀景仰又充满疑惑,似乎如此灿烂的文化景象多少有点似天方夜谭。为什么就没有一支如椽巨笔来解答乔·韦尔斯心灵中的疑团与神话呢?
    苍天可鉴,幸有岳南!
    我不能不聊感慰藉!为这个悲苦而浪漫的民族,为这个喧闹而寂寞的文坛!
    但也由于岳南常常对西方文化近乎偏执的不屑与拒绝,曾经很长一段时间,我对这位立志呵护古老文化的同仁怀有隐忧,担心他过于极端而陷进了狭隘的民族主义的泥潭,但当我郑重地翻开摆在案头这部《大秦兵团》书稿时,我心里的疑虑焕然冰释。
    这部显然是岳南创作生涯中最呕心沥血、又最为其本人满意的作品,它不仅重视大秦帝国的卓越风姿,再一次烛照了一段辉煌壮阔的历史,而且从人类广袤的大背景去阐述一种雄浑瑰丽的文明。其通篇一贯的深刻洞见和胸襟穹张的雍容气度,令人震动而叹服!
    风吹旧事,雪盖残年,又是一个心事苍茫的子夜。岳南坐在新年的屋檐下默默吸烟,在如幔的烟雾中,他凌空策马自在穿行,从敦煌石窟到汉墓,从定陵到秦始皇陵园,从大国衰荣到沧桑历史……在人文精神普遍坍塌的当代,他希图给这个摇晃的世界打进几根古老而神圣的楔子,为人类苦难的心灵寻求依托,忧愤激昂,激情洋溢……直到东方泛白,他终于道出了他的梦想与雄心——在世纪末晚钟敲响的前夕,推出一套内容囊括中华文明的丛书,力争穷尽古国的文化渊源,从历史的隧道中捧出一盏灯火,传接千年脉动。
    我不禁肃然。
    想想看,在一个天下熙熙、人欲横流的时代里,还有人在为人类文明的探寻求索倾尽一腔心血,下定如此决心,且甘苦不顾,岂非难得?
    我仿佛重新看到了那个千古壮士荆轲,正独立}胃水河畔,慷慨悲歌,所不同的是荆轲仗剑上路,岳南执笔登程。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同样的从容与悲壮!
    同样的梦想与光荣!
    站在这个急速流变的城市河边与他挥手作别,我不知道除了道声珍重,夫复何言!

    文摘

    聂荣臻元帅的提议
    鉴于秦始皇兵马俑是陕西省考古史上未曾有过的空前大发现,在新华社将这一事件向全世界作了报道之后,陕西省委通过所属文化局于1975年7月中旬,责成秦俑坑考古队,总结一年来的工作情况,尽快写出一份较为详细和科学的发掘简报,并上报国家文物局,以免造成工作被动。按照这个指示精神,秦俑坑考古队立即开始了行动,至8月上旬,由袁仲一执笔的《临潼县秦俑坑试掘第一号简报》脱稿。其中序言部分对秦俑坑的性质作了特别强调:“秦俑坑的西端西距秦始皇陵外城东墙1225米,和秦始皇内城的东北角成一直线。出土的铺地砖,其形制、质量、纹饰和文字都与历年来秦始皇陵城内出土的秦砖一样。出土的武士俑和秦始皇陵过去出土的跽坐俑的陶质、制作技法相似。出土的铜矛、铁工具等亦与秦始皇陵城内出土的相同。因此,秦俑坑当为秦始皇陵建筑的一个部分。”此稿正文从建筑遗迹、出土文物,以及试掘方内出土遗迹遗物等三个大的方面,作了较为详细而全面的说明和剖析,基本上反映了俑坑的整体面貌和内涵。简报经陕西省上层领导人审查通过后,很快报往国家文物局。令陕西方面意想不到的是,正是这份简报,又引发了一个重大命题。
    1975年8月中旬,北戴河海水浴场。
    年逾古稀的聂荣臻元帅躺在温热的沙滩上,眯着被太阳的强光刺得难以睁开的双眼,眺望远处的海面。
    “聂帅,您好。”刚从海水中出来的国家文物局局长王冶秋走近他身旁。
    聂帅答应着,突然想起了什么,他望着水滴未干的王冶秋:“你前些日子说的临潼挖的秦俑坑怎么样了?”
