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2050年的母系氏族1[平装]
  • 共1个商家     12.40元~12.40
  • 作者:今何在(作者),潘海天(作者)
  • 出版社:万卷出版公司;第1版(2010年5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7008645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2050年的母系氏族1》2012后末日时代男性生存手册 一线幻想男性作者的集体梦魇!

    名人推荐

    以前的版本看过两遍,觉得今何在还是善于言情和叙事,逗引得人晕忽忽的,一定想看结局。支持修改版!
    ——网友
    好怨念单行本还没有出。
    ——网友 子亦
    赫赫,我最喜欢现实与虚幻交织纠缠的感觉。
    ——网友 Nightmare

    作者简介

    那些奇幻科幻一线的男人们:九州天神今何在、Shake Space(遥控),银河奖得主王晋康、长铗,“新武侠”霸主小椴、九戈龙、凤凰……所有你能耳熟能详的幻想小说家均曾参与——当然,只有男人。

    目录

    ShakeSpace 2051年的母系氏族
    小椴2077年的母系氏族
    王晋康2127年的母系氏族
    九戈龙654年的母系氏族
    凤凰5555年的母系氏族
    长铗2420年的母系氏族
    燕垒生2088年的母系氏族
    本少爷2046年的母系氏族
    今何在2050年的母系氏族

