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我的一生:舌战大师丹诺回忆录(完整全译本)[平装]
  • 共3个商家     36.00元~38.25
  • 作者:克莱伦斯·丹诺(ClarenceDarrow)(作者),王璐(译者)
  • 出版社:法律出版社;第1版(2011年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181495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我的一生:舌战大师丹诺回忆录(完整全译本)》:我曾在一条狭窄和孤寂的道路上沿着朝圣者的足迹前进,那是条血迹斑斑的人生之种,为了实现想象中的美好生活,我品尝到了人生的辛酸、苦涩和孤独。欧美律师、师、法官、演说家必读的“二十世纪十大好书”。
    不畏世俗与权威、敢于冲破传统的藩篱;
    崇尚正义、嫉恶如仇;
    悲天悯人、同情弱者;
    博学多识、智慧过人;
    以实用的功利主义原则处世,不墨守成规;
    为了理想和信念,不惜挑战公众;
    他,被誉为“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辩护律师”。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克莱伦斯·丹诺(Clarence Darrow) 译者:王璐

    克莱伦斯·丹诺(Clarence Darrow),1857年-1938年是美国历史上最负盛名的律师、演说家,被誉为“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辩护律师”。在他的律师生涯中,成功地代理了许多起疑难复杂的经典案件,主要包括:《洛杉矶时报》大楼爆炸案、煤矿罢工事件、娄伯和里波路谋杀案、著名的进化论法庭辩论等,他为美国社会的劳工领袖、无政府主义者、有色人种、进化论传播者、未成年人以及其他形形色色的刑事被告人出庭作过数次精彩的辩护。 他雄辩的措辞,激烈的?面、娴熟的技巧、跌宕曲折的辩论过程,赋予了律师这一理性思维的法律职业以美国西部牛仔式的激情,其法庭上的豪侠气魄与魅力四射的才华,不仅震慑住了辩论对手,征服了陪审团,并最终赢得了法官的支持,亦被美国媒体誉为律师界的“老狮子”。

    目录

    第一章 追本溯源
    第二章 快乐童年
    第三章 梦想成真
    第四章 初露锋芒
    第五章 激情演说
    第六章 时来运转
    第七章 铁路罢工
    第八章 无畏斗士
    第九章 犯罪动因
    第十章 罪恶本源
    第十一章 政坛黑幕
    第十二章 无所畏惧
    第十三章 巨星陨落
    第十四章 皆大欢?
    第十五章 政坛掠影
    第十六章 惊天血案
    第十七章 借刀杀人
    第十八章 大获全胜
    第十九章 病魔缠身
    第二十章 重见天日
    第二十一章 再踏征途
    第二十二章 身陷囹圄
    第二十三章 知恩图报
    第二十四章 东山再起
    第二十五章 战争反思
    第二十六章 战争创伤
    第二十七章 恐怖杀戮
    第二十八章 辩护策略
    第二十九章 异端邪说
    第三十章 唇枪舌剑
    第三十一章 扭转乾坤
    第三十二章 禁酒主义(一)
    第三十三章 禁酒主义(二)
    第三?四章 种族歧视
    第三十五章 畅游欧洲
    第三十六章 回归故土
    第三十七章 造因得果
    第三十八章 宽以待人
    第三十九章 何谓正义
    第四十章 浅谈死刑
    第四十一章 演讲著书
    第四十二章 追本穷源
    第四十三章 唯心主义
    第四十四章 游思妄想
    第四十五章 律师生涯
    第四十六章 安闲自得
    第四十七章 接近尾声
    马西的审判
    附录 约翰·P·阿尔特吉尔德

    文摘

    版权页:



    第一章 追本溯
    源在一个仅有神秘小说能成为畅销书的年代里,我却坐在这儿撰写自传,这看起来的确有些古怪和不可思议。我从未想过笨拙地步人流行小说的世界里,把我的故事作为它的素材。倘若讲述我的故事,我会平淡地或不加修饰地去描述生活中我耳闻目睹的事实和真相,尽可能做到实事求是。
    最初,我注意到大多数自传作家喜欢在自传的开端描述他们的祖先,这样做的目的通常是让他们自己的血统和出身与一些名族显贵沾光。毫无疑问,这源于人类的虚荣心和对不科学的遗传理念的盲目追捧。就我而言,很少想到祖先,但我当然拥有许多祖辈。倘若了解所有的祖先,他们的名字可以遍及本书的任何地方,但我认为并不值得这样做。
    我得知我出生在一个非常古老的家族,许多人表示这个家族可以追溯到亚当和夏娃。当然,这种道听途说值得商榷。不管怎样,我家族的历史比大多数家族都要悠久,因为它可以确定无疑地追溯到与我有相同名字的英格兰小镇,仅仅名字的拼写稍有变动,但这并不重要。我相信我的家族源远流长,可它如何发展而来呢?
    我确信,我这一支丹诺家族的最早祖先是在独立战争之前来到新英格兰的十六个人之一。这个丹诺和其他十五个人带来了英格兰国王的册封,获得了康涅狄格州新伦敦小镇的土地。据说,他是一个殡葬服务人员,可他很感激这个不赖的行业,因为他可以选择一个需求十分稳定的行当作为自己的职业。人们可能梦想拥有一个令人愉悦的生计方式,但是任何客户稳定的行当都是无法拒绝的。这个丹诺或他的后代似乎淡忘了国王慷慨赋予他们的礼物,反而在乔治·华盛顿的领导下武装反抗英格兰。只要有个先辈在独立战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我就有资格成为美国爱国妇女会(D.A.R)的一员;尽管我的男性身份让我无法符合该组织的要求,然而我为拥有反叛精神的先辈感到自豪。
    宪法诞生的初衷是保护公民的权利,而禁酒主义者却利用它去破坏个人自由。除非再次修订宪法,否则人们的自由权利就无法恢复,而这是一项几乎不可能完成的艰巨任务。禁酒主义者大张旗鼓地吹嘘,如果不修改宪法,禁酒法案就不可能被废止。所有人都知道,只有获得国会三分之二以上的赞成票,才能将废止第十八修正案的提案递交给各州,只有获得四分之三以上的州的支持,宪法修正案才能再次得以修订,实现这个目标简直就是天方夜谭。据估计,这等同于美国至少十分之九的人们赞同废止宪法第十八修正案。然而,美国大多数州长期以来一直赞同禁酒令,这意味着让他们放弃禁酒主义的动议几乎需要取得人们的一致同意。禁酒主义者因我致力于改变法律而嘲笑我的自不量力。他们说宪法是神圣庄严的,宁可允许暴政和专制的统治,也不能无视宪法的存在。人们制定了强有力的宪法文件,却无法对其进行修订,似乎它的重要性远远大于公民的权利。事实上,这些禁酒主义者已经破坏了宪法制定者的初衷和梦想。
    在英国的历史上,国玺曾经被扔进了泰晤士河里,国民庄严地宣称,没有国玺,政府就不能再履行职能。同样,没有获得十分之九以上的美国国民的同意,美国人民就不能废止这个宪法修正案,这种观点比原始人类所忌讳的禁忌更加愚昧。
    毫无疑问,宪法和禁酒法案是完全不同的法律,两者适用的对象也有所区别。与所有宪法修正案的最后条款一样,第十八修正案的最后条款宣称,国会有权通过法律去执行宪法条款,因为任何一个宪法条款都不能直接适用于公民的具体行为。没有人会因违背宪法遭到指控,但却会因违反禁酒法案而承担法律责任。事实上,禁酒法案违背了宪法第十八修正案的规定,因为该修正案适用的对象是致人醉酒的酒精饮料,而禁酒法案却禁止销售和运输酒精含量超过千分之五的酒精饮料,这仅相当于一茶匙或一夸脱的含量。每一个都知道这样的酒精含量根本不能让人醉酒,但法庭认为国会有权力去规定被禁止的酒精含量。国会可以设定千分之一或千分之九的酒精标准,而法庭却拒绝接受相关的司法通知,不愿意就多少比例的酒精含量构成让人醉酒的酒精饮料这一问题作出裁定。
    我们一直都很明确,如果国会修改禁酒法案,设定百分之二十五的酒精含量为标准,那修改后的禁酒法案也可能违反宪法,因为宪法禁止销售致人醉酒的酒精饮料。一旦法庭认定该法案的修改不符合宪法,那就意味着联邦法律无权规定酒精饮料的销售,而这项权力将自动地划归各州拥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