    “范围、形制和内涵已基本搞清,大批陶俑、陶马、兵器已经出土,前几天我刚收到了陕西方面报来的一份考古试掘报告……”王冶秋见聂帅对此很感兴趣,便按《简报》中的内容,详细汇报了秦俑坑发掘的情况。
    “不得了啊,这么大的一个地下军阵,要是能建个博物馆就好了。”聂帅惊叹之余提出了秦俑保护问题的关键性建议。
    聂帅的话使王冶秋激动起来,“哎呀,聂帅,我早有这个意思,但考虑到国家经济比较困难,未敢提出。”
    聂帅沉思片刻:“你打个报告给国务院,让大家讨论一下嘛。”
    “好,我这就去准备。”王冶秋大喜,和聂帅道别后立即赶回北京。第二天,他向谷牧和余秋里两位副总理提交了在秦俑坑遗址建立博物馆的报告。两位副总理表示同意,但是在经费问题上,谷牧对王冶秋说:“如果在250万元以内我可以批,超过250万就得提交中央政治局讨论了。”王冶秋答道:“我跟陕西方面协商一下,看能不能按这个数字设计。”
    8月26日,王冶秋带着兴奋与激动之情飞抵西安,把国务院的决定先行告知陕西省委和文管会。同王冶秋一样,陕西方面对秦俑的保护问题虽有心但觉无力。大批的陶俑、陶马出土后,他们只是在俑坑上面搭了个简易棚,以防雨雪侵蚀。在他们的预想中,等兵马俑全部出土,盖个仓库一类的房屋,保护起来就算万幸了。至于盖博物馆,让世人参观展览却未敢奢求,更不会想到多少年之后,仅游客参观这些“瓦爷”的门票收入一年就有一亿多元人民币。王冶秋带来的消息,使陕西方面喜出望外,也对兵马俑发掘后的前景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和感悟。
    8月27日,王冶秋在陕西省委书记处书记章泽等人的陪同下,来到秦俑坑工地现场视察,同时还叫来了陕话省建筑设计研究院总工程师张子平等专业人员,以便考虑博物馆的规划和设计问题。在俑坑发掘工地,王冶秋要求设计人员在现场参观后的24小时内,将草图绘出来。张子平感到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很难完成,但又不好违命,无奈之中向章泽求计:“搞成啥风格的?”章泽答:“设计风格嘛,四周只要有墙,墙上有房,24小时你给我拿出来就行。”张子平苦笑着不再吭声。
    陕西方面按王冶秋的意见做了主体工程250万元的预算,第二天,王冶秋携带工程草图和经费预算报告匆匆返回北京,然后制定了一份详细报告提交国务院办公会讨论。这次办公会议由李先念副总理主持,在听取了各位与会者的意见后,李先念挥起手臂,轻轻在桌上一拍,说了声:“好,就这样定了。”
    一锤定音,秦始皇兵马俑遗址博物馆工程建设由此拉开了帷幕。
    1976年的春节过后,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筹建处从省文化局下属单位抽调了19名干部陆续来到秦俑发掘工地。这些新调来的人员按照筹建处领导人的分工,或跑设计院催促图纸,或联系建筑公司落实施工单位,或在发掘现场搭建简易工棚。在1976年那个明媚的春天里,整个秦俑坑发掘工地,大家都围绕着建设博物馆而忙碌、奔波起来。与此同时,筹建处的领导人根据博物馆的规模及人员编制情况,决定在一号俑坑东北方位的一片空旷区修建职工宿舍。在这样的文物重地建房,当然先要勘探地基,看是否有文物存在。鉴于考古队的钻探人员正在其他地方工作,筹建处便从陕西省第三建筑公司找了一名高级探工徐宝山来此处钻探,意想不到的是,徐宝山钻探不几天,便于地下发现了“五花土”,继而又探出“夯土”,当钻探到离地表5米深时,发现了铺地砖。每一个探工都知道,既有夯土又有铺地砖,预示着下面是一处遗址并可能会有文物。徐宝山为这一发现大为高兴,他放下手中的探铲,将这一情况迅速报告了筹建处的领导人杨正卿。
    当徐宝山满面红光地从杨正卿的临时办公室出来时,迎面碰上了考古队程学华钻探小分队的丁保乾一行四人。徐宝山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两眼放光地对丁保乾说:“俺探清了,地下有文物,5米深见砖,以后就是你们考古队的事了。”
    第二天上午,筹建处领导人杨正卿找到程学华,请他率人到徐宝山钻探的地方复探,一个上午下来,证实徐宝山提供的情况不虚。这一发现真是大出人们的意料,考古队钻探人员为找新的俑坑,在四周苦苦探寻了100余天而未果,想不到就在离一号坑东端北侧约20米的地方居然还深藏着一个俑坑、埋伏着一批兵马。真可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这一天是1976年4月23日,考古人员将这个俑坑编为二号坑。 P3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