    序言

    前言
     
    [相爱不如拔剑]
    韩松
      
      男人与女人在一起及不在一起都必然是一件很诡异的事情。它的暗示性常令人无法思虑明白,何况加上了男权、女权这些豪华的现代词汇,于是在这些年,变得更加的难测。
      实际上,先知先觉的人们已?在讨论这方面的异变了。比如大角在他的故事中讲到,古代印度文明就已?相当进步了,印度人发明了大象兵,发明了伟哥,修筑了水泥路,甚至发明了电和电报。当然他们也制作女人,与阿基米德的机械女人很像,但是用木头做的,同时以热带人特有的狡猾搭售春药给来往的旅客。春药是用磁铁粉和一些草药混合成的,涂抹在下体上以增效用。“但是没有顾客发现印度阿三们还偷偷在木头女人的下体绕上线圈,这样木头女人不但可以解决男人的需求,还可以顺带发电。当男人们累了,动作慢下来的时候,城市里的电灯就会次第熄灭,四周就变得一片昏黑。”(《0000年的母系氏族》)
      而在小椴的故事中,女人?男人说,在一颗星星上面,住的都是最美丽的雌性生物。于是哄得男人都疯了似的去找,当然一无所获,待返回地球时,却看到女人已筑起巨大的防护罩,不让他们着陆了。“巨大的防护罩像一个巨大的卵子,围绕着它的是无隙得入的一艘艘男人们的太空舰船。女人们的战斗?文上说:你们从来把我们视为一个卵子孵化器,那从今天起,我们要让你们认识到,你们除了精子,什么也不是。”(《2077年的母系氏族》)
      另外在李多看来,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男权社会与女权社会是通过掷骰子一般的方式随机择定的,每年元旦一掷,决定这一年?统治?。“因为采用随机分配的方式是最合理的,能够保证每个性别的平等。当然,随机年数较少的情况下,可能存在轻微的偏向。但在上万年、甚至百万年的随机之后,男性与女性的权利分配将朝向永恒的平衡缓缓位移??那是个最完美的黄金比例,一比一。”(《随机之年的母系氏族》)
      ??
      这一切都令我眩晕而叹服,心想由于现代高科技的支撑,而且当世界电子游戏化后,母系氏族的卷土重来大概真的有了可能。很早的时候是有过这般幻想的,并凝固成了神话,著名的有女娲造人(包括造男人),但在中国进入近现代的重商和科学社会之后,这样的幻想似乎就?漠下去了。对于性别角色的关注于是转入了现实而不是幻境,投入了当下而不是未来。一边是天足的解放,但另一边,可惜的却是男子足球队的世界±之旅再次溃不成军,此时,人们(主要是男人们)便重新燃起了对女性在奥运赛场上的期待,历史?验证明,她们始终是运动场上为国争光的中流砥柱。而当金晶成为万人追捧的女英雄时,媒体均着急地施予刘翔以巨大的压力。不再因为他是跨栏冠军,而是因为他是男人——硕果仅存的东方男人。奥运会是西方的,而中国与西方的对抗,骨子里必然是男人与男人的对抗。
      当然,似乎是另一种幻想,我们还看到了在二零零八年的一系列的戏剧性事件中,母性被突出地强调。出于一种奇怪的心态,似乎是为了刻意平衡男性在雪灾、震灾、洪灾中的高大形象,竟由男人倡导,推出了专门歌颂女英雄的史诗性作品,两鬂斑白的高大男人,一心一意要做的其实是女人的粉丝呀。虽然邱永华机组都是男人,但新闻报道中,他们只代表他们的直升机小集体,而不是整个男性社会。但唯有地震中的母性,才作为一个群体被专门构织成宏大篇章,而且,要让女记者亲自来写,或为避免男人恋母的嫌疑,否则这样面子上是不好看的,因为男人要在男人的圈子中夸耀自己的智识:瞧,我们什么时候都在想着她们!
      于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真正的幻想作品产生了。人们似乎只有在幻想的世界里,才能开始女人对男人的戏弄。男人很不好,那是他们的性别有问题。未来社会只有两种不合法的ID,一种是被剥夺公民权的人的ID,另一种是男性ID。而幸好有了网络,女性们就可以在那里叱咤风云了,精灵古怪,扛着AWP狙击枪向男人砰砰射击。美女是编程狂,一不小心会把男生变成一条狗。海伦是唯一的女王,不仅统治着特洛伊,还统治着上海这样的大城市??哦,太绝妙了。如李银河的奇异言论一样,这是对五千年的颠覆吗?总之是值得关注的。特别是,因为在大部分的中国幻想小说中,刚性仍然是主流,大批的男人动不动就开着尖硬无比的宇宙飞船,高傲地完成他们对异星虫族的征服,或者击败地球另一侧的帝国主义侵略,哪里有被女人抛弃在地球之外的时刻呢?长期以来,我们只能在外国幻想作家比如勒古恩的《黑暗中的左手》这样的小说中,才能看到探讨诸如冬星上的雌雄同体一类的课题。因此,我从大角他们这儿,看到了一个端倪。但我也疑惑:这或许并不是女权主义的兴起,却意味着男权主义以另一种方式的回归?如幻想小说中暗示的,是新的一场角力,相爱不如拔剑。而这或许也是一种新的身份焦虑。在很多的时候,中国男人感觉性别已被模糊化,正如男人们很多的活动的模糊化,所以,我理解这一切,是中国所出现的性别忧虑。
      这都使我忆起,每次?过长?三峡时,都会遭遇一场神女悖论。男性和女性的导游们声嘶力竭地试图把三峡女性化、阴性化。但这都在最后一刻遭遇失败,因为紧跟着那座世界上最大的大坝就出现在了眼前,像一头卧伏的龙,或者躺倒的阴茎,要展现的是男人征服自然的雄心。
      于是我才看到,幻想小说家们最终是流露出了对于女人的怜悯,而不是对她们权力和牺牲的无节制的褒扬。母性就是母性,而并非女英雄,哪怕她们骑着威猛的摩托车。比如,大角写道,一座城市中,一百万女人,为争夺一个男人,而不惜纷纷流血身死,何凄何惨。再比如,舒飞廉写道,两个女人,一个用三世等一个男人(苏东坡),另一个用千年等一个男人(大舜),但终是失望,因为自己面对男性名人的怯阵。这些,是男性的嗟叹,是男性作家的笔下的女性,是这些女性不断上演的悲剧。而我们想做女人的粉丝,拜倒在她们的石榴裙下,也许只是少年时代的意淫。如今的男人们口口声声地说热爱女人,实际上对她们充满恐惧。怕她们是三白眼、三角眼,怕她们断眉、节鼻、鹰钩鼻,怕她们口嘴下垂有反纹。总之,是这么的一种又爱又恨的情绪,是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朦胧,朋友中深刻的敌意。总之,是不能以平常心来对待她们的。
      也许我们终能回归到一天,男女再也没有区别。因为从某种科学上讲,性完全是多余的,是生物进化中没有必要的自寻烦恼,也很不?济。为寻找性伴侣而产生感情并将其付出,只是性行为的沉重代价的一种。另外还要消耗短短一生中很多宝贵的时间,并为此产生带半数染色体的特殊性细胞。一个民族,一个家庭,一个单位,为了生存下去,竟要产生带半数染色体的特殊性细胞,这实在是太费事了。如果打起仗来,是要被单性生殖的种族给打败的。至于孩子问题,今后应该是一个纯粹的政治问题或者军事问题,而不是感情问题。简单来说,无性生殖今后将成为主流方式,就像许多植物和动物那样,比如蒲公英啊蚜虫啊什么的。通过基因工程,大型哺乳动物也能做到这样。
      但目前我们无法显得这么超脱。我们还要挖空心思谈恋爱,而在此同时,还要跑断脚还房贷,还要到处借钱买车子,还要打破头拥入低迷的股市。大岛渚低吟的青春残酷物语,在半个多世纪后,却成了一些中国男人和女人的座右铭。而这里面?本应该是充满了暴力的美学,但在这儿,可能就是猥琐的了,像这本书中的那个方龙砚,在网络上占有所有女人,但现实中落魄得只能混一口饭吃。可怜的男人们。
      因此在这个意义上,中国最大胆的幻想小说家究竟能走多远呢?这是一个要有勇气去面对的问题。这本书的价值就在于它的特立独行与前所未有,它把问题提了出来,而留下的回味却在书外。

