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中国文学史资料全编?现代卷10:张恨水研究资料[平装]
  • 共2个商家     54.00元~56.70
  • 作者:张占国(编者),魏守忠(编者)
  • 出版社:知识产权出版社;第1版(2009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247765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中国文学史资料全编·现代卷10:张恨水研究资料》:《中国文学史资料全编·现代卷》是国内规模最大、资料最全、内容最系统的一套中国现代文学史资料汇编。丛书收录国家“六五”计划哲学社会科学重点项目“中国现代文学史资料汇编”的研究成果,由最权威的学者,穷数年心力,从浩如烟海的文献、笔记、访谈、作品中,筛选出可靠的第一手资料,汇编为重要作家的研究资料,重要文学运动、文学社团和思潮的研究资料,以及包括文学期刊目录、主要报纸文艺副刊目录等在内的文学书刊资料三个系列,全套丛书共一百余种,现由本社出版发行,以期嘉惠学林,传诸后人。

    目录

    生平与文学道路
    张恨水小传
    写作生涯回忆(张恨水)
    我的写作与生活(节录)(张恨水)
    张恨水(左笑鸿)
    老大哥张恨水(张友鸾)
    忆恨水先生两三事(张友鸿)
    精进不已(潘梓年)——祝恨水先生创作三十周年
    一点点认识(老舍)
    我所认识的恨老(罗承烈)
    何恨?(司马讦)——为“大田湾之客”上书
    张恨水及其近作(桐卢)
    章回小说大家张恨水(张友鸾)
    潜山怀人(江流)
    回忆父亲张恨水先生(张晓水张二水张伍)
    张恨水年谱

    文学主张与创作自述
    《春明外史》后序
    《金粉世家》自序
    《剑胆琴心》自序
    《啼笑因缘》作者自序
    作完《啼笑因缘》后的说话
    《春明新史》自序
    《新斩鬼传》自序
    《满江红》自序
    《上下古今谈》开场白
    《水浒新传》新序
    《偶像》自序
    《八十一梦》前记
    《五子登科》前言
    《夜深沉》序言
    《弯弓集》自序
    《弯弓集》跋
    《山窗小品》序
    长篇与短篇
    短篇之起法
    论武侠小说
    我的小说过程
    总答谢—并自我检讨

    评论文章选录
    《啼笑因缘》序言(严独鹤)
    《新斩鬼传》许序(许廑父)
    读了《啼笑因缘》以后(程明祥)
    上海事变与“鸳鸯蝴蝶派”文艺(节录)
    读《啼笑因缘》(夏征农)
    ——答伍臣君
    民国以来的章回小说(节录)(徐文滢)
    “礼拜六派”新旧/小说家的比较(节录)(佐思)
    梦与现实(宇文宙)
    —读张恨水先生著《八十一梦》
    恨水的创作表现(沙)
    漫谈《啼笑因缘》(范伯群)
    关于张恨水(范伯群)
    ——《中国现代文学史》第三册(节录)
    张恨水小说新考(节录)(上官缨)
    论张恨水的几部代表作(范伯群)
    ——兼论张恨水是否归属鸳鸯蝴蝶派问题
    简谈张恨水先生的初期作品(侯榕生)

    资料目录索引
    张恨水著作系年
    张恨水著作(单行本)目录索引
    张恨水评论文章目录索引
    港台地区部分评论文章目录索引
    附:张恨水笔名笺注
    编后记

    后记

    我们用了近两年的时间,查阅了北京、上海、沈阳、吉林、重庆、武汉、南京、芜湖、合肥、苏州等省、市图书馆的近百种报刊、杂志,并走访了张恨水的亲属、生前友好以及现代文学研究工作者数十人,在取得大量第一手材料的基础上。编写成了这本资料集。
    由于某些条件的限制,散见于香港等地的资料一时还无法查到,而国内的许多报刊、杂志,也由于年代久远散佚不少,像芜湖的《皖江日报》、南京的《南京人报》等,或则严重残缺,或则难于寻觅,因此,本书的缺失是十分自然的。加上我们没有编写资料的经验,目前能够贡献于读者面前的,就是这样一本不成熟的产品。但我们考虑,它或许会对张恨水的研究有些益处,于是就不揣简陋地把它拿出来了。

    文摘

    我由上海回来,手上大概有六、七千元,的确不算少。若把那时候的现洋,折合现在的金元券,我不讳言,那是个惊人的数目。但在当年,似乎也没有什么了不起。不过这笔钱对我的帮助,还是很大的。我把弟妹们婚嫁教育问题,解决了一部分,寒家连年所差的衣服家俱,也都解决了。这在精神上,对我的写作是有益的。我虽没有作癞蛤蟆去吃天鹅肉,而想买一所王府,但我租到了一所庭院曲折,比较宽大的房子,我自己就有两间书房,而我的消遣费,也有了着落了。
    听戏,看电影,吃小馆子,当年是和朋友们同俱此好的。倒不等这笔钱来办。我所说的消遣,是以下三件事:一、收买旧书,尤其是中国的旧小说。二、收买小件假古董。怎么会是假古董呢?这个我和古董专家异趣。我以为反正是玩物丧志,玩真古董,几十几百买一样,是摆在那里看的,花个两三元,也是摆在那里看看,这有什么分别。而且买真的也未必不假。三、是我跑花儿厂子,四季买点好花。除了买书颇是一个不菲的开支,其余倒也无所谓。这时,我可以说是心宽体胖,可以专门写作了。这是民国二十年吧?我坐在一间特别的工作室里,两面全是花木扶疏的小院包围着。大概自上午九点多钟起,我开始写,直到下午六、七点钟,才放下笔去。吃过晚饭,有时看场电影,否则又继续地写,直写到晚上十二点钟。我又不能光写而不加油,因之在登床以后,我又必拥被看一两点钟书。看的书很拉杂,文艺的,哲学的,社会科学的,我都翻翻。还有几本长期订的杂志,也都看看。我所以不被时代抛得太远,就是这点加油的工作不错,否则我永远落在民十以前的文艺思想圈子里,就不能不如朱庆余发问的话,“画眉深浅入时无”了。我的英文,始终是为了忙,而不能耐心去自修。有时拿到一本英文杂志,意识到里面有很多精神食粮,可是我又不能消化它。于是我进修英文的思想又砰然欲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