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神在看着你[平装]
  • 共2个商家     17.00元~22.40
  • 作者:蔡骏(作者)
  • 出版社:万卷出版公司;第1版(2009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759295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神在看着你》作者蔡骏,我应该从哪里说起呢?这个故事就象博尔赫斯的圆形废墟,一切都无始无终,我只能在这个圆形的轨迹上,任意地攫取其中某一点。

    作者简介

    蔡骏,生于上海,摩羯座。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已在海内外出版《地狱的第19层》、《荒村公寓》、《旋转门》、《蝴蝶公墓》、《天机(四季)》等长篇小说十三部。并有多部作品被改编为影视剧,如《第十九层空间》、《荒村客栈》、《魂断楼兰》。截至2008年12月,蔡骏作品在中国大陆累计发行达350万册,连续四年保持中国悬疑小说的畅销纪录。

    后记

    你是灯想你时你就是那盏我额前的日光灯你的光亮是从巴山夜雨时那西窗的烛火中泻出的或是从那梦中醒来的诗人所牵肠挂肚的短松冈上一轮十年生死后的明月里化成于是光线竟成了一片片桑叶而我化作了秋蚕细细咀嚼着你的芬芳吐丝作茧自缚化蛹囚禁于自己的天牢里直到你的微笑从灯光中溢出我已是破茧而出的蛾子了舞动着双翅急切地一头撞在灯上再慢慢地死去想你时你是灯这首小诗,由蓝色的圆珠笔写成,躺在一个黑封面的记事本里。这页纸如今早已泛黄,底下记录着写诗的时间:1的7年10月24日——那一年,我十九岁。1990年7月,当我刚读完小学五年级,拥有了一个厚厚的宝蓝色封面的记事本。我在第一页写下两行字“当初升的太阳打破了黎明前的黑暗,使夏日晨曦中的一切都变得生机勃勃。”——这篇短文的题目叫《上海的早晨》。记事本里的第二篇文章是一个短篇小说,题目叫《一生何求》(大概是当年一度喜欢陈百强的关系吧),内容却是越南战争中一个美国士兵的故事,落款时间是1992年1月。在我十六岁中考之后,记事本里的文章就越来越多。虽说是“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辞强说愁”,但若没有那时心底的忧愁,便不会有那么多文章留在记事本里,也不会有1995年8月写下的第一首诗——以后大约三年多的时间里,我总共写了数百首新诗,但这期间能够发表的,总共也不过三四首而已。1996年,宝蓝色的记事本就被我写完了。我换了一个黑封面的本子,写的几乎全部都是新诗,大约用三年的时间写完,如今与宝蓝色的本子一起被我收藏在书橱中。你们开头看到的这首小诗,被我收入在这套文集的《病毒》之中,作为“蔡骏诗歌精选集”的第一首,也是整套文集所收入的创作时间最早的一篇作品。很抱歉,我仅仅选择了二十余首新诗。绝大部分在我二十岁左右完成,最早的写于1997年,最晚的作于2008年1月——那是我在印度北方旅行时,用手机短信的形式写的。1999年以后,我几乎不再写诗了,因为我发觉脑子里有越来越多的画面,这些画面如此跌宕起伏丰富多彩,以至于无法再用诗歌的形式来表达。比如《食草狼》最早的构思是一首叙事长诗,但最后放弃诗歌而改写成了小说。

    文摘

    一我应该从哪里说起呢?这个故事就象博尔赫斯的圆形废墟,一切都无始无终,我只能在这个圆形的轨迹上,任意地攫取其中某一点。这本书是这样开头的——对他来说,那个傍晚是致命的。也许,在许多年以后,不管马达将得到或失去什么,他依然会这么认为。在此之前,他对于自己人生中所必然要经历的这个傍晚尚一无所知。如果那个傍晚他没有出门,而是留在家里看完那场令人索然无味的足球比赛转播。那么所有那些几乎令他窒息的离奇可怖的经历,对马达来说,永远都只能存在希区柯克的电影和斯蒂芬。金惊险的小说里。然而,在那个傍晚,却似乎是命运中早已注定了的。19点55分,马达关掉了电视机,悬挂在窗前笼子里的那只丑陋的鸟,却突然发出了噪音般刺耳的响声。这只鸟叫得是那样难听,以至于马达常常想要放掉它。不过,平时在晚上它是从来不叫的。他抬头仰望窗外的天色,夜色已完全笼罩了这座城市,他的鸟却还在一反常态地鸣叫着,它从来没有象今晚这样焦虑,从声嘶力竭的鸟鸣声里,马达可以听出这只可怜的小动物在对他发出某种警告,该不是要地震了吧?马达对自己嘲讽着说,这座城市至少已经有三百年没有发生过地震了。鸟鸣一声声撞击着马达的心,他居然有了些犹豫,在思考了三十秒以后,马达拿起了他的车钥匙,打开了房门。十分钟以后,出租汽车司机马达开着他的红色桑塔纳行驶到了马路上。雨已经停了,前两天的绵绵细雨使路面还有些潮湿,一向谨慎的马达缓缓地开着车子,同时注意着马路边有没有生意可做。现在的出租车数量已经超过了饱和状态,使得象马达这样年轻而缺乏经验的司机总是不停地开着空车到处乱转。上个月的收入少得可怜,连汽油费都得省着点花了,他不能放过任何赚钱的机会。行驶在夜晚的街头,马达总是觉得有一些黑影在路边晃动,好象随时准备撞到他的车口上,两年前的那个恶梦又要涌到他眼前了。他有些恶心,猛地摇了摇头,也许是这几天熬夜开车太累了。前面的十字路口可以拐弯,他不知道自己该往哪儿去,在路口犹豫了几秒钟,身后的车子已经催促着鸣喇叭了。马达有些莫名其妙地慌乱,他几乎不加思索地把方向盘向右打去,拐进了一条小马路,以摆脱后面那些催命鬼似的家伙。就在这个时候,那个男人出现了。马达是从眼角的余光才发现他的,那个男人穿过行道树丛,来到了马路边上,看不清他的样子,只有一个黑色的影子似乎与夜色纠缠在一起,以至于马达还一度把他当作一个幻影。然而所有的幻影终究要变为现实,马达的直觉告诉自己,那个男人似乎是要叫出租车,于是马达停在了他的面前。马达猜得没错,那个男人点了点头,拉开了马达的车门,坐在了前排的座位上。这个时候马达才终于看清了他。那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穿着一套非常体面的西装,手里拎着黑色的公文包,乌黑的头发修理地很好,他有一双让人难以忘记的眼睛,两个瞳仁里闪烁着深邃的目光。他以一种独特的沉闷鼻音说:“去安息路。”