    文摘

    那护士笑了一下,摘下了口罩。我看到了一个绝世的美女,可是她不是绿衫。绿衫的眼光乱飞,像活泼的泡泡鱼,而她的眼神却像看见猎物的猫,盯着你就让你心虚腿软。
    “我是为你准备的特别护士啊,放心,在我手中你不会有痛苦。我会很温柔的。”
    “你……你是GM?你知道这些事了?那你为什么不去阻止龙方砚呢?”
    “当然……为了游戏的稳定,所有知道这个世界真相的人,都会被清除。”
    我嘿嘿笑了笑,突然把被子罩向她,拉起喻小佳,飞冲出门去。“快跑!”
    可刚跑到楼道口我就愣住了。
    偌大一个医院里,竟然一个人也没有了,旧日光灯管“啪啪”地闪着,走廊里昏暗可怖。俨然就是电影《暴走解剖医院》中的场景嘛。
    高跟鞋敲击地板的声音慢慢传来,她正不紧不慢地走来。我们向大门跑去……可是……我找不着大门……
    “门在哪儿?你刚才从哪儿进来的?”我冲喻小佳喊。
    “不……不记得了……这里好像和我来时不一样了……”喻小佳也说话哆嗦了。
    那护士从楼梯上慢慢走了下来,背上多了一挺MP5微型冲锋枪。“我们当GM的,平时难得有机会享受游戏的乐趣啊,这次我们好好玩玩吧。”
    她一扬手,那枪飞滑到了我的脚下。
    “哼,你们根本就打不死,别想戏弄我。小心我退回真实世界后去投诉你们!”
    “哈哈哈哈!”她大笑起来,“回到真实世界?你以为你真的还能回去?”
    我的心忽然凉到了底:“你什么意思?”
    “这个世界出了这么大的漏洞,我们怎么可能让你回到真实世界去投诉我们呢?这可是投资浩大的虚拟现实工程,几十亿人同时在线,你算算每月收入是多少……我们怎么可能让你毁掉我们辛苦建立起来的王朝?”
    “你们?你们谋杀玩家?”
    “唉,第一次的时候我也有些紧张,可是这么多年了,已经有几万人被成功清除了,你不知道真实世界是什么样子,所有人都沉浸在自己的网络中,没有人去关心你的死活的,每天都有上万游戏者因为各种原因真身死去,有的
    因为营养罐变质,有的因为电路泄漏,更多因为游戏中太刺激心脏病发作,而你……就是那心脏病发作者的其中一个了……”
    “你难道不是人吗?你这么做,内心不歉疚吗?不怕将来被惩罚?”
    “惩罚?谁来惩罚我们?我们就是主宰者,这个世界的法律和规则由我们制定,我们想让它和平它就和平,想让它战争它就战争,不过是设置几个突发事件或增加几个电脑NPC,你们这些家伙不过都是我们手中的木偶,让你们演
    什么戏就演什么戏。我又怎么舍得我的木偶娃娃们回到真实世界去,一下变成我们的主人呢。”
    “你是电脑智能?那……绿衫,绿衫她是什么?”
    “你不用问这么多了,赶快进入我们的游戏吧……”她像只舔着嘴唇的猫那样笑着,手解开护士服,摸出一枝手枪来:“我可以告诉你,你那把枪是修改过加伤值的,而且刚才你的健康与体力都已经被补满了。我并不是最高级别
    的GM,我的生命与能力也是有限的,你努力一点,会有杀死我的希望的。”
    我叹了一口气,从脚下把枪捡了起来,它握在手里那样冰冷:“我要是杀了你……能长多少经验值啊……”
    “你真聪明,知道这个世界的规则已经被调整了。我的级别是一百九十,你如果能杀得死我,可以得到两万一千点经验,足够你升到二十级了。要认真游戏哦,要是你死了……真实世界的你也活不了……”
    我脸上浮出了一丝冷笑,慢慢握紧了手中的MP5,她也变得神情专注了,准备应对我的亡命一搏……
    “可……可以求饶吗?”我腿一软坐到了地上,“拜托,我不想当什么黑客英雄,你们不能想点别的办法?比如洗掉我的记忆?让我转世投胎?为什么一定要杀死我呢?”
    “转世啊……”美女护士杀手咬着手指很认真地想了想,“当然这也是一个办法,我们清除掉你的记忆让你们重新转生,或者送到其他世界去,但是这可不绝对保险,人还是有极小的几率可能回忆起前生的事,尤其是在有绿衫这
    样的小妖精存在的前提下……喂,你真没用耶,人家好不好容易有机会玩一下枪战游戏,你居然求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