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唐镇三部曲?腥:苦难年代的情爱异味[平装]
  • 共2个商家     16.20元~19.70
  • 作者:李西闽(作者)
  • 出版社:上海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1年8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214217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李西闽的这本《腥(苦难年代的情爱异味)》是一部以气味为主角的神秘小说,也是《天机》的作者蔡骏倾心推荐的一本书。书中巧妙地糅合了奇特的饮食,古怪的气味和迷离的女人这三个因素。
    被人请来专画死人像的宋柯来到唐镇后,镇上有人接二连三地死去。一连串恐怖事件的背后,有个怪异女人的身影若隐若现,而宋柯却陷入了与她的热恋。宋柯怎么也没想到,那种特异的味道和迷人的爱情,能量巨大到竟把唐镇的命运,改写得面目全非……

    作者简介

    李西闽,1966年11月生于福建长汀。1984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在空军部队服役21年。现居上海,自由写作。1984年开始发表小说,在《解放军文艺》《昆仑》《收获》《天涯》等刊发表大量文学作品,出版《好女》《死亡之书》《蛊之女》《血钞票》《尖叫》《黑灵之舞》《拾灵者》《崩溃》《诡枪》《血性》《狗岁月》《腥》《救赎》等长篇小说二十多部。有六卷本的《李西闽文集》出版。2000年开始恐怖小说创作,是中国恐怖文学的先行者和代表人物。在汶川大地震中,被埋76个小时,获救后著有长篇纪实散文《幸存者》,引起巨大反响。

    目录

    第一部
    上 狗呜咽
    中 风呜咽
    下 人呜咽
    12l
    第二部
    上 雪飘飘
    中 风飕飕
    下 心慌慌

    文摘

    民国三十五年农历四月十八,黄昏,夕阳从黑色的瓦楞间收起最后一
    抹桔红色的光亮,身材瘦长的画师宋柯面色凝重地进入了唐镇。这个偏远
    的山区小镇在宋柯眼中就是一块陈年的破布,没有想象中那么生动。宋柯
    轻微地叹了口气之后,身上的毛孔便一个一个奇异地张开,自由而贪婪地
    呼吸着炊烟中散发出来的松香味儿,这种气味让他有些兴奋又有些不安。
    宋柯走在唐镇唯一的小街上时,人们向他投来陌生、警惕而又狐疑的
    目光。宋柯觉得自己的目光十分苍白,不敢和那些各种各样的眼睛对视,
    他是一个无依无靠的异乡人。
    躺在街旁一条褪毛的土狗翻滚起来,吐着湿漉漉的舌头,朝宋柯吭哧
    吭哧地摇晃过来。
    宋柯从来没见过如此丑陋的狗,他的心收缩了一下,停住了脚步。
    土狗在离他不到一米远的地方也停了下来,抬起狗头,用那双阴郁的
    狗眼审视着宋柯。土狗不停地抽动着鼻子,似乎在嗅着宋柯身上的特殊气
    味。宋柯紧张极了,面对这条土狗束手无策,它会不会突然向宋柯发起攻
    击,扑上去,疯狂地撕咬他?
    土狗和宋柯对峙着,宋柯内心充满了恐惧。
    天色渐渐地昏暗下来,小街上的许多眼睛阴冷漠然地注视着宋柯和狗

    就在无助的宋柯准备扭头奔逃的时候,有一个人冲上来,狠狠地踢了
    土狗一脚,骂了声:“死狗,给老子滚开!”土狗呜咽了一声,连滚带爬
    地跑了,跑出一段路后,土狗躲在一个角落里,回过头,意味深长地望着
    宋柯,狗鼻子还不停地抽动着。
    宋柯松了口气,看清了眼前替他解围的人。
    这是个穿着打满补丁黑布短衫的矮个男子,宋柯无法分辨出他的年龄
    ,只是觉得此人奇丑无比,五官挤在一起,像是一颗没有长开的苦瓜,斜
    眼歪嘴,脸上的皮肤粗糙黝黑,乱糟糟的头上有几块铜钱般大小的秃疤。
    宋柯弄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刚刚来到唐镇就会碰到一条丑陋的狗和比狗还丑
    的人。
    那人友好地朝宋柯笑了笑说:“别怕,那狗不咬人的,就是咬人的狗
    ,见到我三癞子,也不敢乱来的!”
    宋柯脸上浮起了一层笑意:“谢谢你,请问镇公所在哪里?”
    三癞子眨了眨眼:“你是从县城里来的宋画师吧?”
    宋柯点了点头:“是的,请问你怎么知道?”
    三癞子咧了咧嘴:“你去问问全镇的人,有谁不知道这两日有个姓宋
    的画师回来! 我一看你是个有学问的人,就知道宋画师来了。”
    宋柯发现那些冷漠地注视他的人都换上了笑脸,那些野花般绽放的笑
    脸却无法让他亲近,显得异常陌生和遥远。
    三癞子莫名地兴奋着:“宋画师,我带你去找镇长吧。”
    宋柯说:“你知道镇长在哪?”
    三癞子提高了声音:“唐镇没有我不知道的事情,镇长现在正在皇帝
    巷的洪福酒馆喝酒呢。”
    有人大声说:“镇长每天都在洪福酒馆喝酒,这是连狗都知道的事情
    !”
    许多人哄笑起来,哄笑声落下去后,天也完全黑下来了,要不是小街
    两旁的人家和店铺掌起了灯,唐镇的小街就像一条黑暗的幽冥之路。
    宋柯没想到破布般的唐镇还有这么一条繁华的巷子。和小街上坎坎洼
    洼鹅卵石路面不一样的是,皇帝巷的路面是青砖铺成的,走在上面平稳踏
    实。皇帝巷两边的门庭虽说古旧,却显得气派,每个门庭的上方都挂着大
    红灯笼,从红灯笼上的字号可以看出皇帝巷里尽是旅店,酒馆,赌场,妓
    院……镇公所竟然也在其中,而且就在洪福酒馆的对面。
    三癞子说,这条巷子原先叫兴隆巷,这里成了人们寻欢作乐的地方后
    ,唐镇的人就把它称为皇帝巷。在小镇人眼里,皇帝过的就是花天酒地的
    日子。置身皇帝巷,宋柯恍如隔世,如果不是因为饥肠辘辘,他一定会以
    为自己在梦幻之中。宋柯和三癞子走到洪福酒馆门口,听到里面传出行酒
    令的声音。
    三癞子一本正经地对宋柯说:“宋画师,你先在这里等着,我先进去
    告诉镇长一声,说你来了。”
    宋柯看着三癞子像条狗般窜进了洪福酒馆。
    不一会,三癞子手上抓着一根骨头,边啃边走出来,他身后跟着一个
    五大三粗满脸胡茬的中年汉子。
    宋柯见过此人,就是他到县城里让宋柯来唐镇的,他叫钟七。
    宋柯朝他笑了笑:“钟先生——”
    钟七爽朗地说:“宋画师,您来了,请进,请进——”
    三癞子站在一旁讪笑,钟七盯了他一眼,低吼道;“还不快滚!”
    三癞子手中拿着那根肉骨头,仓惶而去。宋柯进门时,回头望了望奔
    跑而去的三癞子,发现他没有穿鞋子,光着脚板。P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